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愈快樂愈墮落》

標籤: 暫無標籤

《愈快樂愈墮落》1998年2月14日,情人節當天在香港首映,也就是在那天,導演關錦鵬對外界承認其同志身份。對於香港文藝界那群有著濃重的「九七」情懷的人來說。

1 《愈快樂愈墮落》 -劇情介紹

《愈快樂愈墮落》《愈快樂愈墮落》

年輕的男同性戀阿哲(柯宇倫)對同齡人不感興趣,愛上在游泳館游泳時總是一言不發旁若無人的已婚男人馮偉(陳錦鴻),然而因為自信的缺失,他沒敢同馮偉表白,而是藉助與馮偉的妻子月紋(邱淑貞)發生性關係,在想象中完成與他的肌膚之親。

月紋的意外死亡令馮偉想起之前兩人冷淡的關係,明白到月紋在心中所佔分量,陷入自責中不能自拔,陪在他身邊暗戀他的基佬(曾志偉)雖心疼卻也不敢表示出太過直白的關心,只能規勸凡事想開慢慢會好。阿哲亦覺自己應為月紋的死負一定責任,愧疚地逃到台北,偶遇外形同月紋不差的rose(邱淑貞),借醉酒將自己的壓抑吐出之後,rose要他對心誠實,可是她又有著怎樣的心事,又是如何排解,卻是無人能知。

一個和別人妻子發生關係的第三者,到頭來發現原來自己愛上的卻是那個丈夫。三個男人,兩個樣貌相同的女人,一個在香港一個在台灣。五個人交織多段感情線。本片由四位男女主角,之間發生的各段戀情交織而成,有夫妻間的感情、同性、異性間的友情及愛情,經由導演巧妙的交錯安排,沒有看到電影的結尾,是沒有辦法完全了解這些戀情的前後始末,而出乎意料的安排除了讓人驚訝之外,也讓觀眾的感受更加深刻。

早晨香港啟德國際機場,面貌相似而命運各異的女子月紋(邱淑貞飾)和Rose(邱淑貞飾)同時登几上路。偉(陳錦鴻飾)說著他剛死去的妻子,唐(曾志偉飾)清楚地感覺到那種痛苦。飛機從香港飛往台北途中出事,全機七十六人全部遇難,當中包括月紋。《愈快樂,愈墮落》就講述了一個荒唐的故事:三個男人,兩個樣貌相同的女人,一個在香港一個在台灣。五個人交織多段感情線,有夫妻間的感情、同性、異性間的友情及愛情。年輕的男救生員愛上了美麗的少婦,不料在一次飛機失事中她死了,救生員不知情,以為她失蹤了或者被丈夫害死了。為了尋找她的蹤跡,救生員暗中跟蹤她的丈夫,還在他借酒澆愁後送他回家。在他家裡,救生員找出自己當初送給少婦的香水,噴在丈夫的周圍,救生員似乎愛上了這個男人。而這個丈夫既不知道他的妻子曾經出軌,也不知道情敵內心裡愛的自己。

2 《愈快樂愈墮落》 -影片背後

《愈快樂愈墮落》《愈快樂愈墮落》

導演關錦鵬,邱淑貞、陳錦鴻、曾志偉、吳君如主演。此片在關錦鵬的作品中,是難得的回勇之作,在探析現代人空虛落寞的心境情懷中,不乏細膩入肉的洞察力。劇中幾個角色的情慾、思緒和遭遇複雜地交織在一起,透過三男兩女,一個異性戀、一個同性戀、一個雙性戀,加上兩個長相一樣的女人,但一個生一個死,構成了多角戀的糾纏和命運無常的宿命感。影片以其狀態和較佳的影像表達,基本是通順、自然的。對角色的描寫也非常深刻,如陳鴻基的落寞、曾志偉的孤獨、柯宇綸的青春躁動,以及邱淑貞先後飾演的兩個不同的角色,都有鮮明的刻劃。影片似乎還有一個隱喻,就是人們對自己的性取向都感到模糊。作為探討人際感情領域的電影,本片的涵蓋面是較為廣泛的。

3 《愈快樂愈墮落》 -影片花絮

那一座橋,後來知道叫做青馬大橋。竣工於90年代末,越過了「九七」,也可算是香港的重大建築工程之一,對港人亦有著或多或少的意義和影響。後來,就有關錦鵬在他的電影中取景這座橋,電影被喚做《愈快樂愈墮落》,彼時嶄新的青馬大橋浸在流光異彩中……本來,尊貴的、纖巧的、犀利的橋都不乏,但唯獨這座橋,它引出了一首歌:《暗涌》。

1998年2月14日,情人節當天,《愈快樂愈墮落》在香港首映,也就是在那天,導演關錦鵬對外界承認其同志身份。對於香港文藝界那群有著濃重的「九七」情懷的人來說,《愈快樂愈墮落》這部電影本身如何已經不那麼重要,重要的是它的公映會證明一種可以復有的權力。

他們真正關注的是:在那個「七月一日」之後,文化人創作人會受到怎樣的影響,是否還能如以往那樣,話心中欲講之話,為本性慾為之事?如電檢、如音樂會分三級制。如此才會先有王家衛火急火燎的要趕在「九七」之前拍出《春光乍泄》 ,且選擇阿根廷那個地方去拍,他說是因為「阿根廷令人聯想起放逐的景象與懷舊的感覺。在當地拍片也令電影逐漸朝著那個方向進行。」緊接其後又有張國榮的《跨越九七演唱會》,當著濃妝、登紅色舞鞋的Leslie升上舞台時,那一撮港人的惶惶與刻意放縱已是昭然若揭了。恰巧的是,在文藝界,都不約而同的都選擇了「同志」這個題材來告別那個年代。

終於來到公元一九九八年。惴惴的港人日漸清醒和適應,天下大同,腳下的土地有了名分,踩起來也更加踏實。而作為曾經懼怕「九七」的那撮文化,又選擇一個什麼樣的形式來平穩過渡呢?於是,就有了第一個站出來的關錦鵬,這位才華橫溢,卻總是被人們猜測其性別取向的導演,攜著他的同志電影《愈快樂愈墮落》公映,坦然承認了自己的同志身份。這部電影更像是一種象徵,邀來了隸屬前衛劇團「進念二十面體」的資深文人魏韶恩任編劇,同屬「進念」的音樂人於逸堯、梁基爵做電影原聲音樂,更是招來了那位任誰都知其同志身份,自己卻偏偏不出櫃的黃耀明演唱電影中的主題曲《暗涌》。一群叱吒文藝界的人物聚集起來,合力打造的不外是一份情懷,所極力爭取的也不外是一種既有的表達方式。

其實,電影本身是並不見得出色的,情節稍有不妥,同志情懷裹足未前,所表達的意念也略嫌晦澀。雖以藝術電影自居,也不見特別精彩之處。不過,影片來到尾聲,他為終於近在咫尺的熟睡中的他噴上那瓶曖昧香水,而他又與那個他在黑暗的海邊隱諱的深談,浪聲襲

4 《愈快樂愈墮落》 -幕後製作

1998年2月14日,情人節當天,《愈快樂愈墮落》在香港首映,也就是在那天,導演關錦鵬對外界承認其同志身份。本片構思、情緒均有新意,角色的情慾思緒和經歷透過三男兩女:一個異性戀,一個同性戀,一個雙性戀;兩個一模一樣的女人,一生一死,複雜地交織在一起。編劇是隸屬前衛劇團「進念二十面體」的資深文人魏韶恩,同屬「進念」的音樂人於逸堯、梁基爵做電影原聲音樂。具有同志身份自己卻不出櫃的黃耀明演唱電影中的主題曲《暗涌》,原唱是王菲。其中一句「難道這次我抱緊你未必落空?」真是良苦用心無法說出。凄美至極,令人絕倒本片隱喻每個人對自己的性取向均感到模糊。性關係混亂帶出不安躁動的表述。重新探索現代人空虛寂寞的心境,充滿細微的洞察力,調子陰沉。角色的描寫非常深刻,如陳鴻基的落寞、曾志偉的孤獨、柯宇綸的青春躁動,以及邱淑貞先後兩個不同的角色。影片講身份認同和身份混淆,處處充滿同志的感性,「青馬大橋上的密雲」跟香港的命運存在微妙的關係,是香港人的身份認同。

5 《愈快樂愈墮落》 -影片評論

在影片《愈快樂愈墮落》中,呈現出了性取向上的各種境況。唐先生喜歡男人,他可以去三溫暖尋找歸屬感;阿偉喜歡女人,對月紋,他保持著長久的愛;小哲喜歡月紋,但是似乎又發現自己真正喜歡的是阿偉……

這是一個矛盾模糊的時代,關錦鵬導演自己也坦言這部影片是講認同的。最集中的體現在小哲的身上,他身在異鄉、性格內向,他直入月紋和阿偉的生活,但是對於這兩個人,他自己也不清楚究竟愛上了哪一個,抑或是他潛意識裡不敢面對他喜歡的是哪一個。唐先生喜歡阿偉,但是因為知道阿偉不可能喜歡他,所以他不敢承認;阿偉和唐先生親密相處,他知道唐先生喜歡他,可是又知道自己並不喜歡唐先生。事物的表象和本質總是矛盾著。

影片中很明顯的意象就是片尾天空中大片的雲彩,它象徵著曖昧不清的事物,混淆混沌的意識。影片中反覆出現歌曲《暗涌》:「就算天空再深,看不出裂痕,眉頭仍聚滿密雲。就算一屋暗燈,照不穿我身,仍可反映你心。讓這口煙跳升,我身軀下沉,曾多麼想多麼想貼近。你的心和眼口和耳亦沒緣份,我都捉不緊……」配合著歌詞和低沉的曲調,也都在於襯托出曖昧的感覺。

電影中重複了機場的部分,兩個相貌相同的女人有著不同的命運。這也讓電影的態度更加明確。同時,機場的部分也成了敘事技巧。從現實到阿偉的回憶,再由

《愈快樂愈墮落》《愈快樂愈墮落》

月紋跟阿偉、小哲兩個人的線索發展,到機場的部分,回到現實,又發展到阿偉跟唐先生、小哲兩個人的線索,跟隨著小哲我們的視線又轉移到Rosa身上。雖然有插敘、重複的手法,還有兩個相貌相同的女人,但是影片的敘事邏輯非常清晰。

電影中有很多機智的對話,可以看出來創作者對於生活的細緻觀察。小哲在游泳館里男孩跟他搭訕,他用雙關語拒絕;唐先生經常會注意身邊人的對話,女兒對母親的呵斥、戀人的相互埋怨,都在他的關心範圍內。

影片中三個男主人公不但性取向不同,而且年齡層次各異,性格也各有特點。最年輕的小哲對於生活有很敏感的觀察,但是因此有著青春的迷惘和躁動;阿偉已經是成家立業的成熟男人,對於月紋,他忍讓甚至有些懦弱,月紋死後,他形隻影單,無限落寞;步入中年的唐先生,本來就內向,更因為性取向的原因沒有伴侶,他孤獨,但是他又願意觀察生活,結交朋友。這三個人也折射了即將回歸的香港,飲食男女構成的小社會。他們共同的特點就是缺乏歸屬感,這部影片和王家衛的《春光乍泄》一樣,都借性取向的認同來象徵香港的身份認同。

影片於1998年的2月14日情人節上演,賦予了濃重的商業色彩。在香港的市場,這樣的一部影片顯得彌足珍貴。影片主題曲《暗涌》據說是關錦鵬無意中聽到,認為它能很符合電影中的氣質。在電影中,多次出現這首歌(阿偉聽的唱片、平時愛哼的歌、機場的有聲源音樂)。這首歌的原唱王菲,事實上也被很多同性愛者追捧。在影片中,關錦鵬還特意邀請了原本屬於樂隊達明一派的黃耀明翻唱了《暗涌》,而黃耀明實際上同關錦鵬一樣,也是香港為數不多的公開同性戀傾向的公眾人物。

上一篇[圜府]    下一篇 [《暈基浪》]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