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幻想與真實重疊》

標籤: 暫無標籤

1 《幻想與真實重疊》 -第十章

       韋諾和小開回來的路上
  小開看韋諾臉色不太好,小心的說:「韋諾如果你不開心,就發泄出來。你這樣真的有點可怕呀!」韋諾此時正眼冒凶光,一臉不爽的大聲喘著氣,聽開小開這麼說,韋諾吸了口氣喊道:「他媽的!我怎麼這麼倒霉呀!戰野那個王八蛋!我敢肯定他是故意的,那時我感覺他用腳絆我,我才倒的。」說著就象旁邊拳打腳踢。小開沒有阻止韋諾,因為這個時候讓她發泄一下,對她是最好的減壓方法。  就在韋諾發瘋的時候,來了兩個不怕死的小混混。油里油氣的對小開說:「哪裡的小妞,半夜在這裡出來閑逛,是不是心裡鬱悶,沒地方發泄,來哥哥陪陪你。」韋諾看到他們這麼對小開說,不由的想起了戰野。小開看韋諾的反應,只好搖搖頭對這兩個小混混報以同情的眼光。  韋諾用兇狠的眼光看著那兩個小混混說:「我陪你玩玩好不好呀!」那兩個小混混看著韋諾兇狠的眼神,忙笑笑說:「不用了,我們有眼不識泰山,我們還有事先走了。」說著就想逃,可是韋諾不給他們機會,一腳踢在其中一個人的身上,利用反彈力又狠狠的一腳踹在另一個小混混身上。然後就是一陣猛打,左右勾拳連用,打的連小開都有點心疼那兩個小混混了。韋諾一邊猛打著一邊聽到那兩個小混混說:「老大,對不起我們錯了。饒了我們吧。」可是韋諾不聽他們說什麼,一拳接一拳的打在他們身上。  當韋諾打的心中的怒火去了幾分後站起身,那兩個小混混互相扶起對方對韋諾說:「你他媽了個B的等著,我老大不會放過你的。」韋諾聽后心中想還有架打?對著那兩個小混混笑著說:「你們老大是誰?好·我就送兩位兄弟回去找你們老大談談。」然後轉身對小開說:「小開你先回去,我晚一點會回去。」小開怕韋諾出事,忙說:「韋諾我跟你一起去。」「不用了,我一會兒就回來了。」說著就拉著那兩個小混混走了。小開無奈的搖搖頭想:這個吻對韋諾打擊還真是不小,看來韋諾也許會記恨戰野一輩子了。  小開和韋諾的家  「啊,小開回來了。」餘光眼睛最尖,第一個看到小開喊了出來。小開一看原來是餘光他們,奇怪地問道:「餘光大哥,你們怎麼知道我們住在這裡?」餘光笑著說:「小KISS!這點事對我們來說還不是毛毛雨嗎?」然後向小開旁邊看著說:「風哥讓我們看看韋諾有沒有事,韋諾呢?他怎麼沒回來。」  小開把事情告訴了餘光他們,餘光他們聽后開始猛笑起來說:「戰野的一個吻?哈哈……這小子真想不開。一個吻?哈哈……」飛虎笑夠了問道:「那韋諾去哪裡了?」小開說:「不知道,她那時很生氣所以我沒有問。」飛虎想想說:「這小子現在脾氣一定爆,千萬別出什麼事呀!」小開聽后緊張的說:「不會吧!韋諾那麼強。」飛虎笑笑說:「也是,韋諾小老弟武功那麼好,應該不會有事的。不過,如果小老弟天亮后還沒有回來。就告訴我們一聲!好了餘光我們老了。」餘光走時還笑著說:「韋諾老弟,這回可是相逢第二春了。哈哈……」小開看著餘光他們說:「真是一群活寶大哥,受不了。」  韋諾跟著兩個小混混去找他們老大的住處路上  韋諾在旁邊對被她打的很慘的兩個小混混說:「兄弟,說說你們老大的事吧。如果他不強我就不值得去了。」那兩個小混混笑著說:「你等著吧,我們老大可是這一帶新掘起的頭,到時候別嚇死你了。」韋諾笑笑說:「新掘起的頭呀!對了你們倆走快點。」那兩個小混混想:也不看看把我們打成什麼樣子了,還讓我們走快點。  小混混老大的住處『會通』酒吧  兩個小混混看到了自己的地盤了,進門喊道:「天門老大,快出來呀!有人想砸咱們場子了,在裡面的所有人立刻全站起來,讓一個人去叫他們老大,其他人都盯著韋諾。」  聽到這個消息后不一會兒,出來一個身穿休閑服的男生說:「小子吵什麼?我剛睡覺。」那兩個小混混說:「天門大哥,他是來砸場子的。你看小弟的傷就是他打的。」那個男生看了眼韋諾說:「小子,是你乾的?就你這身子骨?」那兩個小混混說:「大哥別看他身子骨不怎麼樣,不過這小子真的很強,而且出手特狠……。」  正說著韋諾已經從兩個手下的手裡搶過來了兩把刀,天門看到韋諾想來真的,也不示弱對手下說道:「今天咱們就關起門來和他玩玩,打這小子!」話音剛落,天門的手下全部向韋諾衝去,韋諾看到這麼多人向自己衝來,心中升起的不是害怕而是一種興奮,一種遇到危險時為了享受危險而所有的興奮。因為這種興奮使韋諾忘記了害怕,更能釋放出自己的能力。韋諾握緊刀為這種興奮而感到心裡熱熱的,開始砍打起來。  打了一會兒后,韋諾沒有多少傷的站在天門手下前時,已經沒有人敢再上來衝殺。天門看此情景和韋諾剛才打架時的那種表情,天門想:這小子的確是一個天生的武術家,然後說:「小子,有沒有意思要加入我們。」韋諾微微喘著氣說:「你認為你們有能力擁有我嗎?」天門想想后笑道:「的確,像小老弟這樣的奇才,以現在我們的實力確實不配擁有你,不過我還是想請你加入。這樣吧,你如果打贏我,我就放你走。如果你輸了,你就留下來。」韋諾輕輕的笑道:「好呀!」  說著天門向韋諾攻去,先是一記『風車』(所謂『風車』是柔道的一種招式,用手把對方拽起,再利用膝蓋盯住對方的膝蓋把對方扔出去。)把韋諾重重的摔在地上,剛想用身體壓住韋諾,韋諾趕忙跳起身,在想要壓住自己的天門背後用腿把他打下去,天門剛想用手抓住韋諾的腳,韋諾拉起天門的腦袋只聽『當』一聲,韋諾已經用頭錘撞在天門的腦子門上了。  天門后住自己的頭忍著疼說:「小子,你贏了。」然後看著韋諾說:「小子,不打不相識。看樣子我比你大,你叫我聲大哥如何。」韋諾素來原交朋友說:「好,磊哥!」天門聽后笑著對手下說:「好從今天開始,大家都記住韋諾就是我天門的兄弟,如果誰敢欺負我兄弟一定打死他聽琺沒有。」因為看到韋諾剛才的表現,他們都很服韋諾了異口同聲地說:「是!老大知道了。」然後天門對韋諾說:「史弟都認識半天了,我這當大哥的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呢!」「韋諾,大哥我叫韋諾。」天門笑笑說:「好!韋諾以後有空就到大哥這來坐坐。」然後后著自己的頭說:「史弟,你那記金鋼頭好歷害呀!啊!疼死我了。」韋諾笑著說:「那以後咱兄弟倆再切磋切磋。」天門忙說:「算了吧,兄弟我還想多活幾年呢。」哈哈哈……韋諾和天門笑成一團。因為天門,韋諾的心情也好多了,又認了個大哥不錯。

2 《幻想與真實重疊》 -參考資料

http://www.readnovel.com/novel/13437/10.html

上一篇[適度宣洩益健康]    下一篇 [結構件]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