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我會好好的》

標籤: 暫無標籤

《我會好好的》是作者鄉村·籬笆所寫的一部短篇小說,現已完結。

《我會好好的》屬短篇小說,由作者鄉村·籬笆創作,第一次登選在小說閱讀網內,2007年完成。

1 《我會好好的》 -基本資料

作者:鄉村·籬笆
作品類型:短篇小說

2 《我會好好的》 -書籍簡介

人的一生本就是一種奇妙的過程,再加上一種叫做「緣份」的東西,那是一種更加無法言明的旅程了。 

3 《我會好好的》 -原文欣賞

我會好好的
      [1]
  苗苗幼兒園(3)班
  「新來的,你的文具盒很漂亮,我喜歡,給我。」一雙胖嘟嘟的小手不客氣的從一個小女孩的手中搶走了那把粉紅色印有hellokitty的文具盒。
  「還給我,把我的KIKI還給我。」這個文具盒是她的禮物,是常年在外的父親送給她上學時的禮物,這樣的寶貝怎麼可能落入他人之手。女孩在追趕幾步后,便蹲在地上大口的喘氣。「嗚……,把它還給我,嗚……」無法拿回自己的東西,女孩傷心的哭起來,爸爸送給她的禮物就這樣被搶走了,自己拿不回來,女孩越哭越傷心,越哭越大聲。
  「愛哭鬼,來啊,來啊,來拿啊!哈哈,我就不給,就是不給,來啊,來搶啊!」對於女孩的哭聲,做為罪魁禍首的男孩沒有絲毫的愧疚,還氣焰囂張的搖著戰利品對著女孩挑釁。
  「嗚……我要告訴老師,嗚……」女孩斷斷續續的說出這話,期望著這最後的一招可以震住搗蛋的男孩。
  「你敢告訴老師,我就打你。」男孩揚起小小的拳頭對著女孩威脅到。事實上,男孩害怕的不是老師,而是老師抓住了他的弱點,會將他交給班裡的女魔頭來收拾。小傢伙,天不怕地不怕,上天竄地搗得班級無一寧日,就如孫悟空大鬧天宮般,讓眾人束手無策,然而,就如孫猴子一般,本事再大依舊過不了如來佛的五指頭,他也一樣,逃不了魔女的手掌心。想到這裡,小傢伙沒來由的打了一個冷顫,「不許讓老師和魔女知道,……。」男孩狠狠的叫囂著,只是,在對女孩的警告未能全說完時,門口便響起一聲雷響。
  「王小胖,你又在欺負人了,看我的厲害。」話音剛落,便見一個頭扎衝天炮,身穿紅色洋裝的小女孩破門而入,聽到這聲吼叫,被稱為王小胖的男孩丟下手中的文具盒跑得無影無蹤。是何人有此能耐,能讓班中的小霸王跑的比飛機還看?女孩抬起疑惑的雙眼朝門口望去,這就是傳說中的女魔頭嗎?若是,也就無怪乎他們的反應了。只是,這個魔女並不可怕呀,長的好可愛的。紅衣女孩撿起丟在地上的文具盒,檢查完后扶起還蹲坐在地上流淚的女孩,
  「給你,沒壞噢。」紅衣女孩對上她的眼睛,調皮的眨著眼睛。
  「謝謝。」女孩依舊抽泣著,失而復得的寶貝讓她緊緊的抱在懷中。
  「不哭了。以後要是王小胖再欺負你,你就告訴我,我替你報仇。不用害怕,我可是這的頭。」紅衣女孩拍拍自己的胸口,信誓旦旦對她承諾。
  「嗯」女孩擦掉自己臉上的眼淚,重重的點頭。
  「你是新來的吧?你叫什麼名字呢?啊,對了,問別人名字時,要先自我介紹的呀!我叫楊歡,大家都叫我歡歡,你呢?」
  紅衣女孩的自說自話逗笑了女孩,她笑著說「我叫林晴喜,可以叫我喜喜。」
  「好。喜喜?!」紅衣女孩歪著小腦袋,細細的叫著這個名字,突然「你叫喜喜,我叫歡歡,那就是歡喜喜了呀!」因為這個發現,紅衣女孩興奮的大叫,女孩聽著,蒼白的小臉也染上了喜悅,歡喜,真好!
  「歡喜。」
  「對,歡喜」
  …………
  人的一生,本就是一種奇妙的過程,再加一種叫做「緣份」的東西,就更加的讓人說不清,道不明了。
  這一年,兩個只有幾歲的小女娃,就這樣簡單的為彼此定下了這一生的不解之緣。
  [2]
  紅星小學三年(2)班
  課間10分鐘,是為了緩解一節課幾十分鐘而衍生出來的,屬於學生的活動時間。然,對於某人而言,這10分鐘是不可放棄的補眠時機,再一個問題是,上課的那幾十分鐘對她來說,是在浪費她寶貴的生命,因此,就是上課期間,她也不會放棄與周公的約會。如此藐視課堂的舉動卻因為她突出的成績,而讓老師自動忽略不計。如此之人便是她,有魔女之稱的楊歡。
  這時,從門口衝進來一個洋娃娃,不,是著粉色洋裝,可愛的女孩,直接的跑到這個與課桌親密接觸的女孩面前,毫不客氣的打斷她與周公的約會。
  「歡歡,別睡了,歡歡,嗚……」女孩用力的搖著仍閉著雙眼的女子,這個舉動讓逗留班級的幾個同學倒吸一口涼氣,是誰?敢如此不客氣的這樣對待他們的班長,打斷她的睡眠。深吸一口氣的同學,一個個瞪大著雙眼,望著這位不速之客,等待著好戲的登場。
  「歡歡,先醒醒啦,歡歡……」女孩不折不撓的搖著,終於,將「沉睡」中的魔女給晃醒了。
  「怎麼了?」不用抬頭,她也知道來人是誰,只有這丫頭敢在她美夢的時候,將她吵醒。「歡歡……」聽到她帶著哽咽的聲音,歡歡忙抬起頭,看到了是女孩微紅的雙眼及滿臉的委屈。
  「歡歡,他們搶我的絲帶,拉我的頭髮,還說我是白無常。」說到這,楊歡才發現,一向梳理整潔的女孩頭上那凌亂的髮絲,這讓歡歡憤怒的拍桌而起,是誰?敢這樣讓她的小可愛哭。
  「誰?又是王小胖他們,那群壞小子,走,我幫你揍他們去。」見到女孩的默認,歡歡拉起她的手,帶著渾身的怒氣向門口出去。
  (2)班裡的同學,一個個瞪著不敢自信的表情,這個楊歡不但沒有回難於這個不知道是哪個班級的女生,還揚言要幫忙報仇?這個女生是誰?居然有這樣的能耐。不用說,來人便是林晴喜了呀!那個讓楊歡保護著的小洋娃娃。
  至於王小胖那群壞小子的結局如何,那自是后話了。
  [3]
  藍田中學C(7)班
  「臭三八,仗著人多,他媽的,改天看我怎麼收拾你,該死的混蛋。」聽著這怒罵的聲音,林晴喜不用看也清楚的知道是出自楊歡了。歡歡自小就當她的守護神,對歡歡她有一種無法說明白的情感。享受著因為歡歡而擁有的這份寧靜,林晴喜,感恩著。
  聽著這憤怒的吼聲,林晴喜回想最近的一些日子,確實是沒什麼事啊!不要怪她做如此的回憶,每次歡歡的氣憤總和自已沾上關係,林晴喜皺眉,實在是想不出來,最近這些日子有什麼特別的事態呀。這次,好像真的出問題了。
  林晴喜抬頭,只一下又低下頭。在教室的門口,出現一個身穿藍色運動服,帥氣的臉上,平時的溫儒讓憤怒取代。這個身影徑直走到一個穿著淡紫洋裝的女孩身邊坐下。喘著粗氣,看著旁邊這個只顧埋頭看書的女孩。女孩無意識的翻閱著書頁,事實上,她的心思完全不在這字裡行間,被這道視線注視的她無奈「怎麼了?歡歡,又跟人打架了啊?!」女孩抬頭,從那一頭烏黑亮麗的青絲中露出一張精緻卻顯蒼白的臉。
  「4班那些臭三八,那些混蛋居然說你是狐狸精,專門勾引別人的男朋友,明明是那些無賴男不要臉的死纏著你嘛,我看不過,所以就和她們幹了一架。」
  果然,還是與自己有關,「歡歡,她們愛怎麼說就讓她們說去吧,舌頭長在她們的嘴裡,不用理會她們的。你看看,臉都被抓成這樣了,不怕毀容啊?!」林晴喜心疼的伸手輕撫楊歡臉上的抓痕,如沐春風的撫慰頓時讓楊歡的怒力消去大半,只是心仍有不甘。
  「可是……」
  「好了,別可是了。歡歡,我有事跟你說。」聰明的女孩知道該適時轉移話題,知道依楊歡的性格,定要越說越憤怒,再次找人算帳,因此,「歡歡,我爸要我直升本校的高中,雖然我不清楚是什麼原因,但是我答應了,你,你會不會和我一起呢?」說完最後的一句,林晴喜低下頭來,佯裝整理衣擺,是為了掩飾等待楊歡答案的那份不安。
  「當然會啦!別忘了,我們可是天生的一對啊,少了誰可都不成的啊!不過。」
  「不過什麼?」聽到楊歡的不過,林晴喜著急的問。
  「不過啊,你得找你的那個校董叔叔通融一下,讓我們在同一個班級,到於位置嘛,我再去找老師搞定了。」
  「謝謝你,歡歡。」林晴喜打從心底感謝她,雖然剛才她的停頓讓自己的心漏跳了半拍。看著這個自小便保護著自己,不讓自己受到一絲欺負的人,她真的感恩。本來,每個人都有選擇自己喜歡的學校的機會,她也知道自己的這個要求過份,但是她真的很渴望可以和歡歡共處。等等答案的期間,真的好緊張,好忐忑,好不安,可是歡歡選擇了和她一起,真的好感動,她決定,要用自己的一生來陪同這位好友,一生,也許很長,也許很短,但她——楊歡,值得林晴喜這樣來回應。
  「不用謝啦!傻丫頭,你哭什麼呀?!」大氣的歡歡只知道她該保護她,不讓她受欺負,伸手擦去晴喜臉上的淚珠,楊歡告訴自己,喜喜在哪,歡歡定在哪,要想接近林晴喜,得先過了楊歡她這道檻。
  [4]
  歡歡喜喜,天下無敵。
  藍田中學後山山坡上並肩坐著一藍一粉兩人。仔細一看,原來是藍田中學高中部的新生,卻也是藍田中學赫赫有名的「滅絕二人組」!!!什麼?你居然不知道是誰,喂,老兄,你也太孤陋寡聞了吧!OK,且聽我道來。
  且看那著粉色洋裝,有著「男不留」美稱的林晴喜。此女肩披黑瀑,時而以一粉紅絲帶束個小蝴蝶結,點綴於髮際,猶如蝴蝶戲水,美不勝哉,微風吹浮,講不盡的飄逸,道不明的心動。嗚呼,一張不知何因而長期蒼白的精緻小臉,加上柔弱嬌小的身材,天啊,不知道牽動了多少人的心。這麼一個可人兒,在女同胞看來,都不禁要起憐愛之心,何問那些自大男子。無巧不成書,此女姓林,故爾得「林妹妹」之稱。
  再看那著藍色運動裝,有著「女不剩」之稱的楊歡。此女本與林妹妹一樣擁有一頭亮麗青絲,但因時與人打架,成為攻擊弱點之後,狠下心來「咔喳」一聲剪斷煩惱絲。不曾想以她170的個頭和個性的五官,經由理髮師的巧手,我的天啊,就這麼一個小小的改變讓她成為了女生們追捧的偶像,男生忌妒的對像。哀哉,是喜亦是悲???
  「喜喜,跟你說件事。」楊歡放下手中的純凈水認真的說著,這個想法存在心中好久,現在,想把心中的想法換成實際的行動,當然,她希望得到死黨的支持。
  「什麼事?說吧,我聽著。」林晴喜沒有注意到楊歡的表情,依然優雅的品著手中的綠茶。
  「喜喜,我要加入校籃球隊。」
  「什麼?」來不及咽下的一口茶頓時噴出老遠,天啊!不可觀不可觀,她的淑女形像此時蕩然無存。「你要加入校籃球隊?學校沒有女生的籃球隊啊?校,校籃球隊?男生的籃球隊?歡歡,你不是一直都不喜歡那些自以為是又瞧不起女生的臭男生嗎??我可是聽說籃球隊的隊長就是這種人啊,大男子主義的沙豬耶,你確定你要去?有沒有發燒啊?還是吃錯藥了??」林晴喜反應激烈的伸手去試楊歡的溫度加上那一大堆的問題,楊歡哭笑不得。
  「拜託,喜喜,你不要這樣啦,我至於如此嗎?我就是因為知道那個隊長是這樣的人,所以才要加入啊,我就是要讓他知道,女子的厲害之處。」楊歡信誓旦旦的表決著。
  「那我也要去。」這下可真是風水輪流轉,到楊歡噴水,不拘小節的她可沒有那麼多的所謂。「喜喜,不要開玩笑,你不會打籃球,而且身體又不好。不可以的,啊,對了,你還沒告訴我,為什麼你做不了劇烈的運動,怎麼每次都喘不過氣的樣子?」
  「我,我不是說過了嗎?我是因為高度貧血啦。再說了,我加入籃球隊不一定要打球啊,我加入啦啦隊嘛,為你打氣加油,而且,看你打球后,我可是學了好多的籃球知識的噢。讓我們一起,讓那個沙豬隊人瞧瞧,敢說『女子不如兒男』?一定讓他收回這句話,如何?
  「好,讓那些人看看咱們歡喜二人組,絕對會成功的。」
  「對。」
  「我們的口號是……」
  「歡歡喜喜,天下無敵。耶!哈哈……」
  「哈哈……」
  [5]
  籃球社休息室的門「砰」的應聲而開。
  「拷,姓凌的,你就不能斯文點?這門讓你摧殘的還不夠啊,你真是……」進門來的歡喜,第一眼瞧見的便是這一刺蝟頭男生低頭系著鞋帶,嘴裡還不停的啐啐念。
  「喜喜,那刺蝟頭是在說你嗎?」
  「應該是你吧!他好像在說門啊什麼的,剛才是你踹的門耶!」
  「可是,他剛才不是說姓『林』的,我又不姓林,是說你啦。」
  刺蝟頭納悶,今天的凌翰怎麼沒有朝他吼三字經,而且有女生的聲音,奇了,難不成那小子開竅了,找個女朋友?嘻嘻……。「凌……。」抬起頭來的他正準備調侃他們那獨善其身的隊長開竅,看到的卻是兩個睜大眼睛盯著他的女生。他被嚇呆了,不,確切的說,他是驚呆了。
  「哇噻,美女啊!一個美麗動人,一個個性十足,嘻……哈……,我走運了。」莫怪刺蝟頭的花痴表情,換誰誰都會這樣,只不過沒他這麼誇張,睢,口水都流滿地了。
  「喂,你白痴啊,沒見過美女啊,瞧你那小樣。」
  「好啦,歡歡,同學,請問你們社長在嗎?」
  哇,好好聽的聲音啊,好甜美的微笑啊,她在對我說耶,她在對我笑耶,噢,好幸福啊。她是我的天使,好溫柔啊,才不像那男人婆,剛才那門肯定是她踹的,和凌翰那小子還真配。而我,嘻嘻,肯定是和這個美麗溫柔的天使了……呵呵……哈哈……
  「拷,你這刺蝟頭,問你話呢。你是聾還是啞了?真夠白痴的。」
  「歡歡……」睛喜知道歡歡看不過那些男生的花痴樣,但是現在她們是在籃球社,別人的地盤上啊。
  「呵呵……不好意思,請問你們找那臭小子有事嗎?他還沒到,我叫常飛,有事也可以和我說,我是副社長。」除了替你們傳遞情書,這句話常飛當然是藏在心裡說的。
  「你?副社長?」楊歡做夢都不會將這花痴的刺蝟頭跟副社長連接在一起,一想到以後要跟這種人相處,天啊,殺了她或是殺了他吧。
  「喂,男人婆,你那是什麼表情?想我堂堂副社長,是如此的英俊瀟洒,你……」
  「我吐……就你那德性。」
  「你,你,算你狠,好男不跟女斗。」
  「信,信,我們當然相信。既然你是副社長,那找你也是一樣的了。我們要加放籃球社。需要什麼入社的要求嗎?」林晴喜可不想節外生枝,只好當和事佬趕緊直奔主題。
  一聽到天使那溫柔的聲音,刺蝟頭臉變得比翻書還快,立刻就是一副討好的表情,看得楊歡真的要吐了,「你們?要加入籃球隊?打籃球可是拼體力啊,你……?」不要怪他常飛會有這樣的懷疑,就林晴喜那弱不禁風的身板,確實是叫人擔心啊。
  「嗯,要加入籃球隊,只不過我要加入的是啦啦隊啊,打籃球是歡歡。」
  「我們社沒有什麼啦啦隊,不過沒關係,你可以是第一個。可是,她雖說是個男人婆,可畢竟是女生啊,我們球隊不收女生的。」對此,常飛只能報以歉意。
  「不收女生??哪個王八蛋定的。」楊歡不服氣的向常飛吼到,這下,常飛可就真領會到什麼叫做河東獅吼。
  「我!是我定的,你有意見?」話音剛落,便見一個穿白色運動衣,長得酷似流川楓的男生走了進來。
  「凌翰,你可回來了,這兩位同學要加入籃球隊,你看……」常飛見凌翰沒有出聲,眼光又停留在林晴喜的身上,忙解釋道:「哦,她是想做啦隊員,我覺得有個啦啦隊也不錯,所以……」。
  「這種小事,你自己決定。至於她,又是怎麼回事?」
  「我是要加放球隊,是球員,不是籃球寶貝。」
  「免談。」
  「憑什麼?」
  「就憑我是籃球社社長,憑你是女生,憑你的體力不足以應付整個比賽,憑你無法在場上做合理的衝撞。」
  「你……我……」楊歡氣得啞口無言。一邊的林晴喜見狀,更加的確定了這個隊長果然是大沙豬,可是,見歡歡如此讓人欺負,一直受保護的她,今天也要來個救美,替歡歡出口氣,給那個隊長來個下馬威。
  「你這是性別歧視。要知道,自盤古開天闢地以來,女媧補天,木蘭從軍,桂英挂帥,啊,雖說都是故事裡的人物。但是擂鼓戰金山的梁紅玉、唐朝起義領袖起義陳碩真、明朝女將軍奏良玉、清朝白蓮教起義領袖王聰兒、當然不能忘了執政十餘載的武則天,試問有哪個輸給男兒。且不說古人,就2004雅典奧運會,女子氣槍勇奪第一金,跳水亦連奪三金,游泳、排球再創佳績,這些說明什麼?說明了什麼?
  比賽場上,以你的這種心態能贏球,那真是天大的笑話。比賽就跟戰爭一樣,一打起來,根本無男女之別,憑的是實力。再說身體,的確,女子的體質不如男子,但是,先天的一切並不能否決後天的努力,只要有付出還擔心收不到效果?「林晴喜一口氣講完這些話,望著身邊三人呆愣的表情,突然轉過頭問常飛
  「有水嗎?話講太多了,有些渴。」
  「有,等一下。」常飛緩過神來,為林晴喜倒來一懷水。楊歡投來感激的眼光,晴喜只是笑笑。這一番話,對於凌翰而言,則是一個大的打擊,林晴喜的話讓他沒有還口的能力。
  「沒錯,不要以為你是社長就了不起。說穿了不過就是一頭會打球的豬。我要跟你單挑。」此時的楊歡鬥氣十足,林晴喜無奈,但是,她相信楊歡的能力,而且這個自大的傢伙也的確需要休理一下了。
  「你,好。怎麼個打法,你說吧,我奉陪到底。」凌翰啊凌翰,你可真是聰明一世,糊塗一時呀。這麼明顯的陷阱居然還往裡跳。不過,反過來想,他或許是在為林晴喜的那一番話而為自己找了個台階!
  「你守,我攻。十分鐘內如我進三球,你就得收回你之前的話。如不能,立刻在你面前消失。怎樣,打是不打。」
  「好,沒問題。常飛,你來做裁判。」
  「放心,我絕對公正。」
  「開始吧。」
  「小心咯。」隨著話聲,楊歡帶球往籃框衝去,右手托球做投籃姿態,果然,凌翰跟著彈跳截球。此時,楊歡嘴角上揚,往後退了一步,以一個優美的轉身左手上籃進球。好球。
  「帥,好球啊。」見到這漂亮的進球,常飛不保留的讚歎。當然也不可能少了對凌翰的挖苦「我說哥們,你沒搞錯吧,這麼明顯的假動作也讓她混過去,你不會是見了美女就暈頭轉向了吧!」
  「閉嘴。」凌翰瞪著這個說話沒遮沒掩的朋友。懊悔自己怎麼認識了這麼一個人。
  「是故意的吧。」林晴喜涼涼的開口,沒想到卻引來了三個人的目光。「怎麼了?」感覺到這六股視線,林晴喜疑惑的問到。
  「哇,原來你也懂籃球啊,還看出那小子是故意的啊,哈哈哈。」常飛興奮的大叫大笑,嚇到了林晴喜。
  「刺蝟頭,你要敢欺負喜喜,不要怪我不留情面。」
  「歡歡,不要分心。加油啊。」
  看來,上一球真的是凌翰的讓球了。在接下來的時間裡,楊歡根本找不到機會進球。而本來站在旁邊看球的人,不知何時,竟拿來了椅子坐在那兒閑散的聊天。
  「什麼,你就是『滅絕二人組』的林妹妹——林晴喜?那,那,那她就是楊歡了??」
  「對啊,有什麼問題嗎?不過,還真沒想到,原來我們這麼有名啊。」
  「天啊!」常飛的鬼叫分散了凌翰的注意力,讓楊歡抓住這一瞬間的漏洞,漂亮的又進了一球。
  「常飛,你鬼叫什麼。該死的。」被凌翰怒氣嚇到的常飛趕緊回話「還有一分鐘,哥們,加油,不要丟球隊的臉啊。」今天的他有點奇怪,但是常飛說不上來,總之就是不一樣。
  「剩一分鐘了,放棄吧!」不是他看不起人,真的是她的體力已經要到極限。
  「要我認輸?哈,真是天大的笑話,我楊歡的字典里還沒輸這個字出現。要放棄,你自己放棄,我沒那麼孬。」楊歡帶球後退,至二分線,只停一秒,便繼續後退,『兩分線離防守太近了,容易被截到球,只有三分區了。可是以我現在的體力,怕是要……,啊,不管了,拼一下了。』在權衡之時,常飛的聲音再次響起
  「還剩20秒。」
  「砰」籃球撞框,力道不夠,這球進不了是在場的人都知道的事,然而,都佩服這丫頭的毅力,而楊歡也隨著籃球的落地而放棄。`
  「比賽結束了。歡歡,你好厲害,可以在隊長面前進了兩球,不錯噢。來,喝口水,緩一下氣。」林晴喜安慰著楊歡,雖然,彼此都知道,那兩球是凌翰故意放水。
  「走吧,喜喜。」
  「等一下,你們可以加入。」呆了,愣了,這是三人的表情。因為林晴喜要離去而沮喪的常飛在聽到凌翰的這句話時,頓時容光煥發。「為什麼?她不是輸了嗎?」常飛雖然開心,但是還有疑惑,他自認自己可是一個不恥下問的好學生,奇怪這個社長變性啦?
  瞪了胡思亂想的常飛,凌翰問道:「以她的水平,能勝她的有幾個?」
  「就社裡的,不會太多。但是我絕對會勝她。」
  「嗯,就是這樣。」
  「什麼意思?」
  「我說,沒必要浪費人才,況且,我可不想讓人冠上性別歧視的帽子。還有,你的腦子要是不想些亂七八糟的東西,相信會轉得更快的。」說完,走向歡喜,伸出手「歡迎你們。」
  「我收回我之前的話。」喜喜見好就收,她不是個愛顯山露水的人,即便是在歡歡面前也一樣。不過,凌翰卻發現了喜喜的這一點,她是睿智的人。
  「剛才那一場球,大家都累了吧。走,到『來吧』我請客。」難得常飛這傢伙肯掏腰包,凌瀚自不會放過,努力的說服著眼前的這兩個女孩,狠狠的去敲他常飛一個竹桿。林晴喜雖有不願,奈何楊歡一聽,欣然答應,故爾捨命陪君子了。
  前面的兩個女孩唧唧喳喳的講著話,絲毫不在意要請客的人是否有跟上。
  「啊瀚啊,你這樣做可是有反你的原則啊。」這場球,他常飛可看得清清楚楚,就那點小把戲,別想逃得過他的火眼金睛。
  「我?我怎麼了?我做了什麼了嗎?」凌瀚故意裝傻。打死他,他也不會承認自己故意放水。
  「還裝?你故意放水,快從實招來,意義為何?」哈,我凌瀚要告訴你,那真是天大的笑話,是啊,怎麼可能告訴常飛這大嘴巴說他故意放水是因為林晴喜對他有著致命的吸引。
  「我說,常飛啊。剛才比賽時你在那鬼叫什麼。」
  「去,什麼鬼叫。那是我動人的音章。你不知道吧。你破例批准的那兩個女生,她們可是『滅絕二人組』的楊歡和林晴喜。沒想到吧,哈哈,我們隊可是進了名人了。啊瀚,你今天的決定,可真是太英明了。」他凌瀚自然知道爽直的常飛,只要話鋒一轉,他便會跟著走,只是這個消息也給自己帶來的很大的衝擊。
  「你,你,你說她們兩個,她們兩個就是隊友常說的,讓人愛恨交加的滅絕二人組!?」真是讓人難以相信。不過,細看一下倒也與事實相符。林晴喜想必就是讓人生愛的,而楊歡自然就是讓人生恨的。反過來說,在楊歡的近衛隊里,因為有林晴喜的存在,楊歡忽視所有的人,自然,林晴喜亦是可讓人生恨。這可真是兩極矛盾啊。
  「哪些小人,盡在背後說我們的是非。」楊歡毫不客氣的將目光停在常飛的身上。唉,沒辦法,誰讓你常飛有著『不良』的記錄呢。
  「看我幹什麼。又不是我說的,這可是大家都在講,我只是做個傳話的而己啦!」常飛真覺得自己好冤,怎麼什麼樣的壞事都往他身上來啊,自己真的那麼至於無事生非嗎?真是的,好歹我也是堂堂的男子漢,才不像那些三姑六婆,只是這些抱怨並沒有換來別人的認同,唉,算吧。
  「去,信你才怪,就你那一臉的小人樣。」
  「你……我……。」
  「好啦!別爭了啦。常飛,歡歡不是有意的,你是額頭上能跑馬,就不要跟她計較了,她就是這樣,你別太介意啊。」林晴喜突然發現,這一天,自己都在當著和事佬,這種差事,真的讓人累得夠嗆。一聽到天使的聲音,常飛立刻換上一副笑臉,直點頭道:「君子不與小人斗,我自然不會介意了。」此話再次引來楊歡的不滿。
  「常飛,把你那點小心眼收起來,少來染指喜喜,就你,到外太空等著去吧。不過,哼,就算你在外太空排隊也不會有機會的。」這充滿挑釁的話語再次激起常飛的鬥氣,於是乎,兩人的口舌之戰不可避免的開始了。凌瀚和林晴喜不約而同的嘆氣。明明沒有什麼事,這兩個傢伙就有辦法將它搞得不可開交。
  而這事情的發展倒是給了凌瀚一個好的機會。可是不善言詞的他卻不知如何開口,瞄了一眼走在身邊這個充滿神秘,智慧的女孩。她將自己所有的一切都隱藏起來了,不讓人發覺,自己的詢問會不會太唐突了呢?現在的她看起來是那麼的滿足,那麼的恬靜,自己的介入會不會破壞了她的這份安寧?怎麼辦啊?
  算了,慢慢來吧!畢竟還有機會的,現在問,太著急了,畢竟也才第一天見面。就這樣,在常飛與楊歡的鬧聲中,凌瀚將心思收了起來,與他們三人一同步入『來吧』。為他們之後的友情乾杯。(雖然只是可樂:)
  緣份,真是是很奇妙的東西啊。
  [6]
  時間飛逝,再一個月,凌瀚便要與高考握手,常飛也將與高三相約,而楊歡,林晴喜又要有新的學妹,學弟了。那些打鬧的日子,便會少了凌瀚,也會慢慢的少了常飛,生活又將再一次回到『滅絕二人組』。這個夏天,真不讓人喜歡。
  「喜喜,我……」
  「怎麼了,歡歡,你一直都有是有話就說不得,今天怎麼了?」
  「喜喜,我喜歡凌瀚,」
  「咳……,你說什麼?你是在開玩笑吧?」歡歡一直都不喜歡自大的男生,可是卻對凌瀚情有獨鍾,為什麼?雖說,凌瀚人不錯,但是,她看不出凌瀚對楊歡有什麼別的感情,她怕,怕楊歡……
  「喜喜,你小心點,你想開喝水被嗆死的先例啊。而且,我是認真的,你知道,凌瀚是怎麼樣的一個人。他從不像那些自大的人那樣,說可以如何如何的保護我們,結果有事時,一個影也見不到。可凌瀚他用事實表明,他在做著我們的守護神。還記得嗎,上次讓王小胖欺負時,他把護在身後的,以一種老鷹的姿態保護著你,他讓我心動。他……,嗨,喜喜,你有沒有聽我講啦,喜喜。」
  「啊!我聽著呢。」事實上,林表喜的神魂早已飛到了九天外。她巧妙的將楊歡幫她順氣的手挪開,毫無痕迹的,「可是,歡歡,我……」
  「喜喜,我決定今晚去跟他告白,你陪我去好不好?」林晴喜的話被打斷了,她沒能說出她的想法,她真的不願放手歡歡,真的不想。
  「好。」
  就這樣,兩人各懷心思的靜靜等著太陽與天空saygoodbye.
  [7]
  「找我什麼事?搞得這麼神秘,還不讓常飛知道。怪,到底是什麼事?」難得一見凌瀚會這麼碎碎念。見到這兩個女孩時,凌瀚也嚇了一跳,平時這兩個女生可不像現在,大氣的楊歡今天居然不見抬頭,不會是惹什麼禍吧?而一直帶著笑容的林晴喜今天怎麼好像受傷的似的,垂著頭都不說話。該不會真出什麼大事了吧。「喂,你們別嚇我,出什麼事了?楊歡,你是不是又惹下什麼大禍了?」
  「喂,姓凌的,我就是只會惹禍嗎?」見到心儀的人,楊歡很開心,但是聽到那麼一句話,想讓人不發脾氣都難,轉而一想,今天是要像他表白的,還是收斂一下比較好。「凌瀚,我有話對你說。」如此之快的轉變,讓凌瀚有點不適應,移開停在林晴喜身上的目光,凌瀚這才發現,今天的楊歡穿著洋裝,雖然有些不習慣,但是,她穿起洋裝來,還是有另外那麼一種味道。
  「楊——楊歡,你——你怎麼了,沒事吧?」今天的楊歡莫名的讓凌瀚感到緊張,連說話都變得結巴起來。
  「凌瀚,我,我喜歡你。」
  「什麼?你?你說你喜歡我,呵呵,你是在開玩笑吧!?」
  「不是,是真的,我是真的喜歡你。」
  「怎麼會,你一定是在說笑了。」打死他,他也不會相信,楊歡會這麼突然的跟他表白,一定是,一定是看他複習時太累了,給他的生活加點調味,舒展他緊繃的弦。
  看著凌瀚一臉的不相信,楊歡有氣發不出,「你是不是不喜歡我?」
  「當然不是,楊歡,你很漂亮,很大方,身材又好,性格大氣。Mygod!我在說什麼呀。我是說,楊歡,你很好,但是,我們只能是朋友。」
  「為什麼?」
  「楊歡,緣份這東西,它……」
  「你是不是有喜歡的人了?」
  「我……」
  「告訴我,你是不是有喜歡的人?」
  「我……,是的,我有喜歡的人。」相處了這麼長的時間,他了解楊歡的性格,是那種打破沙鍋問到底的人,這種個性不允許別人拖泥帶水,正好,他可以借今天這個機會向林晴喜表白。
  「有喜歡的人了!?是誰?我認識?」
  「是的,你認識的。」
  「到底是誰?」
  「是晴喜。從一開始,她的睿智便深深的植在我的心裡,並迅速的生根發芽。」凌瀚望著林晴喜,淡淡的道出,自認識來,便埋在心底的感情。林晴喜受到的震驚並不亞於楊歡,她從來沒想到自己會是這樣的一個角色,反應不過來的她只是獃獃的站著,張著嘴,卻說不出話來。
  「不,不會的,你說謊。你們是一夥的,一開始就把我當做傻瓜,看我的笑話。現在看到了吧,喜喜,我,我恨你。你騙了我,把我這十幾年來的感情當做什麼啊?我像個笨蛋一樣在你眼前丟人。」楊歡看也不看晴喜,奪門而出,而晴喜還是靜靜的一句話也沒說,原來這十幾年來,她才是一個十足的傻瓜,默默的在身邊守候,等來的卻是楊歡她的一個『恨』,她真的欲哭無淚。
  凌瀚沒有去追楊歡,她相信她是堅強的,剛才楊歡口不擇言,怕是傷了晴喜了。再有一個問題,晴喜還沒有給他答案,她會接受嗎?不知道,他現在的心情真的很忐忑。
  「晴喜,我。」
  「走開,我不想聽你說話。不想。」
  「晴喜。」
  「要是歡歡有什麼事,我不會原諒你,永遠不會。」凌瀚從沒見過林晴喜現在這種決裂的表情,她沒來沒有像現在這樣情緒失控過,「歡歡。」此時林晴喜的全部心神都是楊歡,起身要去尋找,卻因為剛才的波動一時暈倒在地。
  「晴喜,晴喜,不要嚇我,你醒醒啊,晴喜,你怎麼了?」凌瀚慌了,怕了。連最基本的將晴喜送到醫院的常識都忘了。
  「咦,燈怎麼亮著,這時候應該沒人啊。奇了怪,不會是小偷知道我手機落在休息室吧?不可能吧,現在小偷有這種神通??我的手機。」想著絕不可能發生的事,常飛加快了腳步,可是他今年的第四部手機了呀。
  常飛剛到門口就聽到從休息室傳來的,凌瀚慌張著急的聲音,怪事是年年有,今年還真是多啊,想不到凌瀚這小子也會有這種著急的心情,到底是什麼?太好奇了。常飛迫不及待的走進休息室,卻讓眼前的情景嚇破膽,只見林晴喜倒在地上一動不動,臉色蒼白得可怕,而凌瀚卻還傻傻的蹲在一邊叫著,這個臭小子,他不會把晴喜送到醫院啊。果然,人家說的都沒錯,有智識的人都沒常識。常識無奈的嘆氣。
  [8]
  「醫生,她怎麼樣了,沒事吧?」
  「你們是?」
  「同學。我們是同學,醫生,到底是怎麼樣了?」
  「病人的家長呢?我們得找家屬談談。」
  「這?對了,常飛,找楊歡,她該知道電話。快去,我陪著晴喜。」
  「好。」
  [9]
  楊歡走進教室,好累,身心疲憊的累。昨晚,一夜未眠。想想,她真的是瘋,居然會對喜喜說出那樣的話,不該說那麼重的話的,好懊悔,喜喜會原諒嗎?可是,喜喜昨晚一個電話也沒給她呀,是忘了?還是不原諒?啊,好煩啊。喜喜的座位還空著,她還沒來嗎?還是和凌瀚在一起?以前,喜喜總會坐在那拿著蘋果等她,現在,她不等了,不原諒她了嗎?
  「喜喜,對不起。」不想而對著空蕩蕩的位置,楊歡慢慢的走向門口,今天沒有精神。才到門口的楊歡就被一個急匆匆的人撞倒了。若在平時,那人一定沒有好果子吃,可是今天她不想吵,她好累,只想找一個沒人的地方。「楊歡。」對方是驚喜的聲音,抬頭一看,原來是常飛這臭小子。「是你啊,有事嗎?」
  「天啊,你可來了。拜託,我都找你好幾回了。快點,快跟我走。等下,留一個你的號碼給我,真是,平時沒什麼事,要找的時候,沒個聯繫電話真是麻煩啊。」
  「常飛,你個混蛋,你在碎碎念什麼?你幹什麼啦,放開我。」
  「快點啦!晴喜她……」
  「不去啦!放手啦!」聽到喜喜的名字,一定凌瀚也在邊上,她才不要去,那算什麼。
  「什麼?」常飛的聲音比平常高了八度,這個男人婆她到底在想什麼。
  「我說不去,聽明白了嗎?」楊歡再一次表明態度,算了,算了,不說,還是找個地方吧。
  「喂,男人婆,我說你到底還是不是人啊?」
  「刺蝟頭,你說什麼?算了,姑奶奶我今天沒心情和你抬杠。」
  「我說錯了嗎?你和晴喜還是好朋友,好姐妹,哈,真是笑死人了。現在晴喜在醫院裡,孤單的和病魔對抗,你卻在鬧什麼彆扭。虧得晴喜還一直念著你,我真是看錯你了。」
  「喜喜?你剛才說什麼?喜喜,她怎麼了。」
  「她怎麼關你什麼事。」
  「常飛,你快說。不然我跟你沒完,常飛,喜喜到底是怎麼了?」
  「我不知道。她還在醫院裡,凌瀚陪著她,具體情況,醫生要找家屬。喂,我說你,給她家人找個電話吧,我實在不知道怎麼聯繫到她的家人,喂,喂,你跑那麼快乾嘛呀!喂,男人婆。」
  [10]
  「叔叔,阿姨。」
  「歡歡。」
  「阿姨……」
  「好了,孩子,不要哭了。去看看醫生怎麼說。」
  「嗯。」
  「啊瀚啊,那個就是晴喜的媽媽啊,好漂亮。」
  「常飛。」
  「OK,OK,我閉嘴。」
  [11]
  「醫生。」
  「你們是林晴喜的家長?」
  「是的。」
  「醫生,喜喜她到底是怎麼了。她只不過是高度貧血而已,怎麼會到現在還不醒過來啊。」
  「歡歡。」
  「阿姨,我好怕。」
  「不,她不是貧血這麼簡單,她是心臟造血功能壞死,才會導致貧血的假像,而且,是先天性的壞死。」
  「怎麼會這樣?方法,一定有方法的,對不對,醫生。」
  「是的,最好的方法就是找到合適的心臟移植,風險很高。」
  「不,只要有百分之一的機會,都不要放棄,求求你,醫生。」
  「我們會儘力的。」
  從醫生辦公室出來的楊歡真的好迷惘,林叔叔和林阿姨還在和醫生討論著什麼,不知道。可是從阿姨的神情來看,她們都已經知道了晴喜的情況了,是啊,自己的女兒,怎麼會不知道呢?天啊!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為什麼所有的事全在一起發生,老天,你怎麼就這麼殘酷。
  「楊歡,醫生怎麼說?」看著凌瀚,常飛焦急的身影,楊歡卻不知從何說起。老天到底是公平還是不會的,現在真的不懂了。它讓喜喜每天與死神相鄰,可又讓喜喜擁有最好的朋友來保護她,死神啊,你真的要那麼殘忍的從我們的身邊奪走這個生命嗎?
  「先天造血功能壞死。手術。心臟移植。」看著臉色與床單一樣蒼白的可人兒,楊歡用幾個詞語簡單的述說。喜喜從一開始就知道的,是嗎?為什麼她現在這麼的安靜,她一直都知道的,一定是,一定的。雖然楊歡只是簡單的道出喜喜的情況,可是心中的悲痛呢?那是十幾年來的情感啊,真的可以割捨嗎?
  凌瀚與常飛從楊歡的口中說出的訊息,久久無法在腦中消化,怎麼會是這樣?
  「喜喜,你醒了。太好了,你醒了,看看,我,歡歡啊。還有凌瀚,常飛,我們都在陪著你,不用怕啊。我們會一直在的。」林晴喜笑著望向這三張熟悉的焦急的臉龐,心中百感交集。這所有的是,所有的非,在此刻完全不存在了,是的,她知道自己的身體,一直以來都知道,就是因為知道,所以她格外的珍惜與他們之間的情感。
  「對不起,喜喜,那天是我不對,我不該說那麼重的話,對不起,真的對不起。」
  「歡歡,我們認識多久了。」
  「十幾年了。」
  「是啊,我們認識十幾年了,彼此都太熟悉彼此了。我不是那麼小氣的人啊。那天你說的都是氣頭上的,我已經不記得了。我們會攜手相伴的,對吧!」
  「嗯,是的。我們一定會的,相伴到老。喜喜,這可是你自己說的,是你對我的承諾,你不可反悔的。你要是反悔,我不會原諒你的。」
  「是的,我不會反悔的。但是,你們都該回去好好的上課了。尤其是凌瀚,你可是要與七月握手了呀!還有常飛,歡歡,學業,球隊都有一大堆的事,不是嗎?快回去吧!等處理完了,再來,好嗎?」
  「好,我們答應你。你也一定要記住你說的話。」
  「我會的,快回去吧!」
  「我們會再來看你的。」目送三位好友的離去。林晴喜轉向自己的父母,看著母親憂傷的眼神,她笑了「媽媽,我沒事的。這麼多年了,我不是都很好嗎?而且,你看,我有這麼好的朋友,不用擔心,媽媽。」聽著女兒的話,林母投進了林父的懷裡,痛哭出聲,為什麼老天要這樣對等他們。
  「爸。送媽媽回去休息吧!醫生護士都在這裡,不用擔心,我也想睡一下。可以嗎?」
  「喜喜。」
  「爸,我沒事的。」
  林父嘆了一口氣,擁著妻子離開女兒的病房。原本喧鬧的病房在一個個離去后,安靜下來,躺在床上的林晴喜瞪著雪白的天花板,淚順著眼角,無聲息的流了下來。
  [12]
  「楊歡,你的信。」
  「哦,謝謝。」
  「不,不用客氣。」真沒想到,這個女霸者,居然跟他道謝,來人受寵若驚,一步一回頭的回到自己的位置。
  看信封的字跡,是喜喜的。真是的,每天都有去看她的呀,人就在眼前,幹嘛還要寫信,無奈想著的楊歡還是拆開了信封。
  「歡歡,不要怪我用這種形式與你說話。只是因為有些話,當著你的面,你也不會聽我說完。我們從相識到相知,已經十多年了,彼此的性格大家都很清楚。我很抱歉,我一直對你隱瞞我的身體。你一直都很奇怪為什麼我的身體會這麼不好,為什麼不能做劇烈運動,等等一切你的疑問。事實上,並非我跟你說的貧血,而是造血功能的壞死。可是這麼多年來,因為有你的陪伴,我過得很滿足。
  歡歡,我對你的依存也日漸加重。一直到今天我才明白,對你的依賴,我已經到了無法放手的地步了。歡歡,我想對你說,我對你的喜愛並不壓於男女之間所謂的愛情。我不知道我的這份情是否放在對的對像上了,但我卻無法去接受那些男生對我的愛慕,因為我心中有你。
  在你進放籃球隊后,與凌瀚,常飛相處都很好。他們沒有讓我有厭惡的感覺,所以,我試著要放手對你的依賴,我試著與男生一起,想淡忘掉對你的那份情。但是我做不到,看你對凌瀚的好感與日俱增,我很痛苦,我排斥凌瀚,我想把你藏在一個沒有凌瀚的世界里,可我一樣做不到,我不想你不開心,不想,真的不想。歡歡,我好累。
  對於外人而言,我是病態的。但是我就是無法控制的想佔有你。我的眼中,我的心中只有你的存在,我也渴求你的眼中,你有心中有我的存在。在我們的世界中,只有彼此。告訴我,歡歡,我的期待會落空嗎?
  喜喜「
  「喜喜,對不起。真的對不起。我做不到,你是我的好姐妹,好朋友,永遠都是。我愛的是凌瀚,我的心裡,世界里都是凌瀚,對不起,喜喜,對不起。」原來,是她誤會了喜喜對她的橫刀奪愛,原來,原來都是自己在自以為是。
  沒有心思上課了,即使呆在教室又如何了呢。楊歡起身離開教室,沒有和老師打招呼,這似乎也已經習以為常了。無所謂了。
  心思混亂,喜喜。為什麼會是這樣的情況呢?是自己做錯了嗎?為什麼?喜喜。漫無目的的路上走著,順著人流,自己是在哪呀!沒有方向了,跟著他們走吧!楊歡機械的邁著步子,在紛雜的心態下,她沒有注意到,在這繁忙的路口,來往急速的車輛。
  「砰」怎麼了?為什麼我會飛出去?痛!結束了嗎?不,不能睡去,不能,喜喜在等我,我要和喜喜相伴到老的,這是我們的承諾呀,不能走,不能。
  「醫生。」
  「孩子,不要說話。」
  「不,醫生。聽我說,我知道不行了。我已經看到天使在向我招手了。我知道,我的血型與喜喜一樣的,體檢的時候就知道了。醫生,幫我,幫我把心臟給喜喜,她還要為我而活著。醫生,告訴她,不要傷心,我守著諾言,我的心一直和她在一起,一直到老都不會分開。告訴她,好好的照顧自己,照顧凌瀚,幫我好好的看著這個世界,告訴她,好好活著,為我好好活著,來生,我一定執子之手,醫生。」
  [13]
  「常飛,好好照顧晴喜。王小胖那邊我已經解決了,不會再去打擾晴喜了,可是……」
  「阿瀚,放心吧!我會好好照顧她的。你也要好好照顧自己。」
  「嗯,再見。」
  「再見。」
  列車轟隆隆的帶著離去的人,從一個城市到另一個城市,每個人的生活,在每天的朝起朝落中,奔波著。
  九月了呀!好快啊!楊歡離開了,現在凌瀚也走了。在這個城市裡,剩下的就只有他常飛和晴喜了。可是,晴喜啊!這個九月,你會到學校嗎?我們可都在等著你啊。
  倦縮在沙發上的晴喜,一句話也沒有。這樣的情況已經兩個月了。這個暑假裡,她就這樣默默的坐在角落中。林母看著心疼,然而林父拉住了林母,輕輕的搖搖頭。
  淅瀝瀝的聲音,從外面傳來,晴喜抬頭望向窗外。下雨了啊!這個夏天,多久沒有下雨了呢?看著雨絲一根根的落下,落在屋檐,懸挂著,一滴滴的,就這樣垂直的落在地上的泥濘里,和泥水混在一起了,剛才那顆潔亮的雨滴,沒了,沒了。林晴喜忍不住去伸手去接那搖搖欲墜的雨滴。滴落手中的感覺涼涼的,可是,在手中沒有停留多久,雨珠化了,慢慢的從指縫中溜走,又再一次的回到了泥濘中。晴喜獃獃的看著自己的手,為什麼?已經是手中的東西了,為什麼還要溜走,為什麼?
  「媽,我要去上學。」一句話,就一句,說完后,林晴喜又回到了她的位置,靜靜的坐著。
  常飛得知晴喜來學校了,興奮的跑過去找她,卻看見她靜靜的坐在位置上發獃,呆愣的表情讓人揪心。
  「晴喜。」叫聲讓晴喜抬頭。「晴喜,出來走走,不要一直呆在這裡,好嗎?」
  晴喜點點頭,依然還是一言不發。起身隨著常飛離去,這個情況,常飛沒有想過,他不知道如何開口,就這樣,安靜的走著,晴喜也沒有開口,也只是安靜的跟著。
  「晴喜,怎麼了?」突然停下來的晴喜,望向一個小山坡。靜靜的望著,還是沒有說話,常飛也靜靜的陪在身邊。
  「那個地方,是我和歡歡最喜歡的地方。」
  「晴喜。」
  「要上課了。」
  「晴喜。」望著晴喜離去的背景,常飛心中五味雜全,楊歡啊!你勸勸晴喜吧!常飛在心中無奈的吶喊。
  [14]
  又一年了,又一個夏天到來了。常飛也要離去了。他要到凌瀚的那個城市。時間過的真快啊。一年又過去了。
  「晴喜,我和凌瀚在那個城市等你。」
  「嗯。」
  「再見。」
  「再見。」
  歡歡,常飛也走了。這個城市就剩下我一個了,這個校園又有新的學妹學弟了,只是沒有了『滅絕二人組』了。歡歡,這個校園好安靜啊!真的好安靜啊。
  歡歡,屬於我們的那個小山坡沒了。那裡成了看台了,三五成群的人時常聚在那裡,少了原來的那份寧靜了。
  歡歡,歡歡,你好嗎?我想你。
  [15]
  歡歡,再過不久,我也與高考sayhello了。我帶你,一起在這黑色的七月里衝刺吧!
  歡歡,你知道嗎?凌瀚和常飛回來了。他們說,要高考了,特意回來的。他們擔心我,不去有他們的城市,真是好好笑啊!歡歡。
  歡歡,這個城市又不止我一人了。凌瀚,常飛也都在呢!今天,我們一起來到了『來吧』,這個地方,記得嗎?
  「歡歡,我們來看你了。原諒我這麼久才來看你。這是我的通知書,我拿來給你看。是與凌瀚,常飛同一個城市,同一個學校。我不想再孤單,歡歡。
  歡歡,你知道嗎?這個城市變的好快啊。快得讓我目不暇接。
  歡歡,我好想你,真的好想你。天使有沒有和你打球呢?你有沒有勝過他們呢?
  歡歡。有沒有人和你作伴啊!不,歡歡,有我呢,你不會孤單,我也不會,對嗎?因為你的心在我這,我的心在你那。歡歡。「
  「晴喜,不要哭。不要讓楊歡也跟著你哭。」
  「晴喜,不要哭。」
  「凌瀚,常飛也一起來看你了。我不哭。我是開心。」
  「晴喜,看,蝴蝶,藍色的蝴蝶。楊歡,一定是楊歡。」
  「是啊,晴喜,你看,是藍色的蝴蝶,是楊歡最鍾愛的藍色。看,她來看你了。不要哭了。我們會心疼,楊歡也會。」
  「藍蝴蝶。歡歡,真的是你嗎?」
  藍蝴蝶圍著他們三人翩翩起舞,誰能說,這不是楊歡在祝福著他們,也在祝願著自己。
  「歡歡,別擔心我。我會好好的。」
  「我也會好好,別擔心。再見。」
  「嗯,再見,歡歡。」照片上的女孩笑的好燦爛,目送這三位友人的離去,大家都會好好的。
(全文完)

4 《我會好好的》 -參考資料

[1]小說閱讀網

[2]http://www.readnovel.com/novel/25307.html

上一篇[ECC]    下一篇 [泥漿噴射]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