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楢山節考》[1983年日本電影]

標籤: 暫無標籤

《楢山節考》日本導演今村昌平1983年的電影作品。

 

 

片名:
  1. 楢山節考
  2. Ballad of Narayama
  3. Narayama bushiko
主演:
  1. 緒形拳Ken Ogata
  2. Kaoru Shimamori
  3. Seiji Kurasaki
  4. Tonpei Hidari
  5. Takejo Aki
  6. Sumiko Sakamoto
片長:130 分鐘
類型:劇情
地區:日本
導演:今村昌平
年份:1983年4月29日
語言:日語
級別:Argentina:13South Korea:18
《楢山節考》[1983年日本電影]

電影海報
影片簡介:
  改編自深澤七郎的同名小說《楢山節考》,由今村昌平編劇兼導演。1958年木下惠介曾把相同的故事拍攝成電影,轟動一時。本片雖是舊片新拍,但由於表現手法不同,對人與動物之自然本性、生與死等有了更入的探討。影片以日本古信州之某原始山村為背景,講述由於食物匱乏,老人一到七十歲就要依傳統習慣被兒子背至樽山待死的悲劇故事。對於閉塞地區民間棄老習俗以及人之原始野性,描寫得極為透徹和深入。

 

1 《楢山節考》[1983年日本電影] -導演介紹

《楢山節考》《楢山節考》
生於日本,1951年畢業於筑波大學,后在松竹公司大船攝影所任助導,不久即任導演小津安二郎導的《早春》一片的助導,並與小津合作了三部影片。他也與野村芳太郎及川島雄三等導演合作過。

1958年今村昌平開始為川島雄三寫劇本《幕末太陽傳》,該片成為川島的代表作。同年,今村被賞識,執導其首部電影《被偷盜的情慾》。前三部電影的成功,使今村一躍成為一級導演。他還在60年代末(日本電影工業衰退時期)拍攝過一系列紀錄片。1979年他最富爭議性的電影《我要復仇》上映,這是他蟄伏六年後的作品。影片改編自一件真人真事的連環兇殺案。案件中的罪犯榎津岩(緒形拳)自青少年時期己經常入獄,長大后更多次用假冒的身份行騙及劫殺。 今村昌平用了鉅細無遺及極其冷靜的手法,記錄著榎津岩的犯罪過程,但卻完全拒絕解釋他的犯罪來心理。影片雖然交代了榎津小時候目睹父親(三國連太郎)被軍隊毒打的情形,又細緻描寫了他在服刑期時其父與妻子發生了一段不倫之戀,但卻沒有進一步暗示這兩件事與榎津的行兇動機有任何關係,迴避了簡化的心理分析。 影片成績蜚然,為今村三年後在康城勇奪金棕櫚大獎奠下了基礎。他以徹底的現實主義風格及對日本社會的徹底調查與深刻的洞察力在世界影壇享有聲譽。

在日本電影處於低潮時期,他創辦了日本電影學校,培養熱愛電影的年輕人,致力於日本電影的復興。1983年改編自深澤七郎的同名小說《楢山節考》,由今村昌平編劇兼導演。威震戛納,獲得當年金棕櫚大獎。1958年木下惠介曾把相同的故事拍攝成電影,轟動一時。1997年,他的作為第二次高潮的代表作《鰻魚》再奪戛納金棕櫚大獎。在日本《電影旬報》評出的「日本最佳100部電影」中,今村昌平的入選有6部。《鰻魚》獲得金棕櫚獎的四年之後,今村昌平組織原班人馬拍攝了《赤橋下的暖流》,同樣好評如潮。

2 《楢山節考》[1983年日本電影] -演員介紹

《楢山節考》《楢山節考》
緒形拳

緒形從小就立志當一名演員,從東京都立竹早高中畢業后,他前去拜訪仰慕以久的名演員辰巳柳太郎,受到賞識。1958年,緒形進入了新國劇劇團。1960年,他主演了劇團的新劇目《遙遙路》,同年,該劇被改編成電影,於是緒形也隨之在大銀幕上首次亮相。

1965,緒形被選為NHK歷史劇《太閣記》主角豐臣秀吉的扮演者,一舉贏得了眾多觀眾的青睞。1968年,緒形退出新國劇劇團,成為自由演員,專心從事影視演出。他主演的電視劇《必殺騙手》(1972-1974)大獲好評。在電影方面,1978年緒形憑藉在《鬼畜》(野村芳太郎導演)中的出色表演成功地囊括了當年度各大電影評獎的最佳男主角獎。之後,他在《復仇在於我》(1979、今村昌平)、《魚影之群》(1983、相米慎二)、《楢山節考》(1983、今村昌平)、《火宅之人》(1986、深作欣二)、《羹》(1999、池端俊策)等片中的表演也獲得了很高的評價。

2000年,緒形榮獲日本政府頒發的「紫綬褒章」勳章。如今,年近七十的他依然活躍在影視圈中。緒形是日本影視界中流砥柱式的演員,跨越了昭和、平成兩個年代。他演技紮實老道,善於表現人物的複雜性格,在銀幕上留下了眾多經典形象。

3 《楢山節考》[1983年日本電影] -劇情介紹

在信州深山的一個山村裡,所有活到七十歲的老人都要被家人丟棄到楢山上,這是一個古老的傳統,稱為「參拜楢山神」。身體硬朗的阿玲婆已經六十九歲,仍舊終日操勞。她的丈夫去年因害怕被丟到楢山上而逃跑了,她的內心卻很平和,只是操心著長子辰平的繼弦,對被村裡人討厭的次子利助也不放心。這天是楢山神的祭祀日,阿玉嫁給了辰平。阿玲婆因為擔心媳婦嘲笑自己身體好用石頭砸壞了自己的牙齒。在阿玲婆將被送到楢山的前一天晚上,阿金與利助在馬棚里成了好事。深夜,辰平背著阿玲婆向楢山進發,途中看到了村中錢屋家的兒子把父親踢下山谷的情形。辰平背著阿玲婆向楢山之頂攀登,就像是一次倉皇的逃跑。在茫茫的大雪中,阿玲婆揮手送兒子下山。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