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曹仁伯醫案論》

標籤: 暫無標籤

屬性:人年四十陰氣自平,從古至今,未嘗不若是也。惟尊軀獨異者,正氣不足,濕痰素多,陽事早痿耳。

 

1 《曹仁伯醫案論》 -藩署蕭四爺治驗丸方

《曹仁伯醫案論》清曹存心
書名:曹仁伯醫案論
作者:曹存心
朝代:清
年份:公元1644年—1911年
屬性:人年四十陰氣自平,從古至今,未嘗不若是也。惟尊軀獨異者,正氣不足,濕痰素多,陽事早痿耳。予偶閱醫書,夜卧臂在被外者,每易招寒而痛。婦人露臂枕兒者,亦易受涼而
痛。此尊軀之病,雖非得於被外枕兒,而其起痛之因,本因於卧在竹榻。竹榻之性寒涼者也,日日卧之,則寒涼之氣未有不襲筋骨。較之前二條之偶傷經絡者更進一層,所以陽氣不宣,屈伸不利,痛無虛日,喜熱惡寒矣。仲景雲∶一臂不舉此為痹。載在中門風中也。實非真中而卻類中之機,豈容忽視?現下治法,首重補陽兼養陰血,寓之以驅寒,加之以化痰,
再取經絡通之,則一方制度自不失君臣佐使焉。
大熟地(八兩)歸身(四兩)赤芍(二兩)附子(二兩)党參(四兩)於術(四兩)茯苓(八兩)黃(二兩)半夏(四兩)虎掌(一對)阿膠(三兩)橘紅(二兩)薑黃(一兩)
桂枝(一兩)沉香(五錢)甘草(一兩)枳殼(二兩)海桐皮(二兩)風化硝(一兩)西羌活(一兩)為末,取竹瀝一茶碗,薑汁二匙,和入淡蜜水,泛丸。

2 《曹仁伯醫案論》 -德清某


屬性:營血本虧,陰火又旺,責在先天。後天脾氣不健,肝木乘之,所進飲食生痰、生飲,貯之於胃,尚可從吐而出,相安於無事,遲之又久,走入膜外,氣道不清,脹自作焉。脾為生痰之源,胃為貯痰之器。若非運化中宮,兼透膜外,則痛勢有加無已,成為脹滿,亦屬易易耳。然脾統血,肝藏血,病久血更衰少。治以化痰,不得不佐以和養。古人之潤燥互用,正為此等症而設。杜蘇子白芥子當歸茯苓炙草生於術半夏萊菔子大腹皮白芍車前子海蜇大荸薺陳皮真濃朴

3 《曹仁伯醫案論》 -嘉興吳

屬性:大小便易位而出,名曰交腸。陡然氣亂於中,卻為暴病也。遲之又久,腸間穢物歸併膀胱,一飲一食都從小便而出。比之交腸症似是而實非者,良由瘀血內阻,大腸廢而不用,幽門闢為坦徑,闌門不司泌別,舍故趨新,舍寬趨隘,日痹一日。竊恐元氣不支而敗。此時論治必須故道復通,瘀血漸消,庶乎近理。旋復花青蔥新絳歸須柏仁薺菜花首烏,另用舊紗帽一頂,炙灰。每服一錢五分,煮酒下。

4 《曹仁伯醫案論》 -安徽程

屬性:先生之病,素稟濕熱,又挾陰虛之症也。濕者何地之氣也,熱者何天之氣也?天地鬱蒸,濕熱生焉;天地交泰,蘊生也。生生不息之機妙合於其間,稟而受者。濕熱元氣混合一
家,出自先天,牢不可破,較之外感內傷之濕熱屬在後天者一掃而凈,豈可同日而語哉!設使薄滋味,遠房幃,不過生瘡動血,幼年所患等症而已。惟事膏粱,更多嗜欲,外增濕熱,內
耗陰精,則臟腑榮衛常有春夏之情,而無秋冬之氣,無怪乎其亥年之氣風火相煽,耳苦於鳴,豈非陽氣萬物盛上而躍之一驗乎?當斯時也,靜以養之,則臍冷齒痛以下見症之外,猶
可相安於無事,何乃火之添油喜功生事,陡然頭昏面赤,一派炎炎之勢。甚至火極似水,陽不成其為陽,熱不成其為熱,肝經之火、督脈之陽亦從而犯上,失其本來之面目。夫近聞引
火歸源,以為甘溫能治火熱之計。嗟乎!未聞道也。甘溫能治大熱者。良以下極陰寒,真陽上越,引其火歸其源,則坎離交媾,太極自安。若太陰濕熱蒸動而上者,投以清滋,尚難對
待,斷不敢以火濟火,明犯一誤不可再誤之戒。然清已有法,滋亦不少,飲食能增,身體能胖,外有餘矣。而色色不能久立久坐者,即病機中萬物陰陽不定未有主也之條,際此外盛
中空、下虛上實,用藥實難嘗見。東垣之清燥湯、丹溪之虎潛丸,潤燥合宜、剛柔協濟。張氏每贊此兩方,始克有賴,何樂而不即用之耶?無如藥力之所以載行者胃氣也。胃屬陽明,陽明中土萬物所歸,濕熱竊踞亦久已,薰蒸傳為吐血,嗽痰,鼻塞,噫氣,氣便失調,正是九竅不和,都屬胃病。欲安內臟,必先清其外腑,又為要著。至於秋末冬初病甚者,十月坤卦純陰,天已靜矣,而濕熱反為之動;腎欲藏矣,而濕熱反為之露,致邪令正失,能不令病者之更進一層乎?附方謹覆。青鹽(四兩)甘草(八兩)荸薺(一斤)海蜇(二斤)萆(一兩)飴糖(八兩)刺皮(一兩五錢)橘葉(五錢)霞天曲(一兩五錢)十大功勞葉(一斤)共為細末,竹瀝水,泛丸。服完后,合虎潛丸全料,同合常服。


上一篇[外腑]    下一篇 [企業創新]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