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東風流》是由琬仙漸消著作完成的一部小說作品。

作品名稱:東風流
作品類型:武俠小說
總字數:386182
作者名:琬仙漸消
內容簡介:千古仙劍派冥劍在近百年間已經消弱到不過為一小小門派。其中這代是好不容易出了個讓各位尊長寄寓希望的弟子蘇子冬,但未必預言期待會准。
  蘇小冬便是那豁達散漫,除了武功了得,做事跌跌撞撞的逍遙少年。
  可惜少年總有許多的情仇煩惱。十八歲為人生剛剛開始江湖冒險一展伸手的歲數,他浪行江湖間邂逅各色老道新袖,翻騰江湖情仇冒險間也同時尋遇了各色知己。

1 《東風流》 -小說欣賞

第一章憶往
  風清山冥劍軒,便是傳聞中仙派劍聖的後人所創建門派,此派中以修仙劍術聞名於世,在百年歷史中傳聞為古道仙派第一大劍道後裔門庄,不過經歷百年劍術分流,天下劍高手獨創門派又多是突出的五花八門燦爛輝煌。這依舊尋就古劍修術的冥劍軒只能留在那歷史中的輝煌,到今世的發展,已經縮小到門宗不過幾十弟子,成為空留古迹的沒落修仙劍門了。

  這百年來,天下江湖人妖作亂總是不停息,江湖那點人往破事也總是不會消停。

  門派爭鬥,正邪不立,邊疆混亂。朝廷昏庸且過。

  天下也便是群雄四起各處門派劍宗發揚的光大鼎盛。隨即這朝震江湖的名門不計其數,仙派各門也是發揚的各立山頭一派宗脈。

  看著各處仙派發揚光大,而冥劍軒逐漸隱埋沒落,這代冥劍軒掌門『無想高人』也不著急,他依然只注重門中弟子的修為鍛煉,便是多事都交予幾位長老理事,自己閉關求仙修鍊。

  冥劍軒餘下四位花甲白髮的長老都以無雄偉氣焰再震江湖,便是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門中十幾位弟子身上,整個門派隱居隔世,過著子給自足,獨道修劍的磨練生活。

  本代弟子中,同有七位資質上乘有待開拓發展的少年弟子。

  蘇子冬,便是其中一位,『子』子號的這帶七人排行老六,小名子冬流。

  這帶冥劍軒不過掌門劍恆師尊,兩位主持左右長老。之下便是五十多位弟子了。

  蘇子冬其中排行四十八位,便是末位的最小弟子了。其後便是門中唯一的兩位女弟子。

  這趴在酒樓哭的很沒形象的少年便是蘇子冬。

  今日他本是代表師門來箏州參加小師妹依珊的婚禮,便是心中疾苦那最心痛的小師妹就要離開是難過的半死的。

  剛剛過來的女道士為兒時的好友,咒山太虛觀高級道士;虛涼,卻是唯一他可以訴苦的紅顏知己了。

  「這說來也覺突然,依珊小師妹不是跟你最親近,怎麼說嫁就嫁給你們大師兄了?」

  蘇子冬看虛涼鎮定的樣子,是借著酒勁一砸桌子怒道:「因為他卑鄙,他看不起我!」

  回想起多日前的事,他還是耿耿於懷氣得半死。

  大師兄孫羌,乃為孫將軍府世子,在冥劍軒修鍊你武功的時候,從小便是受的各位師兄師父們照顧。

  蘇子冬是孤兒之體,他與那最小的師妹依珊關係最親近。

  從小最喜歡的就是牽著依珊的手帶她去後山玩耍。

  小師妹說最喜歡的就是子冬師兄了。

  兒時記憶懷念得讓人陶醉,山上修行煉劍多年,生活熟悉的都為十多歲的少年們。

  蘇子冬最愛末小的小師妹依珊,依珊為西國舅董王爺的末小遺孤,她深受門中各位師兄師父喜愛。

  蘇子冬兒時便就坦然嬉笑,沒有男孩的胡鬧混玩,倒是有一種女孩樣的安份寧靜,便是與小師妹依珊最為要好。兩人一起修劍一起生活成長,情投意合,兩小無猜,蘇子冬有小師妹依珊的陪伴下,過了一個還算開心的童年。

  一直以為小師妹永遠最喜歡的是自己,可惜天有不測風雲,便是前年帶著小師妹拜訪過大師兄的豪府後,小師妹明顯就跟大師兄走的更近了。不想說小師妹是個勢利的主兒,卻是蘇子冬與她相處談話中可以感覺到那漸漸陌生不同的氣息,小師妹眼神中流露出的更加是羨慕與巴結大師兄的態度。

  又是不多久,果然擔心成真,師門聞得喜帖,小師妹準備嫁於大師兄孫羌。

  蘇子冬是難過的想要去當和尚,好死不死的又是師父要他作為冥劍軒代表去參加大師兄與小師妹的親事酒席。

  師命難為,卻是這般看著自己喜愛之人與他人喜結良緣的心情,難過得他只能半醉於路邊酒保,借酒消愁。

  「我哪點比不上那個孫羌。論武功,冥神劍決我是耍的最好的,八歲破一重,十歲沖四重。十三歲大敗太虛兩大高徒,破青冥4塔陣。論相貌,論武義,除了你這個尼道士不放在眼中!誰不稱讚我劍術修為!為何小師妹最後選的是他!我哪點比不上他,他不就是國城大將軍府的長公子,在冥劍軒修鍊的幾年,那次有我受師兄弟們歡迎,有我打成一片嗎?不就是有錢有後台!外公是武林盟主,家世顯赫嗎?小師妹啊小師妹,一個月今日的晚上還陪我一同賞月比劍,卻就晴天霹靂的告訴我她要嫁人了!這算什麼!」蘇子冬難過的又是一口悶酒灌下。

  虛涼平靜嘆一口氣,眼神掃過蘇子冬燒的若猴子屁股一般的臉道:「很明顯,這還需要比較嗎?皇室遺孤需要的不是好人,而是身份的名分地位,因為你不是權歸后子,你是孤兒。他們兩門當戶對,你一點選擇性都沒有。」

  「呸!」

  「董依珊當年也可是前朝董國舅遺孤,身世了得,因兒時中了妖氣為了保住性命,便是送往太虛觀后又轉仙派冥劍軒修為,歸家時16歲,這等大的女孩是到了該出嫁的時候,你大師兄孫羌為本朝大將軍府世子,一個世子王爺,一個國親後裔,讓世人道都是他們最陪,你拿什麼比?」

  「這你不懂。不該這樣的,若真是這般,那我早是放棄了。可情況是我知道師妹喜歡的是我!她在出嫁前還來拜訪過我,為什麼就會徒然翻臉。她可是最愛的是我,一個月前她跟我在山上還。。。。。為什麼。」蘇子冬說到一月前的事,突然結了口。

  而虛涼聽到他話語這時的搪塞,她只是微微挑了下眉頭道:「一個月前?她來找你幹什麼了?」

  蘇子冬嘆了口氣,當虛涼是自己人,他又灌了一大口酒,還是說出了心中的苦衷:

  一個月前。便是幫師父行江湖辦事回來后,本來蘇子冬心情是不好的,他已經十八歲,也到武功修成,該江湖闖蕩的時候,卻是沒有什麼後台背景,又不會江湖幫派自薦,便是只能委託師父聯繫的關係,排入大師兄孫羌開創的寶劍庄逍遙府做事,可惜與那本就不熟悉的大師兄隔膜過多。現在又要屈於他手下做事,孫羌做事刻板做作,大有做作故意刁難鄙視的味道。蘇子冬做事得並不快樂,便是忍耐了一個月就回了來。

  聞得小師妹回師門來看望他。便是開心的去迎接。

  董依珊從十五歲歸家很少再回師門看望,現在的她相貌已經變的更加出眾秀美,蘇子冬是看得歡喜十分。

  小師妹特地來看望師門,給大家帶來了許多禮物,到安靜的夜晚時候,她依然記得回到後山月下小居前的路,拉著蘇子冬前去若兒時一般的望月私會。

  今日她的表情越發的可愛秀美,說話也是少女柔美嗲音陣陣:「師兄,你愛我嗎?這麼多年了?你還當我是原來疼愛的小師妹還是超過這般親情的感覺?」

  蘇子冬望著她水汪汪的大眼睛,心中是滿滿的幸福,有點窘迫不知道如何應答,與小師妹的感覺是兩小無猜,這般直白的小師妹問他真讓他有點吃驚。小時候的小師妹是溫和靦腆的,現在再見,卻是感覺成熟火辣了許多,有點無法猜透的陌生。

  「我,我喜歡你啊。」蘇子冬鼓足勇氣,終於是說了出來。

  小師妹一聽氣憤的皺了眉道:「我說的不是喜歡!人家問的是,你到底愛我嗎?」

  蘇子冬頓時漲紅了臉,沒有想到小師妹問的是這層意思,看著她期待的眼神,便是點點頭道:「愛!」

  「恩,師兄,我也愛你啊。」小師妹一聽就是表情歡喜。她拉著蘇子冬的手,竟然放到自己酥軟的胸口上,蘇子冬是嚇得半死,一個只知道修劍的單純少年,哪裡得知過這等事,小時候再碰師妹身體的時候,還是她沒有發育的消瘦身體,這般頭次手掌感覺得到的那股酥軟。蘇子冬是魂兒都驚沒了。

  便是心跳的看著小師妹月下靠近的紅撲撲的小唇不敢動,待驚覺道那股嘴唇上的柔軟舔著自己薄弱的嘴唇,小師妹已經撲倒他一同滾在了草地上。

2 《東風流》 -參考資料

http://www.yixia.net/wuxiaxiaoshuo/202161/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