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我在馬路邊撿到一個王子》

標籤: 暫無標籤

類型:校園小說

作者:安十七

1 《我在馬路邊撿到一個王子》 -內容介紹

漓州。育名學院。
  
「好慘哦,這次的月考又是紅燈高高掛了。」美麗可愛的譚靈嘟著嘴對旁邊的死黨說著,可是她可親又可敬的死黨我蘇妙嬋卻只顧吃著手中的可比克薯片,一臉的興高采烈,對她的話置若罔聞。
  
「蘇妙嬋!!!」
  
「幹嘛?叫那麼大聲,你吊嗓子呀。」我嚇了一跳,手中的薯片險些掉到地上,看到譚靈惡狠狠的盯著我,我白了她一眼,
  
「你不知道我心情不好嗎?你就只知道吃,豬哦,這次月考考不好我爸爸就要給我請家教,以後我就沒得自由了,嗚嗚……」譚靈一邊吼一邊搶過我手中的薯片,還一邊作勢裝腔的哭著。
  
我馬上反應過來,趕緊也表出一份特憂鬱特欲哭無淚的神情,一隻手拍了拍譚靈的背一隻手奪向薯片還一邊說。「可憐的孩子,以後就失去了自由,多麼悲慘呀。好可憐的小靈子,誰叫你整天只顧著『快樂男生』里的帥哥了。」

說到『快樂男聲』,小靈子眼裡就放光。的確,自從某衛視台推出一檔『快樂男聲』選秀節目后,小靈子從選手海選直到PK進級,簡直是如數家珍、如痴如癲、還有功不可沒。為了她心中的帥哥偶像俞灝明,她發揮她所有的潛力且不惜犧牲色相招集學院里所有學生為他投票(女同學一般不被色誘,不過好像被俞大帥哥色誘了,嘿嘿……),貫穿下到初中部,上到大學院。如果可以,她還會準備犧牲我和她的所有零食到幼稚園要小朋友為他投票的。幸而那個俞大帥哥王子在小靈子還未實施計劃之前就PK出局了。為此,可愛的小靈子哭了個昏天暗地,聞者心痛,看者同凄。在我手忙腳亂不遺餘力的勸慰下,總算告一段落了,可是她大大的眼睛成了蜜桃。不過,她還是最可愛的。其實我最欣慰的是零食保住了,謝天謝地。
  
「妙嬋,我不喜歡家教,這樣好不好,我回去跟我爸爸說要你到我家來幫我複習?反正你學習成績那麼好,每次月考都是年級第一哦,我爸爸肯定會同意的。」譚靈看著我一臉的奸笑。

「可是……可是我爸爸每天都要我早些回家耶,不許在外面逗留。」我很為難的說著,其實真的很為難啦,可又不能讓小靈子知道。

「妙嬋,你難道想看到我從此被禁足么?你難道想看到我不再買零食給你吃嗎?你難道想看到我在妙齡年華就失去自由只能生活在萬惡的舊社會下嗎?你難道……嗚嗚嗚……」小靈子可憐兮兮帶著慣用的哭聲手拉著我的衣袖,那張精緻可愛到像及芭比娃娃的臉在我的肩膀上一蹭一蹭的。
  
又來這一招,我真是被她打敗了,連萬惡的舊社會都出來了。唉……要不是我貪戀零食,要不是我貪戀她的美貌(申明:不要誤會,我只是喜歡美麗可愛的東西,包括人,不得不承認,小靈子長得實在太精緻了。嘿嘿。。。),否則我冒死都不會答應的。
  
「好啦,別哭了,我答應你就是了,明天就去你家同你一起複習啦。嚴重警告你哦,以後不許威脅我,尤其是用零食來威脅我。否則,後果很嚴重!」我無可奈何又言詞嚴肅的對她說。
  
「耶,搞定哦!妙嬋,我就知道你最好了。我保重不再警告你了,哦,不是,是不再威脅你了。」小靈子在我面前做著V字手勢。嗚嗚,她哪有哭過的痕迹,明顯的有恃無恐嘛。我好慘哦。
  
「媽,我回來了。」我回到家在玄關換鞋,朝客廳里喊著。沒人在家么?這麼安靜。突然感覺有疾風直撲耳面,我用提著鞋子的右手順速擋開,用左腳斜踢出去,聽到哎呀一聲,我站穩身形,一隻腳換了拖鞋,一隻未換。「爸爸,拜託,你別總玩這招,又每次偷襲不成功,好丟人的。」我有氣沒力的說著,順便換好鞋子,朝我的卧室走去。一個有著1米8的身高,眉眼如劍,成熟中透著帥氣的中年男人站在玄關處假假的揉著手。
  
「嬋嬋哦,你不知道下手輕點呀,明知道是你老爸。」
  
「老爸??蘇聯同志,你不是一直強調你很年輕嗎?什麼時候成『老』爸了?」我不悅的說著。真是的,每天回來還要強打著精神小心被「偷襲」,本來讀書上課腦力透支,還要應付這些每天對你時不時打一劑「強心針」的人,下手還從來不留情的。
  
「是耶,但我畢竟是你爸呀,所以你叫老些沒有關係,顯得比較尊重嘛。」
  
「哼,沒有關係?是誰看到我在美麗可愛的同學面前叫他老爸,回來后死下狠手……」
  
「我……我那不是鍛煉你的身體嘛,小孩子要多鍛煉……」
  
「就差沒把我打得生活不能自理了,也叫鍛煉,哼……」
  
我和老爸正在口舌相爭得熱火的時候,門又開了。
  
「幫我提東西啦,重死了。」一個美麗得無以復加的少婦站在門口,剪裁得體的黑色繡花旗裝,襯托得窈窕高貴,如絲的黑髮散到腰部,嫩白細膩的肌膚,眼媚帶笑,卻覺得透著不善,手裡提著大袋小袋的,一看就知,是我美麗妖嬈的媽媽買菜回來了。爸爸「畢恭畢敬」的接過媽媽手裡的袋子,諂笑著說:「辛苦了,云云。」我在一旁嘔死,回卧室寫作業去,免得一身雞皮疙瘩。
  
「吃飯啦。」媽媽的超級媚聲在客廳響起,雖說媚,卻是震耳欲聾的。我放下手中的書,真是的,河東獅就是河樂獅,長得美麗也掩蓋了不了,最多算美麗的河東獅。
  
我看著一家子的俊男靚女,真是感嘆啦,為什麼我就沒有遺傳那麼一點點美貌了?看看自己,瘦弱的身體,剛到160cm,皮膚還沒有老媽的嫩滑,五官沒啥突出的,除了眼睛比較大,比較有神,實在找不到哪個地方可以拿來炫了。「嬋嬋,吃菜,想什麼了?」媽媽夾了一塊雞翅給我,「溫柔」的說著。「媽媽,我是不是你和爸爸收養的呀?為什麼我跟你們那麼不像。」我忍不住又問到。
  
「嬋嬋同學,這個問題從你懂事起就開始問,一直到現在你還沒有問夠呀。」爸爸大口的吃著飯菜,順便的調侃我一兩句。「我知道是他們親生的,可為什麼相差那麼大了。」真是的,嗚嗚嗚……哪怕漂亮一點點也好呀。
  
「好了,你快點吃,吃完了還要訓練。」爸爸已放下碗筷。訓練,就是學武功啦。在我家開的俱樂部三樓。
  
聽爸爸說,我們蘇家是武學世家。從不知哪個年代起,就奠定了深厚的武學功底,要求蘇家不論男女都習武。強身健體。還有厚厚的武術學書。但從來都是淡薄名利,修身養性,得已延傳至今。打從我五歲起就開始和哥哥一起修習武藝。也一直至今。因我的天資聰穎,記憶力超強,學武精進很快,所以我在十四歲起就沒有被爸爸偷襲成功過。和爸爸對打也總是可以佔到上風的。哥哥現在讀育名學院美術系大二,參加什麼社團呀,學生會呀,所以寄宿在學校。他對武學的領悟力較差,而且不專心。所以跟我比,差很多啦,有時看到他在我面前炫他英俊的外表,恨得牙痒痒。就揍他一頓。後來演變成聽不順耳看不順眼動不動就揍他一頓。可惜,他每天挨揍的日子隨著他的寄宿結束了。

我占著身材嬌小靈活的優勢,又和爸爸打了個平手。因我打坐吐息夠專心夠耐心,雖然身材嬌小,但聚有內力,至少可以擋得住爸爸的拳頭。
  
「爸爸,從明天開始我要去譚靈家幫她複習功課哦,還有幾個月要高考了,她趕不上。」我邊擦汗邊說。「那每天要回來很晚?你不訓練啦。」
  
「暫時不啦,每天功課那麼多,等高考結束后再訓練。你一個人要乖乖訓練啦,否則不能保持你英俊的外表,小心媽媽不要你了。」我有恃無恐的說著,沒有看到爸爸充滿恨意的臉,那種表情說明你的小屁屁是不是又開始痒痒的感覺。我突然心驚了一下,抬頭看著爸爸陪笑著。
  
「老爸,哦,不,爸爸。你那麼英俊非凡,氣宇軒昂,武力超群,媽媽怎麼可能不愛你了,嘿嘿。。。」可是為時已晚,帶著勁風的拳頭毫不留情的朝我的臉部打過不來,又是這招,一點都不新鮮。我身體向後一仰,右腳朝爸爸的腹部踢去,顯然他料到了,一個側身躲開,我一個空中翻斗,卻沒有躲開爸爸的腳,雙腳落地還未站定就被踢得後退倒在地上。

「嗚嗚嗚……我肯定不是你們親生的,對女兒都這麼不留餘地,揮拳就過來。」我坐在地上,不肯起來,假哭著。爸爸卻高興死了。耶,贏咯。
  
暈死。什麼「老」爸嘛。

上一篇[大棚蔬菜種植技術]    下一篇 [汗疹]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