評論(0

《尤氏喉症指南》

標籤: 暫無標籤

《尤氏喉症指南》是一本關於喉症的古籍醫書,作者與年代皆不詳。

1 《尤氏喉症指南》 -用藥秘訣

凡治喉症,於風、癰、痹、蛾等實症,宜先出其痰;於虛者雖應出痰,不可一時吊盡其痰。吹葯宜用金、碧二丹,輕重配合適宜。煎藥看症輕重,以主方加減用之。如寒症,宜去涼葯;虛症,宜用滋陰,臨症時必須細心酌奪,不可草率。

主方

(喉兩旁屬肺,頸項屬肝,引經之葯酌用)真川連黑山梔連翹淡芩海浮石牛蒡子薄荷前胡凡治喉癬嗆食音啞,宜獨用碧金丹,以膏子葯不時含咽,再服煎劑。大約滋陰降火,補氣健脾為法。其主葯然不可常服。凡治牙症、喉風、牙癰、菌毒、上癰等症,用八味口疳丹吹之。若治牙宣,宜珍珠散。

喉關起刺

多因虛勞,虛火上炎,營陰虛虧將竭。喉間紅點,密如蚊蟲足跡者,難治。

啞瘴風

此因感觸時邪,牙關不利開合,風痰上壅,不能言語。若急欲開關,必須探吐風痰,俟痰涎將行吐盡。然後吹葯,再服煎劑,可保無虞。如面色與舌皆現青紫,而唇見黑,爪甲帶青,鼻中流涕者,不治。

乳蛾

多因酒色鬱結而生。初起一日病,二日紅腫,三日有形,四日勢定,其症生於關口兩旁,小舌左右,輕者五六日可愈。如有寒熱交作者,其症重險,然生此又有分別。

單蛾

因傷寒之後,發散未盡,身熱噁心,恐見痧症。

雙蛾

因感時邪而發,如櫻桃大,發寒熱,六脈弦數,肺胃之症也。

提示

凡看喉症,如遇深夜之際,須要細心審症,再三照看詳明,方可用藥,不得粗心忽略,誤人自誤。如病患以舌疊起,見症不明,必用搦舌壓之,斯可見喉中症象。若見症能明,吹葯煎藥,分兩須要照方配合,不得任意加減。而病家亦不得因藥味重而生疑,以致自誤。戒之,慎之。

2 《尤氏喉症指南》 -喉症總論歌

喉症生於方寸間,死生呼吸最危巔,其症雜繁難枚舉,總歸熱火相連煎,一陰一陽為喉痹,火為痰本寒相連。更須詳辨分虛實,二火相搏過食愆,熱毒積久發喉痹,胸膈不利脈洪弦。口渴喉閉風痰壅,治法將痰去為先,後用清涼消熱毒,斯無偏勝症斯痊。虛火緣皆酒色過,火痰上壅口如煙,二脈如常作細弱,治宜降火滋陰先。忌用寒涼徒取效,中寒後起症難痊,上喘下泄胸高腫,指甲青黑死何言。凡治症者先發汗,針砭出血非萬全。

3 《尤氏喉症指南》 -辨症總訣

喉症屬痰屬風火,乳蛾等症總因之,去風消痰解熱毒,更開鬱結愈堪期。若然初發寒戰起,發後身涼即便安,口無重舌唇不裂,切勿誤將熱葯施。蓋緣陰氣虛寒發,其身津液化痰兮,慎勿將痰多去盡,恐竭精神必致危。先以吹葯通喉脹,散風和解莫煎遲,次服溫補滋陰劑,虛寒治法只如斯。三日後再發寒戰,心寒脅痛命如絲,發時口碎閉失緊,重舌便難熱症知,治用石膏敗毒散,症雖險凶易痊除。惟有牙關不緊閉,嚴如無急反稀奇,舌腫胡桃如茄子,服如卻熱總非宜,以箸按舌見白色,起箸見紫死無疑,喘咳痰稠頸俱赤,口臭色黑命難全,口舌腐爛如無血,更有無痰總莫宜。 

4 《尤氏喉症指南》 -看症治法歌

喉症三日未成膿,內葯消散易收功,五日之後形症定,口疳之葯可吹嚨,再加龍骨珍珠末,自然全愈得輕鬆。傷寒之後喉生痹,及患連珠蛾者凶,喉症便閉有實火,解實降火將便通。大凡初起大便閉,生軍芒硝有奇功,倘若延之八九日,大便雖閉胃虛空,如用硝黃宜斟酌,或用蜜導妙無窮。喉碎先吹生肌散,后吹金玉二丹從,初起碧多金丹少,次第加減莫朦朧,勢凶但用金丹藥,追出頑疾法最良。紅腫連胸肺癰症,百草霜加蜜化熔,喉中無形僅紅腫,加入元丹余葯同。婦人經閉生喉症,葯服通經法可宗,面起浮腫脈沉細,無陽之症死期逢。口碎腫爛棉蘸水,拭之不痛命當終。舌脹滿口難吹葯,僵蠶牙皂吹鼻中。牙關自開痰涎出,甘草湯潤舌色紅。口疳葯內加冰片,頻吹可免殞其窮,症凶玉丹初起用,冰多草少記於胸。 

5 《尤氏喉症指南》 -各症形象主治歌

喉症乳蛾形若何,雙單更有連珠蛾,初起先痛后腫脹,細白星生三日過。治用玉金丹少許,仍施煎劑有增加,左連犀角右紫芍,雙蛾並用妙堪歌。

喉癰似蛾無白星,多吃醇醪濃味生,腫痛無形由肺火,玉丹主治略加金,再含膏子服煎藥,熱退痰消體自寧,更有懸癰生上,簪挑疳葯自安平。

喉癬緣由虛火生,絲紅卻似海棠紋,紋上斑點飲食痛,調治滋陰匝月程。煎劑須加大貝母,玉丹膏子要并行,若還好色多違戒,肺壞難醫定啞聲。

喉菌因夫憂鬱生,略高而濃象浮萍,患此應吹何等葯,金一分兮玉五分。繼用玉三金且和,煎方膏子不宜停,若能守戒勤調治,片月功成或可平。

舌下重生小舌愁,其名HT舌細推求,倘然痛后連喉腫,HT舌並癰更可愁。急以金丹吹舌下,喉中略和玉金投,地黃犀角連湯服,病症雖凶知易瘳。

心中躁急纏喉風,氣促心煩咽不通,喉內紅絲纏絆緊,頸如絞轉癢麻叢,聲如曳鋸爪甲白,項時厥冷足手同。主治金玉牛黃含,須要煎劑與同功。此症若過一日夜,目睛直視汗流凶,移燈近口陡然滅,聲若雷鳴數告終。

項癰色紅腫胸前,外症外形欲內攻,甚則咽喉多閉塞,玉丹煎劑奏奇功。外敷宜用三黃散,喉腫還愁內出膿,更有面癰相仿症,托腮癰熱治宜同。

火郁心經發舌癰,舌尖地角腫而紅。黃連犀角倍煎劑,金玉均吹定有功。

喉刺患生勞瘵后,生紅點密為凶,傷寒氣塞名喉閉,二症兼并術告窮。

木舌生來如熱何,舌不能轉寒熱增,更防一種白棗狀,青紫紅纏舌下生。初起不腫寒熱少,發時難愈無方好,幸有金丹成妙用,病患痊告自安康。

舌菌生來似舌樣,或如木耳屬心經,斯為漫痛紅紫色,金玉勻吹久自平,一樣名為紫舌脹,內多煩悶費調停。竹刀刮垢丹吹玉,犀角煎方要減增。

舌黃腫痛色亦黃,煎劑仍施金玉方。小兒口舌生白屑,是名雪口細推詳,絲棉箸扎蘸溫水,常繳頻吹疳葯良,犀角二丸能解毒,但愁黑色命終亡。

連珠口疳舌下生,小泡連連逐漸增,使用小刀挑破后,口疳葯治患非輕。又如舌下崩砂症,熱極牙根腫赤形,總用口疳吹葯后,須防落牙爛牙齦。

凶症名為走馬疳,牙根白泡易容穿,水流到處都成患,腐爛須叟治已難。

牙縫出血是牙宣,上屬脾兮下屬胃,腐爛血濺由二火,扶脾清胃劑為先。止血因施珍珠散,長肉生肌爛自愈,此症痰多病最重,速宜調治勿延遲。

牙槽風起牙先疼,紫黑牙根肉腫,久則爛開並帶臭,更防牙漏血膿淋,逢茲二症皆難愈,珠倍牛黃各要增,內服滋陰降火劑,門牙上下落非輕。牙根小塊是牙癰,內外隨生無定蹤,開合不應突硬核,早醫可治血和融。

牙咬癰生盡齦中,牙關咬緊夜尤凶,先吹金玉牙齦上,黃熱開關金奏功。牙HT由虛無定處,其形彷彿象牙癰,金丹吹后吹疳葯,冰片應加倍用通。

穿牙漏症惡應知,牙痛先於二日時,寒熱牙根生紫塊,金丹略和玉吹靈。再投涼血消疔劑,破白穿牙毒症明,須下牛黃疳葯內,更吹兒茶珠如神。

喉疳腎火上飛騰,青白紅斑喉生,不嗽音清無刺塌,不換頻吹定有靈。煎用桔梗荷甘梔,地丹知母及元參,女貞鱉甲炙龜板,數帖方能症患輕。

啞痹風痰塞斷喉,牙關緊閉言語休,開關探吐風痰葯,荊防敗毒有功求,面如改色眼流淚,扁鵲廬醫見亦愁。

異症蓮花舌下生,腫中伏火爍腎經,快服滋陰益金散,僅月之功可獲寧。薄麥桔丹歸連術,芍粉陳骨相喬,苓與五味共十品,煎吞併服自安平。

上一篇[九靈山房集]    下一篇 [《傷寒恆論》]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