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慎子》是戰國時期慎到一派的著作,羅根澤在《諸子考索·慎子辨偽》中曾列八證以明其偽。

  《慎子》是戰國時期法家代表慎到等人所著。慎到(約公元前390年~公元前315年),趙國人,原來學習道家思想,是從道家中分出來的法家代表人物。齊宣王時他曾長期在稷下講學,對於法家思想在齊國的傳播做出了貢獻。《史記》說他有《十二論》,《漢書·藝文志》的法家類著錄了《慎子》四十二篇。後來很多都失傳了,《慎子》現存有《威德》、《因循》、《民雜》、《德立》、《君人》五篇,《群書治要》里有《知忠》、《君臣》兩篇,清朝時,錢熙祚合編為七篇,刻入《守山閣叢書》。此外,還有佚文數十條。

  在先秦的法家代表人物中,慎到、申不害和商鞅分別重視「勢」、「術」、「法」,但都是在提倡法治的基礎上提出的不同觀點。「勢」主要指權勢,慎到認為,君主如果要實行法治,就必須重視權勢,這樣才能令行禁止。

  第一,慎到主張「民一於君,事斷於法」,即百姓、百官聽從於君主的政令,而君主在做事是必須完全依法行事。而且,立法權也要集中於君主之手,各級的官吏只能嚴格地遵守法律和執行法律,即「以死守法」。百姓則要接受法令的規定,按法做事,即「以力役法」。慎到認為這樣才能實行法治,並取得功效。在君主具體執法的過程中,慎到提倡法治,做到公平執法,反對人治。主張立法要為公,反對立法為私。用他的話說,就是「官不私親,法不遺愛,上下無事,唯法所在。」他認為法治比人治優越,甚至說不好的法律也比沒有法律好。

  第二,他提倡重「勢」和「無為而治」。重「勢」是為了重視法律,君主只有掌握了權勢,才能保證法律的執行。慎到把君主和權勢分別比喻為飛龍和雲霧,飛龍有了雲霧才能飛得高,如果雲霧散去,飛龍就是地上的蚯蚓了。如果有了權勢,即使像夏桀那樣的昏庸殘暴,命令也能執行,即「令則行,禁則止」。如果沒有權勢,即使像堯那樣賢德,百姓也不聽從命令。所以,慎到反對儒家主張的「德治」,認為那樣不可能使法律貫徹執行,會產生很多弊端。在無為而治方面,慎到和申不害主張是相似的,只是論述的角度不同。他認為,如果國君什麼事都自己親自去做,不但會筋疲力盡,還會使大臣旁觀,不積極做事,等一旦有了過失,大臣會把責任推到君主身上,君臣矛盾的激化甚至會導致謀反篡位的事出現。
上一篇[《經法》]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