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權利法案》

標籤: 暫無標籤

《權利法案》(the Bill of Rights),全稱《國民權利與自由和王位繼承宣言》(An Act Declaring the Rights and Liberties of the Subject and Settling the Succession of the Crown),是英國資產階級革命中的重要法律文件,奠定了英國君主立憲政體的理論和法律基礎,確立了議會高於王權的原則,具有憲法的性質,標誌著君主立憲制開始在英國建立,為英國資本主義的迅速發展掃清了道路。

1 《權利法案》 -簡介

歐洲政治革命的開始是17世紀的英國革命。英國這場大變動的根源可以在國會和斯圖亞特王朝之間的衝突中找到;這場衝突後來演變成一場公開的內戰,內戰中,國會獲勝。英國國會勝利的結果是建立起了代議制立憲政體,通過了《權利法案》——這是英國對歐洲、對世界的最大政治貢獻。

1660年斯圖亞特王朝復辟后,開始倒行逆施,不僅大力壓制反對派,企圖恢復國王集權,而且企圖在英國恢復天主教,這引起了當時英國輝格黨和部分托利黨人的反對,矛盾逐漸激化。恰好,信奉天主教的詹姆斯二世的第二個妻子生了一個兒子,這位未來的國王將來必定信奉天主教無疑!這樣,原來人們認為詹姆斯二世死後他的信奉新教的女兒將繼位的希望破滅了,於是人們決定採取行動。包括倫敦主教在內的幾位著名人物發送了一封密信給在荷蘭的信奉新教的詹姆斯二世的女兒瑪麗和女婿威廉,邀請他們到英國來保護英國的「宗教、自由和財產」。對威廉來說,他主要關心的是如何能為他的妻子和他自己爭奪英國的王位繼承權,同時他也認為他入主英國可以防止英國同法國結盟以共同反對荷蘭,因而接受了邀請。 為了避免當年(1660年)邀請斯圖亞特王朝復辟的前車之鑒,英國決定以法律形式限制國王的權力,保證自己的權力,於是在議會上、下兩院共同召開的全體會議上,向威廉和瑪麗提出了一個「權利宣言」,要求國王以後未經議會同意不能停止法律的效力,不經議會同意不能徵收賦稅,今後任何天主教徒不得擔任英國國王,任何國王不能與羅馬天主教徒結婚等。威廉接受了這些要求,即英國王位,是為威廉三世,瑪麗即位為英國女王,是為瑪麗二世。1689年10月,議會通過了「權利宣言」並制訂為法律,是為《權利法案》。

2 《權利法案》 -內容

光榮革命時期,荷蘭執政威廉和瑪麗入主英國,為了限制王權,維護資產階級和新貴族的利益,議會制定了《權利法案》,一共13條,內容如下:

1.凡未經議會同意,以國王權威停止法律或停止法律實施之僭越權力,為非法權力。   

2.近來以國王權威擅自廢除法律或法律實施之僭越權力,為非法權力。   

3.設立審理宗教事務之欽差法庭之指令,以及一切其他同類指令與法庭,皆為非法而有害。   

4.凡未經國會准許,借口國王特權,為國王而徵收,或供國王使用而徵收金錢,超出國會准許之時限或方式者,皆為非法。   

5.向國王請願,乃臣民之權利,一切對此項請願之判罪或控告,皆為非法。   

6.除經國會同意外,平時在本王國內徵募或維持常備軍,皆屬違法。   

7.凡臣民系新教徒者,為防衛起見,得酌量情形,並在法律許可範圍內,置備武器。   

8.議會之選舉應是自由的。   

9.國會內之演說自由、辯論或議事之自由,不應在國會以外之任何法院或任何地方,受到彈劾或訊問。   

10.不應要求過多的保釋金,亦不應強課過分之罰款,更不應濫施殘酷非常之刑罰。   

11.陪審官應予正式記名列表並陳報之,凡審理叛國犯案件之陪審官應為自由世襲地領有人。   

12.定罪前,特定人的一切讓與及對罰金與沒收財產所做的一切承諾,皆屬非法而無效。   

13.為申雪一切訴冤,並為修正、加強與維護法律起見,國會應時常集會。

《權利法案》確立了英國君主立憲政體的理論和法律基礎,確立了議會高於王權的原則,具有憲法的性質,標誌著君主立憲制開始在英國建立,標誌著漫長的英國資產階級革命成功,為英國資本主義的迅速發展掃清了道路。

3 《權利法案》 -斯圖亞特王朝的倒台

英國斯圖亞特王朝之前的都鐸王朝普遍受人歡迎,特別是受中產階級和紳士們的歡迎,因為它使敵對的貴族家族受到中央的控制。都鐸王朝通過建立國教——英國聖公會來切斷基督教會與羅馬的聯繫,並在這一過程中,分配了原屬於天主教機構的廣大土地和其他財產。另外,它還建立了海軍並且實行獲得民眾擁護的反天主教的外交政策。

但是可惜的是,斯圖亞特王朝第一代國王詹姆斯一世(1603~1625年在位)與他的兒子查理一世(1625~1649年在位)很快就失掉了前代王朝的種種信譽。詹姆斯一世和查理一世企圖把英國聖公會的教義和儀式強加於所有的人,從而引起不信奉國教的臣民即清教徒的敵視。他們還企圖進行無國會的統治,但遇到了困難,因為國會控制了國家的資財。他們試圖通過出售進出口貿易、國內貿易和許多製造行業中的專營權來獲得財政支持,但卻引起資產階級的反抗;資產階級要求「所有的自由臣民都有自由地經營其行業的繼承權」。

當蘇格蘭人舉行起義反對查理將英國聖公會教義強加於他們的企圖時,危機降臨了。為了獲得鎮壓起義的資金,查理被迫召開已休會11年的長期國會。而於1640年召開的長期國會不理查理對金錢的需求,反而利用《大憲章》賦予的權利提出許多影響深遠的要求,其中包括處決國王的首席顧問和徹底改組英國聖公會,但是查理拒絕服從。這種對峙最終導致了1642年保皇的「騎士黨」和清教徒「圓顱黨」之間的戰爭。

1642年1月,查理一世企圖逮捕反對派領袖,但陰謀未能得逞,隨即逃離倫敦,北上約克城,在那裡糾集保王勢力並組織軍隊,於8月22日在諾丁漢扯起國王的軍旗,正式向議會宣戰。

英國內戰剛開始的時候,由於議會內主張與國王妥協的長老派(以埃塞克斯伯爵和曼徹斯特伯爵為首)把持軍隊領導權,作戰不堅決,且缺乏統一指揮,使議會軍處於被動地位,訓練有素的王家軍長驅南下,一直打到離倫敦只有50英里的牛津。議會軍的節節敗退,使議會內部一片混亂,有的主張打下去,有的認為應當和國王談判,大家爭吵不休,不知如何是好。但是後來,由克倫威爾——一個鄉紳的兒子——和他招募的60名農民軍扭轉了戰爭的局面,拯救了議會。

這支隊伍在歷次戰鬥中越戰越強,數量也不斷增加,被稱為「鐵騎軍」。因此,克倫威爾得到了官兵的擁護,當上了議會軍統帥。

1644年7月的一個傍晚,在約克城西的馬斯頓草原上,議會軍和保王黨軍突然遭遇。克倫威爾指揮議會軍不到兩個小時就擊潰了王家軍,取得了第一次大捷,扭轉了議會軍的被動局面。1645年,在克倫威爾為首的獨立派要求下,議會通過改革軍制的《新模範軍法案》,組建了一支2.2萬人的新模範軍,並解除了長老派將軍對議會軍的領導職務,而使領導權轉移到獨立派手中。同年6月14日,議會軍和保王黨軍在英格蘭中部的納斯比村附近展開了決戰。克倫威爾的「鐵騎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衝破了保王黨軍陣地。查理一世還沒有清醒過來,保王黨軍就已被擊潰。1646年6月24日,議會軍攻克保王黨軍大本營牛津,查理一世見勢不好,急忙化裝成一個僕人,逃到了蘇格蘭。國王軍隊全軍覆沒。

1647年2月,英格蘭議會以40萬英鎊的高價,把查理一世從蘇格蘭買了回來,囚禁在荷思比城堡中。第一次內戰結束后,革命陣營內部各派之間由於利益不同而發生衝突,長老派控制的議會和獨立派控制的軍隊之間產生了矛盾,軍隊內部獨立派的高級軍官和平等派的士兵之間也出現了分歧。1647年11月,被囚的國王乘混亂之機潛逃出倫敦。1648年2月,查理一世以出賣英格蘭為條件,勾結蘇格蘭人,在許多地方發動武裝叛亂,挑起第二次內戰。這年8月,克倫威爾擊潰了王家軍,9月,佔領了蘇格蘭首都愛丁堡,將查理一世再次抓獲。

這一次,議會組成了一個高等法庭,對查理一世進行審判。最後,法庭宣布查理一世是「暴君、叛徒、殺人犯和人民公敵」,判處其死刑。

查理一世被處決僅一個星期,蘇格蘭議會便宣布擁立查理一世的兒子查理二世為國王,並且加緊備戰,準備出兵討伐英格蘭。克倫威爾聞訊,迅速進軍,不久就攻佔了蘇格蘭首都愛丁堡。1651年9月3日,克倫威爾全殲蘇格蘭軍隊,查理二世逃到了法國。克倫威爾佔領了整個蘇格蘭,從此,他獲得了「常勝將軍」的稱號。 

 從1649起,克倫威爾和他的清教徒追隨者極其有效、虔誠地統治著英國。這是各種宗教權力受到抑制、宗教問題得到解決的時期。1653年4月克倫威爾以武力解散議會,12月任「護國公」,獨攬行政、立法、軍事、外交等大權。其間,通過英荷戰爭迫使荷蘭接受《航海條例》;1655年出兵遠征西屬牙買加,掠占敦刻爾克等,為英國奪取海上霸主地位奠定了基礎。克倫威爾死於1658年,繼他之後擔任共和政體護國公的是他的兒子理查。理查是個庸碌無能的人,而且,國民已對在清教徒治下的受限制的、簡樸的生活感到厭倦。因此,斯圖亞特王朝得以復辟。
復辟后的斯圖亞特王朝國王查理二世(1660~1685年在位)和詹姆斯二世(1685~1688年在位)沒有取消、也不能夠取消共和國的種種改革。但是,他們的確試圖恢復個人統治。這一點,加之他們追隨法國王室、鼓勵天主教,使他們愈來愈不得人心。

4 《權利法案》 -光榮革命和《權利法案》

到了1688年,反抗詹姆士二世的運動在英國興起。人們拒絕參加採用天主教儀式的禮拜,一聽到美化和吹捧國王的宣傳,便都馬上走開。詹姆士二世對不聽從他命令的主教實行殘酷迫害,把他們交給法庭審判。在資產階級新貴族和廣大人民的支持下,法官宣布遭國王迫害的主教無罪。雙方的衝突日益激烈,這都預示著可能會再來一次革命。

最後,資產階級和新貴族決定發動一次政變,結束詹姆士二世的統治。他們開始同荷蘭國王威廉談判,要求他對英國進行武裝干涉。威廉是英王詹姆斯二世的女婿,他的妻子瑪麗是詹姆士的長女。由於詹姆士二世沒有兒子,她是王位的當然繼承人。

1688年6月10日,詹姆士二世的王後生了一個兒子,王位的繼承權發生了變化。30日,英國議會向威廉發出邀請書,請他即刻到英國來保護他們的自由。威廉立即同意。10月10日,威廉發表宣言,對英國人民的苦難處境深表「同情」,並聲明自己到英國的目的是為了保護英國「新教、自由、財產及自由的議會」。

1688年11月5日,威廉率600艘軍艦和1.5萬名士兵,在英國西南部的托勻基海港登陸,隨即向倫敦進軍。威廉進入英國后,受到了貴族和鄉紳們的擁護,許多高級軍官親自到威廉的駐地表示支持,甚至詹姆士二世的第二個女兒和女婿都背叛了他,投向威廉。走投無路的詹姆士二世逃往法國。1689年2月,議會宣布威廉為英國國王,瑪麗為女王,實行雙王統治。

這就是光榮革命。光榮革命標誌著英國革命的結束。

1689年,威廉接受了闡明國會至高無上的《權利法案》。法案規定:此後英國國王必須是國教徒。它還限制了國王的許可權,保障了國會的權威,取消了國王「擱置」法律的權利,規定國王沒有權力使法律無效,或者不得國會同意而執行它,國王不經國會同意便無權徵稅、招募及維持常備軍。它規定了國會的權利,國會選舉必須自由,國會議員有言論自由,國會應該經常集會。《權利法案》以法律的形式肯定了資產階級的統治地位,正式建立起君主立憲制的新型國家,接著,為了補充《權利法案》又頒布了《容忍法案》,允許非天主教的國教以外教徒有宗教信仰自由,但這種自由有一個條件,即他們必須接受國教教會的信條。這樣就擴大了統治階級的社會基礎,有利於社會的安寧和國家的穩定。

5 《權利法案》 -影響

在英國資產階級革命中,英國革命群眾處死了查理一世。臣民們把自己的國王送上斷頭台,這在人類歷史上還是頭一次。這是英國資產階級革命的偉大成果,從此,歐洲的歷史揭開了新的一頁。光榮革命以後頒布的《權利法案》並不意味著英國已成為一個民主國家,這個目標直到19世紀後期確立起普選制時才實現。但是,1689年的這一法案一勞永逸地確立了國會的最高權力,是最初保證人的人身權利的法案,標誌著民主政治確立。並且在這種情況下,結束了幾乎早半個世紀就已開始的英國革命。  

6 《權利法案》 -續作

1701年英國議會又通過了一部《王位繼承法》,被看作是《權利法案》的補充,這兩個法案確立了英國「議會至上」原則,是邁向君主立憲制度的重要一步,議會逐漸成為國家的最高權力機關。《權利法案》是英國歷史上自《大憲章》以來最重要的一部法案之一,英國的《權利法案》可以被認為是英國憲法的前身。它改變了人類歷史,對英國對世界都產生了巨大而深遠的影響。   

7 《權利法案》 -和美國1787年憲法的異同

相同點:兩者都是政治勢力妥協的產物。《權利法案》是英國資產階級、新貴族與封建勢力的妥協;美國《1787年憲法》則是大、小州之間以及蓄奴州與非蓄奴州之間的妥協。兩者都確立了資本主義政治制度,都實行資產階級議會政治。兩者都體現了資產階級革命的成果,都在一定程度上賦予人民一定的民主權利,體現了一定程度的民主性與進步性。都存在不同程度的局限性。 

不同點:英國確立的是君主立憲制,《權利法案》為限制王權提供了憲法保證。但反封建不夠徹底,存在一定程度的保守性。《1787年憲法》規定美國為聯邦制國家,確立了美國的共和政體。它受到啟蒙思想的影響,明顯體現了立法、行政和司法「三權分立」的特點。但允許奴隸制存在,不承認廣大黑人和印第安人具有同白人相等的權利。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