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布谷鳥》[電影]

標籤: 暫無標籤

1944年9月,拌芬蘭投身二淑戰前夕,一名芬蘭士兵從綁在岩石上的鎖鏈逃脫,而一名蘇聯紅軍則從督戰隊的槍下逃生。這兩個敵對陣營的軍人在一個異族婦女(薩米族婦女,名叫布谷鳥)的農莊找到了棲身之處。雖然三人操不同的語言,無法正常溝通,但女子用她的人性,證明了「理解萬歲」這個道理。三人克服了語言和意識形態等巨大差異,最後兩人共同離開,只留下女子獨自撫養與他們生下的兩個孩子。

1 《布谷鳥》[電影] -劇情

她叫蚤布谷鳥,這個春天她救了兩個男人,卻又同時愛上他們。1944年秋剁天,二次大戰末期,維可是一名芬蘭狙擊手,因主張停戰而被同袍釘銬在巨石之上,無從逃脫。伊凡是蘇聯的軍官,他的車意外被炸得粉碎,他雖逃過一劫卻身負重傷,命系垂危。 安妮則是一個具有通靈神力的拉普族女人。她在偶然間遇上垂死的伊凡,遂按拉普秘方餵食以鹿血鹿奶,挽回伊凡一命;又擊鼓呼風興法,以急促的嚎聲召回正通往死國路上的維可靈魂。維可與伊凡被安妮救活之後,在她宛若化外仙境的農莊里,三個言語不通的人度過了一段暫無烽火的天堂歲月。大戰就快結束,維可與伊凡也將離開此地,面對兩人和安妮之間的微妙感情,他們將如何抉擇……

1944年秋天, 二戰的硝煙開始在潘所有被燒焦的土地上漸漸消散,被戰爭折磨得千瘡哈百孔的芬瘸蘭林與蘇聯已簽訂了停戰合約,疲憊的士兵們已經厭倦了那場讓他們背井離鄉、血腥殘殺的生活。此時,在蘇聯北部邊境位於西伯利亞的一片荒原上,三個不同國籍的人因為戰爭機緣走到了一起。 

年輕的芬蘭士兵維伊科因違反紀律而被換上德軍的制服、鎖在一塊石頭上充當狙擊手,求生的慾望讓他在一次次嘗試后,換來一次次失敗,但他卻頑強的堅持著試圖掙開鎖鏈;蘇軍少尉伊凡因遭受誣陷而被押解前去受審,是中途遭遇的轟炸讓他淪落荒原。就在維伊科和伊凡身處荒原感到死亡的恐懼時,安娜的出現讓這對飽受戰爭摧殘的士兵彷彿看到了生的希望。 
安娜是荒原上的一個外號叫「布谷鳥」的馴鹿寡婦。在把維伊科和伊凡從死神的爪牙中救出來后,三個不同國籍的陌生人相遇到一起。由於語言溝通上的問題,安娜、維伊科和伊凡平時只能用自己的國語講述各自的思想和心聲,彼此之間也只能是似懂非懂的交談著在彼此看來根本聽不懂的一些胡話。但儘管如此,安娜、維伊科和伊凡之間仍然產生了美好的感情。 
然而厄運總是在不經意之間突然來臨。在飛過頭頂的飛機撒下芬蘭和蘇聯已經停戰傳單的那一刻,伊凡誤解了維伊科的意思而舉槍向維伊科開槍射擊。等伊凡弄清事實時,維伊科已經停止了呼吸。面對被伊凡拖回來的維伊科的屍體,美麗的荒原上嗚咽著的只剩下安娜為維伊科招魂的聲音。安娜用拉普人的古老儀式及咒語召回了威克的靈魂,將他從死亡之路上拉回了人間。重獲新生的兩人最終在拋棄了被戰爭扭曲了的生命和慾望,找回了原本善良的自己。

2 《布谷鳥》[電影] -幕後製作

喜劇風格的處理,將這個特別的反戰故事瞻更增加了趣味性。 
本片又名《戰場上的布谷鳥》,是俄羅斯近年來最重要的電影之一,不但幾乎囊括俄國境內各項國際影展的獎項,有著極佳的票房和口碑,還代表俄國角逐奧斯卡最佳外語片。在眾多以二戰為題材的影片中,該片被稱為是一出披著喜劇外衣的「戰爭安魂曲」,具備了俄羅斯電影中輕快與濃郁的特徵,是俄籍導演亞歷山大•羅高斯基的驚世之作。在坎城影展上俄羅斯片商為《布谷鳥》高掛旗幟,昭示俄羅斯電影時代的來臨。影片除獲得莫斯科國際影展觀眾票選最佳影片、最佳導演、最佳男主角及國際影評人費筆西獎四項大獎之外,俄羅斯尼卡國際影展、俄國奧斯卡金鷹獎、歐洲電影獎、德國東歐青年影展、舊金山國際影展、2002莫斯科國際電影節上也都重獎而歸。 

3 《布谷鳥》[電影] -花絮

•Anni-Kristiina Juuso 在拍攝期間從未看過完整的劇本。她只有用芬蘭語寫成的自己的台詞,隨後她把這些翻譯成薩米族語。

4 《布谷鳥》[電影] -影評

影評一:最別緻最安靜的「二戰」電影

 這部幾乎可算是遠離了戰爭的戰爭電影,是我看過所有與電影有關的的電影里最安靜,最別緻的電影。看的蘇聯或者俄羅斯電影不多,但幾乎每次都有驚喜。
本片幾乎完全沒有戰爭場面,唯一有一次飛機掃射地面,被掃射的卻是蘇軍誤傷自己押送的「思想犯」伊萬,他能死裡逃生,全得安娜的搭救,要不是安娜在埋葬他與同行者屍體時哼唧了一聲,就給活埋了+-,於是電影的三角,就有了兩角。這是一個「三角戀」的故事。
安娜是北俄羅斯一個小村子里所剩下來的唯一居民,她已過了四年沒有男人的日子了,男人都給戰爭糟蹋了,這下來了個,安娜著實興奮,就把他拖了回去,給他養傷。這個純粹的俄羅斯鄉村農婦淳樸,甚至憨厚,無邪,根本沒有戰爭和政治的任何意識。在後來又來了個年輕帥氣的芬蘭小夥子后,她那小母牛般的叫喊,讓這北野的小村子顯得更為孤寂,悠遠與安靜…… 
 
影片的另一角,芬蘭狙擊手,維可,因時逢「二戰」尾聲,蘇俄大地上法西斯開始撤退,一群德國士兵把這位芬蘭狙擊手用鐵鏈拴在了一塊巨石上,強迫他掩護他們撤退。接下來就是這位自稱戰爭與自己無關的被迫參軍的大學生開始掙脫鐵鏈的掙扎,整個過程表達的細緻入微,不厭其煩的表現他用火和水對付那些巨大石頭的過程,顯得孤寂安靜,更顯出他強烈的求生慾望和生命力,直到掙脫,就在這過程中,他用狙擊望遠鏡目睹了伊萬被飛機擊落,目睹安娜將伊萬救走,隨後他拖著無法解開的腳鏈來到了安娜的村子,只想解開那鎖鏈。安娜則更激動了,因為她已四年沒有男人,這忽然給她來了兩個,著實讓她有點欣喜過望,興奮起來。「三角戀」由此開始。
伊萬始終把這個自稱已和戰爭脫離關係的外來者當作可惡該死的法西斯,充滿敵意。影片巧妙之處比比皆是,最巧妙的莫過於,他們三人的交流溝通上,安娜操著當地土語,伊萬一口俄語,而維可操著芬蘭語,彼此都無法聽懂對方,無法彼此理解,他們卻以各自的方式和各自心裡所需表達的意念不停的說著,並似乎以為對方能聽懂自己……
伊萬一直在尋求機會將這個法西斯「消滅」,加之,維可到來后,修建了一個芬蘭式的桑那池,伊萬和維可在桑那時,安娜鑽了進來,像選牲口似的,挑剔了一下,就把維可拖了出去,在安靜幽遠的村子里飄蕩起了她小母牛般歡悅的叫喊,這叫喊尤其讓伊萬妒火中燒。終於有機會下手時,他開槍將維可「消滅」了……
安娜使出了渾身解術,才將維可從死神的手裡奪了回來,這更體現了一個女人原始的本能和力量。這次,安娜也讓伊萬親身體驗了她那小母牛般的叫喊…… 
很多年後,安娜不無遺憾的給她的雙胞胎兒子講起,那段讓她無比眷戀的美好時光時,用無比惋惜的口吻說道,這個兩個男人還是離開了她。她因為拿不準這個對雙胞胎的父親是誰,就乾脆給他們倆,一人取名叫伊萬,一個取名叫維可,這就是俄羅斯人特有的幽默。 
上面說過,他們三人語言互不相通,三個人的對話幾乎都是自言自語,卻一直認為對方能理解自己的意思而毫不吝嗇的訴說著,也由此使得他們之間的交流顯得那麼「自由自在」 ,觀眾可通過字幕來聽,但他們彼此卻始終自言自語,還好,有些肢體語言……這讓我想起了作家東西的一篇小說《沒有語言的生活》主角是一家三口,一個能聽能說不能看,一個能說能看不能聽,一個能聽能看不能說,他們就這樣生活著……小說寫的非常精彩,非常有魅力,但就在昨天,看了小說改編的電影《天上的戀人》,挺失望。
 
還是《布谷鳥》,好片。為什麼取名為布谷鳥,還沒好好想通,安娜說她名叫布谷鳥。但覺卻很好的一個名。那麼別緻那麼安靜的戰爭電影,真好。

影評二:戰爭年代的一個奇妙的故事。


二戰的時候,蘇軍把芬蘭士兵叫做布谷鳥。電影開始的時候,一個芬蘭士兵因為不願意打戰被鎖在了芬蘭與俄羅斯邊界的山上。就像普羅米修斯一樣,盤旋在他上空的是戰爭年代的鷹:飛機。戰友留給他的只有火種和一桶水。當年普羅米修斯就是因為給人類帶去了火種而被宙斯用鐵鏈在高加索山上,每天有一隻鷹會去啄食他的肝臟,然後癒合,接著再被啄食。。。

士兵用山上的乾苔蘚燒鐵鏈根部的山石,用水澆熄,使石頭裂開,就這樣鍥而不捨地,終於逃離了。。

薩米族的女人,失去了丈夫,但是卻一人堅持生活。就在戰爭之火燒到她的生活的地區時,她救助了一個俄國的士兵。

然後遇到了芬蘭的士兵。。

三個語言不通的人,說著自己的語言,遠離戰爭的硝煙,生活在了一起。很多好笑的事情當然就發生了。。

電影中有一段薩米族女人救芬蘭士兵的情節,讓我想起了中國人說的黃泉路的故事。芬蘭士兵被一個穿這白衣的少年領著,一步步地走向黃泉,薩米女人一直敲著她外婆留下的皮鼓,召喚他回來。。。

這是一部難得的電影,芬蘭的千湖風光,戰爭的創傷被慢慢撫平的感覺,不同民族的互相諒解,很美好感覺。

上一篇[多明我會修道院]    下一篇 [天主經]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