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時間的女兒》

標籤: 暫無標籤

《時間的女兒》是一部獨一無二的歷史推理小說,甚至很「不像」一本推理小說。小說中所謂的案件是英國歷史上一宗家喻戶曉的故事。

 

1 《時間的女兒》 -內容簡介

一部獨一無二的歷史推理小說,甚至很「不像」一本推理小說。小說中所謂的案件是英國歷史上一宗家喻戶曉的故事:理查三世為了纂取王位,謀殺了囚禁在倫敦塔中的兩個小王子。嫌犯的「罪行」令人髮指,更令人深思。但是病床上的格蘭特探長卻根據他縝密的推理,一舉推翻了流傳四百年之久的歷史定論,並告訴我們:事情的真相未必就是你聽來、看來的那樣!

《時間的女兒》《時間的女兒》

2 《時間的女兒》 -作者簡介


約瑟芬·鐵伊:1897年生於蘇格蘭因弗內斯,就讀於當地的皇家學院。之後,在伯明翰的安斯地物理訓練學院接受三年訓練,然後開始物理訓練講師的生涯。後來,她辭去教職照顧她住在洛克耐斯的父親,並開始寫作。這位英籍女作家,是20世紀30年代以來,推理史最輝煌的第二黃金期三大女傑之一,也是其中最特立獨行的一位。和她齊名的阿加莎·克里斯蒂、多蘿西·榭爾斯都是大產量、行銷驚人的作家,鐵伊卻窮盡一生之力只寫了八部推理小說,八部水準齊一的好小說——是推理史上極少數一生沒有任何失敗作品的大師。1952年逝世於倫敦。


 

3 《時間的女兒》 -導讀


我認得一位聰明驕傲的朋友,偏愛所有動腦鬥智的遊戲,包括計算機踩地雷遊戲最快紀錄87秒,卻始終不看推理小說,有回,他聽我們眾人高談闊論推理小說煩了,撂下一句狠話,「我這輩子所知道最好的推理小說是,陳寅恪先生的《方以智晚節考》。」

好傢夥,拿一代歷史大家的著作來修理人,這當然是極沉重的一擊。

還好,我並沒有忘掉一個名字:約瑟芬·鐵伊。

我的回答是,「那你應該看一本英國的推理小說,叫《時間的女兒》,這部小說講的是一名對人的長相有特別感受的蘇格蘭場探長,他因為摔斷了腿住院,哪裡也不能去,只能老實躺在病床上,卻因此偵破了一樁四百年前的謀殺案:英王理查三世,究竟有沒有派人殺掉據說被他禁在倫敦塔的兩名小侄兒,好保住他的王位──」

時間的女兒,The Daughter of Time這個書名出自一句英國古諺:The truth is the daughter of time,意思是時間終究會把真相給「生」出來,水落石出,報應不爽。

 

4 《時間的女兒》 -書評


約瑟芬·鐵伊,是古典推理最高峰的第二黃金期三大女傑之一,但走的路子和與她齊名的艾嘉莎·克麗絲蒂、桃樂賽·謝爾絲大大不同,鐵伊毫不掩飾她對那種不斷複製、下筆如流水的討好讀者作品的厭惡,克麗絲蒂一生出書近百種,謝爾絲也達五十。但鐵伊一輩子只寫八本推理小說,本本俱在水準之上──否則她如何能以一敵十,和大產量的克麗絲蒂和謝爾絲並駕齊驅,其中最特別的是這本《時間的女兒》。

老實說,在推理閱讀尚未成氣候的此時台灣出版這本書,只能說是身為編輯人的宿命和任性。

宿命是說,你很難不出版它,否則你會像哪件該做的事沒做好一樣,睡覺都睡不好──《時間的女兒》在推理小說史上是一部絕對空前也極可能絕後的奇書,不因為它到今天為止仍被美國偵探作家協會集體票選為歷史推理的第一名作品(第二名是安博托·伊可的響檔檔名著《玫瑰的名字》),而是因為它雄大無匹的企圖、寫作方式及其成果。一般而言,歷史推理所做的仍是虛擬的演義方式,借用歷史的某一個時段、人物、傳說或事件材料,作家丟進一則犯罪故事,試圖由此產生化學變化,好碰撞出不同趣味的火花,但《時間的女兒》不是這樣,它不躲不閃不援引「小說家可以虛構」的特權,正面攻打一則幾乎不可撼動達四百年的歷史定論,比絕大多數的正統歷史著作還嚴謹還磊落。

這需要膽識,膽子+學識──有造反的膽子不夠,還要有足夠支撐的豐碩學識。

而出版此書所以說基於編輯人的任性,原因在於,我個人實在不相信台灣的推理小說迷準備好了讀這樣一本書──讓我學習鐵伊的膽量,有話直說,這些年來,台灣的推理迷泰半習於也安於清楚模式化、輕飄飄表達方式的日本推理小說,《時間的女兒》無疑是密度太高、太嚴重的作品,它不像坊間日式推理,只要求讀者幾小時無所事事的時間而已,還包括謙遜的閱讀態度、細膩的思維、高度的文學鑒賞力以及基本的英國歷史認識。鐵伊不是會討好讀者、侍候讀者的寫作者,《時間的女兒》尤其個中之最。

這部奇書比較像推理大海中的瓶中書,寫給茫茫人世中的有緣的人

上一篇[水殺千翔]    下一篇 [松下TH-P42U33C]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