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帝凰》又名《滄海長歌》 作者天下歸元的一部穿越架空大作。跌宕起伏的故事情節,說不清理還亂的愛恨情仇,凝重深沉的文字,詼諧幽默的話語...所有的一切,盡在《帝凰》中。

1 《帝凰》 -帝凰

又名《滄海長歌》

《帝凰》帝凰

 

瀟湘書院女作者,天下歸元的大作。瀟湘VIP全文,瀟湘穿越排行榜第一名

 


2 《帝凰》 -內容簡介

 一個關於愛恨、生死、天下、人心,沉靜在表而激烈在骨的故事,一段適合於唇齒間細細咀嚼出曖昧與深沉的悠長旅程,正如這冷夜幽幽,宮燈未滅,風卷了玉簾金鉤琳琅作響,紫金百合鼎中煙光裊裊,一縷沉香。                
而香灰底,一抹火星暗紅隱隱,以緘默的力量,等待某一刻的蓬勃燃著。                
 長風起,鳳凰舞,天下誰主?                
 這個華艷的年代,這個富盛的帝國,這些絕色聰慧的男子與女子們,這些深潛的陰謀和久伏的恩仇,這些因為愛與懷念,相思與別離而墨色淋漓走筆於蒼茫歷史藍圖上的抵死糾纏。               
此刻,開啟。      

 

3 《帝凰》 -文案

【惡搞版文案】:
本文講述了一LOLI身御姐心的BH惡女以復仇為名行摧草之實,盡情荼毒眾家美男,經過N次的調戲與反調戲,蹂躪與反蹂躪的斑斑血淚歷程,最終完勝的故事。  
---------------------------------  
【偵破版文案】:
前世里一場血案,開國皇后死狀凄慘,今生里挾怨而來,真相卻如掩於重重迷霧中的樓閣,迴旋反覆,不見全貌,隔世重來,她的復仇之劍,到底應輕輕擱上誰的頸項?  
是暴烈而為情迷失的當朝帝王?是沉靜而生死相隨的別國王子?是妖魅而城府深藏的異姓王?是清雅而絕頂聰慧的皇弟?還是瀟洒而有所懷抱的武林驕子?  
誰是她的敵?誰是她的友?誰葬她於殘忍殺著,誰挽她於絕巔長風?誰最終凜然而觀,見她傲然冷笑,輕輕於九霄雲天之外撥動手指,擺布翻覆這深宮迷怨,天下棋局?

【抒情版文案】:
  
秦長歌: 
前生里,一隻錦囊,收卻絕世紅顏身後艷骨,開國名后,落得功臣無冢,深怨長埋。  
天女謫降,幾世輪迴。  
我本九重靈元身,何須執著凡塵恩怨?  
然而歷劫未滿,恩怨未解…到頭來,解鈴終須系鈴人。  
再入紅塵,一笑如風,翻覆愛恨種種。  
  
彼生彼死,莫失莫忘,今生前世,魂兮歸來。  
風起雲煙,逐鹿輿圖,天下棋局,縱橫手談。  
宮闕之巔,淺笑回眸,蒼茫大地,誰主沉浮?  
  
轉側,彈指流光如許,落足,底定江山綺麗。  
待得乾坤事了,誰人共我長歌?  
  
蕭玦  
前生里與她結髮,紅羅帳里一笑嫣然。  
香囊暗解,羅帶輕分。  
紗簾下人如玉,雪色清光耀亮雙眼,她的呼吸拂在耳側,輕淺而幽香,帶著隱忍與節制的歡娛。簾幕里逶迤唇齒,沒有人知這一刻幸福來得如此纏綿,瓷枕上黑髮交纏,但願這一生永遠撕脫不開。  
未曾想,轉瞬,恩愛風逝,換得火海中喋血的結局。  
誰是誰的債,誰是誰的劫?  
誰漫步過斷橋后那一地月華,一身寂寞。  
誰憑欄問:  
年年雪裡埋新酒。  
卻與何人謀一醉?  
  
楚非歡:  
西苑桃林花開如雪,你從落華繽紛中走來。  
醉了一地嬌紅。  
風過,聽得呢喃:  
人生,不過一場是非之歡。  
  
玉自熙: 
浮生面具三千,宛轉指尖。  
簾影后,玉鏡中,誰窺見妖魅容顏。  
愛情是玉鼎香爐中裊娜輕煙。  
生命里最初的熙光,一瞥間。  
  
素玄:  
月圓之夜,西山之巔,青衫紈素,扁舟一葉。  
無拘束處是蓬萊。  
此生里恩怨翻潮如涌,俱匆匆。  
終為誰橫劍一拭,裂長空。  
換一回振衣而去,且共從容。  
  
蕭琛  
采西山之雲,掬北海之水,吸長天之霞,擷瀛洲之花。  
且換得人生里美玉無暇。  
只是終不能忘  
宮闕千層,樓閣深處,誰拔劍長吟,劍落處飛雪輕盈。  
誰攜琴高崖,蕭然撫曲,誰駐足聆聽,引為知音?  
而斯人近在咫尺,遠在天涯。

 

4 《帝凰》 -精彩片段閱讀



 其時秦長歌抱著重傷的蕭玦,陷入重圍之中。 

不敢拔箭,不能裹傷,不能劇烈移動,在這混戰圍攻之場,缺醫少葯的情形下,無論做了這三件事的哪一種而沒能立即有後續護理,蕭玦都性命難保。
                                                                                                                                                                                                                                                                       也不能背著他躍出重圍,那等於將蕭玦當做箭靶。 

 秦長歌並指連點,先封了蕭玦幾處大穴,血流立止,又餵了他一顆護心丹,保住他殘存的元氣。

飛身上樹,有若金石的雙手,劈開身側枯樹樹皮,單手撥開不斷飛來的箭矢,另一隻手,迅速在樹身上挖了個半人高的洞。

那樹雖枯死,樹冠已失,但樹身頗為巨大,秦長歌將蕭玦放入,他的身體被包在樹中,秦長歌眼光一掠間已經確定樹身厚度,任誰也不能一箭穿透樹身,傷到樹洞內的蕭玦。

秦長歌自己就坐在樹洞旁的岔枝上,取了蕭玦寶劍,一隻手按在蕭玦前心,源源不斷輸出真氣,以維持他淺弱的呼吸和細若遊絲的生命,另一手長劍幻化星菱點點,撥開四面飛箭,但凡上樹來的,都一劍砍死。

此時密赴平州、偃陵調兵的玉自熙已經領兵趕至,但一時未得沖近,魏軍已亂,但畢竟人數眾多,衛護在魏王身側的中軍依舊建制未散,護衛受傷魏王逃走,魏王臨行前下令,務必拿下秦長歌和蕭玦,不論生死,提頭來見,賞參領並白銀萬兩;活捉,賞將軍並黃金萬兩。

是以人若潮湧,拚死以上,性命重要,富貴前途也重要,無論在哪裡,都有抱著僥倖心理妄圖行險博取富貴的,蕭玦帶著沖入中軍的護衛剩下的已不多,僅有幾個陷在重圍無法接應,只剩秦長歌高踞樹頂,以一人對千軍。

然而她還是那般沒有笑意的微笑,長劍點落如雪花,輕而涼,受者亦覺咽喉如雪花拂落,只是那般幽幽一冷,生命已被無情收割。

血花飛濺,而天空真的飄起碎雪,落於秦長歌烏黑眉睫,她的笑容搖曳恍若瑤台仙子,眼神卻冷寒如萬年冰川。

屍體越堆越高,竟漸漸要涌到她腳下,餘下的士兵踩著同袍的屍體衝上來,再被她一劍拂過,淪為後來者新的血肉階梯。

那些積壓成人台的屍體,散發著濃烈的血腥氣味,令人作嘔,秦長歌卻依舊極其鎮定,於無數鮮血屍體腸臟肉碎之中,手揮目送乾脆利落了結人命,神情雍容寧靜如高遠之月,樹下士兵仰望著她,猶如看見不可摧毀不可磨折的神人,心驚魄動之下皆生怯戰之心。

那一夜的魏軍中軍士兵,存活回國者不足十中之一,然而只要活下來的人,都永生不能忘記那夜枯樹之上,血月之下,絕艷如洛神的女子,那個守在愛人身邊一步不離,視千軍萬馬於無物的女子,笑容輕淺如霧神韻如詩,月光下幽美如清麗長賦,她拂袖之間血色漫天,卻潔不染塵,姿態高妙,猶如血海中開出的聖潔火蓮。 

他們於殘存的余年中日復一日的挖掘回憶,日復一日想起那夜那明艷無雙的高貴眉目,不肯淡忘那一刻關於美與震撼的感受,他們在知道她的身份之後,悄悄稱她「神后」,並在她死後,對著西梁國的方向默默拈香,哀哀嘆惋世間最美傳奇的風逝。

其實當時,只有秦長歌自己知道,她每揮出看似輕鬆的一劍,都會隱約聽到骨骼不堪重負發出的咯吱聲響,手臂酸軟得恨不得自己砍掉。

她不是神,她沒有永生不絕的力氣。

她口中滿是鮮血,那是生生咽下的內腑熱血,和自己為了不致累昏而暗中咬破的舌尖之血。

她微笑,慢慢的轉頭,去看昏迷的蕭玦,目光如水,拂過他蒼白的容顏。

長風中衣袂獵獵,交纏一起,她的和他的。 
                                                                                                                                                                                                                                                                       死在一起,也是很愉快的事吧?

上一篇[《一代軍師》]    下一篇 [《天行健》]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