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暴雨將至》

標籤: 暫無標籤

 時間不會死亡,圓圈不是圓。三個故事平行發展:年青僧人收留逃亡少女;名攝影師女友懷孕;攝影師回到馬其頓老家……三個片段相互影響,推向震撼性結局。敘事體上的迴環結構,象徵了巴以干半島連綿不絕的戰事。

1 《暴雨將至》 -劇情簡介

《暴雨將至》海報

 時間不會死亡,圓圈不是圓。三個故事平行發展:年青僧人收留逃亡少女;名攝影師女友懷孕;攝影師回到馬其頓老家……三個片段相互影響,推向震撼性結局。敘事體上的迴環結構,象徵了巴以干半島連綿不絕的戰事。
本片劇情結構獨特,以三段獨立的故事來刻畫同一主題「人生的抉擇」。三段中的人物雖有關連,但時空跳躍度卻很大,包括發生在12世紀的馬其頓修道院的一宗謀殺;當代倫敦的餐廳遭遇恐怖分子闖進亂槍掃射;第二段故事中的主角回到馬其頓的故鄉,卻見到第一段故事的女主角;影片結束時,故事剛好回到電影開始時的修道院。

2 《暴雨將至》 -花絮

·這是第一部獲得奧斯卡提名的馬其頓電影。

·正在被亞歷山大拍攝的男人就是本片的導演Milcho Manchevski。

·這馬其頓共和國的第一部電影,為馬其頓贏得了巨大的藝術聲譽。

3 《暴雨將至》 -關於影片

本片在威尼斯影展中,與台灣電影《愛情萬歲》同獲最佳影片金獅獎。本片劇情結構獨特,以三段獨立的故事來刻畫同一主題,三個故事平行發展,相互影響,推向震撼性結局。導演以實驗性的手法來處理時空與敘事形式,強調反暴力和反戰的主題。

結構上的精巧大概是這部影片最具迷人的地方。影片結尾將基盧神父與主教交流的鏡頭原封不動地重放一遍,影片的情節結構從終點又回到起點。從敘述學上講是倒敘,影片打破一般的敘述規則,不是引齣劇中的某個相關人物對往事進行回憶,而是將故事作一個循環。影片到了最後,觀眾方才明白原來三個看似聯繫並不怎麼緊密的片段竟然是環環相扣的一體。故事看來時空錯亂,結尾處豁然開朗,就象拼貼板被組裝成為一件藝術品;而這一組裝過程又是由觀眾來共同完成的。影片將敘述的權利還給觀眾,讓觀眾去回味。

對時空近乎偏執的嗜好,成為一代又一代哲學家和藝術家窮其一生的探究的重大命題,《暴雨將至》表達的正是對時間的疑惑,對歷史的疑惑,對暴力的思考。

時間從三個互相聯繫的的斷片故事中穿過,影片從片頭回到片頭,這其間在三個不同的地點發生了創痛、暴力、愛情、衝突、戰爭等一系列故事之後, 影片又迷一般地回到片頭那個"暴雨將至"的那個瞬間。好像,逝者未逝,時間 在套疊和纏繞中又轉了回來,故事又將重新開始。這部影片的結構就像一個圓, 和貫穿在片中的"時間不逝,圓圈不圓"這句話一樣意味悠長。

《暴雨將至》是九十年代電影對,對時間和空間的探索走向極致的一部,因此說《暴雨將至》的出現是電影史上的一個事件實不為過。這部完全不按已有的「電影時空」規範和模式演繹劇情的影片遊走於馬其頓山區兩個部族和英國倫敦之間,影像與聲音充滿攝人心魄的魅力,加上刻意混亂且無法縫合的敘事手法、螺旋形自由上升和降落的結構框架以及三次極具衝擊力的突發暴力事件(死亡)引發的對人類生存境遇的思考,宣告九十年代新導演對電影語言的自覺思考與創新。

4 《暴雨將至》 -幕後製作

 本片在威尼斯影展中,與台灣電影《愛情萬歲》同獲最佳影片金獅獎。本片劇情結構獨特,以三段獨立的故事來刻畫同一主題,三個故事平行發展,相互影響,推向震撼性結局。導演以實驗性的手法來處理時空與敘事形式,強調反暴力和反戰的主題。

結構上的精巧大概是這部影片最具迷人的地方。影片結尾將基盧神父與主教交流的鏡頭原封不動地重放一遍,影片的情節結構從終點又回到起點。從敘述學上講是倒敘,影片打破一般的敘述規則,不是引齣劇中的某個相關人物對往事進行回憶,而是將故事作一個循環。影片到了最後,觀眾方才明白原來三個看似聯繫並不怎麼緊密的片段竟然是環環相扣的一體。故事看來時空錯亂,結尾處豁然開朗,就象拼貼板被組裝成為一件藝術品;而這一組裝過程又是由觀眾來共同完成的。影片將敘述的權利還給觀眾,讓觀眾去回味。
對時空近乎偏執的嗜好,成為一代又一代哲學家和藝術家窮其一生的探究的重大命題,《暴雨將至》表達的正是對時間的疑惑,對歷史的疑惑,對暴力的思考。
時間從三個互相聯繫的的斷片故事中穿過,影片從片頭回到片頭,這其間在三個不同的地點發生了創痛、暴力、愛情、衝突、戰爭等一系列故事之後, 影片又迷一般地回到片頭那個"暴雨將至"的那個瞬間。好像,逝者未逝,時間 在套疊和纏繞中又轉了回來,故事又將重新開始。這部影片的結構就像一個圓, 和貫穿在片中的"時間不逝,圓圈不圓"這句話一樣意味悠長。

《暴雨將至》是九十年代電影對,對時間和空間的探索走向極致的一部,因此說《暴雨將至》的出現是電影史上的一個事件實不為過。這部完全不按已有的「電影時空」規範和模式演繹劇情的影片遊走於馬其頓山區兩個部族和英國倫敦之間,影像與聲音充滿攝人心魄的魅力,加上刻意混亂且無法縫合的敘事手法、螺旋形自由上升和降落的結構框架以及三次極具衝擊力的突發暴力事件(死亡)引發的對人類生存境遇的思考,宣告九十年代新導演對電影語言的自覺思考與創新。

《暴雨將至》撰寫了三個故事,一段有關不可能的愛;一段人類兩難的抉擇;最後一個故事講述的是「回鄉」。曼徹夫斯基認為《暴雨將至》述說在這世界的任何一個地方都可能有戰爭的引發,而它對你的一生影響甚巨,不管你身在何處都必須作出選擇。他還強調這部影片「不用語言而用形象來敘述一個故事」。《暴雨將至》的敘事機制充滿野心地建立在試圖打碎世界、種族、語言的連貫性、密閉性與自成一體之上。而這正是後現代最富於建設性意義一面的體現,消除權威和中心,但並不迴避對人類生存現狀的體恤和關懷。曼徹夫斯基的敘事超越了古典與現代,走到了後現代。

5 《暴雨將至》 -關於導演

曼徹夫斯基出生在馬其頓,中學畢業后移居紐約。他一直從事著錄象片、廣告片和紀錄片的拍攝。後來,他返回故鄉,看到美麗的故鄉已經籠罩在戰爭的陰影之下,便產生了拍攝《暴雨將至》的想法。這也是我們既能在影片當中看到馬其頓美麗古樸的風景,無限廣闊、純凈的夜空和令人心碎的暴力的原因所在。而他天才一般的敘事,更是深化了對暴力進行反思主題。

  

上一篇[塔巴雷斯]    下一篇 [瑪蒂爾德]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