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斷翅蝴蝶飛》

標籤: 暫無標籤

類型:校園小說

作者:非雪飛飛

1 《斷翅蝴蝶飛》 -內容介紹

我看到她的時候她正對著偌大的天空吹氣球。

我不到她的眼睛。

然後是那隻氣球「碰」的一聲炸了。

她又從衣兜里拿出一隻。

然後又是「碰」的一聲。

一隻又一隻。

我跑過去抓住她的手,說羅菲你別這樣。

然後我看到了那雙悵然的眼睛和爬滿淚水的她的面龐。凌亂的頭髮被風肆虐地吹著。她用憂傷的眼睛盯著我,像是在乞求,那麼無助,那麼悲涼。我就覺得渾身被電了一下,放開了她的手。

她憋住了氣繼續吹,直到又是氣球炸裂的聲音。

我就站在那兒了,很木訥的樣子。我只是覺得腦子一片空白,那氣球炸裂的聲音就像有子彈射入我心臟一般,刺得我生疼,一顆又一顆,直到麻木。

我想羅菲一定是盯著天空吹氣球的,因為我自己是那樣木木地看血紅色的那張大幕布。羅菲木木地吹氣球,木木地任淚水打濕她漂亮的頭髮。我木木地想起小時候和羅菲一起玩氣球的時光。

我們就在院子里搶氣球,直到那隻紫色的氣球碰到什麼尖的東西發出巨大的響聲,把羅菲嚇得愣住了。過了幾十秒她就大聲哭了起來。我是大男孩我不會哭的。但我很害怕,因為羅菲哭得如此慘烈,我媽一定會認為是我欺負了她,那我的耳朵又得面臨脫離腦袋的危險了。我說你哭那麼凶幹嘛,又不是死了媽,不過破了一個爛氣球而已。她果真停止了哭聲,用眼睛瞪著我,我是剛鬆了口氣那慘烈的哭聲又被換作了更慘烈的鬼哭狼嚎。我說敢情羅菲你這是父母雙亡來著,要不怎麼會又加一倍的分貝和慘烈呢?我以為我這樣說后她會揍我,這還好一點,結果她還是那樣地鬼號著。我說羅菲你還真來勁兒了你,想不到你如此小心眼,吝嗇鬼你!

只是在很久很久以後我才知道,並不是羅菲不捨得那隻漂亮的氣球,而只是她確實被嚇著了。

「我覺得那是我心臟炸烈的聲音,好疼。」羅菲說。

我卻仰天大笑,我想這一什麼女的啊,真是比瓊瑤還瓊瑤啊。

羅菲說你笑什麼呀?我還是止不住笑。我說沒什麼,反正笑死了不會讓你償命。說完繼續笑。羅菲的樣子很無辜,無辜過後升級變成了生氣,生氣的結果就是很久都不理我。你不理我才算了,誰稀罕呀,我想。結果那段時間她就一個人走路,一個人吃飯,一個人看天空。我還是和山子他們在足球場上玩命似的磨耗著我的青蔥歲月,整天揮著大把大把的汗水讓我的「如狼號」的笑聲散落在這個小城市的每個角落,我也不知道它們有沒有生根、發芽。

我的笑聲跟狼號似的,這是羅菲說的。我一直以來都愛大笑,整天弄個哭喪的臉來擺著多晦氣啊。我媽就把我的笑神經生得異常發達,羅菲這樣說著實嚇了我一跳,打擊不小的啊。我的笑聲就僵在半空中,我猜想我的表情一定很猙獰,要不跟猴子或者猩猩似的特逗,要不羅菲怎麼會笑得喘不過氣兒來呢?要知道羅菲一向是不愛這樣大笑的。說實話,當時她的笑聲讓我渾身不自在,笑得我全身發麻。我就奇怪了,想不通那麼些年了,她都是聽著我的笑聲吃飯、走路、寫字的,怎麼非得今天說我了。除了一個理由我再也想不出其它的了,那就是今天她那個地方有問題,就是哪根神經搭錯了犯糊呢。

最後她終於不笑了,乾咳兩聲,用很認真的表情看著我,再用特認真的語氣說,顏風我本是不想說這些傷大家感情的話的怕傷害你可我這人特善良你又不是不知道所以我不得不說了,只是希望你注意點影響要不然二姨會操心死的你說這關係到你乃至全家傳祖接宗的大事兒我也不能不說了你要相信打擊是一時的前途是光明的你要穩住……

我就稀里糊塗地聽著她講一大堆話氣兒都沒喘一下,我都懷疑她是不是不用靠呼吸來維持生命的。我想我的笑聲難聽怎麼又扯到我媽頭上去了,這死丫頭真是害人不淺!現在想想那時可真是夠愚蠢的,她不過是用一大堆話來描述一個問題,那就是如果我再這樣笑下去我只有到和尚廟裡呆著去。

說實話,自那以後,我至少有一天的時間忍住了沒笑。可那種欲死的感覺至今還鮮活。所以後來我就管不了那麼多了,還是一如繼往地讓我的笑聲在空氣中蔓延綻放。

娶媳婦和活命哪一個更重要,那可是顯而易見的事情。

我8歲生日那會兒,我媽給我弄了個很大的氫氣球,估計帶百隻螞蟻上西天去是不成問題的,那氣球長啥樣兒我倒是不記得了。玩的時候在外婆家院里看見一個小姑娘盯著我的氣球看,任我怎樣把氣球挪來挪去的她就是死死地盯著,我想這都什麼年代了難不成你沒見過氣球啊咋的。不過我瞅著這小姑娘眼睛挺大水靈靈的挺漂亮,臉蛋兒粉嘟嘟的挺可愛,兩條麻花辮在頭頂上往下垂著挺新鮮的就把氣球遞給她了。她倒是不客氣地一手抓過去,什麼都不說還那樣直愣愣地盯著氣球,我可是真生氣了看她那麼大的人了,還一點禮貌都不講。當時我還想著她會接過氣球,莞爾一笑,露出兩個小酒窩和兩排潔白的牙齒,說一聲「謝謝」,結果她就這樣。我又想或許她牙不好看又黑又黃不敢開口吧,再或許她壓根就不會笑!再指不定她本身就一獃子傻子!還沒假定好呢,她手一松,氣球飛掉了。我也記不清我是更生氣呢還是憤怒,反正我哭了,也不知怎的一個8歲的小男子漢還那麼小氣,哇哇大哭起來。估計那隻氣球是被嚇著了,就停在半空中沒再往上竄——原來是線被絞在樹枝上了。我就說我的哭聲沒那麼大的威力吧。然後我用淚眼看著那小女孩「蹬蹬蹬」地就爬上樹,然後再順利地下樹,帶著那隻氣球。那時我的欽佩之情多過了那份驚訝,也忘了氣球的事兒,纏著她要她教我爬樹。一個大男子漢是不能輸給一個小女孩的。再說,學會了還可以在山子面前臭美一番呢!

我只記得她說,把氣球放走好嗎,它很可憐的。

我說好,好,只要你教我爬樹就成。

那個女孩就是羅菲了。那也就是我們的第一次見面。現在想起來真覺得羅菲挺執著的。我本以為她爬樹去取氣球,是因為她捨不得還想玩,或是被我的哭聲給嚇住了,哪知她只是為了再一次放它走。

而後我又知道自己拜錯了師傅。羅菲告訴我,那是她第一次上樹。

從那次氣球爆炸事件后我就再沒見過羅菲玩氣球,每次她見著氣球都會躲得遠遠的,我想羅菲生來就和氣球有仇。

這個女孩有點笨,要不說是奇怪吧。這是我對羅菲的第一印象。

山子竟然打我了。

山子是我同學是我鄰居也是羅菲的同桌,更是我從小到大一起踢球一起在旱冰場上撒下幸福汗水的臭小子外加好哥們。他本名不叫山子的,大家都叫他山子我也就叫他山子了。只是羅菲總是很認真地叫他的名字。他的名字和他本人反差很大,他人雷厲風行的,可名字可愛文靜得可以——馮小哲。他是不喜歡羅菲這樣子叫他的,就像羅菲不喜歡聽他叫好「菲菲」——和「狒狒」諧音的呵!可他倆誰也不理誰,羅菲依舊叫山子「馮小哲」,山子依然管羅菲叫「菲菲」。

山子說顏風你今兒跟我一起走,就別叫羅菲了。我納悶著山子今天怎麼這麼反常,以往總是我不願意帶著羅菲這個拖油瓶,可山子好說歹說總跟我作對。現在我才明白了,他是想對我施用暴力而又不願意讓羅菲看見他的熊樣兒。山子一拳猛地揍在我臉上,然後我就聞到一大股血腥味兒。我是個活生生的人呵,所以我條件反射地一拳回了過去。只是最終拳頭停留在半空中,這可不是男子漢作風的。然後山子用特具振撼力的聲音說,顏風,你真他媽的不是東西。可我分明感覺到那聲音在顫抖。

呵,我本來就不是東西。我說過,我是個活生生的人。

其實我都不知道我是怎麼招惹他了,他竟然打我,下手還挺狠,我臉都給打腫了。羅菲問我是怎麼了,是不是打球撞欄杆上了?

我說沒什麼,山子打的。說這話的時候語氣特平常。只是我看著羅菲怒氣沖沖地離開,讓我等著站在原地別動。我還沒弄明白是怎麼回事兒,山子和她就到我面前來了。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