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文學研究會叢書》

標籤: 暫無標籤

文學研究會編輯這套叢書的計劃重點是介紹外國文學。目的在一方面想打破「對於文學的謬誤與輕視的因襲的見解」,一方面想「介紹世界的文學,創造中國的新文學」。

1 《文學研究會叢書》 -《文學研究會叢書》

 

2 《文學研究會叢書》 -正文

  現代文學叢書。文學研究會編輯。1921至1937年間由上海商務印書館出版。它包括翻譯和創作兩部分內容,是中國現代出版最早、規模巨大的一套文學叢書。全套叢書共出125種,其中翻譯71種(包括小說30種,戲劇20種,文藝理論10種,詩歌3種,散文1種,童話、寓言等7種),創作54種(包括小說27種,文藝理論及文學史 2種,詩歌8種,通俗戲劇叢書10種,散文、傳記等7種)。
  文學研究會編輯這套叢書的計劃重點是介紹外國文學。目的在一方面想打破「對於文學的謬誤與輕視的因襲的見解」,一方面想「介紹世界的文學,創造中國的新文學」(《文學研究會叢書緣起》)。《文學研究會叢書目錄》所列譯著達80餘種,后因人力和其他條件的限制,許多未能譯出和出版,有的或出版時換了書名,或不列入該叢書。已譯出的包括英、法、德、美、西班牙、瑞典、挪威、匈牙利、奧地利、俄羅斯、波蘭、比利時、印度、新猶太、愛爾蘭和日本等國的作品。其中有魯迅譯阿爾志跋綏夫的《工人綏惠略夫》、武者小路實篤的《一個青年的夢》;鄭振鐸譯泰戈爾的《飛鳥集》、《新月集》、路卜洵的《灰色馬》以及《印度寓言》;高真常譯莫里哀的《慳吝人》;張聞天、汪馥泉、沈澤民合譯王爾德的《獄中記》;傅東華譯梅特林克的《青鳥》;潘家洵譯蕭伯納的《華倫夫人之職業》;李青崖譯弗羅貝爾的《波華荔夫人傳》以及《莫泊桑短篇小說集》;曹靖華譯柴霍夫的《三姊妹》;耿濟之譯安特列夫的《人之一生》和莫泊桑的《遺產》;趙景深、高滔、樊仲雲等人譯屠格涅夫的《羅亭》、《貴族之家》、《煙》等。

《文學研究會叢書》《文學研究會叢書》

  叢書的創作,新詩有朱自清等八人的合集《雪朝》;朱湘的《夏天》、《石門集》,徐玉諾的《將來之花園》,冰心的《繁星》,梁宗岱的《晚禱》,劉大白的《舊夢》等。小說有老舍的《老張的哲學》、《趙子曰》、《二馬》,茅盾的《幻滅》、《動搖》、《追求》,葉紹鈞的《隔膜》、《火災》、《線下》,王統照的《一葉》、《黃昏》,廬隱的《海濱故人》,落華生的《綴網勞蛛》。散文、戲劇及其他創作方面則有瞿秋白的《新俄遊記》和《赤都心史》,落華生的《空山靈雨》,侯曜的《復活的玫瑰》、《春之生日》、《棄婦》,熊佛西的《青春的悲哀》等。
  這些作品基本上是文學研究會成員所創作,雖不能反映新文學創作的全貌,但在很大程度上顯示出了初期新文學運動的實績。
  叢書有一部分文藝理論、文學史和文學批評的著述與翻譯,如謝六逸編《西洋小說發達史》,鄭振鐸編《俄國文學史略》,豐子愷譯廚川白村的《苦悶的象徵》,章錫琛譯本間久雄的《新文學概論》以及傅東華譯蒲克的《社會的文學批評論》等。
  《文學研究會叢書》的編輯、出版和發行,對中國新文學運動和創作的發展,起了積極的推動作用。大量翻譯外國文學作品,也造成了借鑒外國進步文學的良好風氣。除《文學研究會叢書》外,文學研究會還先後編輯了《文學研究會創作叢書》、《文學周報社叢書》、《文學研究會·世界文學名著叢書》、《小說月報叢書》等。

 

3 《文學研究會叢書》 -配圖

 

4 《文學研究會叢書》 -相關連接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