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暗黑破壞神3》

標籤: 暫無標籤

《暗黑破壞神3》是一款動作類角色扮演遊戲,《暗黑破壞神3》玩家可以在五種不同的職業中進行選擇(如野蠻人或巫醫等),創建屬於自已的角色,每種職業都有一套獨特的法術和技能。透過 豐富多樣的遊戲設定、充滿史詩色彩的故事情節、以及與無數怪物和具挑戰性的Boss較量,這些英雄在累積經驗和技能的同時,也將獲得具有神奇力量的物品。

1 《暗黑破壞神3》 -簡介

《暗黑破壞神3》《暗黑破壞神3》

作為一款終極動作類角色扮演遊戲,《暗黑破壞神III》是暗黑破壞神系列的完美延續。玩家可以在五種不同的職業中進行選擇,如野蠻人或者巫醫,每種職業都有一套獨特的魔法和技能。玩家們在冒險中可以體驗豐富多樣的設置、感受史詩般的故事情節,挑戰無以計數的惡魔、怪物和強大的BOSS,逐漸累積經驗,增強能力,並且獲得具有神奇力量的物品。遊戲故事發生在Sanctuary,一個黑暗的魔幻世界。這個世界里的大多數居民不知道的是,二十多年前曾經湧現出一批英勇強大的英雄,從地下世界邪惡勢力的手中拯救了Sanctuary世界。很多曾經直接面對地獄之師的勇士們,即便從戰爭中倖存下來,也都已經神智錯亂。而其他大部分戰士則選擇埋葬這一段可怕的記憶,讓思緒從恐懼中解脫。在《暗黑破壞神III》中,玩家將重返Sanctuary,再次與各種各樣的惡魔怪物展開殊死搏鬥。憑藉簡潔易懂的界面、快節奏的戰鬥和暗黑迷們一直企盼的驚心動魄的遊戲體驗,《暗黑破壞神III》將成為《暗黑破壞神II》完美的續作。此外,該遊戲還有諸多新的亮點,足以讓暗黑系列的動作角色扮演遊戲體驗達到一個新的高度。

2 《暗黑破壞神3》 -評述

「暴雪出品必屬精品」,雖然很多其他公司也敢這麼說,但是敢跟著暴雪學跳票的並不算多。已經記不得暗黑破壞神III的消息傳說了多久,視頻、壁紙、零星文字像抽風一樣的偶爾出現一下,也正因為這樣,年初傳言今年的WWI(暴雪全球精英邀請賽)上會正式發布開發了七年之久的Diablo III的時候,沒幾個人當真,直到六天前暴雪的官方網站上一幅冰封圖片引起了無數人的瞎遐想,今日,謎底終於揭曉,惡魔再次降臨。在最終圖片亮相之前,暴雪官網以每天一幅圖片的速度進化,冰封逐漸融化,多個新符文浮現,第六幅圖片之後終於讓我們看到了DIABLO III的真面目,讓我們用動畫來重溫這個過程,然後一起來看暗黑破壞神3目前透露出來的消息。

3 《暗黑破壞神3》 -遊戲特點

《暗黑破壞神3》暗黑破壞神III

目前暗黑3的官網已經開通,併發出了部分信息:新的故事發生在前作之後的20年,智者Decard Cain在崔斯特瑞姆發現一個降落的隕石,並破譯了隕石的信息,信息一如既往——惡魔來了,又要開戰了!於是,DIABLO III又讓世界沸騰了。當然,以暴雪的習慣來看,大家真正玩到暗黑破壞神3應該還得不少時日,不過,有希望總是好的!IT世界網很快的刊發遊戲最新信息,新加入特點就在下面,看完以後就可以開瓶香檳了!

暗黑破壞神3 主要特點:

可以選擇5個強大的人物,包括野蠻人和巫師,巫醫(Witch Doctor)可以召喚邪惡蜂群嶄新的3D引擎,帶來讓人震撼的視覺享受無數的室內和室外場景,全面細緻地展示Sanctuary這個世界互動式的環境,其中有危險的陷阱和障礙物,還有可破壞的元素隨機生成的世界,給玩家帶來無限動態的遊戲享受種類眾多的惡魔和妖怪,各自擁有獨特的攻擊模式和行為舉止新的任務系統和人物自定義選項,帶來終極的動作角色扮演體驗在battle.net上的多人遊戲,讓玩家能互相合作,或者是互相競爭

4 《暗黑破壞神3》 -美術和劇情設計介紹

《暗黑破壞神3》暗黑破壞神III

風格化並不意味著卡通化,暴雪如是說Leonard Boyarsky,主世界觀設計者,以及Brian Morrisroe,美術監製,共同登上了2008WWI的舞台,向公眾說明了一些關於Diablo III在整體視覺以及劇情設計的問題。看上去對於設計者們來說他們的主要目的之一是讓玩家覺得整個遊戲世界更加有人情味兒而同時又不會降低玩家的對動作要素的興趣。Morrisroe詳細解釋了對於劇情和遊戲進程來說美術設計有多麼重要。首先,他說設計團隊需要對前作的美術設計進行了解和認證。他認同Diablo系列的風格很大部分根基於恐怖氛圍,然後需要讓他的團隊弄清楚Diablo和DiabloII在藝術表現風格差異之間的問題,就如同遊戲在實際中所表現出的那樣。「我們的記憶中更多的是大片的黑灰,缺少斑斕色彩的遊戲。但是在前兩作的遊戲進行時我們發現他們實際擁有大量動感的生物和環境要素,而這正是我們想在DiabloIII里發揚的。」

《暗黑破壞神3》暗黑破壞神III

對於一個已經證實的新遊戲來說更新一切資料是一項相當艱巨的工作,Morrisroe說。「我們有一套全新的,升級過的引擎,我們並不想做一套全3D環繞鏡頭的遊戲儘管我們可以做到。遊戲仍然是45度視角的的,仍然真實存在於Diablo世界里。然後我們開始思考鏡頭,對於美工來說一個固定視角鏡頭可能是我們能作出的最好決定了。而這的確讓我們將美術設計以及環境變得更加真實並且更加動感的工作變得容易多了。」Morrisroe闡述了美術設計的風格化是暴雪設計理念的一個重要支柱,但是風格化並不意味著卡通化。「風格化,有些人將其和'有些卡通化'或者Disney藝術風格畫上等號,但這並不是我們準備對Diablo一貫美術設計所做的。我們了解並回顧了Diablo和DiabloII,整個氛圍非常黑暗...粗礪以及寫實的風格是我們必定會繼承並帶入遊戲中的但同時,將玩家帶入一個奇幻世界里也是非常重要的...我們可以僅僅是簡單的照照相然後將這些付諸遊戲中,但這並不是我們的工作。」強烈的剪影同樣是遊戲視覺設計中的重要因素。Morrisroe強調了大塊形狀和斜線條對於視覺上的趣味性以及更加奇幻色彩的重要性。一旦形狀被確定了,那麼下一步就是填充顏色。「色彩大概是在我們的遊戲設計過程中最具爭議性的事情了...一開始我們想『這個看上去太牛了,這裡應該是灰色的,褪色的世界,非常黑暗,充滿了黑色裂縫和角落。』而當我們回頭看並且實際遊戲得時候發現在Diablo和DiabloII裡面有一些相當動感的區域,而這正是我們想抓住並且擴大可能性的地方。」美術團隊對大量的恐怖電影作了深入的研究,關注它們如何利用顏色來構建一系列色調。根據Morrisroe的描述,顏色和色調的關係。"使用暗綠和暗藍來構成恐懼感,像是老大哥在看著你的那種感覺。你可以不去使用非常活潑,讓人看上去很舒服的顏色但是同時要保持Diablo系列的核心價值從而維持那種恐怖感。」

《暗黑破壞神3》暗黑破壞神III

暴雪相信將這種新的藝術理念熔合入遊戲可以幫助表現故事更加劇情化,Boyarsky也相信對於動作遊戲來說這是個很重要的因素。「我確實認為對於你的角色來說為什麼要做某件事情是一個相當重要的因素,甚至對於一個動作遊戲而言;它對你的行動給出了意義。作為設計者我們希望做到讓玩家渴望了解故事接下來要說什麼的程度和玩家對於進入下一關或者拿到下意見裝備的需求同樣大,這也是另外一個能驅使你繼續遊戲的原因並讓你更加深入進行遊戲。包含玩家在內的語音是Diablo系列的新變化。不光是NPC們會和你的角色說話,你還可以回話了,Boyarsky相信這會產生一些效應。「這可以讓故事的進行更加誘人,讓它更加生動,速度更加快。還可以讓你的角色更像是控制自己的行為,更像在一個故事裡扮演英雄角色,而不是只是像一個送信人一樣跟著故事走。」在讓玩家們通過對話和知識書籍來得到故事情節的同時,暴雪嘗試填充更多細節進入環境中。這樣,設計團隊希望在遊戲進程中將情節更加巧妙的融入世界背景而不是總要人為的打斷。「如果我跑進了一群狂熱者的惡魔召喚陣中而惡魔轉過頭去攻擊他們,那麼說明這群人的能力等級並不是太高;我跟隨一具坐在一個平靜思考著,死去的大惡魔頭頂上戰士屍體的足跡,而我知道了很多關於他的信息。關於這個有意思的人物我想了解更多,一個單詞都不用。」整個故事發生在DiabloII的資料片毀滅之王20年之後。我們知道穿插在整個系列的人物Deckard Cain仍然會出現,故事開始於New Tristram,但是暴雪並沒有透露更多。我們只能等待著更多關於Tyrael發生了什麼,Diablo怎麼回來的以及Sanctuary的其他事情的消息。

5 《暗黑破壞神3》 -城鎮介紹

卡爾蒂姆

《暗黑破壞神3》《暗黑破壞神3》

卡爾蒂姆[Caldeum]曾經是凱基斯坦[Kehjistan]帝國中最令人驕傲的城市,也是全世界的貿易中心。即便在城市的規模上可以與威茲君[Viz-jun]以及後來的庫拉斯特[Kurast]相匹敵,它卻從來沒有被認為是帝國的中心;相反,那些出生在卡爾蒂姆的人們卻不這樣想。甚至是魔法公會戰爭爆發的時候,也絲毫沒有影響到卡爾蒂姆的貿易活動;畢竟人們都認為就算政治和魔法佔據著重要的地位,可如果因此而影響到貿易將會帶來更嚴重的後果。他們或許會說:「就讓庫拉斯特的人們認為自己是世界的中心吧。我們只要能在這裡自由的交易、買賣或者交談就足夠了,謝謝!」然而我曾經對這個城市所抱有的自豪感卻逐漸消失殆盡。現在回首整座城市,我不得不承認它正在逐漸墮落下去;自從庫拉斯特城裡面大量的貴族紛紛逃至卡爾蒂姆並定居下來,它就開始了墮落的進程。我也聽說了一些關於那些貴族為何逃離庫拉斯特的令人恐懼且難以置信的謠言,不過這並不會讓我有所擔憂。到是他們在這裡的所作所為讓我們心懷憂慮。儘管起初他們逃至這裡的時候是為了自身的安全,可久而久之這種信念就更加淡化,開始向這個城市索取,自認為是這裡的主人,既傲慢又自大。他們很輕易的就在管理卡爾蒂姆的貿易公會中得到了想要的位置,打算用那些財富來雇傭商人去實現他們的野心。當我開始產生不確定的想法時,凱基斯坦帝國終於意識到並迅速開始著手處理這種惡化的態勢。但是在他迅速的解決了我們公會同那些貴族之間的紛爭時,他身上所展現的那種專橫絲毫體現不出任何個人所應該擁有的魅力、領導力以及智慧。即使人民全力的支持他成為我們的帝國君主,我也不認為這就是什麼奇事。雖然說我們一直都是凱基斯坦帝國的一部分,接受他的統治,可我們認為在卡爾蒂姆的大家是一個自由的整體,只屬於我們自己。在避免了那場災禍之後,現在似乎最明顯的就是那隻不過被那虛偽的假象所掩蓋的事實。在哈坎王[Emperor Hakan]生病之後,這種虛偽的假象逐漸瓦解,他的影響力也開始減弱;而卡爾蒂姆的氣氛也隨著他的健康狀況所改變。一旦他的病情變壞,曾經我們那美麗富饒的城市也隨之變得更加慘不忍睹。當哈坎王去世后,他那無能的繼承人佔據了王位,而卡爾蒂姆也開始陷入深淵之中。我們的噩夢似乎永無止境:我們被踐踏以及被迫住到貧民窟的命運、無能的當權者、再次出現的偏執的撒卡蘭姆[Zakarum]以及和我們魔法師的爭吵……這不是幾頁紙就能說清楚的。對於它來說,能承擔這樣多的事情的確已經夠多了。

新崔斯特瑞姆

《暗黑破壞神3》《暗黑破壞神3》

我們都對有關崔斯特瑞姆的傳說有所耳聞。每次聽到那個名字,都會讓在腦海里浮現出不死者,惡魔的役使,君主的瘋狂,以及那最令人後怕的傳說,恐怖之主的獲釋。雖然現在很多人認為特殊的麵包模具或者一灘死水只要稍微發揮一點想象都能讓人陷入瘋狂,我在去各地旅途中已經終結了不少諸如此類的故事。在這篇文章中我想說我對那個所謂的新崔斯特瑞姆的旅行多少有些失望。新崔斯特瑞姆已經存在了不少年,雖然它建立的確切時間並不清楚。最開始只是一些商人為從進入古教堂的探險者手中獲取暴利而建立的營地,後來它逐漸發展起來,成為一個小鎮。直到古教堂已經被翻了個底朝天的時候,探險者和旅人便慢慢不再到此處來了,新崔斯特瑞姆也開始走下坡路。這個小鎮現在的主要建築是一些凋敝的小屋,而旅館是唯一看起來還能住人的地方。我準備離開這個沉悶地方的時候,偶然間遇到一個古怪的老頭,他似乎有說不完的奇聞軼事和民間傳說。他告訴我在大教堂的深處仍然有一些價值連城的關於古代起源和智慧的書籍。我將他的話記在心裡,因為我得承認,當探索了「舊」崔斯特瑞姆被燒毀的廢墟之後,我也敢步入那座不怎麼「聞名」的傳奇教堂。

6 《暗黑破壞神3》 -地下城介紹

《暗黑破壞神3》《暗黑破壞神3》

崔斯特瑞姆大教堂

「奇怪的是它任何時候都可能來襲擊你,看來哪裡的怪物都會自尋麻煩,簡而言之你能在哪找到最多的寶藏呢?為何安全的地方不能有大收穫?」「我腦子裡想到的是:跑吧,讓同伴都去死。我無法接受;那真的是太可怕了。」 在親自看到崔斯特瑞姆的殘跡后,我認為自己有必要去尋找更多的資料——有關於那個充斥著迷霧的地下走廊和地牢的舊教堂。這是一座大約在公元912年,最初建立起來的赫拉迪克修道院(參見古代神秘傳統的相關條目,從有關赫拉迪克的密令中獲得更多信息),後來被改建成為一座薩卡蘭姆大教堂。傳說中拱頂那裡修建起來的原始修道院深處囚禁著暗黑破壞神——它在那裡緩緩釋放著恐懼的氣息—— 這裡便是我們如今所成稱為崔斯特瑞姆的地方。為了揭開舊教堂的眾多謎團,我找到一名年長的冒險者,曾經親自踏入那地獄之路般的古老通道。「我們聽到過所有關於崔斯特瑞姆發生的怪異事件,不過吸引我們的是某些從他們帶來的貨車中的戰利品。」他暫停下思考片刻,撓了撓取代原來左臂的假肢。「奇怪的是它任何時候都可能來襲擊你,看來哪裡的怪物都會自尋麻煩,簡而言之你能在哪找到最多的寶藏呢?為何安全的地方不能有大收穫?」顯然,為了揭開整個事件的謎團他正在試圖讓自己的情緒得以放鬆。「到達到崔斯特瑞姆后,我們在進入大教堂之前花了一些時間來準備。我似乎記得城鎮中有一間不錯的旅店。事實上,有些邪惡的東西從那個老教堂里跑出來了:你能感覺得到。現在,我與我的隊友們都不願承認感到害怕,於是在大家撒腿逃跑之前,我們闖進了那個地方。現在我想告訴你的是,那裡充斥著我前所未聞的死亡氣息。剛進去,我們便被不死生物襲擊了,」他暫停下來,看看我是否在懷疑發笑。不過我並沒有這樣做,於是他繼續回憶,「是的,不死生物。我雖然曾經面對過不死生物,但我想你無論如何都不會適應。或許你認為自己準備周全,但那種可怕的感覺依然在刺激著你的內心。手由於出汗開始變得不靈活,連劍都快抓不住了… 面對那種東西,你真的擔心自己會身心崩潰。還有那不可思議的惡臭。不過我們熬過去了——從另外一邊跑了出去,那裡的一種未知感使人放鬆並驅使我們繼續前進。談到這點的時候他的情緒變得非常黯淡。我也試圖讓自己放鬆一下,以免錯過了個別細節。

《暗黑破壞神3》《暗黑破壞神3》

「這是個錯誤的開始。我們接連二三的遇到這些,這些黑暗……的傢伙……小鬼,惡魔……抑或是墮落者,我想他們肯定是被號召集起來的。如此之多,所有的觸角和紅色閃電,四面八方的向我們襲來。我想你面對這種東西絕對不會認為自己真的有所準備。我們輕易的就失去了一切判斷力。那裡是如此的黑暗… 「然後我們聽到……那種恐怖的聲音彷彿鋸開骨頭一般,我只能如此描述。「我不願再去回憶他說的話了。如此恐怖,我甚至不願意去理解,但他卻在我耳邊不斷重複,一遍又一遍。」這位冒險者在回憶中戰慄起來。「他是如此誇張的一個傢伙…並且…並且周圍都是血肉和軀體——我轉向的每個地方都有新的恐懼襲來。他突然間靠近了我們;我們毫無辦法。Jeremy第一個倒下了,我拔腿便跑。我腦子裡想到的是:跑吧,讓同伴都去死。我無法接受;那真的是太可怕了。我逃跑的時候被他的側擊擊中,但那下子也幾乎廢掉了我整隻手臂。後來一名醫者幫我解決了問題……」在這裡他低沉下去,陷入了長久以來所忍耐的悔恨。

7 《暗黑破壞神3》 -生物介紹

《暗黑破壞神3》《暗黑破壞神3》

不死骷髏


不死生物是我們世界的瘟疫,至今沒人知道它們為何存在,也沒人找出一勞永逸擺脫他們的辦法.我們還要面對這些由瘋狂的巫師和准半神召喚出的骷髏武士的幽魂多久?不要因為那些骷髏襲擊的報告數量比較少就以為我們安全了,在這隻邪惡的大軍面前,我們從來就沒有安全過.他們來了,記住我的話.我們撇開骷髏看上去邪惡又笨拙的事實,它們並不是笑柄,我們既不應該輕視他們的存在,也不該忽視它們代表的麻煩.很久沒有人對它們的實質進行過認真調查了. 由於我在這些方面有過很多的調查研究,很顯然現在應該由我來糾正這些無知的誤解.經過了數個月的潛心鑽研之後,現在是時候公布一下我對這種邪惡怪胎的研究資料了.與我的預想相反,一個被複生的骷髏是由各種不同的骨架的碎片拼成的,而不是來自一具完整的骷髏.這種多樣化的組合讓它們進行組合和重組,並且讓它們非常容易召喚--僅僅需要一點材料就可以(估計是指施法材料和所需的骨頭--譯者注).當然,這並不意味著一名訓練有素的死靈法師無法隨意在任何地方召喚骷髏士兵.只是在墓地中組建一支骷髏大軍比在森林中方便的多.(這是不是意味著召喚怪物所消耗法力值和所在區域有關?--譯者注)另外,我最近認為骷髏的智力被召喚的法術威力和法術範圍所限制.理論上一個聰明機敏的骷髏奴僕和數量上百的骷髏大軍所需的魔法能量是相同的.不然我無法解釋大部分骷髏的可笑精神狀況,或者.也許是覺得自己的存在難以置信,才吵吵鬧鬧的躲在桶里等哪個300年才路過的冒失冒險者自投羅網?與我們世界另外的可怖不死生物-無腦的殭屍和成群的食屍鬼相比,骷髏作為一個整體更加的危險,因為他們是作為一個整體被組織和領導的.根據證據顯示,讓它們使用盾牌保護自己和盟友只需要一點點的能量.我喜歡稱這些為"持盾骷髏兵",雖然它們的數量沒有普通骷髏兵那麼多,但是他們的多見程度已經讓人擔憂.如果我上述的情況還沒有說服懷疑論者正視這件事的嚴重性,想想那些骷髏召喚者吧.這些專門創造出來的高智商進階骷髏勇士,擁有技能能夠補充骷髏軍隊的數量.是的,在一個邪惡不死的軍隊中加入召喚者就能創造出一個可以自我維持的軍隊,能夠不停的創造新的成員,來達到惡魔主人們的一切目的.所有聰明的讀者應該意識到了,任何瘋狂的人只需要一點原材料就可以召喚出這些不死軍團.顯而易見,一個簡單的解決辦法就是挖掘出墓地的屍體並且迅速焚燒掉屍骨.只有這樣我們才能保證摧毀了那些想對我們不利傢伙的軍工廠.
《暗黑破壞神3》多節行者

多節行者

行走在Tristram原野上是如此舒暢的一件事情,不管是那繁密的森林還是那如畫的河流,空氣似乎都像有著有著某種超凡的意義一樣把我引到了一個名叫Wortham的小漁村。為了將居住在我們這個世界上的那些奇異的,難以置信的和那些具有攻擊性的居住者編撰下來,我來到了這裡。我希望能有一個嚮導能夠安全的把我帶進潰爛森林(Festering Wood)而後再出來,因為我知道那裡面有著一種奇特的生物,多節行者。那麼,你也許會問了,多節行者是什麼?它是不是只是一個混亂的,會行走的大樹,一種樹木的幽靈,又或者是其他的什麼東西?它是實實在在的活物么?在那個明亮但是不久就轉為灰暗且沉悶的一天,當我穿越過Wortham村時我也嘗試向Wortham的村民詢問過這些問題。但是我在Wortham碰到的有限的幾個人都是沉默寡言的,並不願意對我調查進行回應。當我圍著這個死氣沉沉的城鎮尋找道路時,我必須面對這個事實:我所希望的通向Festering Wood的橋已經毀壞了,燒毀的程度遠遠大過能修復好的程度。之前那些問題的答案似乎正在離我遠去,但同時我又發現了村子里的唯一一位長者,儘管他堅持讓我離他的漂亮女兒遠點並且態度十分粗魯,但是一旦他發現我對他女兒並沒有興趣時,我發現他是那種很善於交際的人。他自我介紹叫作Pablo DeSoto並且幸運的,對於一些魔法的傳言以及我的疑問,他有著相當的了解來回答。根據DeSoto大師的描述,Festering Wood的名字來源於在森林裡一切都被無序的翻騰著,攪亂著;甚至有發現連大地都可以捲起一個人並且吞噬他。當談論到多節行者的時候,他發表了對於它們真正面目的意見。他說這些卑劣的神秘生物來自於一個通過吸取人類或者動物能量來維持生命的物種。這些可憎的生物將他們的外表變換成樹木的模樣以便誘捕獵物,吸收受害者變成它們黑暗力量的儲備。這些怪物進行緩慢的移動,有些能夠散發出惡臭來毒害它們的獵物。DeSoto大師肯定的聲稱多節行者,以及潰爛森林本身的形成可以追溯到那些死靈法師使邪惡降臨於這個世界的骯髒行為,而這些死靈法師對此要負上很大的責任。他詳細的和我講述了他稱之為「Diablo事件」 的理論,而這又和那些死靈法師們的黑暗技術相關聯。不管真相是否如他所說一樣,對於沒能夠找到帶我進入潰爛森林的嚮導我感到十分的慶幸。在聽到了關於那裡的傳言之後,我覺得尋找一個更適合我的探險方式比我自己胡亂決定要好得多。

《暗黑破壞神3》《暗黑破壞神3》

羊頭人

哈茲拉(俗稱羊頭人)長久以來一直被認為是我們世界的原住民之一,和沙漠以及山區的lacuni豹人部落有著血緣關係,但是根據我最近發現的一些證據,事實遠非如此。哈茲拉的歷史要比我們之前想的複雜和艱深得多。根據我成功翻譯的上古雕刻文字,哈茲拉起源於人類,來自東部大陸Teganze地區Torajan叢林中的umbaru部族。在遙遠過去的某個時間段,五個現在被稱為哈茲拉的部落從高原遷移而來,按照和以往不同的方式發展。他們的生活相對安寧並逐漸從一個以狩獵為主的社會轉型到以農耕為主的社會。當他們在2000年前左右的時候遭遇了Vizjerei,情況發生了戲劇性的變化。此時魔法宗派之戰進行的如火如荼,即使強大如Vizjerei的宗派亦在這場曠日持久的戰鬥中感覺疲憊不堪。一個Vizjerei的小宗派打算利用惡魔化的犧牲品來組織一支軍隊,而和平的umbaru部族似乎正符合他們的要求。我不知道他們是何時開始接觸Vizjerei,但在此十年或者更久之後,一些哈茲拉部落的前身開始從和平寧靜的存在轉變為向Vizjerei全面開戰。這多半是由於目睹他們的一部分兄弟經歷痛苦的儀式被Vizjerei轉化為野蠻的半羊怪物所造成的。雖然在Vizjerei眼中他們很落後,但是umbaru部族利用對地形的了解和天生的勇猛使法師們陷入困境。但是這種情況並沒有持續很久。數十年的征戰將他們的文明和傳統磨滅,部族開始為獲取勝利不擇手段。事實上他們已經開始失去了自我。之後發生的一切並沒有留下太多的記錄,但是我可以肯定在那之後200年中的某個時刻他們打算使用 Vizjerei的力量來對抗他們的敵人。為了到達這個目的,他們試圖抓獲一個法師來實現他們的計劃。最終他們強迫一個俘虜幫助他們控制那些已經變了形的同伴,同時為了將Vizjerei徹底逐出Teganze他們也將自己進行了魔化。他們的策略獲得了成功,但是這不是沒有代價的。他們發現在獲得這種被詛咒的力量的同時,他們已經和惡魔Zagraal簽訂了契約(在這裡我使用「惡魔」這個詞並沒有認同或者反對「燃燒地獄」理論的意思,在這裡我只不過想表述它的本意:一個痛苦之源)。他們變成了可怕的掠奪者,被驅使去襲擊村莊和商隊以滿足他們的嗜血慾望,同時將獲得的犧牲品獻祭給他們的惡魔主人。此時他們也被稱為哈拉茲,在umbaru語中被解釋為「惡魔」。在經歷了數年的此類恐怖后,他們先前的兄弟,位於Teganze低層的umbaru部族派出了他們的神聖巫醫戰士來根除哈拉茲對這個地區造成的威脅。巫醫們利用異世界的力量切斷了哈拉茲和Zagraal之間的聯繫,直至面對Zagraal本人。在那場傳奇式的戰鬥中,英勇的戰士們為擊敗Zagraal戰鬥至最後一人,最終他們取得了勝利。哈拉茲至今仍舊和人類征戰不休,但是失去了邪惡的力量之源,他們被削弱了。除了二十年前未知原因的短暫蘇醒,他們的狂野逐漸消弭直到變成我們今天所知的這種遲鈍麻木的狀況。

《暗黑破壞神3》《暗黑破壞神3》

黑暗祭祀

當今天早晨我發現一把血腥的彎曲匕首深深地刺進大門的時候,我意識到那些黑暗祭祀已經找到我了。我花費了很多的時間試圖忘記在數月前所見的那些可怕的印象,但是無濟於事。現在他們終於找上門了。夜晚的荒野中存在著一種純粹而令人壓抑的黑暗。因此當我在夜晚的崔斯特瑞姆附近茂密的森林中穿行時看到了遠處的光明,心中湧起了尋找旅伴的念頭。當我靠近的時候,卻感到一種比這漆黑的森林還要陰森的東西慢慢逼近。那種感覺如此的可怕讓人不禁想抽身而退,直到有吟唱聲傳入我的耳中。感謝上帝讓我沒有衝動的走近那個發出聲音的不潔之地。我找了一個比較隱蔽的同時可以清楚看到森林深處發生的事情的地方藏了起來。那是我第一次看到他們,那些黑暗祭祀,圍成一個圈。他們的火炬發出慘淡的光,影子在他們刻滿詭異符文的長袍上舞動。我聽說過這些帶著兜帽的邪惡祭祀和他們的墮落儀式。我承認我對那些東西有些好奇。當他們繼續吟唱,我打算離開以防止他們看到我。但是我的注意力被一個面無血色,雙眼翻白的人牢牢地吸引住了。他似乎失去了理智,完全沉浸在宗教狂熱地氣氛中,或者是受到藥物的影響,踉踉蹌蹌的被引到了圈子的中央跪了下來。儀式還在繼續,祭祀中的首領帶著鍍金兜帽,臉籠罩在陰影中,他走上前來開始用一種我無法理解的方式吟唱。一個帶著皮面具的壯碩祭祀用黑色的無眼頭套蒙住那個犧牲品的頭,然後從腰間拔出一根一英尺長短的釘子。當我正在考慮這根邪惡的釘子的用處時,我發現他的另外一隻手裡握著一把巨大的黑色鐵鎚。他把鎚子舉過頭頂,猛地一擊將釘子釘在了那個祭品的背上。我幾乎喊了出來,但是那個犧牲品卻沒有一點聲息。又一根鐵釘準備好了,我知道不能再看下去了。如果我被他們抓住了,恐怕也難逃同樣地命運。我聽到鐵釘穿入肉中那令人作嘔的聲響,而那祭祀首領的長袍讓我無法轉移視線。那上面詭異的符文翻卷著如同死亡的漩渦。我看著它,感覺自己的心智在一點點地喪失。我開始強迫自己不去看那邪惡的場景,緩緩地轉過身向後退,我的內心瘋狂的想要逃離。當我無法抑制內心的恐懼,我開始不顧一切的狂奔起來,完全沒有去想會發出多大的聲響,直到我筋疲力盡。當我稍微恢復了一點力氣,又立即開始連滾帶爬的繼續逃命。不久之前我將我對新崔斯特瑞姆缺乏某種真正恐懼的失望態度溢於言表,但我現在希望我壓根沒有提過這些。失望可比徹頭徹尾的恐怖好多了,特別是那天晚上我所經歷的這種恐怖。自從回到家中,我開始狂熱的研究那些被惡魔役使的祭祀來讓自己的內心平靜,去讓自己相信我那晚所見的不過是子虛烏有的幻夢,但是那些恐懼的傳說讓我的內心不停的戰慄。我不知道我的行動何處惹惱了他們,但是我最害怕的夢魘已經成真。我被他們盯上了。

8 《暗黑破壞神3》 -演示影片內容介紹

《暗黑破壞神3》《暗黑破壞神3》

Blizzard 在巴黎全球邀請賽(WWI)上,以影片展示《暗黑破壞神3》開發中內容;遊戲研發領導人 Jay Wilson 強調,這是遊戲開發中的展示視頻,並非遊戲的最終版本。遊戲一開始主要示範野蠻人移動,吸引許多食屍鬼,並利用眾多技能來消滅食屍鬼的過程。影片展示中,野蠻人同時配備了魔法斧,並遭遇肥怪,殺死肥怪后又被血鰻所傷,但野蠻人可以從肥怪掉落物中,取得紅色補血球,用於恢復健康。後來,野蠻人又遭遇了狂戰士強有力的進攻。 Jay Wilson 緊接著展示野蠻人與環境互動,包括打碎傢具、打開書櫃,還有打開箱子、裝備戰利品等;Jay Wilson 指出,所有裝備將是為每個職業量身訂做,外表獨特,而此次展示的裝備只是無數裝備中的一部份。另外,野蠻人也展示了旋風技能,展開拯救凱恩的任務,野蠻人與玩家可能熟悉的人物展開對話,並且從與凱恩一起受困的兩個守衛得到幫助,玩家點擊守衛,守衛就會跟隨角色行動。至於野蠻人還遭遇到骷髏射手的挑戰。遊戲示範影片緊接著介紹新職業巫醫,巫醫以蝗蟲群來消滅殭屍;Jay Wilson 表示,蝗蟲群不僅可以吞滅目標,更可以找到附近的敵人並蔓延開來,攻擊成群的怪物最為有效。巫醫緊接著召喚了兩隻寵物,寵物 Mongrel 為敏捷強悍、襲擊的好幫手,現場同時展示巫醫如何施放犧牲技能,還有可以讓生物逃跑的恐懼技能等。當巫醫與野蠻人追殺敵人時,遭埋伏而凍僵,此時女性角色加入,適時伸出援手,未來玩家藉由 Battle.net 可以組成隊伍出征;影片結尾以相當震撼的畫面,展示了整個隊伍衝進廢墟,與巨型樹、Siegebreaker 等展開激烈的戰鬥。

9 《暗黑破壞神3》 -遊戲壁紙欣賞

《暗黑破壞神3》《暗黑破壞神3》
《暗黑破壞神3》《暗黑破壞神3》
《暗黑破壞神3》《暗黑破壞神3》

暗黑破壞神3行業百科

遊戲簡介
遊戲概況
遊戲特色
區域
物品
任務
怪物
傳說
人物
NPC
遊戲系統
暴雪娛樂
職業介紹
野蠻人
巫醫
法師
武僧
惡魔獵手
魔法技能介紹
主動技能
被動技能
遊戲場景
場景介紹
怪物信息
《暗黑破壞神3》

什麼是Diablo 3?

《Diablo3》中文名:《暗黑破壞神3》玩家可以在五種不同的職業中進行選擇,創建屬於自已的角色,每種職業都有一套獨特的法術和技能。

《暗黑破壞神3》

《暗黑破壞神3》拍賣行系統DH平民攻略

拍賣行系統DH平民攻略

《暗黑破壞神3》

暗黑3封號原則是什麼?

近日的一輪封號讓很多玩家比較迷惑,可能有不太熟悉戰網管理原則的,不妨看看下篇玩家寫的評論,也許對你有所幫助!

《暗黑破壞神3》

暗黑3有成為電子競技的可能性嗎?

一款遊戲成為了超越遊戲的存在是很少見的。要將遊戲變為體育項目,需要融合策略,技術和娛樂性。暴雪的《星際爭霸》已經做到了,而且眾說紛紜之中,《暗黑破壞神3》也很可能成為電子競技。

《暗黑破壞神3》

暗黑3中最讓人鬱悶的怪物是哪些?

這些怪物中的各類「攪屎棍」,何謂「攪屎棍」,就是攻擊不一定高,專門在你背後下刀子,噁心你,不管它吧會給你造成相當大的麻煩,但是你想打又不一定摸得到,你的砸鍵盤衝動多來自於它們

查看「暗黑破壞神3」更多內容>>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