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愛情的限度》

標籤: 暫無標籤

《愛情的限度》,由克里斯托弗·奧諾雷導演的一部法國劇情電影。

1 《愛情的限度》 -劇情

《愛情的限度》《愛情的限度》

法國影後於佩爾扮演一個雙性戀的母親海倫,兒子皮埃爾17歲,很英俊,但在小時候目睹了母親遭受父親性虐待的景況而發生心理扭曲,父親死後,他更不可救藥迷戀上自己的母親,海倫嘗試將自己的同性女友帶回家並公開自己的同性戀身份,還介紹女子給兒子相識,企圖化解兒子的不倫愛戀,但發現一切徒勞,最後她只有以自我毀滅來挽回兒子,挽回一切。 一部野心勃勃進軍戛納的電影,卻在票房上慘遭冷遇。

2 《愛情的限度》 -幕後

沉淪性海的母親設局引導兒子展開一場性愛的遊歷。母親與兒子內在動作的交錯為本片重要的設計――兒子企圖追逐母親對xing愛的領略,母親則在性慾的灰燼中選擇結束自己的生命,留下惶恐無助的兒子。

本片明顯地散發出一些危險的訊息,如兒子對母親、母親對兒子潛在的慾望。尤其最駭人聽聞的場景包括兒子與母親的SM及兒子在母親遺體前自慰等。正面表現逆倫的性慾且未採取必要的閃躲或暗示手法,已達到危及到觀眾的內心安全底限的程度,看不出在藝術上或商業上有何必要性。

3 《愛情的限度》 -賞析

一部《鋼琴教師》讓我們接觸了目瞪口呆的畸形情慾,美麗音符的流淌聲背後,原來隱藏著如斯壓抑、極致、驚心動魄的狂戀。就算沒能融入女教師的內心世界,至少能讓所有看過電影的人記得女主角的名字:Isabelle Huppert。也許是巧合,也許是Isabelle Huppert真的適合把這類驚世駭俗的角色演繹得淋漓盡致,《母親,愛情的限度》,這部2003年法國/比利時/瑞士三國合作的電影幾乎把Isabelle Huppert推上了情慾Cult片教母的寶座,就連以尺度一向開放的康城影展,也在最後一刻從節目單中剔除,拒絕在電影節上放映,其「變態」度可見一斑。

作家出身的導演Christophe Honore改編了Georges Bataille的小說,Isabelle Huppert由外表保守刻板的鋼琴教師搖身一變成為「地中海首席淫婦」Helen,同性戀、3P、SM……她仿若情慾之神的化身,她不願意分開多年的兒子活在慈祥母愛的假象中,年僅17歲的Pierre與同齡人相比,更加脆弱、神經質和優柔,他對母愛的渴望與貪婪幾乎到了變態的地步,久經情慾沙場的Helen看在眼裡,選擇了匪夷所思的方法「 磨練」這個成長中的少年:她一次又一次當著Pierre面肆無忌憚的展露自己放蕩的一面;她把自己的同性戀女友介紹給Pierre,三人來到鎮上色慾橫流的俱樂部,在Pierre飽受痛苦摧殘的時候讓女友和他發生性關係,在母親的注視下,在午夜人跡稀少的街道上,Pierre失去了自己的「第一次」。

這是狂喜,這是沉淪,這是毀滅,Pierre在與女友做愛時撫摸著睡在身旁母親的胴體,Helen決定帶著女友外出,盡情享受一次性愛之旅,她把自己以前的性愛玩物又介紹給了Pierre,Pierre痛哭流涕,幻想中母親的形象徹底崩潰瓦解,只剩下對母親肉體扭曲的嚮往,道德早已淪陷,地獄之門像是有著魔一般的吸引力,緩緩向Pierre打開。Helen選擇了死亡,Pierre在棺材前一邊流淚一邊自慰,似乎唯一能與母親交流的渠道就是情慾;群交、排泄、男性器官的曝露特寫早就在意料之中,不過對傳統道德的摧殘蹂躪令人動容,導演Christophe Honore幾乎就是薩德侯爵的化身,只不過索多瑪易地地中海,納粹末日散發著死亡氣息的變態被現代都市荒漠人性取代,可惜結局註定只能是毀滅。

我不知道導演是否一定要用視覺和感官上的刺激才能吸引觀眾的目光,過多變態情慾的渲染往往忽略了對主題深入的探討和人性的刻畫,情慾與世俗、道德與放縱、精神與肉體上的拉扯這些影畫背後的晦澀信息並未得到導演的詮釋,與《9首歌》一樣,儘管在題材上驚世駭俗,可惜只能是情慾華麗外衣掩蓋下毫無生氣的枯木,想要成為精神上的薩德畢竟不是容易的事情。

4 《愛情的限度》 -看點

電影改編自法國社會學家巴代耶的同名小說,涉及亂倫、性混亂等。

在《母親,愛情的限度》這部影片里,並不是兒子主動的想與母親建立一種情人關係,而是相反的,母親來誘惑兒子與她建立情人關係。這大概是弗洛伊德始料未及的事情,如果大師活著的話對此會有何解釋? 這部2003年法國/比利時/瑞士三國合作的電影幾乎把女主角Isabelle Huppert推上了情慾Cult片教母的寶座,就連以尺度一向開放的康城影展,也在最後一刻從節目單中剔除,拒絕在電影節上放映,其「變態」度可見一斑。 

5 《愛情的限度》 -評價

愛是一場掙扎,血的聯繫給這種掙扎一種哲學化的悲劇底色。古希臘悲劇的清算彷彿仍不夠,要在這部《我的母親》中重述現代語境下的古典命題,只是,無端地觸目見底,人心的黑洞,人情的深淵。

母親毀滅了自己,釋放兒子的高潮。 
 
同一類情感在無意識與有意識狀況下的殊途同歸。 

如海德格爾和加繆傳達的那樣,死,才是終極的哲學問題。 

《洛麗塔》成為一種流行符號,其中有多少的追捧看客心態。

《我的母親》的戛納被撤,又有多少禁忌底線的護衛態度。 

我們還有多少情結可以被褻瀆。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