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推銷員之死》[小說]

標籤: 暫無標籤

《推銷員之死》是米勒戲劇創作的巔峰之作,榮獲普利策獎和紐約劇評界獎,為他贏得國際聲譽。

1 《推銷員之死》[小說] -編輯推薦

《推銷員之死》描寫的主人公是有三十餘年推銷經歷的威利,一直被美國商業文化虛幻的光暈所籠罩,盲目估計自己的能力,幻想通過商品推銷得到名望以及並不現實的美好前景,以至他常處於吹噓、誇耀、謊言連篇的心態,直到臨死都以為一定能達到功成名就,而對自身毀滅的原因卻渾然不知。該書刻畫了一個小人物悲劇性的一生,揭露了美國富有神話的欺騙性。

2 《推銷員之死》[小說] -內容簡介

《推銷員之死》首演於一九四九年,在百老匯連續上演了七百四十二場,一舉囊括了托尼獎、普利策獎和紐約劇評界獎,從而使阿瑟·米勒贏得國際聲譽。
《推銷員之死》講述一名推銷員威利·洛曼悲慘的遭遇。六十多歲的威利年老體衰,不再受到主顧歡迎,只能經常向鄰居借錢。他因此時常自言自語,陷入與現實交錯的夢幻和回憶中去。他懊悔年輕時沒有像哥哥本那樣去阿拉斯加闖蕩,發財致富,又責怪兩個兒子不務正業,一事無成。威利的長子比夫是他最大的心病。比夫已經三十五歲卻依然生活沒有著落,他嚮往農場的田園生活,卻下不了決心付諸實踐。比夫年幼時,一次撞見威利與情人幽會,使他大受刺激,從此越發自暴自棄。比夫成年後換了一份又一份工作,卻沒有一件事情成功。在比夫的少年時代,威利就對他寄予不切實際的期望,如今依然盼望他出人頭地。在生活道路的選擇上,父子兩人產生了很大的矛盾。
威利的妻子林達發現他有打算自殺的跡象,比夫為了安慰老父親,不得已決心去向從前的上司借錢做生意,卻碰了一鼻子灰。威利也鼓足勇氣向老闆要求留在紐約工作,不再到新英格蘭跑業務,卻被老闆辭退。威利懊喪之下,精神恍惚,兒子反唇相譏,嘲笑他不過是個東跑西顛的推銷員罷了。老推銷員做了一輩子的美夢,現在全都幻滅了,最後他為了使兒子獲得一筆人壽保險費,在深夜駕車外出撞毀身亡。臨死前,他依然幻想著兒子有了這筆本錢就能出人頭地。

3 《推銷員之死》[小說] -作者簡介

  阿瑟·米勒(1915—2005)美國傑出的戲劇家,被譽為「美國戲劇的良心」。出生於紐約商人家庭做過技工,卡車司機,侍者。一九三八年畢業於密歌根大學。成名作《都是我的兒子》一九四七年上演,兩年後《推銷員之死》為其贏得國際聲譽。其他作品有戲劇《薩勒姆的女巫》、《兩個星期一的回憶》,《橋頭眺望》和《美國時鐘》,以及回憶錄《時移世變》等。曾兩次獲紐約劇評界獎,一九四九年獲普利策獎,一九九五年獲奧利弗最佳戲劇獎。

4 《推銷員之死》[小說] -精彩書摘

第一幕可以聽見用長笛演奏的一支旋律。樂聲低微而優美,使人想到草原、樹木和一望無際的天邊。幕啟。觀眾面前出現的是推銷員的家。可以感覺到這個家背後和周圍四面都是高聳的見稜見角的建築。照耀著這所房子和舞台前部的只有從天上來的青光,周圍區域則籠罩著一種憤怒的橘紅色。燈光再亮一些以後,觀眾可以看清,這所小小的、脆弱的房子被包圍在周圍堅實的公寓大樓之中,因此這個地方有一種夢似的情調,從現實中升華起來的一場夢。房子中央的廚房確實很真實,有一張廚房的桌子,三把椅子和一個電冰箱,但是看不見別的設備。在廚房后牆上是一個掛著帘子的門,通向起居室。在廚房右邊,比廚房的地面高出二尺,是一間卧室,其中只有一張銅架床和一把直背椅子。在床上方的格架上放著一個銀制的體育競賽獎品。卧室有窗,窗外就是旁邊的公寓大樓。在廚房後面,地面比廚房高出六英尺半,是兩個兒子的卧室。現在這裡幾乎全在暗中,只能模糊看到兩張床和后牆上的一扇小頂窗。(這間卧室處於那問看不見的起居室的上層。)左邊有一道彎曲的樓梯,從廚房通上來。整個布景全部或者某些地方部分是透明的。這座房子的屋頂輪廓線是單線畫出的,在輪廓線下面和上面都可以看到那些公寓大樓。在房子前面是一片台口表演區,越過舞台前部,伸展到樂池上方,呈半圓形。這個表演區代表這家的後院,同時威利的幻想場景以及他在城裡活動的場面也都發生在這裡。每當戲發生在現在時,演員都嚴格地按照想象中的牆線行動,只能通過左邊的門進入這所房子。但是當戲發生在過去時,這些局限就都打破了,劇中人物就從屋中「透」過牆直接出入於台口表演區。[威利•洛曼,推銷員,手裡拎著兩個裝樣品的大箱子,從右方上。笛聲在繼續。他聽得見笛聲,但並沒有注意。他六十多歲了,穿著樸素。僅僅?他橫穿舞台走到房子大門的幾步路也看得出來他累極了。他打開門鎖,進入廚房,深呼了一口氣,放下手裡的負擔,撫摸著累疼了的手掌。他情不自禁地長吁一口氣,感嘆地說了句話——可能是「夠嗆,真夠嗆」。他關上了門,然後通過掛帘子的門,把手提箱拿到起居室去。在右邊的屋裡,他的妻子林達在床上翻動了一下。她起床,披上一件睡袍,傾耳聽著。她通常是個樂呵呵的人,但多年來已經形成克制自己的習慣,決不允許自己對威利的表現有任何不滿——她不僅僅是愛威利,她崇拜他;威利的反覆無常的性格,他的脾氣,他那些大而無當的夢想和小小的使她?心的行為,似乎對她只是一個提醒,使她更痛心地感到威利心裡那些折磨他的渴望,而這些渴望在她心中也同樣存在,只不過她說不出來,也缺少把這些渴望追求到底的氣質。林達(聽到威利在卧室外的聲音,有些膽怯地叫他)威利!威利別擔心,我回來了。林達你回來了?出了什麼事?(短暫的停頓)是出了什麼事嗎?威利?威利沒有,沒出事。林達你不是把車撞壞了吧?威利(不在意地,有些煩躁)我說了沒出事,你沒聽見?林達你不舒服了?威利我累得要死,(笛聲逐漸消失了。他在她身旁床上坐下,木木地)我幹不了啦。林達,我就是干不下去啦。林達(小心翼翼地,非常體貼地)你今天一天都在哪兒?你的氣色壞透了。威利我把車開到揚克斯過去不遠,停下來喝了一杯咖啡。說不定就是那杯咖啡鬧的。林達怎麼?威利(停了一下)忽然間,我開不下去了。車總是往公路邊上甩,你明白嗎?林達(順著他說)噢。可能又是方向盤的關係。我看那個安傑羅不大會修斯圖貝克車。威利不是,是我,是我。忽然間我一看我的速度是一小時六十英里,可是我根本不記得剛剛的五分鐘是怎麼過去的。我——我好像不能集中注?力開車。林達也許是眼鏡不好。你一直沒去配新眼鏡。威利不是,我什麼都看得見。回來的路上我一小時開十英里。從揚克斯到家我開了差不多四個鐘頭。林達(聽天由命)好吧,你就是得歇一陣子了,威利,你這樣幹下去不行。威利我剛從佛羅里達休養回來。林達可是你腦子沒得到休息。你用腦過度,親愛的,要緊的是腦?。威利我明天一早再出車。也許到早上我就好了。這雙鞋裡頭該死的腳弓墊難受得要命。林達吃一片阿司匹林吧,我給你拿一片,好不好?吃了能安神。威利(納悶地)我開著車往前走,你明白嗎?我精神好得很,我還看風景呢。你想想看,我一輩子天天在公路上開車,我還看風景。可是林達,那邊真美啊,密密麻麻的樹,太陽又暖和,我打開了擋風玻璃,讓熱風吹透了我的全身。可是突然間,我的車朝著公路外邊衝出去了!我告訴你,我忘了我是開車呢,完全忘了!幸虧我沒往白線那邊歪,不然說不定會撞死什麼人。接著我又往前開——過了五分鐘我又出神了,差一點兒——(他用手指頭按住眼睛)我腦子裡胡思亂想,什麼怪念頭都有。林達威利,親愛的,再去跟他們說說吧,為什麼不能叫你在紐約上班呢。威利紐約用不上我。我熟悉的是新英格蘭,新英格蘭這邊離不開我。林達可是你六十歲了,他們不能要求你還是每個禮拜都在外?跑。威利我得給波特蘭打個電報。原來說好了的,我應該明天早上十點鐘見布朗和莫里森,給他們看這批貨。他媽的,我准能把它賣出去!(他開始穿外衣)林達(把外衣拿到一邊)你何不明天一早就到霍華德那兒去,告訴他你非在紐約上班不可。親愛的,你就是太好說話了。威利要是老頭子瓦格納還活著,紐約這一攤早歸我負責了!那個人真是好樣的,有肩膀。可是他這個兒子,這個霍華德,這小子不知好歹。我頭一次留北邊跑買賣那會兒,瓦格納公司還沒聽說過新英格蘭在什麼地方呢!林達親愛的,你幹嗎不把這些話告訴霍華德呢?威利(受到鼓舞)我是要告訴他,一定告訴他。家裡有乳酪嗎?林達我給你做個三明治。威利不,你睡吧。我去喝點牛奶,說話就上來。孩子們在家嗎?林達他們睡了。今天晚上哈皮給比夫約了女朋友,帶著他玩去了。威利(感興趣)真的?林達看著這兩個孩子一塊兒刮臉,真叫人高興,兩個人在洗澡間,一個擠在另一個後面。然後一塊出去。你聞見了嗎?滿屋子都是刮鬍子膏的味兒。威利你說這是怎麼回事?幹了一輩子為這所房子付款。最後房子算是歸你了,可是房子里沒人住了。林達唉,親愛的,過了時的東西就扔掉了,生活就是這麼回事。威利不,不對,有些人——有些人就能創出點兒事業來。我今天早上走了以後比大說了什麼沒有?林達你不該責備他,威利。尤其是他剛下火車。你不應該對他發火。威利我他媽的什麼時候發火來著?我就是問問他賺到錢沒有,這就叫責備?林達可是親愛的,他上哪兒賺錢去?威利(又著急又生氣)他身上憋著股子情緒。他變得那麼陰鬱,我走了以後他道歉了嗎?林達他可垂頭喪氣了,威利。你知道他多麼崇拜你。我看等到他真能夠發揮他的長處的時候,你們兩個就都高興廠,就不打架了。……

上一篇[夢斷代碼]    下一篇 [逍遙茶館]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