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春秋繁露》

標籤: 暫無標籤

《春秋繁露》董仲舒所著,是漢代重要著作。

1 《春秋繁露》 -簡介

《春秋繁露》《春秋繁露》
《春秋繁露》中國漢代哲學家董仲舒的政治哲學著作。《春秋繁露》推崇公羊學,發揮「春秋大一統」之旨,闡述了以陰陽、五行為骨架,以天人感應為核心的哲學-神學理論,宣揚「性三品」的人性論、「王道之三綱可求於天」的倫理思想及赤黑白三統循環的歷史觀,為漢代中央集權的封建統治制度,奠定了理論基礎。

2 《春秋繁露》 -歷史

《春秋繁露》《春秋繁露》
西漢中期,戰亂頻仍的諸侯王國割據局面基本結束,生產得到恢復與發展,中央集權得到鞏固與加強,出現了經濟繁榮和政治大一統的局面。適應統一的中央集權的需要,董仲舒的神學唯心哲學思想便應運而生。他的哲學思想主要反映在所著的《春秋繁露》中。

據《漢書·董仲舒傳》記載,董仲舒說《春秋》事得失,作《聞舉》、《玉杯》、《蕃露》等數十篇。《蕃露》是他講《春秋》諸篇中的一篇。「蕃」與「繁」古字相通。《史記》說「蕃露」原是冠冕的一種裝飾,綴玉而下垂。賈公彥在《周禮·春官大司樂》中作疏說:「前漢董仲舒作《春秋繁露》。繁:多;露:潤。為《春秋》作義,潤益處多」,認為《春秋繁露》是對《春秋》大義的引申和發揮。

現存《春秋繁露》有17卷,82篇。由於書中篇名和《漢書·藝文志》及本傳所載不盡相同,後人疑其不盡出自董仲舒一人之手。《春秋繁露》系後人輯錄董仲舒遺文而成書,書名為輯錄者所加,隋唐以後才有此書名出現。

中國現存最早的《春秋繁露》版本,是南宋嘉定四年(1211年)江右計台刻本,現藏於北京圖書館。注本很多,最詳盡的是蘇輿的《春秋繁露義證》。其版本有《永樂大典》所載《宋本》,明代蘭雪堂活字本,清代盧文弨抱經堂校刊本。註釋本有清代凌曙的《春秋繁露注》和蘇輿的《春秋繁露義證》等。

3 《春秋繁露》 -內容

正文

春秋分十二世以為三等:有見、有聞、有傳聞。有見三世,有聞四世,有傳聞五世。故哀、定、昭,君子之所見也,襄、成、文、宣,君子之所聞也,僖、閔、庄、桓、隱,君子之所傳聞也。所見六十一年,所聞八十五年,所傳聞九十六年。於所見,微其辭,於所聞,痛其禍,於傳聞,殺其恩,與情俱也。是故逐季氏,而言又雩,微其辭也;子赤殺,弗忍書日,痛其禍也;子般殺,而書乙未,殺其恩也。屈伸之志,詳略之文,皆應之,吾以其近近而遠遠、親親而疏疏也,亦知其貴貴而賤賤、重重而輕輕也,有知其厚厚而薄薄、善善而惡惡也,有知其陽陽而陰陰、白白而黑黑也。百物皆有合偶,偶之合之,仇之匹之,善矣。

4 《春秋繁露》 -目錄

·卷第一 楚莊王第一 ·卷第一 玉杯第二
·卷第二 竹林第三 ·卷第三 玉英第四
·卷第三 精華第五 ·卷第四 王道第六
·卷第五 ·卷第六
·卷第七 01 ·卷第七 02
·卷第八 01 ·卷第八 02
·卷第九 01 ·卷第十
·卷第十一 01 ·卷第十一 02
·卷第十二 ·卷第十三 01
·卷第十三 02 ·卷第十四
·卷第十五 ·卷第十六 01
·卷第十六 02 ·卷第十七

5 《春秋繁露》 -作者簡介

《春秋繁露》董仲舒
董仲舒(公元前179年一公元前104年),西漢時期著名的唯心主義哲學家和今文經學大師。景帝時任博士,講授《公羊春秋》。漢武帝元光元年(前134),董仲舒在著名的《舉賢良對策》中,提出他的哲學體系的基本要點,並建議「罷黜百家,獨尊儒術」,為漢武帝所採納。

其後,任江都易王劉非的國相10年;元朔四年(前125),任膠西王劉端的國相,4年後辭職回家。此後,居家著書,朝廷每有大議,令使者及廷尉就其家而問之,仍受武帝尊重。董仲舒潛心鑽研《公羊春秋》,學識淵博,故時人稱其為「漢代孔子」《春秋繁露》也是一部推崇公羊學的著作。董仲舒以《公羊春秋》為依據,將周代以來的宗教天道觀和陰陽、五行學說結合起來,吸收法家、道家、陰陽家思想,建立了一個新的思想體系,成為漢代的官方統治哲學,對當時社會所提出的一系列哲學、政治、社會、歷史問題,給予了較為系統的回答。

6 《春秋繁露》 -哲學思想

《春秋繁露》五行
《春秋繁露》宣揚「天人合一」、「天人感應」的神學目的論。認為天是有意志的,是宇宙萬物的主宰,是至高無上的神。《繁露》把自然現象和社會現象進行神秘化的比附,認為天按照自己的形體製造了人,人是天的副本,人類的一切都是天的複製品,這就是「天人合一」的思想。天通過陰陽、五行之氣的變化而體現其意志,主宰社會與自然。草木隨著季節變化而生長凋零,都是天的仁德、刑殺的表現;社會中的尊卑貴賤制度,都是天神「陽貴而陰賤」的意志的體現。君、父、夫為陽,臣、子、婦為陰,所以君臣、父子、夫婦的關係就是主從關係。「天子」是代替天在人間實行統治的,君主之權是天所授予的,並按天的意志來統治人民,這就是神化君權的「君權神授」思想。《繁露》還用五行相生相勝的關係來附會社會人事,如將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水生木比為父子;木居左,金居右,火居前,水居后,土居中央,比為父子之序,等等。這樣就把古代樸素唯物主義的概念——陰陽和五行變成了體現天的意志和目的,神化封建制度的工具。

《繁露》還大力宣揚「天人感應」說。認為「天」不但為人世安排了正常秩序,還密切注視人間的活動,監督正常秩序的實現。如果人間違背了封建道德即天的意志,君主有了過失而不省悟,天便會降下災異警告,這就是所謂「譴告」說。反之,如果君主治理天下太平,天就會出現符瑞。可見,封建統治者與天是相通、相感應的。如果能按照天的意志行事,維持正常的統治秩序,就可長治久安。

根據天人感應的神學目的論,《繁露》提出了先驗主義的人性論、性三品說。董仲舒把人性分為三個品級:聖人之性,中民之性,斗筲之性。聖人之性為純粹的仁和善,聖人不用教化,是可以教化萬民的。斗筲之性是只有貪和惡的廣大勞動人民,這些人即使經過聖人的教化也不會成為性善者,對他們只能加以嚴格防範。中民之性具有善的素質,經過君主的教化便可以達到善。這三個品級的人性,都是天所賦予的。

這一套性三品的人性論,是孔子「惟上智與下愚不移」(《論語·陽貨》)人性論的發展。

《繁露》全面論證了「天不變道亦不變」的形而上學思想。

《春秋繁露》《春秋繁露》

所謂「道」,是根據天意建立起來的統治制度和方法,《繁露》用形而上學的觀點加以分析判斷,認為這個道是永恆的、絕對的。它說:「凡物必有合。合必有上,必有下;必有左,必有右;必有前,必有后;必有表,必有里;有美必有惡;……此皆其合也。陰者陽之合,妻者夫之合,子者父之合,臣者君之合。物莫無合,而合各有陰陽。」(《基義》)這裡,它承認對立面的普遍存在,具有一些辯證法的因素。但它認為這些對立面之間的關係,主要是協調服從的關係,否定矛盾雙方的鬥爭。雖然它承認矛盾的兩個方面的性質、地位不同,但陽和陰雙方,一主一從,一尊一卑的地位是永不可改變的,更不能轉化,這是「天之常道」。然而,歷史的發展並非一成不變的,王朝更替時有發生,為了解釋這一現象,董仲舒提出了「三統」、「三正」的歷史發展觀。中國農曆的十一月、十二月、正月可以作為正月(歲首),每月初一日為朔日,朔日有從平旦(天剛亮的時刻)、雞鳴、夜半為開頭的三種演算法。

每一個新王朝上台後,都要改變前一個王朝的正、朔時間,這叫改正朔。如果新王朝選擇農曆正月為歲首,則尚黑色;如選擇十二月為歲首,則尚白;如選擇十一月為歲首,則尚赤色,這就是所謂「正三統」。每個正朝都應按照自己的選擇改換新的服色,這叫「易服色」。不管如何循環變化,維護封建統治的道和天一樣,是永遠不變的。「王者有改制之名,無改道之實」(《楚莊王》)。所以,「三統」、「三正」也是董仲舒借天意之名宣揚「天不變道亦不變」的理論武器,目的是長期維護封建統治。

《春秋繁露》所反映的董仲舒的認識論,是建立在神學唯心主義哲學體系上的,是為天人感應的神學目的論服務的。人類、宇宙萬物及其變化都是天意的安排,所以,人的認識也就是對天意的認識,只要認真考察自然現象,或通過內心自省,就不難體會到天意。董仲舒認為「名」反映的不是事物,而是天意,它是由聖人發現的,並賦予事物以名,「事各順於名,名各順於天」(《深察名號》),即天的意志決定人的認識,人的認識決定萬事萬物,完全顛倒了名與實、主觀與客觀的關係,是一條唯心主義的認識路線。

《春秋繁露》大力宣揚「三綱」、「五常」的封建道德觀,為封建等級制度和倫常關係的合法性製造輿論。早在春秋時期,孔子便提出了「君君、臣臣、父父、子子」(《論語·顏淵》)的思想,後來韓非發展了這一思想,並為「三綱」劃出了一個明晰的輪廓:「臣事君,子事父,妻事夫,三者順則天下治,三者逆則天下亂,此天下之常道也。」(《韓非子·忠孝》)董仲舒對此加以繼承和神化,第一次提出:「王道之三綱,可求於天。」(《基義》)他說:「天為君而覆露之,地為臣而持載之,陽為夫而生之,陰為婦而助之,春為父而生之,夏為子而養之。」(《基義》)雖然尚未提出「君為臣綱,父為子綱,夫為妻綱」的正式條文,但其意思已很明確了,待西漢末成書的《禮緯》就把「三綱」的條文具體化了。三綱以君為臣綱為主,父為子綱、夫為妻綱是從屬於君為臣綱的,最根本的是要維護君權的統治。

董仲舒在答漢武帝的策問時曾提出「仁義禮智信」五常之道,在《春秋繁露》中又加以詳盡論證。「仁者,愛人之名也。」(《仁義法》)「立義以明尊卑之分。」(《盟會要》)「禮者,……序尊卑貴賤大小之位,而差內外、遠近、新舊之級者也。」(《奉本》)「不智而辨慧狷給,則迷而乘良馬也。」

(《必仁且智》)「竭愚寫情,不飾其過,所以為信也。」(《天地之行》)

7 《春秋繁露》 -主要影響

《春秋繁露》《春秋繁露》
《春秋繁露》中三綱五常的倫理觀是漢王朝封建大一統政治的需要,也是中央專制集權制的反映,它在當時維護國家統一和封建制度方面,起過積極的作用。但隨著整個地主階級的歷史地位日益向保守、反動轉化,它便成了反對革命,麻痹和奴役勞動人民的精神枷鎖。由於它高度集中地反映了整個地主階級的根本利益,所以成了沿續幾千年的封建社會的道德倫理規範,在中國影響深遠,危害極大。

《春秋繁露》以哲學上的神學蒙昧主義,政治上的封建專制主義為基礎,提出了一套較為完備的思想體系,儘管以後各個王朝的哲學形態有所改變,但這一思想一直在中國封建社會中占統治地位。書中將自然現象與社會問題進行無類比附,得出自己需要的結論,具有很大的欺騙性,影響惡劣。

當然,學術界也有不同觀點,這一觀點認為,正是董仲舒的「神學蒙昧主義」在制約著皇權,在皇權具有絕對權威、社會又還沒有出現可以與皇權抗衡的時代,恰恰是董仲舒的系統的天人感應論在制約著皇權,使皇上不敢為所欲為,正是這一思想文化的因素在維繫和制衡著社會力量,這對家天下時代有效防止天子濫用權力起到了巨大的作用。董仲舒說,屈民而申君,屈君而申天(《玉杯》)。所以,不能用現在的眼光來笑話古人的愚昧,其實在那個時代,他們看得比要深刻和長遠得多。

8 《春秋繁露》 -傳承意義

這套書籍是崔國瑞10年前在景縣一農戶家中發現的,分為上、中、下三冊,共17卷82篇,版本翻刻了武英殿聚珍版。武英殿是清代內府刻印中心,武英殿刻本是清代內府本的代稱,代表清代宮廷書籍的刻印水平。武英殿聚珍版是乾隆皇帝採納了大臣金簡的建議,用木活字擺印的叢書。《春秋繁露》被收入四庫全書總目。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