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本命年》是當代中國都市題材影片具震撼力的作品之一。影片寫實的手法具有強烈的穿透力,於平實的生活場景中,揭示出當代都市生活背面的陰影地帶。片中主人公李慧泉的命運悲劇並非是靠好心人和時代的變革所能拯救,因而具有一種悲天憫人的宿命色彩,強化了影片的悲劇力量,使影片對於命運和人性的刻畫具有著穿透時代的意義。1990年,獲第13屆百花獎最佳故事片獎,西柏林國際電影節特殊貢獻銀熊獎。

《本命年》《本命年》
《本命年》是當代中國都市題材影片具震撼力的作品之一。影片寫實的手法具有強烈的穿透力,於平實的生活場景中,揭示出當代都市生活背面的陰影地帶。片中主人公李慧泉的命運悲劇並非是靠好心人和時代的變革所能拯救,因而具有一種悲天憫人的宿命色彩,強化了影片的悲劇力量,使影片對於命運和人性的刻畫具有著穿透時代的意義。1990年,獲第13屆百花獎最佳故事片獎,西柏林國際電影節特殊貢獻銀熊獎。

1 《本命年》 -影片簡介

 

《本命年》《本命年》

根據劉恆小說《黑的雪》改編。

《本命年》《本命年》

李慧泉為了哥兒們義氣打傷人而「栽」進公安局,勞教期滿后被釋放回家了。他神情冷漠地走進鐵道邊房屋低矮的家,久久地凝視著母親的遺像。熱心的鄰居羅大媽和民警小劉幫助李慧泉辦了個體營業執照,他開始了自食其力的生活。

新春佳節,他仍在屋裡整修三輪車。他舊日的朋友約他去咖啡廳一聚,他因此認識了業餘歌手趙雅秋和行蹤詭秘的倒爺崔永利。由於門外一群小痞子的糾纏,演唱完的趙雅秋希望有人送她回家,於是崔永利請李慧泉代勞。李慧泉開始當上了趙雅秋下班的護送者,一次又一次的夜送趙雅秋,使李慧泉的心逐漸靠近了這個豆蔻年華的少女。然而,隨著時光的推移,趙雅秋的名聲漸起,崇拜者、追隨者愈來愈多,最終,李慧泉的「職務」被趙雅秋身邊的各種各樣的小夥子所取代,他悵然若失。

一天深夜,李慧泉昔日的密友叉子越獄潛逃找到他,一貫以「夠哥兒們,講義氣」自詡的李慧泉陷入深深的痛苦之中,他不忍對叉子做不義氣的事,在他的暗示下,叉子逃走了,李慧泉知道自己犯下了包庇罪,有心去公安局自首。李慧泉降價賣掉全部存貨,取出了全部存款,買了一條金項鏈,他驅車來到大飯店歌廳,找到已經唱紅的趙雅秋。趙雅秋開了幾句笑話,並回絕了他的禮物。李慧泉萬念俱灰,把金項鏈隨手拋在路邊。他下決心到公安局去自首。

路過餐館時,他進去痛飲了一番,喝得酩酊大醉的李慧泉踉蹌而行,突然兩個少年搶劫犯攔住了他,強行搜身。李慧泉笑了幾聲,三拳兩腳把他們打翻在地,一少年猛然躍起沖將過來,李慧泉只覺腹部一震,便蹲在了地上。兩少年倉皇而逃,李慧泉掙扎了幾步,跌倒在地,黑紅色的血淌了出來。24歲的李慧泉在本命年死去了。

2 《本命年》 -幕後製作

《本命年》《本命年》
《本命年》可以稱得上是中國寫實電影的一個高峰,對於導演謝飛來說也是一次突破,它留駐了一個時代生存狀態的集體記憶。該片獲得1990年柏林電影節「銀熊獎」后,日本著名導演大島渚認為謝飛的勝利是「中國電影寫實主義創作方法的勝利」。賦予電影個人理想和人道主義關懷的「第四代導演」,正是以寫實主義為美學支撐的,《本命年》也被看作是「第四代電影人」對中國影壇的最後一次大衝擊。這部拍攝於1989年、講述「殘酷青春」的影片也正成為了80年代中國電影的謝幕式。

最初電影和小說同名為《黑的雪》,劉恆想說的是人的命運就像從天上飄落的雪花,原本都是純潔無瑕的,但落在何處卻不能自由選擇。有的落在乾淨的地方,保持了原先的純凈;有的卻任人踩踏,染上污穢。

影片在1989年初開拍,但是那個冬天一直沒有雪,就覺得沒搶拍到雪景再以《黑的雪》為片名會不太貼切,正是演「泉子」的姜文靈機一動提議《本命年》,24歲的「泉子」死在了自己的「本命年」里,同樣是宿命的。

賈樟柯真實敘述城市生活和小人物的電影是從《本命年》開始的,他覺得他的片子也是按這個路走,謝飛導演比較欣慰,更年輕的一代人也可以認可它。

3 《本命年》 -電影評論

《本命年》是一部表現城市青年題材的影片,不僅具有某些「新寫實」特點,而且極為耐人尋味。這部影片看似單純、平靜,實則讓人感到驚心動魄。

《本命年》《本命年》
從影片中,我們能夠感到謝飛對中國當代某些城市青年乃至市民層面的精神空虛、沒有文化狀況的那種痛心疾首的感受。影片一開始,本片的主人公、剛剛出獄的青年李慧泉正在穿過地下通道。當他走出地下通道后沿著大雜院中彎彎曲曲的小道終於來到了他自己那破敗、零亂、布滿灰塵的小屋時,我們知道,他的新生活開始了。觀眾隱隱約約地感到, 不管他的新生活如何展開,都不會是一帆風順的。

不久,觀眾就被告知,他父母雙亡、孤身一人,過了春節他就24歲了,就是說,對於他的新生活來說,他首先要度過他的本名年。本命年在中國的傳統習俗中意味著一個人一生中每12年遇到一次的不吉利的年頭。按照這一習俗,他熬過了這一年,似乎就開始了一番新的天地。他能否順利地度過這一年似乎是一個問題。但最令人震驚、而且也最讓人思考的是,在影片中,李慧泉的全部故事在他的本命年剛剛開始的時候(即除夕之夜)就結束了。一個希望有新生活、並一度燃起了對生活的期望的人,在他的新生活還沒有開始的時候就結束了。

這很象他的"愛情"經歷:一個相當微弱的愛情信息,剛剛收到,就被信息的發出者廢棄了。影片對故事結局的處理很有特色,一是突發性,二是模糊性。方叉子的自暴自棄、走向絕路以及方叉子的家人對方叉子所表現的那種毫無情義的決絕態度對李慧泉的刺激,是最重要的一個因素。朦朧愛情的迅即消失無疑只是一個積累因素。但問題在於,李慧泉把1萬4千元存款取出來只表明他的絕望和自暴自棄,還並不等於自殺。

事實上,他直接死於一次搶劫事件,但是其死因卻難以確定。這樣一來,影片在主要表現李慧泉死於他的精神悲劇的同時,又為對他的死因的宿命解釋留有一定餘地。在影片中,愛情悲劇只是他精神悲劇的一部分。他不能正確地對待愛情,但更為重要的是,他不能正確地對待他必須面對的生活的沉重。生活的意義對他而言尚有待於發現和建立。

當他在酒吧第一次聽到漂亮歌女的歌聲時,疊印鏡頭的使用準確地表現了他此時此刻的感受:生活似乎突然變得有意義了。方叉子事件之後,愛情的希望對於他就有了決定性的意義。他的悲劇也在於,他把生活的意義完全寄托在一廂情願的愛情上,這一點也有表明他生活空虛和表現城市青年沒有文化的精神悲劇的作用。據說,在影片在拍攝過程中,有人對如何處理泉子和歌女的關係提出建議,即泉子是否可以把她"辦了"。

對此,謝飛始終堅持現在的處理。僅從這一點也可以見出謝飛一以貫之的理想主義和社會批判精神。這一點更加重了影片本身的社會批判的力度。此外,人情冷暖、社會弊端等現實問題在影片中也都得到了一定的折射。

4 《本命年》 -參考資料

http://www.ynmovie.com/cShow.asp?id=541&Nid=128

上一篇[低頻瞬態]    下一篇 [角度]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