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希望的田野》

標籤: 暫無標籤

《希望的田野》,一部反映三農題材的電視連續劇。該劇曾獲得第23屆「飛天獎」。

1 《希望的田野》 -基本信息

《希望的田野》《希望的田野》

主要創作人員名單

出品人:高建民、王忠玲

顧問:鄧凱、楊慶才、任鳳霞、周維傑

策劃:汪國輝、闞小龍、馬世順、趙醒夫

監製:馮驥、景元、辛敏成

製片人:叢麗、闞小龍

責任編導:鄭曉華

執行製片人:廉振華

攝影:葛利生

美術:王地

作曲:劉可欣

錄音:馮景山

燈光:王躍生

2 《希望的田野》 -演員表

《希望的田野》《希望的田野》

徐大地:程煜

華鄉長:沙景昌

丁秘書:侯天來

李玉華:張凱麗

田中田:鄭坤範

田母:柏青

李清泉:鞠慶洲

孫天祥:程學斌

潘喜林:王世俊

李林:宋凱

李大可:趙乃勛

3 《希望的田野》 -獲獎情況

獲得第23屆「飛天獎」

4 《希望的田野》 -劇情簡介

故事發生在東北一個叫做源江縣的地方。

在"遠看春草近卻無"的播種季節,源江縣秀水鄉永平村的農民搶種了村裡的機動地。然而好景不長,正當農民們沉浸在"見苗三分喜"的喜悅之中時,鄉長華興宇指示永平村村主任李林夥同地痞鄭三等,集中全鄉的拖拉機將遍地青苗毀於一旦。
  
由於不堪忍受繼續在以華鄉長為首的坐地戶幹部和村民們之間受夾板氣,秀水鄉黨委陳書記一氣之下向縣委遞交了辭職報告,撂挑子不幹了。

由於正是春播的大忙季節,這可讓源江縣縣委書記李清泉左右為難,他找來縣委組織部長孫天祥,反覆權衡之下,李清泉想到了一個能人--榆樹鄉黨委書記徐大地。

秀水黨委書記的任命,引起了鄉長華興宇心裡極大的不平衡,這個曾經伺候走好幾位黨委書記的坐地戶,決定故伎重演,擠走徐大地。

徐大地對這項任命非但不興奮,而且懷有強烈不滿,因其在榆樹鄉任書記時治理有方、政績卓著,縣委早就對他吹風調到縣裡任財政局長,何況女兒俏俏又面臨中考,進城已成迫在眉睫之勢。然而卻偏偏把他派到最窮、最亂的秀水鄉。因而和組織部長紅過臉、醉過酒,最終還是無奈地接受了這個任命,並在縣委書記那裡要來了尚方寶劍:可以在政策允許的範圍內製定土政策;要有幹部任免權:可以抗上等。

他所就任的秀水鄉絕大多數農民只能維持溫飽,這就意味著還沒有擺脫貧困。

他所面對的鄉民既樸實善良得可愛,又愚鈍落後得可憐。

更加令人髮指的是橫行鄉里的罪惡和靠腐敗堆積成的富貴。

惟一讓他感到欣慰的是待自己如母親般的老姐姐就住在秀水,可他萬萬沒料到老姐夫田中田因了自己的到來,沒有守住寂寞清貧,甚至沒有守住道德的底線,從而給自己造成了許多麻煩……

縣交通局局長王英,雖然很注意自己的操守,從不以縣委書記夫人自居,但在一些人眼裡她就是縣委書記。

王英設宴給徐大地餞行,順勢推薦自己插隊時老房東李大可的兒子李林,在仕途上能夠得到徐大地的照顧。徐大地佯醉,並尋求王英給予秀水以修路方面的支持。

歡迎徐大地到任的酒會設在香香酒家,徐大地認識了秀水締結上的特殊任務--女老闆漂白粉。更讓他痛心的是鄉政府威信掃地,成為象漂白粉這樣的人物貶低嘲笑的對象……

在接待上訪中他又發現了許多問題:給雙目失明的老漢推派電影費;鄉村兩級幹部吃飯店不給錢等等。他本打算在鄉政府丁秘書那裡得到點有價值的真實情況,可是這個老油條通篇說的都是廢話……

更耐人尋味的是華鄉長,主動找他談話,讓他步前任老陳的後塵,回縣城做個寓公,把權力交給自己……

在徐大地微服私訪的過程中,他發現問題比群眾反映得更嚴重。一怒之下,他當場撤掉瞭望江村支部書記李得勝的職務。

徐大地通過調查了解,他深深地感到了秀水鄉的落後,主要癥結在於黨的基層組織渙散無力,他決心整黨,並親自到縣委向李書記面陳利害,徐大地發自肺腑的??黨組織就是這大樹的根,如果根要是爛了,那這棵大樹還有好嗎?!"最後他終於從李書記那裡得到了支持。

在他主持召開的第一屆黨委會上,華鄉長卻意外地給了他一個下馬威:免掉李得勝支書職務,沒有經過黨委集體研究,這個決定無效!這迫使徐大地做了檢討,並收回決定。後來多虧組織部長孫天祥派人協助,才使徐大地的整黨收效顯著,開除處分了一批腐敗變質的共產黨員。在老百姓為之歡呼的同時,上告信也紛紛飛向了縣委、市委……

徐大地本來想把家偷偷摸摸地從榆樹搬到秀水,可是沒想到華鄉長把場面搞得非常龐大。除了動用公款在漂白粉飯店設宴,還讓鄉里紀檢委員替徐大地記禮帳……

徐大地掉進了華鄉長為他設計的泥沼里,事事力不從心,處處有人跟自己作對,一張網已經向徐大地張開、收緊……

徐大地的姐夫田中田利用徐大地這頂紅傘,在孤寡老人那裡佔用土地,接受村主任李林施捨的好處。這個曾經非常卑微的庄稼人,開始把自己設計成顯貴,大有一種平地起空的感覺和活法……

這一切都不被徐大地所知。

他在和華鄉長去縣委開會回來的路上,巧遇省中草藥基地辦公室的羅主任,當他聽說發展中草藥生態園有利可圖,於是使用陰謀和真情將這個項目留在了秀水。為了使中草藥生態園早日上馬,他讓永平村馬上規劃公路,這正好給村主任李林造成報復告狀戶潘喜林的機會。李林指使鄭三將潘家的責任田規劃進公路里去,進而導致潘喜林的兒子潘大海被鄭三毒打。夜半李林家柴禾垛失火,民警拘走潘大海。徐大地明確表態支持村委會。群情積分的農民群眾,除了夜裡摘了鄉政府的牌子,而且還要聚眾上訪,徐大地分明感到自己站到了群眾的對立面。

於是,他從派出所接出潘大海,向潘喜林負荊請罪,徐大地的真誠感動了潘喜林,他不但寬容了徐大地,甚至想殺掉看家狗來表達自己的心情。潘喜林除了給徐大地提供村裡規劃公路之所以不敢取直,是為了繞開機動地這個巨大的黑洞之外,還領他到了知情人老支書家,誰知老支書已被李林轉移得不知趨向。

徐大地運用智慧將華鄉長和李林批發到外地考察,然後找到王英求援,派人規劃出新的公路方案。李林遙控指揮鄭三將原設計公路路基的樹木砍掉,意圖造成既成事實。徐大地立即指示司法介入,面對黑惡勢力的代表鄭三,徐大地體現了共產黨人的大無畏精神,他凜然到:"今天我打死你,我是英雄,我是為民除害;你打死我,我是烈士!"

為了不暴露機動地的黑幕,李大可、李林使出渾身解數,運動李清泉,運動王英,甚至運動上了田中田。李大可投李清泉所好,打著招商引資的幌子,要在新設計公路的路線上引進外資建遊樂場。李清泉找到徐大地,讓他給李大可創造條件,被徐大地拒絕;王英決定動用自己手中的權力,凍結公路建設資金及中止人力支援;李林為了讓田中田利用親情遊說徐大地改變方案,致使田中田背負了自己的人情債。但這一切均沒奏效,徐大地成了權力場中有爭議的人物。

李大可對徐大地還沒有失去最後的希望,投其女兒俏俏所好,送去了筆記本電腦,並以安排其妻李玉華的工作,向徐大地發出了友好的信號。

為了將來大農業的需要,為了秀水人才結構發生根本變化,徐大地通過羅主任認識了省農大的葉校長,並和農大達成了共同辦學的協議。在推薦考試中,華鄉長瞞著徐大地,指使監考人員讓田小甜的名字代替了紀山川,而徐大地在紅榜前當眾撤掉了自己的外甥女田小甜。徐大地這一舉動深深地打動了永平村的會計紀洪彬,使他拿出了永平的假賬,永平的鐵板開始鬆動…… 

5 《希望的田野》 -評價

一部反映三農題材的《希望的田野》在沒有任何市場炒作的情況下悄然走紅。劇中的鄉村幹部「徐大地」真實、幽默、可親,博得觀眾好評。讓我們看看熱心網友閑言碎語中如何侃《希望的田野》,以及他們發現的「美中不足」。

農村基層幹部領導藝術的典範

如果說《劉老根》裡面那個鄉長和黨委書記顯得太平面和概念化的話,那麼,在《希望的田野》里,徐大地和華鄉長真的是站立起來了!活生生地演繹在我們的面前。他是個關東漢子。有脾氣、也有毛病、離不開老婆孩子——走哪帶哪兒。面對鄭三地痞,他也敢罵敢打,在家裡生氣了也對妻子孩子發脾氣、打耳光。可是他更多的表現出一個優秀黨員幹部的基本品質——為官一任,造福一方。他也會「耍手腕兒」,「講假話」。比如他發現有人誘他吃飯有點「鴻門宴」味道,他決心不上當。他不是義正辭嚴地拒絕,而是耍了個小手段。

為《希望的田野》叫好,為徐大地叫好

央視一套正在播出的電視劇《希望的田野》不錯,相比較一套春節期間的其他電視劇我認為更好一些——喜來樂離我們太遠,劉老根又近乎一個神話。而《希望的田野》則是現實生活的真實寫照。這些年,農村題材的電視劇並不多,好的就更少……好在哪兒?好在真實、樸素、並且緊緊扣准了現實,叩准了當代中國農村的「寸、關、尺」。對於農村題材、對於現實的中國農村、對於當代農民的真實生活,雖然不能說百分之百的準確,但至少有八九分的相似,很多地方可以說還十分深刻。

稱呼的問題——由《希望的田野》兩句台詞想到的

組織部長做徐大地的工作,兩人在酒桌上,組織部長說:「咱們今天不講黨性,只講良心」。這是很生活化的一句話,也是最近幾年經常可以聽到的一種說法。但是妥嗎?合適嗎?……徐大地到縣委書記那兒要政策,又是組織部長一句話:「你小子膽大啊,竟敢跟大老闆要政策」。請大家注意「大老闆」這個稱呼……一個稱呼也許無關宏旨,但其潛移默化的作用卻不可小視。共產黨的幹部不是人民的公僕嗎,什麽時候也變成了老闆和掌柜的呢?

6 《希望的田野》 -分集介紹

第一集

故事發生在東北一個叫做源江縣的地方。 正是春播的大忙時節,在源江縣秀水鄉的永平村,長期苦於缺地種的村民們因為不滿村委會班子利用機動地以權謀私,在村裡的"專業告狀戶DOUBLE_QUOTATION 
--村民潘喜林的帶領下奪回了本該屬於自己的機動地。

村民們在自己的土地上撒下了種子,同時也播灑下汗水和殷切的希望…… 不料這件事嚴重地觸犯了村、鄉兩級某些領導幹部的個人利益,秀水鄉華鄉長授意永平村村委會主任李林,夥同村治保主任鄭三等人要毀掉青苗,重新奪回機動地。

狂風大作,秀水的天空籠罩著一層厚厚的陰霾,幾十輛拖拉機開入機動地,農民們撕打著、哭嚎著,拖拉機反覆在剛剛長出青苗的機動地上碾壓,眼看著綠油油的青苗眨眼間毀於一旦,村民們被傷害的心裡彷彿又被深深地撕開了一道傷口。

長期鬱結於村民心中的不滿終於在這一刻爆發了,村民們和鄭三一夥打成一團,情勢異常危急。一直受華鄉長排擠,長期賦閑在家的鄉黨委書記老陳聞訊后,連忙趕回村裡試圖調解,不料由於他一貫軟弱可欺,義憤填膺的村民們根本就不買他的帳。

由於不堪忍受繼續在以華鄉長為首的坐地戶幹部和村民們之間受夾板氣,老陳一氣之下向縣委遞交了辭職報告,撂挑子不幹了。

由於正是春播的大忙季節,這可讓源江縣縣委書記李清泉左右為難,他找來縣委組織部長孫天祥,反覆權衡之下,兩人不約而同地想到了一個能人--榆樹鄉黨委書記徐大地。

徐大地在榆樹鄉治理有方,政績卓著,深得老百姓的擁戴;縣裡有意安排他到財政局任局長,何況女兒俏俏又面臨中考,不料自己非但沒有被調回縣裡,反而卻被派到了全縣最亂最落後的秀水鄉!徐大地一時有些想不通,甚至對老朋友孫天祥也起了誤會。 與此同時,華鄉長以為老陳一走,自己理所當然的會接替鄉黨委書記一職,因此頗有些躊躇滿志。

在孫天祥家,徐大地借酒澆愁,醉得不醒人事,而與此同時,徐大地的妻子李玉華和女兒俏俏卻正憧憬著搬回縣城的情景。

半夜,徐大地酒醒后不辭而別,清晨李清泉接到孫天祥的電話,深諳徐大地秉性的李書記哈哈大笑,告訴他徐大地的思想肯定通了;果然徐大地連夜趕回家是為了去做妻子李玉華的工作。

而徐大地的老姐姐一家就住在秀水鄉永平村,可曾經對徐大地有過救命之恩的老姐夫田中田聽到徐大地要到秀水任職的消息,立刻忍不住在村裡到處吹噓張揚起來,村主任李林聞訊后也來巴結田中田,這一下更讓田中田受寵若驚起來。

第二集

徐大地設法作通了妻子李玉華的思想工作,在當面向李清泉要了幾項特殊政策作為尚方寶劍之後,徐大地毅然決定到秀水任職。

徐大地剛從縣委出來,忽然接到李書記的愛人--縣交通局長王英大姐要宴請他的電話,正好徐大地有意讓王英扶持秀水鄉的公路建設,便欣然赴宴;不料酒席上,王英委婉地暗示徐大地此次去秀水,希望他照顧提拔一下永平村的村委會主任李林,原來李林是王英當年下鄉插隊時的老房東李大可的兒子,徐大地無奈之餘,只有佯醉才算搪塞過去。

而當華鄉長收到縣委關於任命徐大地為新任黨委書記的報告后,不由得惱羞成怒,這個伺候了好幾任黨委書記的坐地戶鄉長把當上黨委書記當成自己最後一個希望,因此對於徐大地的即將上任備感壓抑。

就在徐大地由榆樹到秀水上任的路上,榆樹的眾多父老鄉親自發地來送徐大地,面對許許多多真誠的農民,徐大地備受感動,連在場的孫天祥等人也分外感慨,天底下只有農民最好交,最透明的還是農民啊!而一行人到了秀水地界后,永平村主任李林設計與徐大地'巧遇',並給徐大地留下了一個敢于堅持原則的不錯印象。

徐大地終於來到了秀水鄉政府,和華鄉長甫一見面,氣氛多少有些尷尬。歡迎徐大地到任的酒宴設在了"香香酒家",同時徐大地也因此結識了秀水鄉鼎鼎大名的一號"茬口"--香香酒家女老闆"漂白粉"。誰知席間漂白粉對鄉政府幹部的一番貶損嘲笑卻讓徐大地如坐針氈,同時也讓他敏銳地感覺到了秀水鄉政府各級組織渙散,黨風不正,鄉政府更是在群眾中威信掃地等種種弊病。

與此同時,田中田也湊熱鬧地自己找到飯店來認親。

第三集

飯後徐大地謝絕了華鄉長和丁秘書等人的"美意",自己掏錢付帳,給在場的每一個人都帶來一種深深的觸動;不料卻引起了要找新來的鄉黨委書記告狀的潘喜林的誤會,以為徐大地剛剛到任就來飯店大吃大喝,遂當面對徐大地怒罵而去。

在跟徐大地的初步接觸中,華鄉長敏銳地感覺到徐大地來者不善,他一方面積極尋求上層路線的庇護,一方面加緊網路自己的小集團成員--副鄉長孫冬,永平村村主任李林和望江村村主任李得勝,幾個人連夜密謀要給徐大地的工作設置障礙。

徐大地找到鄉政府的"四朝元老"丁秘書了解秀水鄉基層的幹部情況,不料卻在明哲保身的丁秘書那裡碰了個軟釘子,但卻意外得知永平村的村支書老曾,因為背負了村主任李林的沉重的人情債無法償還,現在根本就是吃糧不管事,永平村的黨委領導已經名存實亡的情況。

入夜,潘喜林和自己的兒子潘大海正在研究繼續上訪的事情,這時潘大海的老同學--田中田的小女兒田小甜卻把潘大海約了出去,邀請他第二天來家裡參加自己父親的生日聚會。原來田小甜和潘大海自幼青梅竹馬,現在更是把他作為自己的意中人。無奈潘大海卻自認家世不配,不敢高攀。

第二天,田家因為徐大地要來為老姐夫祝壽,一早便忙活起來,對徐大地有著養育之恩的老姐姐田母更是喜上眉梢。但同時也警告自己的家人不要給徐大地的工作添麻煩。

姐弟會面,自然其樂融融,一家人歡聚一堂,而此時田中田卻以請客借凳子為由在村子里奔走賣弄,村主任李林聞訊后更是連忙趕來溜須奉承,不料田小甜卻是滿腹的不高興,原來直到席終人散,潘大海卻依舊不見蹤影……

第四集

華鄉長為試探徐大地,私下未經請示便決定把徐大地外甥田德開的酒店作為鄉政府的伙食點,徐大地謝絕了華鄉長的"好意",和丁秘書研究決定把入不敷出的鄉政府食堂對外承包出去,因為這樣即可以在為幹部提供服務的基礎上為鄉政府創收,又可以在根本上杜絕鄉幹部在外面大吃大喝的問題。

就在徐大地正式上任的第一天,來上訪的群眾就擠滿了鄉政府的辦公室。這裡既有反映亂攤派和幹部大吃大喝的,也有反映鄉幹部以權謀私,計劃外超生的,徐大地兵來將擋,公正廉明地處理了各村一些長期得不到解決的老大難問題。

可是讓徐大地多少有些意外的是,很多群眾反映的問題都出在永平村,而潘喜林更是把矛頭直接對準了永平村村委會主任李林,直言永平村的機動地有黑幕。恰在此時,徐大地又一次接到了縣交通局長王英大姐在永平村打來的電話……

徐大地急忙趕過去,卻被王英拉到李林家裡吃飯,面對著村民們的交頭接耳和指指點點,徐大地有心拒絕,無奈王英和李林盛情難卻,席間聽著王英對李林的誇讚,徐大地卻隱隱預感到自己對李林的第一印象似乎有誤,同時也感覺到自己的工作遇到了許多意料之外的壓力和束縛。

而接下來更加耐人尋味的是,恰逢周末,徐大地正打算回家看望妻兒,華鄉長卻深夜來訪,並且竟然當面暗示他不如和自己的前任老陳一樣回縣城去享福,把實際權力讓給自己……

帶著一絲迷茫和疲憊,徐大地踏上了回家的路。

在家裡,他從妻子和女兒的身上得到了巨大的精神鼓舞和安慰,他在家裡只是略做停頓,便獨自悄然返回了秀水鄉……

第五集

面對著大量群眾所舉報的幹部腐化問題,徐大地利用周末回家看望妻女的機會,獨自駕車下鄉進行調查私訪,期間他發現村、鎮某些基層幹部的腐敗問題比老百姓反映得更加觸目驚心,一怒之下,他當場撤掉了魚肉鄉里的望江村支部書記李得勝的職務!

回到鄉政府,徐大地還想找丁秘書側面了解一下群眾反映的副鄉長孫冬超生的事情,不料老於世故的丁秘書卻借故躲開去了。

對於秀水基層黨組織渙散,黨風不正的現象,為了有利於其他各方面的工作能夠更加順利開展,徐大地決定首先要在全鄉整黨,並親自到縣委向李書記那裡面陳利害,徐大地發自肺腑的說道:"我們黨就好比一棵參天大樹,而基層的黨組織就是這大樹的根,如果根要是爛了,那這棵大樹還有好嗎?!"最後他終於從李書記那裡得到了支持。

王英再次宴請徐大地,席間介紹他認識了如今已是富甲一方的農民企業家李大可,徐大地看出李大可似乎有意要巴結自己,為了不授人以柄,徐大地再一次運用小聰明逃離了飯局,不想卻意外地撞破了副鄉長孫冬超生的事實。

正在徐大地躊躇滿志地準備開始整黨工作的時候,誰知在他主持的第一次鄉黨委大會上,華鄉長卻意外地給了他一個下馬威:撤掉李得勝支書職務的決定沒有經過正常的組織程序,這個決定無效,而且迫使徐大地當眾做了檢討並收回決定!

會議結束后,華鄉長又私下來找徐大地,向他解釋自己完全是從工作的角度出發考慮問題,並非是有意要和他作對,徐大地唯有苦笑。為了整黨工作的順利開展,徐大地不得不給孫天祥打電話搬救兵,而與此同時,華鄉長一夥卻為徐大地工作上暫時陷入的困境舉杯相慶。  
  

上一篇[信息成癮]    下一篇 [鉑電極]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