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幸福終點站》

標籤: 暫無標籤

《幸福終點站》,由國際著名導演斯蒂芬-斯皮爾伯格執導、湯姆-漢克斯和凱瑟琳-澤塔-瓊斯共同主演的美國喜劇溫情大片。該片取材於真實故事,只是把地點由巴黎改到紐約,把伊朗改為東歐某個國家,中間又添加了一些奇情巧合的橋段。影片上映以來,好評如潮,首映日狂收1800多萬美元,不但成為美國票房排行榜亞軍,亦帶挈納瑟里賺得一筆意外之財。

1 《幸福終點站》 -劇情介紹

《幸福終點站》《幸福終點站》

故事發生在上個世紀80年代末,維克多(湯姆·漢克斯 飾)是一個斯洛維尼亞人,為了逃避祖國的戰亂,他決定移民美國,帶著簡單的行李買了飛往美國的機票。當他在終點站紐約的肯尼迪機場下機準備出機場時,卻被攔了下來。原來,他的祖國發生了政變,而且還成為了美國的敵對國!維克多的護照和身份證件,以及移民文件都全都失去了效用,他被扣在了機場。瞬時間,維克多成了一個沒國沒家的孤立的人,他成為國際政治變化的犧牲品。在被扣在機場期間,維克多只有兩個選擇:要麼返回祖國,可是他的國家政變后,已經不再承認辦理了移民手續的他是國民;要麼拿到有效的證件,進入移民的美國,但他的證件顯然已經失效而且再也無法補回了。 站在這個不屬於自己的國家,看著來來往往陌生的人群,維克多不禁感到迷茫。無奈之下,他只能留在機場睡在大廳的椅子上,在衛生間里洗澡,靠為路過的乘客服務生活。他現在擁有的只有自己不自由的身體,以及一個小皮箱,裡面裝著換洗的衣服、一把剃鬚刀和已經作費的身份證明。 一次偶然的機會下,維克多認識了一名美麗空姐艾米麗婭(凱瑟琳·澤塔·瓊斯 飾)。艾米麗婭開始很同情維克多的遭遇,幫他介紹些小工作和與機場交涉關係,慢慢的她愛上了這個細膩而憨厚的男人。一場「塞翁失馬」的好像就這樣上演了。最終,維克多在這個機場邂逅了美國的一切,也邂逅了屬於他的幸福。

2 《幸福終點站》 -相關評論

《幸福終點站》是斯皮爾伯格與湯姆·漢克斯的第四次攜手製作,像《逍遙法外》一樣走的是輕鬆的喜劇路線。也許它並不能成為今年最佳影片的候選,但它充滿一個喜劇的簡單的魔力——純潔的愛,複雜的人性,還有充滿了變數的人生。它成功與否與那些精緻的布景並無多大關聯,而是將取決於戲精漢克斯這次能從這個東歐移民的角色中發掘出多少幽默獻給觀眾。

《幸福終點站》《幸福終點站》精彩劇照

一句話評論
Life is waiting.
從1989年以來斯皮爾伯格最樂觀的電影。——《西北先驅》
在維克多身上,漢克斯的天賦得以完全展現。——《丹佛郵報》

幸福終點站:一場機場美式文化速成課

它的劇情設置頗值玩味:整個故事幾乎完全發生在一個機場中,主人公由於一次意外事件,既無法進入目的地的國境,也無法回到出發地,只能在機場「安家」;至於好看,不但因為有湯姆-漢克斯這位實力派大將撐場,還因為斯皮爾伯格十分擅長處理在限定情境下的故事。請準備好,這將不是你通常所了解的斯皮爾伯格電影,而根據著名影評人科克·哈尼科特(Kirk Honeycutt)的說法,這正是它如此引人入勝的原因。

劇本:機場的美式文化速成課

 《幸福終點站》的主角維克多有著超乎常人的隨遇而安本領:當他發現由於自己的國家已經由於戰爭而毀於一旦,其護照因此而無效,從而導致他既無法進入美國國境,更加不可能回國時,他心安理得地在紐約肯尼迪機場住了下來。
「維克多在機場有限的空間內完整地體驗了美國文化,」飾演維克多的湯姆·漢克斯說。「有各種各樣的美國人在機場工作,美式文化也是無處不在。在機場,你隨處可以體會到種族的差異和分歧。維克多等於是在美國熔爐里上了一堂有關美式文化的速成課。」

目前的國際局勢很容易令人猜想這個劇本中含有一定成分的春秋筆法,對此,同為編劇的傑夫·內森遜(Jeff Nathanson,他和斯皮爾伯格在《貓鼠遊戲》Catch Me If You Can中曾經合作)言語之中似乎有所暗示。「這個劇本吸引我的一個原因是,現在我們國家毫無疑問是處在一個相當有趣的時期。這樣一個故事,用一種很娛樂的方式觸及了目前中國的一些至關重要的問題。」

製作:造一個機場,借一架波音747

有斯蒂文·斯皮爾伯格、湯姆·漢克斯和凱瑟琳·澤塔·瓊斯這樣三個名字的電影,自然不可小覷。而事實上影片本身也確實需要巨額的製作費用。

眾所周知,「9.11」之後,美國機場的保安措施日漸嚴格,想要真的在肯尼迪機場拍攝一整部電影無異於痴人說夢。為此,影片的場景設計師阿歷·麥道威爾(Alex McDowell)特地設計修建了一座與真的機場同等大小、功能齊全的機場!

全片大部分的拍攝工作都在這個模擬機場完成,另有少部分是在加拿大蒙特利爾的米拉貝爾(Mirabel)機場拍攝的,另外,為了一場關鍵性的戲,劇組還向美國聯合航空借了一部真材實料的波音747!麥道威爾之前與斯皮爾伯格曾在《少數派報告》(Minority Report)中合作,該模擬機場在加州的一個山谷修建,200名技師和工人花了20個星期才將它完成。

為了呈現「美式文化的熔爐」,製片方還邀請了許多商家來這個模擬機場開店。最終有35家公司在這個機場扎了根,其中包括Swatch手錶、美國運通卡(American Express)、星巴克等等。有些商家(如星巴克)甚至調了自己的僱員來「假戲真做」,真的在這個模擬機場里做起生意來。就算是雇請臨時演員充當店員的商家,也對這些臨時演員進行了突擊專業訓練,力求他們演起戲來能夠像真的僱員。「每個商家都會按照自己的需要設定店內的燈光以及其他設計元素,這是個很複雜的過程。」麥道威爾說。 

3 《幸福終點站》 -幕後製作

《幸福終點站》《幸福終點站》精彩劇照
關於影片

「差不多每個人都到過機場」,導演斯蒂文·斯皮爾伯格說,「還有很多人在機場候機的時間甚至比飛行的時間還要長。這樣,就會有很多的人聚集在機場,機場由此成為了一個微縮的小社會,你可以在那裡吃飯,可以在那裡購物,還能在那裡遇見形形色色的人。」 

製片人沃爾特·F·帕克斯(Walter F. Parkes)也認為機場是一個令人著迷的地方:「機場充滿了飽滿的情緒,人們在那裡分手或者見面、說再見或者你好。那裡有熱烈的團聚,黯然的分離,你會發現很多人性的瞬間,這樣看來,在機場里呆上幾小時未必是件苦差。」

在大多數人看來,在機場延誤數小時是件大麻煩,可如果嘗試想象一下,幾小時延長至幾天、幾周甚至幾個月,又會是什麼樣子?這就發生在《幸福終點站》里。最先想到這個故事的是影片的執行製片安德魯·尼科爾,他找到了編劇薩沙·格瓦西(Sacha Gervasi)共同展開故事。格瓦西回憶說:「我認為機場是引發故事的絕佳場所,很多人都不會相信這種事會真的發生。這個故事既內涵深刻又頗具諷刺,一個男人無法踏上美國國土,卻依然能體驗美國生活,圓自己的美國夢。」帕克斯說:「這個故事在展現人們互相影響的最微小的瞬間。在一個封閉的環境里,一個男人遭遇著五花八門的人,讓人感覺就像他在逐漸的認知美國,這種設計讓影片很有趣。」

扮演維克多的湯姆·漢克斯說:「在機場濃縮的世界里,維克多沉浸在美國文化之中,美國人的生活片斷在機場中紛紛呈現,大量美國文化得以體現,種族差異和種族分歧也清晰顯露。在美國的大熔爐中,機場就像是一個速成班。」
影片劇本最終落到斯蒂芬·斯皮爾伯格手中,當時他正在為夢工廠物色劇本,本片劇本正是候選者中的一員。他回憶說:「這是我最後看到的劇本,它讓我忘記了之前看過的五個劇本,我驚喜於這個劇本的想法。」}

曾為斯皮爾伯格的《逍遙法外》改編劇本的傑夫·納桑森(Jeff Nathanson)後來也參與了本片的劇本創作,他說:「影片故事讓我們以風趣的角度看待和探詢了一些這個國家正在出現的問題,所以當拿到劇本,我真的很興奮。」
直到最終看到由尼科爾、格瓦西和納桑森三人攜手完成的劇本時,斯皮爾伯格才決定執導這部電影。他說:「維克多的故事很有親和力,我相信我們都曾有過類似於維克多背井離鄉謀生的感受。在《逍遙法外》之後,我希望拍攝一部另外類型的電影,它會讓你哭讓你笑讓你感到這個世界的美好,讓困境中的人們綻放微笑。並且,《幸福終點站》還是一個移民故事。正是來自世界各地的移民讓美國這片富饒之地如此強大繁榮,而美國也是他們實現美好生活的夢想之地。不過在某些方面,我們忽視了移民的困境,因為現在的安全形勢非同以往,但這畢竟是無可非議的。」

關於角色

在斯皮爾伯格決定擔綱本片導演之前,湯姆·漢克斯就已經簽約扮演影片主人公維克多了。漢克斯認為出國的人都會在某些方面從維克多身上找到聯繫,他說:「我想任何一位到過語言不通的異國他鄉的人都會感到被剝奪了某種權利。記得我第一次出國時感到難以置信的緊張,不願接近任何人,從沒意識到我的證件會出現問題,更沒想到與移民局和國土安全部之類的部門產生瓜葛。維克多的故事值得講述,仔細想一下,你會發現維克多的困境離現實並不遙遠。試想一個人來自遙遠的國度,出於種種原因,他的國家突遭不測、不復存在,於是他的證件也就變成了一紙空文,國土安全部不可能會對他放行。機場是通往世界的門戶,然而故事中維克多進退維谷,回國和入境的兩扇門都對他關閉了。我之所以喜歡這部劇本,是因為故事主人公非常明了造成困境的根源,知道他個人的力量根本無法改變現狀,於是他只能隨遇而安,儘可能更好的生活。」

維克多不僅在機場繼續生活,他還結交了朋友,得到了工作,甚至邂逅了愛情。儘管他的身體被困在機場里,但他的情感卻是自由的。他沒有坐在那自嘆運氣不濟,為了體驗夢寐以求的美國,他開始了情感之旅。

製片人帕克斯說:「如果你仔細觀察湯姆的表演,你會發現他之前扮演過的阿甘和《荒島餘生》中查克的影子。」有趣的是,漢克斯的角色雖然有所局限,但斯皮爾伯格卻說他在本片中的即興創作和肢體表演是最出色的。他說:「在我們合作的所有電影中,湯姆在本片中的即興表演是最有創造力。他的表演有很多是劇本上沒有,而且完全超出了我的想象。在拍完特別出色的場景后,我問他:你是什麼時候想起來的?他答道:在你喊『Action』的10分鐘之前。他的發揮不但完善了維克多,而且讓這個角色精彩絕倫。」

斯皮爾伯格指出,片中的維克多不是小丑,事實上,他是一個品格高尚的人,他非常相信別人,而且總是滿懷希望。每件事他都能發現令人高興的一面,而且對工作頗具耐心,特別值得一提的是,他對人類的好奇心永遠無法得到滿足。

凱瑟琳·澤塔-瓊斯在片中扮演同維克多碰撞出情感火花

《幸福終點站》《幸福終點站》
的阿米莉亞,她說:「是阿米莉亞的弱點吸引了我,她信賴別人,儘管受到了傷害,卻仍然殘存著一絲信念。她是非常坦率的人,當遇見維克多,她盡情的傾訴,因為她需要一個傾聽者。於是,兩個孤獨的人逐漸走到了一起。」因為遇到了阿米莉亞,所以維克多認為被困機場也許是他經歷過的最幸運的事。他們志趣相投,儘管說著不同的語言,卻在其他方面驚人的相似。

演對手戲的漢克斯和澤塔-瓊斯非常欣賞對方,並且認為這次合作機會實屬難得。「我喜歡阿米莉亞同維克多之間的關係,而與湯姆的合作更是充滿樂趣,」澤塔-瓊斯說,「當你日復一日的和他在片場共事,你會發現他的演技是如此精湛。湯姆是真正的藝術家,他讓角色非常真實,有幾次由於陶醉於他的表演,我甚至忘記了自己該說的台詞。」
在片中扮演機場官員弗蘭克·狄克遜的史坦利·圖齊稱,能夠與斯皮爾伯格和漢克斯繼《毀滅之路》之後再度合作是他出演本片的初衷,而且狄克遜非常複雜,是個很出彩的角色。「對我來說,史坦利·圖齊是扮演狄克遜的首選,」斯皮爾伯格說,「我從沒想過讓其他人來扮演。他來到片場,用自然的表演征服了我,雖然他本人與狄克遜毫無相似之處,但卻驚人的適合這個角色。」

關於拍攝

由於安全措施嚴密,所以劇組無法在真實的機場里拍攝,製作設計師亞歷克斯·麥克道爾(Alex McDowell)負責設計和興建一座具備功能的全尺寸機場航站,幾乎所有拍攝都在此完成。在主要拍攝進入尾聲時,劇組得以在蒙特利爾的米拉貝爾機場取景,美國聯合航空公司也為影片的關鍵一幕提供了一架波音747。

麥克道爾曾與斯皮爾伯格合作過《少數派報告》,在本片中,斯皮爾伯格對麥克道爾提出的要求是明悉影片的主角是維克多,現代化的國際機場充當著故事展開的背景。麥克道爾先是在電腦中設計出機場航站,然後再製作出微縮模型,以讓斯皮爾伯格用一種微型攝影機(periscope camera)在模型中預覽詳細效果。

在設計階段,斯皮爾伯格的長期合作夥伴、攝影師賈努茲·卡明斯基(Janusz Kaminski)同麥克道爾攜手設計出了一流的照明系統。麥克道爾說:「其實攝影棚就是巨大的燈箱,所以從一開始就著手照明的設計是很重要的。這可不是在搭建布景或攝影指導來到片場時,指揮如何擺放照明設施,卡明斯基從最初就參與了照明的設計工作。」

按照劇本的設計,維克多被困的機場應該是紐約的肯尼迪國際機場,不過麥克道爾希望將很多國際機場的特點集於一身,這樣不管觀眾是否經常搭乘飛機,總能從片中找到熟悉的感覺。於是,維克多和他的設計小組對美國和歐洲各國首都機場進行了大量研究。

影片中的機場在加州Palmdale的一座大型機庫中搭建,200名工匠花費20周時間才全部完成。這座三層建築為全鋼結構,共鋪設了6萬平方英尺的花崗岩地板。機場中有4架電動滾梯,為拍攝電影而在攝影棚中專門安裝滾梯這還是頭一遭。

在一般情況下,為影片拍攝搭建布景只為了做「表面文章」,沒有必要去關注工程技術問題。而在本片中,由於搭建的機場必須具備應有的功能,所以藝術部門完成的每張圖紙都必須接受專業工程師的細心審查,連每個簡單的焊點都不能忽視。

在所有設計工作中,規模最大的莫過於機場玻璃窗外的巨大背景,堪稱影史上最大的背景彩繪之一,整個背景成三面合圍,為了打造機場夜景,整個背景中共安裝了2000個微型燈具。只有在飛機接近航站時,才會使用藍屏技術。

另外值得關注的飛機場的35間店鋪,因為每間店鋪都有自己的風格和照明特點,所以複雜的過程如同完成35個不同的布景。這些店鋪包括:免稅商店、CitiGroup自動取款機、Verizon Wireless、Dean & Deluca超市、布魯克斯東(Brookstone)、Cambridge SoundWorks音箱、Hugo Boss、La Perla、美國運通(American Express)、Hudson News、鮑德斯圖書(Borders Books)、寶美奇(Paul Mitchell)、Godiva巧克力、斯沃琪、Harry and David、漢堡王、Auntie Anne餅乾、Baskin-Robbins冰淇淋、Baja Fresh、熊貓快餐(Panda Express)、Nathan's Famous熱狗、Au Bon Pain、吉野家(Yoshinoya)、Krispy Kreme甜甜圈、每日燒烤(The Daily Grill)和星巴克等等。在有些店鋪中,甚至有真正的店員拋頭露面,而其他的臨時演員則需要接受相關培訓。

為了營造陽光透過玻璃照射航站的效果,劇組在片場上方的鋼樑上架設了10萬瓦的照明器材,它們將照向籠罩整個片場的反射材料,反射后的燈光會像陽光一般普照片場。另外,攝影師卡明斯基還用光線中的顏色來傳達維克多境遇的改變。斯皮爾伯格說:「在影片最初的一些場景中,賈努茲使用了藍色和綠色的冷色調,因為當時的機場和維克多的移民身份都讓人感不到溫暖,後來隨著維克多逐漸習慣了被困機場的生活,冷色調也隨之減弱,而當維克多漸入佳境,顏色開始向暖色調轉換。」

影片中維克多的服裝也經歷著一系列微妙的演變。曾與斯皮爾伯格合作《毀滅之路》的服裝設計師瑪麗·索弗瑞斯(Mary Zophres)充分考慮到維克多出身農村並初次赴美的背景,認為維克多下飛機時所穿的服裝應該是大批量生產的,而且穿著了至少5年,並且不會太合身。雖然從最初刻板的服裝到最後的Hugo Boss跨度很大,但維克多服裝的變化是循序漸進的,並與維克多的處境相呼應。

梅安·卡里米·納塞瑞

15年前,伊朗流亡人士梅安·卡里米·納塞瑞(Merhan Karimi Nasseri)在法國巴黎的戴高樂機場第一候機廳下機,但是由於沒有任何難民文件,法國當局雖然同意其留在機場,但卻不允許他離開航站大廈。儘管7年後,納塞瑞拿到難民文件,可以自由離去,但他卻仍然不願離開,他認為自己若離開戴高樂機場,就會被逮捕,目前他仍然在等待一架永遠不會到來的飛機。

對於通過候機廳去往世界各地的飛行員、機場職員、快餐商和千百萬乘客來說,58歲的納塞瑞已經成了一個後現代的標誌,如今他又成為好萊塢式符號中的一員。納塞瑞的故事激起了史蒂文·斯皮爾伯格的創作激情,他買下了納塞瑞傳奇經歷的改編權,並將與湯姆·漢克斯合作拍攝了這部《幸福終點站》。納塞瑞的故事只是激發了斯皮爾伯格的靈感,電影所要講述的並不是他的故事。好笑的是,納塞瑞也許是世界上唯一一個即將被斯皮爾伯格當成電影素材卻不知道斯皮爾伯格是誰的人,問起他這個問題的時候,納塞瑞一臉的茫然:「他是日本人嗎?」

「我知道我現在已經是個名人了,這是我未到巴黎之前從未體會過的一種感覺。」納塞瑞不無自豪的用他那種軟軟的波斯語告訴我們。因為常年無法見到陽光,納塞瑞顯得十分蒼白,他最近一次看到陽光是在1999年。他說:「我很不快樂,因為我沒有私生活可言。」

想要將納塞瑞的故事拼湊到一起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因為他對一件事情總有不同的描述。兩年前,他曾經告訴媒體聯合國難民署的高級專員一直在找尋他的父母以證明他的難民身份,但是某位發言人說此話純屬無稽之談。納塞瑞一直稱自己於1977年因參與反政府活動而遭到流放,其驅逐罪名為反對伊朗王默哈邁德·禮薩·巴列維的統治。

他曾經持臨時的難民簽證輾轉於歐洲各國,1981年,納塞瑞在比利時獲得了正式的難民簽證。這之後,他往返於英國和法國之間,一直沒有碰到任何麻煩。直到1998年,納塞瑞在去往戴高樂機場的地鐵中丟失了證明他身份的難民簽證和一切證件。他無法證明自己的身份,所以不得不滯留於機場的候機大廳,而這一呆就是15年。

不論如何,只要是在戴高樂機場過境旅客,都會要一張納塞瑞的照片留念。機場當局也儘可能讓納塞瑞住得舒適一些。機場所有紅色塑膠椅最近都拿掉了,只有納塞瑞睡的那張留了下來。機場附近的商家甚至發起了「留下納塞瑞」運動。因為有人創下全世界停留在機場最長時間的紀錄,對生意只有好處,沒有壞處。006年8月,納塞瑞因健康問題離開機場,到醫院接受治療。

4 《幸福終點站》 -精彩花絮

《幸福終點站》《幸福終點站》海報

·片中維克多的祖國Krakozhia是完全虛構的,類似於前蘇聯共和國。

·機場的信息板和監控器上顯示的航班時刻表全部來自於肯尼迪國際機場,

·伯尼·麥克因片約衝突而無法出演本片。

·片中阿米莉亞用雅頓(Elizabeth Arden)化妝品化妝,現在,扮演阿米莉亞的凱瑟琳·澤塔-瓊斯成為了雅頓品牌的代言人。

·在劇本初稿中,維克多來自於斯洛維尼亞,這種設計遭到了前斯洛維尼亞駐美領事的反對。

·在影片的演職人員字幕中,每個人的名字都出自本人的親筆簽名。

·本片是2004年威尼斯電影節的開幕式影片。

·維克多設法幫助的拿著手提箱的女孩由斯蒂文·斯皮爾伯格的女兒扮演。

5 《幸福終點站》 -精彩對白

Amelia: Are you coming or going?
艾米莉亞:你打算過來還是走呢?
Viktor Navorski: I don't know. Both.
維克多:我不知道。都是。
Viktor Navorski: Officer Torres, my friend say you are stallion.
維克多:托勒斯警官,我的朋友說你是留種的雄獸。
Officer Dolores Torres: Mr. Navorski! Mr. Navorski...
托勒斯:納維托斯基先生!納維托斯基先生...
Viktor Navorski: Stallion.
維克多:留種的雄獸。
Officer Dolores Torres: [surprised] A what?
托勒斯:(驚訝)一個什麼?
Viktor Navorski: A stallion. Like a horse.
維克多:一個留種的雄獸,就像是馬。
Officer Dolores Torres: [embarrassed] Stand behind the yellow line!
托勒斯:(尷尬的)站在黃線後面!
Viktor Navorski: It's horse! Beautiful horse!
維克多:他是一匹馬!漂亮的馬!
Officer Dolores Torres: Who said that?
托勒斯:誰那麼說的?
Viktor Navorski: My food! My friend drive the food.
維克多:我的食物!我的朋友駕駛食物。
Frank Dixon: Sometimes you land a small fish. You unhook him very carefully. You place him back in the water. You set him free so that somebody else can have the pleasure of catching him.
弗蘭克:有的時候你把一條小魚放在陸地上,你很小心地把他放下。你把他放回了水裡。你給了他自由那麼就有別人可以享受抓捕他的快樂。

6 《幸福終點站》 -穿幫鏡頭

·當慣性導航系統的人員正在護送維克多第一次進入終點站的時候,可以看見一個工作人員的手正扶著並把門打開,這隻手在後來的影片中同樣的角度同樣的這扇門都不再出現在鏡頭裡。

·連貫性: 在Krakhosia的酒吧里,當被告之安全的時候,維克多兩次把emergency visa 拿起來。

·連貫性:當維克多和艾米莉亞在機場用餐的時候,鏡頭之間他們的酒杯從全滿到半滿然後又變成了全滿。

·事實錯誤:艾米莉亞說新月形麵包是被羅馬尼亞人發明的,但並不是,它應該起源於匈牙利的布達佩斯,奧匈帝國軍隊打敗土耳其之後,麵包師設計了這種新的麵包。從此,新月形麵包的形狀:月亮的形狀,月亮已經成為了土耳其人旗幟上的象徵符號。

·事實錯誤:在抵達和離去的機場,布魯塞爾Brussels被拼寫成Bruxelles。雖然這種拼寫在法語中是正確的,但並不可能用於美國的機場。

7 《幸福終點站》 -看點

《幸福終點站》《幸福終點站》精彩劇照

湯姆·漢克斯:沒人能動搖他想做的事 

翻開湯姆·漢克斯的作品簡歷表:《拯救大兵瑞恩》、《荒島餘生》、《西雅圖不眠夜》、《阿波羅13》——這個名單還可以繼續寫下去。他兩次連續獲得奧斯卡獎,已經實現了幾乎是絕無僅有的出演成功電影的成績,甚至後來者也會自嘆不如。而他的最新作品《幸福終點站》是一部富有戲劇性的喜劇電影,他飾演維克多·納沃斯基,一個名叫krekozhia的東歐小國的公民。當他降落在紐約機場時卻發現,他的祖國發生了軍事政變,使得他的護照無效了。由於他既不能回自己的國家,又不能進入美國,維克多隻剩下一個選擇:在飛機場生活。 

澤塔-瓊斯:他沒被自己的天才搞暈

凱瑟琳·澤塔-瓊斯從出道起一直被設定為扮演堅強厲害的女性形象。這位威爾士出生的女演員因出演《芝加哥》中的雙重殺手奪得了奧斯卡最佳女演員獎,她還在去年的電影《難耐的殘酷》中冷靜地把喬治-克魯尼逼向了精神錯亂。但是,在斯皮爾伯格的新電影《幸福終點站》中,澤塔-瓊斯選擇了一個新方向。她扮演的是一個正處於低潮、感情上出現問題的空乘人員。 

8 《幸福終點站》 -在線播放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