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左邊最後一棟》

標籤: 暫無標籤

該片是美國著名恐怖電影導演wes craven 的處女作和成名作,也是他最具爭議的一部電影。講述四個罪惡累累的惡棍劫持了兩個中產家庭的少女,把她們囚禁在離她們家不遠的一座房子里進行輪暴,虐待,折磨,最後殘忍地殺害。隨後他們無意中逃到其中一個被害女孩的家裡躲避追捕。孩子的父母在弄清楚這些人就是殺害他們女兒的罪犯后,把他們灌醉,然後用更加殘暴的方式來懲罰這些惡棍,為女兒復仇。

 

1 《左邊最後一棟》 -劇情介紹

《左邊最後一棟》《左邊最後一棟》

青春靚麗的女孩瑪麗(莎拉·帕克斯頓飾)計劃與她的好友佩吉一起度過自己17歲的生日,雖然她的父親約翰(托尼·戈德溫飾)與母親艾瑪(莫妮卡·波特飾)對兩個女孩獨自在外慶生有些擔憂,但他們還是答應了。

瑪麗利用最後一絲力氣逃走了;可前方卻是一片大湖,無路可退的她只好潛進湖中,喪心病狂的暴徒對著湖水胡亂開槍,可憐的瑪麗被擊中了,她的大腦一片空白,身體不聽使喚,四肢漸漸僵直,緩緩從湖中浮了起來……暴徒們揚長而去。他們決定第二天逃離此地,因此在這深夜中需要找到一處棲身之處。前方的房屋透出微光,四人前往敲門,毫不知情的瑪麗父母熱情的將幾名罪犯招進家中,並提供給他們客房住宿。夜深了,天上下起了瓢潑大雨,瑪麗的父母正為至今未歸家的瑪麗擔心,漂浮在湖面上的瑪麗卻突然醒了過來──原來她只是重傷昏迷了,還並沒有死去。求生的慾望支撐著她艱難的返回到家中……見到女兒如此模樣,瑪麗的父母自然是痛心不已。而當從瑪麗驚恐的眼神和話語中知道原來那伙罪犯就待在自己家裡時,約翰與艾瑪的心痛頓時轉化成了刻骨銘心的仇恨──他們決定把這個溫馨的家轉變成一個陷阱,施以最殘忍的手法,誓要那伙罪犯付出最沉重的代價!

2 《左邊最後一棟》 -影片主創

《左邊最後一棟》《左邊最後一棟》

提起韋斯·克雷文(Wes Craven),喜愛恐怖片的影迷一定覺得如雷貫耳;而一般的影迷,也會對他的《猛鬼街》(A Nightmare on Elm Street)系列與《奪命狂呼》(Scream)系列記憶猶新。雖然韋斯·克雷文現在已經成了名副其實的「恐怖教父」,不過他剛進入影壇時,卻是從剪輯工作開始,其後陸續擔任編劇、製片、導演的。他在1972年拍攝的《左邊最後一幢房子》在當年驚嚇到不少觀眾,更在全球數個國家/地區被列為禁片,韋斯•克雷文也開始其聲名遠揚。如今要翻拍這部經典之作,作為製片人的韋斯·克雷文當然也是十分用心。在選擇了作品以張揚的血腥暴力和軟色情著稱的希臘導演丹尼斯·伊利亞迪(Dennis Iliadis)為整片掌舵后,再挑選到最合適的演員,就是韋斯·克雷文的重點任務了。很快,經常在電影與電視劇中客串的實力派演員托尼·戈德溫(Tony Goldwyn)就進入了克雷文的視野。托尼·戈德溫曾出演過《最後的武士》(The Last Samuel)、《第六日》(The Sixth Day)等好萊塢大製作電影,雖然影片中的角色都不大,但他的出鏡總是令人印象深刻。這次新版的《左岸魔屋》需要一個前後轉變極大的「父親角色」,托尼·戈德溫那張看上去亦正亦邪的臉幫了不少忙。而當電影公司資訊戈德溫是否有興趣參演時,他一口就答應了下來。事後戈德溫道出了個中原委:「聽說是演一名為女復仇的父親,我就比較感興趣,而當我拿到劇本的時候,才發現原來就是《左邊最後一幢房子》的新版──我太驚喜了,因為老版的《左邊最後一幢房子》我就很喜歡,它精彩極了!而且能夠在韋斯·克雷文的團隊中演繹這個新版本,我感到非常榮幸。」而母親這個角色,則由在《電鋸驚魂》(Saw)和電視劇《波士頓法律》(Boston Legal)中有出色表現的莫妮卡·波特(Monica Potter)勝出。托尼·戈德溫和莫妮卡·波特作為演技老將,要表現出一對父母從擔心到絕望到驚恐到震怒再到被複仇的怒火吞噬,應該沒有問題;而女兒的角色演繹起來則要簡單得多,只要能在美貌的小臉上綻放出無盡的驚恐就合格。新人美女莎拉·帕克斯頓(Sara Paxton)就撿了這個便宜。不過雖然此角色不需要什麼演技,但帕克斯頓的態度還是相當認真,不但經常參與影片設定的討論,而且導演一喊「開拍」就能立即入戲,漂亮的大眼睛瞬間就流露出絕望的神情。相信她的表演定能讓觀眾產生憐香惜玉的同情。

3 《左邊最後一棟》 -幕後製作

《左邊最後一棟》《左邊最後一棟》

大約40年前,一部名叫《左邊最後一幢房子》(The Last House on the Left)的恐怖片橫空出世,8.7萬美元美元的成本最終在本土賣出310萬美元的好成績,不但令這部瀰漫著壓抑窒息氣氛的電影一炮而紅,也奠定了導演在恐怖/驚悚電影界的地位──他就是人稱「恐怖教父」的韋斯·克雷文(Wes Craven)。

1972年《左邊最後一幢房子》的出世曾在北美影市掀起了軒然大波,因為它實在是太恐怖了,畫面和劇情都非常駭人。但是如今這麼多年過去了,現今觀眾對恐怖片的承受力已經越來越強,因此要想重拍這部作品,最值得深思的就是:要怎麼做,才能在保留外作精髓的強況下嚇倒現代的觀眾呢?原作的導演韋斯·克雷文是最早贊成重拍自己經典之作的主創人員之一。克雷文認為,經典就該有流傳的魅力,而重拍則是幫助其流傳的渠道之一。於是老版的導演和製作人肖恩·卡寧漢(Sean Cunningham)都欣然接手新作,為這部2009年版《左岸魔屋》擔當了製片人。有了曾經的掌舵人為新版護航,新版的導演丹尼斯·伊利亞迪也鬆了一口氣。當談及這個重拍版和老版的區別時,伊利亞迪回答說:「最大的進步,當然是在技術層面上。電影更新換代很快,在一個年代就有一個年代的觀眾,而隨著時間的發展,也許很多過去的經典就已難以被現在的觀眾所接受。這部《左岸魔屋》,就是我們重現經典的一個嘗試。老版《左邊最後一幢房子》是一部非常經典的恐怖電影,是我這代人小時候最可怕的噩夢之一,整部電影那種令人窒息的絕望至今都讓我壓抑。但是遺憾的是,很多現在的觀眾因為已經被太多的恐怖片『寵』得『百毒不侵』,他們再來看這部1972年的經典時,會失去很多影片想要表達的信息。因此對於這樣一部經典的恐怖片,我想如果能用最新的拍攝手法去重新製作它,不但能展現出它的十足魅力,還能完整的表達出原作想要觀眾體驗到的那種毛骨悚然。這樣做一定會是有意義的。而這也就是我們決定拍攝《左岸魔屋》的初衷。」

4 《左邊最後一棟》 -幕後花絮

《左邊最後一棟》《左邊最後一棟》

左岸魔屋》翻拍至1972年《左邊最後一幢房子》,而《左邊最後一幢房子》翻拍自英格瑪•伯格曼(Ingmar Bergman)1960年拍攝的《處女泉》(The Virgin Spring);老版在公映前曾經換過至少四個名字,最終才定下來叫《左邊最後一幢房子》,而新版也曾考慮過改名,但最終還是決定延用曾經的經典片名(這兩部電影的英文名是一樣的,只是中文譯法不一致);因為太過血腥暴力,MPAA曾要將本片定級為NC-17。對於一部商業電影來說,NC-17是絕對不允許出現的,因此最後羅格影業公司督促導演重新剪輯后,勉強換來了一個R級。

5 《左邊最後一棟》 -影片評論

該片是美國著名恐怖電影導演wes craven (scream, a nightmare on elm street)的處女作和成名作,也是他最具爭議的一部電影。故事講的是四個罪惡累累的惡棍劫持了兩個中產家庭的少女,把她們囚禁在離她們家不遠的一座房子里進行輪暴,虐待,折磨,最後殘忍地殺害。隨後他們無意中逃到其中一個被害女孩的家裡躲避追捕。孩子的父母在弄清楚這些人就是殺害他們女兒的罪犯后,把他們灌醉,然後用更加殘暴的方式來懲罰這些惡棍,為女兒復仇。

這部電影最大的特點就是真實,殘忍的真實。以至於你在觀看時要不斷提醒自己:這只是一部電影!這只是一部電影!這只是一部電影!其中的特技為後來其它許多恐怖片所採用或是效仿。作為一部30多年前的電影,它對於後來美國恐怖電影的走向有深遠影響。 再重複一遍:這是一部恐怖電影,但只是一部電影,儘管曾被許多國家禁演。

上一篇[金屬錳]    下一篇 [《懸絲3》]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