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新片《桃色》將改名為《美麗》,臨時加入的韓國變性明星河莉秀,帶給章小蕙很大壓力,據悉河莉秀是因「三個女主角平均戲份」才接拍,而她也首度上大銀幕傾訴變性人心情,要以演技向章小蕙挑戰。

1 《桃色》 -基本資料

《桃色》電影海報

片名:桃色
美麗 Colour Blossoms
主演:章小蕙 吳嘉龍 松坂慶子   河莉秀
片長:103 分鐘
類型:愛情
地區:香港
導演:楊凡
年份:2004年10月28日
語言:粵語

2 《桃色》 -幕後

新片《桃色》將改名為《美麗》,臨時加入的韓國變性明星河莉秀,帶給章小蕙很大壓力,據悉河莉秀是因「三個女主角平均戲份」才接拍,而她也首度上大銀幕傾訴變性人心情,要以演技向章小蕙挑戰。
可能是章小蕙帶給楊凡太大「驚奇」,楊凡為新片壯聲勢才邀請河莉秀加入,以自身經歷飾演一位變性人,和日籍男星澤壯太郎有激情演出。楊凡昨天忙著開工,這兩天已抵達香港展開造型和試妝的河莉秀,據聞令導演有驚艷感覺,原本以為河莉秀過於冶艷,相見之下才發現她竟然又年輕又清純,因此也把部份重頭戲放在河莉秀身上。
章小蕙在電影里飾演女房東,和房客有SM情慾演出,和鬆土反慶子也有一段同性情慾,章小蕙全心培養和鬆土反慶子的友誼,兩人約著去做臉,卻故意忽視河莉秀要來搶地盤的事實,香港媒體報導她內心其實很怕被全身上下都相當完美的河莉秀搶走鋒頭。
據工作人員透露,河莉秀也不是省油的燈,對戲非常在意的她很注意角色安排,和導演說話非常有禮貌,嗲功也不比章小蕙差。
不過,河莉秀最吸引導演楊凡的賣點,還是她上大銀幕演出真實自我,並用內心戲演出男人動手術變成女人的「美麗」,河莉秀的完美身材究竟會露多少?也令人好奇。除了《美麗》,曾志偉的新片《我的老婆是男人》對河莉秀也有興趣,去香港拍片的她,曾說過很想和很MAN的古天樂合作,為了他,也許願意多露點兒吧。   

3 《桃色》 -評論

電影《桃色》集合內地、港、日、韓四地台前幕後的精英製作,要說的正是個非同一般的「情色故事」。正如導演楊凡所說,整部電影受《牡丹亭》啟發,《牡丹亭》中的一句「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正是本片要旨。情可以令人執迷,更不惜為此作出犧牲。電影中的女主角個個愛到竭斯底理,而一直有傳章小蕙在電影會來個大解放,在戲中演繹性虐待場面,而河利秀也毫不遜色,戲內二人與SHO分別在房間及屠宰場拍攝一整夜,她們能作出如此大的突破,只因對導演楊凡的十分信任。
導演楊凡表示拍攝此場面前跟章小蕙作過很多心理輔導,章小蕙途中曾因心理壓力而在片場大哭數小時,但最後在楊導演軟硬兼施下,章小蕙終於乖乖完成拍攝。現在《桃色》公映在即,松坂慶子及河利秀將在本月27日早上到港出席當日下午的記者招待會及晚上的首映。
楊凡執導的電影引起連番鬨動,五人之間的四角關係微妙,堪稱中、日、韓劃時代情慾愛情片。

4 《桃色》 -劇情

在一間塵封了三十年的公寓里,美麗的香港地產經紀(章小蕙飾),高雅的日本貴婦(松板慶子飾),及一位韓國神秘女郎(河莉秀飾),圍繞著憂鬱的攝影師Sho,以及痴情的警察(吳嘉龍飾)發生了一個個生死纏綿的情愛故事……
華服素顏
《桃色》有一張濃妝艷抹的臉。畫面炫墨弄彩得極盡奢華,大塊出位的顏色肆意地塗抹上一切物事和影像,好像患上某種妖艷的痼疾。楊凡不僅是導演,也是個毫不吝惜顏料的畫家,在某種意義上鏡頭被他當作了畫布。從那個河莉秀獨自在房間里等待情人的鏡頭便可窺一斑,猩紅的胭脂浸染在女人凝脂般的臉頰,褐藍色的床罩被胡亂拉扯過來掩住胸口,橫條紋路深淺疊迂,與老虎形狀坐椅上的黑黃斑皮相呼應。虎是獸中之王,它被設計成一把座椅,張著血盆大口的虎頭變成了扶手。這當然是個與性有關的危險信號,女人的駕馭感和主動權赫然言表。大紅色的床單隱隱飽含著邀請和騷動,預示著下一刻的風雨欲來。纖細莖葉的花飾燈具散發出迷離的光暈,在梳妝鏡的折射下,讓人感覺房間更為逼仄和擁擠,彷彿情人貼緊身體時胸腔的沉悶和窒息。桌台上零碎而整齊的擺設精緻昂貴。女人烏黑的長發披瀉在赤裸的背部,神情安然。這無疑成功地架設了一個情慾流轉的空間,有著種種確定的澎湃激情,又有著種種無法確定的慾望姿態。在後來有女人輾轉出現的房間里,傢具、窗帘、牆壁等關鍵符號都被納入深沉的暖色系,尤其是紅色,簡直鋪天蓋地。而《桃色》中任何一個女人,穿著各種顏色的衣裙,在房間里穿梭來去,巧笑倩兮,都是眩目的搭配,熱烈的融合。
《桃色》中尤物們的臉孔個個不見素麵、艷若桃李,冰銀或冰藍色眼影以及朱紅唇彩之下,雙腮潤紅。頭髮或用髮膠高高塑成鬢,或俏麗地捲曲在耳畔,或自然曳肩。有的時候佩戴大枚的花樣耳飾,踩上細細的高跟鞋。身軀被包裹在華美的寸縷中。松坂慶子其中就有一套裝束是嫩綠色的低胸短裙,旗袍小立領,外罩一層紫色花朵的緊身薄紗,指甲晶亮,春光旖旎。
《桃色》中男人出現時的畫面則是迥異。楊凡沒有再妖嬈如作油畫,而是倏地靜默下來,彷彿握了一支木頭鉛筆,手指上沾染鉛屑,在如同微雨的沙沙聲里畫起素描。比如Sho下巴上的胡茬,舒適的白色背心,一切如此簡潔恬淡。他們在光線明亮的空間相對,吳嘉龍站在滿是落葉的地面上抬頭仰望,Sho在房間里獨自拍攝……楊凡在描摹男人時是輕快明亮的,沒有擁擠的顏色,有的是最柔和本真的配搭,但不妨礙那些曖昧和誘惑的分子仍在空氣里漫溢流淌,一切都在發酵和醞釀,像滂沱大雨過後的青草味道,一如他自己措手不及的沉浸。
畫中春光
當那張赫然醒目的廣告牌在過海隧道招搖過市時,《桃色》中膨脹的慾望已經對公眾伸出了隔靴撓癢的手指。畫中迴避下面孔,只留下軀體。這無疑是設計者的高明之處。人在為情慾侵蝕的時候,五官會無法自控地出現扭曲和痙攣,那最私隱,最純粹,也最為醜惡;如同原罪的一種。而剩下單純的肢體表演,則更富有舞台劇式的魅力。女人高抬的長腿,裙底春光若隱若現,束緊的薄袍可以使任何男人血脈賁張。她是背靠著牆壁的,這隱喻著內心有所倚仗,當然我們暫且無法探測這份驕傲感從何而來,但她確實有股篤定自己掌控全局的氣息。大紅色的高跟鞋是個危險而熱情的信號,鞋跟纖細欲折。她幾乎是帶著挑釁的意味面對男人。而男人的身體微微有些伏屈,沒有最恰到好處的重心和支撐,氣質也自然無法閑適,他的手指搭在女人的膝蓋部位,力道不重,似有猶豫,又傳達出一種欲拒還迎的訊息。這個鏡頭明顯流露的是一種獵人與獵物的關係,雙方都在伺機而動。
至於松坂慶子和章小惠的戲,沒有預想中的半掩琵琶,相反兩個女人在戲中簡直魅惑到了骨子裡。松引領章碰觸自己時臉上流露的興奮和沉溺,與章的疑惑和躑躅形成鮮明對比。已過天命之年的松仍舊老辣惹火,放浪形骸已被她演繹成為一種無法抵擋的風情。而章的俏麗短髮、黑色弔帶裙仿若情竇初開的少女,面對畸形而刺激的情慾涉水試探,小心翼翼,然而內心卻似乎也在等待著華彩的奏晌,並準備讓自己毫不猶豫地縱身撲入。
不管是《美少年之戀》中的尹子維,《少女日記》里的鄧浩光,還是《遊園驚夢》中的吳彥祖,和《妖街皇后》中的林偉亮以及美國水兵……—這些形象俊朗高大健碩的男演員,都無一不在楊凡的電影中層露過他們絕美的形體,而楊凡也把這種強烈的個人審美,滲透到了影片的整體情緒中,譬如激情澎湃得近乎原始的情愛場面,和一些沖淋時的嬉戲等,即便在《少女日記》這麼純情的影片中,也頗有用心地設置了諸如沙灘、游泳池和舞蹈房這樣的場景,藉機展示主人公的健美。不過較之後來的野性,那個時候還顯得很陽光和樸實,但已經呈現出了一點自溺的痴迷。當然這些大都為模特出生的新面孔,也正是從這裡開始走紅銀幕的。而在楊凡近來影片中幾次擔任畫外配音的林青霞,更是看好這次參演《桃色》的日本超級模特Sho未來在影壇的大好前景。不過與之前的型男相比較而言,這個日本模特雖然留著一臉絡腮鬍須,形象頗似竹野內豐,但總體上還是感覺過於乾淨和瘦弱。而另外一個男演員吳嘉龍,卻是實實在在標準的楊凡電影中的男性角色,強有力的手臂,結實的肩膀,闊厚的胸肌,無一不瀰漫出一種雄性的陽剛之氣。雖然曾有傳聞,其父吳耀漢一度反對他飾演激情戲很多的男一號,才換成了現今的角色,但是看看吳嘉龍之前拍過的寫真,就會知道赤身裸體對他也並非頭遭,從這一點看來,很難保證他不會在這部極具爭議的影片中,利用一下自己的身體本錢搏個出位了。
但是與男性相比較而言,楊凡對女性的審美卻一直不那麼明明顯和獨特,特別是在早期的時候,雖然也捧紅了幾個像張曼玉、鍾楚紅這樣如今的大牌,但是那時對她們形象的塑造和性格的刻畫,卻是主要來自影片的故事本身。直到《妖街皇后》中,他才在造型上濃墨重彩起來。繁複華麗的室內裝飾,色彩艷麗飽和的假髮和濃妝;誇張多變招展打眼的服裝等,都顯現出另外一種歌劇臉譜式的美麗妖氣。此外楊凡還不時流露出一種復古的偏好,譬如《少女日記》中出現過的那種帶氣囊的香水噴器,也在《妖街皇后》中被用到。雖然只是一個小的細節,而且在《少女日記》中恐怕還是無意為之,但在《妖街皇后》中,則不能不說是別有一番心思了,這個道具與影片的邪氣有著恰如其分的吻合。至於這次傾力打造的《桃色》,也明顯可以看出是在這一風格上的強化,先不說這個塵封三十年的老宅,有多麼龐大的可供現代加復古的設計之處,單看章小蕙、松坂慶子、河莉秀,這三個不同味道的女人以如何百變的造型出場,就足以點燃整個銀幕。但所謂「女為悅己者容」,在追求真愛的迷途中,她們那被異化的如妝的容顏,與背後隱藏的懼怕傷害的內心,卻也有著讓人傷神無盡的對照的理解。而濃妝的殘褪和潰落,則又極富張力地隱喻了另一個世界的決堤。
楊凡三色
楊凡自小成長於中國香港台灣兩地,有著良好的教育背景,早年畢業於聖寶羅書院,年輕時遊歷歐美各地,修研電影及攝影專業。在其早期的攝影作品(如《一個攝影家鏡下的巴黎》、《少年游》等)中,他的這種流浪的氣質和中西混雜的人文氣息,得到了充分的體現。而在這之後開始的電影導演生涯,更是沿襲併發揚了他這一時期的本色。《少女日記》是包括楊凡、陳萬輝在內的眾多主創人員的「第一次」,講述一對男女簡單的相遇、傾心、錯位和別離;畫面乾淨格調清新,無論在室內還是室外,都用上了強烈的燈光照明,使得童話般的意境呼之欲出。而在這之後,楊凡的電影便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裡,以唯美和浪漫的格調著稱影壇。他和亦舒合作創作的《玫瑰的故事》、《流金歲月》等影片,更是當年香江紅極一時的愛情經典;「家明」系列創造的那些英俊、不苟言笑、書生氣的男性形象,堪稱當時許多女子心中的白馬王子模板。
但是在這之後,不知是電影的外部境遇發生了變化,還是楊凡的個人內心的悄然轉變,他的電影風格發生了極大的逆反和顛覆,異色和畸戀(如《美少豐之戀》、《遊園驚夢》等)竟然一下子成了他關注和焦慮的重點。可熟悉楊凡電影的人,還是能夠發現無論在藝術手法,還是影片的質地上,這些電影都較前期的「童話」和「散文」更加的成熟和具有責任感,他和陳果合作的《妖街皇后》就是這一特殊時期最為不可多得的佳作,在技術層面,它的場面調度和人物設置更加的繁雜,而在思想和情感方面,也走出了以往的青澀和單薄,變得異常的厚重和深沉,雖然用的都是不知名或者非職業的演員,但形象卻無一不是異常的豐滿和真實。無論是那些被話劇風格化的人,還是那個心思無邪開朗自足的阿蓮,都被賦予了不同側面的生活質感和層次。黑街是一個邊緣的群落,但是在混亂不堪的生活和光怪陸離的現象背後,小蓮最終看出了不一樣的人生意蘊。
楊凡不是一個多產的導演,一方面由於他在藝術風格上追求細節和個人想像的完美,另一方面則由於,在一段時期的創作之後,他常常會出現一個轉型的平台期,那麼如果將前面歸納為「本色」和「異色」期,那麼《桃色》則代表了他對之前情愛的進一步彰顯,不過也許現在說它將開創楊凡本人,或者香港電影新的「桃色期」還為時過早,但是起碼有一點我們可以欣喜地看到,香港的情愛電影開始出現了這樣優質的創作。而在這個基礎之上,則更讓人期待出現韓國情愛類型片那樣的繁榮。

劇照欣賞

 

《桃色》美麗

 

 

《桃色》桃色

 

 

《桃色》桃色

 

 

《桃色》桃色

 

 

《桃色》桃色

 

 

《桃色》桃色

 

 

《桃色》桃色

 

 

《桃色》桃色

 

 

《桃色》桃色

 

 

《桃色》桃色

 

 

《桃色》桃色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