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推拿抉微》

標籤: 暫無標籤

《推拿抉微》,推拿專著。四卷。塗蔚生撰。作者以《保赤推拿法》一書為基礎,參考《推拿廣意》,以及唐容川、陳紫山、陳飛霞等人有關推拿論述編成此書。

1 《推拿抉微》 -簡介

《推拿抉微》推拿手法

《推拿抉微》書成,囑為之序。余謂君集各家之名言,本歷年之經驗,闡...旋聞里南有陶石庵者,工推拿之法,余心焉慕之,間亦演習此術,以手代葯。第一卷(集)介紹認症法;第二卷論述推拿手法;第三-四卷為16科多種病症的藥物處方。書中所附作者評述也有一定的參考價值。1928年由上海千頃堂書局出版石印本。

2 《推拿抉微》 -部份原文

《推拿抉微》推拿手法

《推拿抉微》>第一集?認症法審察苗竅
夏禹鑄曰;望聞問切,固醫家之不可少一者也。在大方脈則然,而小兒科則惟以望為主,問則繼,聞則次,而切則無矣。經雲∶切而知之之謂巧。夫小兒六脈未全,切無可切,而巧亦無所用其巧矣。問而知之之謂工。小兒於未言語時,問之無可問;即於能言者問之,多不以真對,是問之不必問,而工亦無所用其工。聞而知之之謂聖。小兒初病之時,聲音或不失其常,至病久而氣喪,氣喪而聲失,聞之無可聞,而聖又何所見其聖。況書又曰∶哭聲不響赴陰君,而亦有不赴陰君者何?無非泥其聲而不得肺之絕與不絕故也。吾故曰以望為主。曰∶五臟之體隱而理微,望從何處?曰體固隱矣,然發見於苗竅顏色之間者,用無不周;理固微矣,乃昭著於四大五官之外者,無一不顯。中庸所謂費而隱,顯之微者,不可引之相發明哉。故小兒病於內,必形於外,外者內之著也。望形審竅,自知其病,按病推拿用藥,見效之速,未有不如響之應聲者。內有臟,曰心,曰肝,曰脾,曰肺,曰腎。五臟不可望,惟望五臟之苗與竅。舌乃心之苗,紅紫,心熱也;腫黑,心火極也;淡白,虛也。鼻準與牙床乃脾之竅,鼻紅燥,脾熱也;慘黃,脾敗也,牙床紅腫,脾熱也;破爛,胃火也。唇乃脾胃之竅,紅紫熱也;淡白,虛也;如黑漆者,脾胃絕也,口左扯,肝風也;右扯,脾之痰也。鼻孔肺之竅,乾燥,熱也;流清涕,寒也。耳與齒乃腎之竅,耳鳴,氣不和也;耳流膿,腎熱也;齒如黃豆,腎氣絕也。目乃肝之竅,勇視而轉睛者,風也,直視而睛不轉者,肝之將絕也。以目分言之,又屬五臟之竅。黑珠屬肝,純是黃色,凶症也。白珠屬肺,色青,肝氣傷也;淡黃色,腑有積滯也,老黃色,乃肺受濕熱也。

瞳人屬腎,無光彩,又兼發黃,腎氣虛也。大眼角屬大腸,破爛,肺有風也。小眼角屬小腸,破爛,心有熱也。上皮屬脾,腫,脾傷也。下皮屬胃,青色,胃有寒也。上下皮睡合不緊,露線縫者,脾胃極虛也。面有五位,五臟各有所屬,額屬心,離火也;左腮屬肝,震木也,右腮屬肺,兌金也;唇之下屬腎,坎水也。五臟里也,六腑表也。小腸心之表,小便短黃澀痛,心熱也;清長而利虛也。胃乃脾之表,唇紅而吐,胃熱也;唇慘白而吐,胃虛也;唇色平常而吐,作傷胃論。大腸肺之表,大便閉結,肺有火也;肺無熱而便閉,必血枯,不可通下;脫肛,肺虛也。膽乃肝之表,口苦,肝旺也;聞聲著嚇,肝虛也。膀胱腎之表,居臍下氣海之右,有名無形,筋腫筋痛,腎水之寒氣入膀胱也。面有五色∶一曰紅,紅病在心,面紅者熱;一曰青,青病在肝,面青者痛;一曰黃;黃病在脾,面黃脾傷;一曰白,白病在肺,面白者寒;一曰黑;黑病在腎,面黑而無潤澤,腎氣敗也。望其色,若異於平日,而苗竅之色與面色相符,則臟腑虛實,無有不驗者矣。

塗蔚生曰∶夏禹鑄先生此篇望形證論,固於小兒之大體病狀,略形完備,似具一種特別慧思心得者。然其所謂不可切,必問,不可聞,是則未免過於拘泥,偏於非其常事者也。蓋有病之兒,未必盡系六脈未全,不可用切;未必盡系不會言語,不必以問;未必盡系好謊,問之多不以實對;未必盡系病久失音,聞無可聞者也。縱其六脈未全,言語未能,平素好謊,病久失音,不可根據切與聞問,而其每日懷抱之父母,未常稍離左右,豈有不可問其飲食起居為何若者乎?吾故曰∶禹鑄此論,未免過於拘泥。然則設遇如此之兒,吾人將何以處此。曰∶捨去切聞,持望與問。因診斷平常之醫師,全恃問症,以為療治者也。至其所謂耳鳴氣不和,固屬小兒誠有之事,然耳鳴究系腎虛者多。因兒有稟受先天濃薄,與臟腑傳克之異,不可謂小兒無情慾之私,便無腎虛等事也。若夫所謂瞳人無光,兼發黃為腎虛之黃字,則不如易作焦字為妥。因發黃之兒頗多,發黃者,未必腎虛;腎虛者,未必發黃。然腎水乾涸,不能上滋毛髮,究見何狀?曰外形焦燥,稀落作穗。若以發黃為腎虛,恐人於發黃之兒患病,盡認為腎虛;而發焦作穗之兒,反無以名之也。其所謂上眼皮屬脾,下眼皮屬胃,雖無大差,亦不如以上胃下脾為妥。因陽上陰下,此天地化生之定義也。

其所謂小便清利而長為小腸虛,必須兼有別症,方可斷為虛症,因小便宜於清利也。其所謂五臟里也,六腑表也,根據舊書習慣說法,似乎未可濃非。然陰陽互相對待,六腑各配一臟,除手厥陰心包絡,配匹手少陽三焦人多不知外,人每呼為五臟六腑。我輩既確知三焦實有其物,亦有配匹,即可力改前非。其所謂膀胱為腎之表,有名無形,則確屬有誤。

蓋古人只有謂三焦有名無形者,實則不知三焦為何物,即內而上中下三焦臟腑相連繫之油膜,外而肥瘦肉間相隔之白膜也。若夫膀胱,則更有名有形,其為腎行水之府也,則火蒸水化,上升而為津液,外達而為衛氣。其受腎邪熱之傳也,則溺道澀滯不通,而為癃閉,半通而為淋濁;其當腎火之敗也,則非少腹寒結脹滿疼痛,即溺多而或不禁。前人見牲畜已死,膀胱收縮莫辨,遂謂其有上口無下口,是不知其上口已在下焦油膜連網之中也。若謂其有名無形,則其塊然一物,果何以置之?至其所謂筋腫筋痛一層,義更難會,不知其是指外腎陰莖?抑是指周身之筋?蓋肝主筋,而膀胱不主筋也。

3 《推拿抉微》 -第三集治療法

《推拿抉微》推拿手法

塗蔚生曰∶驚者何,人之內部魂魄神三者,卒然受一驚恐可怕之事,而失其常度也。何以言之,魂為陽氣附麗於肝血之上,魄乃一塊血質,根據寄於肺氣之中,乃一點湛然朗潤之陰血,出藏於心臟之間,是為以陽附陰,以陰附陽也。如猝遇驚恐,則魂魄為之飛揚,心神為之喪失,即為受驚后所得一種之氣血散失也。古時諸醫,均將驚風合為一症,是以風之發熱煩躁 ,心神不安,類似乎驚,誤之也。而後之受其誤者,深知痛恨悔改,又謂無驚之可病。驚為純屬一種虛妄,是其尚未澈底考查,仍為誤也。實則風自風,驚自驚。風之不可為驚,猶驚之不可為風。固有先風而後驚者,如既感寒 風,復受驚恐者是也。亦有先驚而後風者,如既受驚恐,復感寒 風者是也。

然此則不過百分中之一二耳,安得將天下患風之兒,盡括之為驚乎?又安得將天下患驚之兒,盡括之為風乎?更又安得將天下之兒一切病症,盡括之為無驚乎?近代西醫盛行,皆謂人無驚症之可能病。然試問其吾人夢寐之時,恍惚 若有所見,並恍惚 若有所記。俄而登山涉水,俄而越牆走壁,俄而喜笑怒罵,俄而憂愁思慮,俄而散步閒遊,俄而餓渴飲食,是果孰使之然哉?則西醫多不能答。間有能答者,亦不過以神經錯亂為解,魄神三者之作用也。小兒五內既無健全,肢體即見充足,故其受驚之處較大人為獨多。余曾親見大人因受驚恐而卒死不救者,余又曾見小兒因受驚恐不思飲食,日見消瘦,多葯不效,而用鄉俗喊魂之法,得以安全獲愈者,是又果孰使之然哉?豈非魂魄神三者之作用耶。此等症治,余擬以潞參當歸白芍琥珀硃砂 茯神甘草等味以治之。蓋以潞參可招失散之氣,歸芍可補飛盪之血。猶恐猝忽血越神盪,不能無瘀滯之血。而以琥珀之可以消瘀安魂定魄者療之,更以硃砂以安之,茯神以寧之,務使其氣血撤消,神與魂魄各安其宅,行其固有之職權而後已。但未知此等見解,有合實用與否。

4 《推拿抉微》 -揉內勞宮穴法

夏英白曰∶內勞宮穴,在略偏大指邊天心穴之左,屈兒中指手掌心,其中指按處即是。欲兒發汗,將兒小指屈住,用手揉兒內勞宮,向左按而運之。若向右運反涼。



上一篇[太陰頭痛]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