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步伐不停》

標籤: 暫無標籤

枝裕和自編自導的《步履不停》就是一部從頭到尾都在講傳統日本家庭生活瑣事的電影。「步伐不停」暗喻主人公的心境:即使我腳步不停,但在人生之路上卻總慢一拍。同時,它也反映剛失去雙親不久的導演的人生感悟。

1 《步伐不停》 -劇情簡介

《步伐不停》《步伐不停》

橫山家的廚房裡,母親稔子(樹木希林飾)與女兒千波(YOU 飾)在準備著今天的午飯。父親恭平(原田芳雄飾)曾經營著一家私人診所,但現在已經不再做醫生了,他的診所就在橫山家房子的旁邊。恭平拄著拐杖,一個人漫步在街上,慢慢地走下那段熟悉的長長的台階,走到海邊時,恭平停了下來,凝視著遠方。

橫山家的兒子良多(阿部寬飾),帶著妻子(夏川結衣飾)與兒子(田中祥平飾)坐在回老家的電車上。良多曾經是油畫修復師,目前正處於失業中,許久未回家的他,心情多少有一點沉重。而坐在他身旁的妻子,才與良多完婚沒多久的由香里,因為是再婚,由香里此時非常地緊張,她的旁邊是與去世的前夫的兒子,一個只有十歲、稱良多為「阿良」的孩子。抵達老家的良多與妻兒們,在起居室的佛龕前雙手合起,默默祈福。今天是橫山家長子,橫山純平的忌日。十五年前,純平為了救一名落海少年,喪失了生命。

千波的丈夫(高橋和也飾)帶著孩子們,大笑著從外面回來了。獨自坐在診所里發獃的恭平,聽到了從廚房傳來的稔子炸天婦羅的聲音。那是純平最愛吃的東西,也是稔子的拿手菜。在他們還小的時候,純平的話總能引得父母開懷大笑,回憶起這些,良多的臉上顯現出複雜的神情。 不久,開飯的時間到了,一家人圍坐在桌前,平靜地開始享用午飯。

2 《步伐不停》 -影片視點

從情節和題材上來看,《步伐不停》顯得波瀾不驚、質樸無華,它既不拿社會問題來吸引眼球,也沒有半點刺激或獵奇的內容。影片的主角是一戶再平凡不過的人家,就和我們自己的以及生活在我們身邊的家庭一樣。而是枝裕和的高明之處正是在於他能把看似平凡的題材拍得有滋有味、引人入勝。片中橫山一家的構成頗為微妙,它可以解構為三個不同類型的小家庭——新近再婚的良多一家,其樂融融的千奈美一家,以及在同一屋檐下廝守了幾十年的老夫婦。而三代人在已故長子的忌日聚首,又勾起了人物內心的執念和往事,在美好的天倫之樂中,暗含著矛盾和衝突的潛流。是枝導演只敘述了橫山一家一天的活動。在這二十四小時之中,人物之間的日常嘮嗑推動著情節的發展,訴說出一個家庭的錯綜關係和數十年的歷史。

3 《步伐不停》 -主創陣容

《步伐不停》阿部寬

片中橫山良多的扮演者是,無論是正劇還是喜劇,都能完美髮揮的實力派阿部寬,身材高大略顯笨拙,40歲了卻一直未能擺脫戀父情結的他,將演繹一位平凡的男人。與阿部寬一樣也是第一次與是枝導演合作的樹木希林,扮演橫山家年長的母親。樹木希林漂亮地將稔子和藹的一面與殘酷的一面表現了出來,將其半生的經歷與情感,濃縮在了24個小時之中。此外,夏川結衣、原田芳雄、YOU、寺島進、高橋和也等多位實力健將也加盟其中。

本片的劇本為是枝裕和原創作品,同時,是枝導演還找來攝影師山崎裕、美術師磯見俊裕等多位老搭檔,組成強大的幕後製作團隊。描寫一個普通家庭,在一天之中的故事的電影作品,是日本電影、電視劇中家庭劇的常用描寫方式。小津安二郎、成瀨巳喜男等巨匠級的電影人,都曾製作過此類作品,將日本戰前與戰後的家庭姿態完整地記錄了下來。在TV界起到家庭劇基石作用的向田邦子,曾創作出不少經典的家庭電視劇,其代表作之一《寺內貫太郎一家》(1974年,TBS),通過描寫家庭中成員們的喜怒哀樂,揭示出了隱藏在生活中的「孤獨」。其另一代表作《宛如阿修羅》(1979

《步伐不停》是枝裕和

年,NHK),生動地描寫了一位年邁的父親,瞞著全家人在外與情人相好,而家中各具特點的四姐妹一邊處理著自己充滿麻煩的生活,一邊為保護全家而商量著父親外遇的對策。故事以輕鬆的筆態,描寫了在家庭這個小小宇宙中,人生的悲哀與人性、親人之間的愛意,以及女性「可怕」的一面。

經常帶著作品在國際電影節上大放異彩的是枝裕和,推出的上一部作品《花之武者》已經是兩年前的事,評論界對這部充滿喜劇元素的時代劇褒貶不一。08年,是枝導演回歸《幻之光》、《無人知曉》等片所涉及過的家庭中的親情題材,希望製作出一部類似於「向田劇」的家庭電影,並將新片《步伐不停》的故事背景設定在昭和40年代(1965年~1974年),還找來了老搭檔夏川結衣、YOU、寺島進,以普通家庭為主角,展示生命的意義。

4 《步伐不停》 -角色介紹

《步伐不停》《步伐不停》

母親(樹木希林飾演):將丈夫與孩子視為自己生存意義的家庭主婦,品嘗過酸甜苦辣,擁有著豐富人生經驗,是家庭的中心人物。給人家的兒子起外號「從不露笑的王子」。覺得再婚的女人是「二手貨」,前夫死了才三四年就嫁,「真冷淡啊」。嘴上客氣著信夫是客人啊,看著破瓷磚,又埋怨「總是光說不做」。「來掃自己孩子的墓,沒有比這更讓人痛苦的了吧。」一個母親的心聲,終究是不可能放的下的,自己兒子的死,總要找個人來怨恨,才「故意」讓那個被救的孩子一年又一年的來。「才十年就忘了,未免太讓人心寒了。」表面上禮數周到,掉臉就把人罵得一文不值,兩分怨毒。為什麼我那麼好的孩子,要為這種人犧牲。對二兒子的老婆,明明有兩三分喜歡,卻總要找幾句難聽話出來講給她聽。

 良多(阿部寬飾演):中年危機的兒子,總在父母期望和自己能力和願望之間搖擺,口頭上否決母親嫌棄非己出的兒子的思想,卻行動上為家庭繼后香燈,口頭上總是不相信母親的迷信、不相信母親蝴蝶的傳說、不認同用水淋墓碑的做法,雖然沒有完她坐自己兒子的私家車的夢,卻在行動上體現了承繼,把母親言行一一傳遞下去。

由香里(夏川結衣飾):二進門的媳婦,帶著外血緣的兒子到新婆家,言語附和公公婆婆,表面相處融洽卻處處留神,但片言隻語不對,心裡就不好受,滿面歡喜心裡裝滿寄人籬下的戰戰兢兢和敏感。特別是這個婆婆也不是好對付的主,一番對話也暗箭重重,如同人生大考。

5 《步伐不停》 -幕後製作

是枝裕和聚焦平凡一家的24小時

《步伐不停》《步伐不停》

自戛納電影節一舉成名之後,是枝裕和的每一部新片都會引來莫大的關注。在挑戰過時代劇之後,是枝導演又把注意力轉回了當代,拍出了一部描繪普通人家的劇情片。

從情節和題材上來看,新片《步伐不停》顯得波瀾不驚、質樸無華,它既不拿社會問題來吸引眼球,也沒有半點刺激或獵奇的內容。影片的主角是一戶再平凡不過的人家,就和我們自己的以及生活在我們身邊的家庭一樣。而名導的高明之處正是在於他能把看似平凡的題材拍得有滋有味、引人入勝。片中橫山一家的構成頗為微妙,它可以解構為三個不同類型的小家庭——新近再婚的良多一家,其樂融融的千奈美一家,以及在同一屋檐下廝守了幾十年的老夫婦。而三代人在已故長子的忌日聚首,又勾起了人物內心的執念和往事,在美好的天倫之樂中,暗含著矛盾和衝突的潛流。是枝導演只敘述了橫山一家一天的活動。在這二十四小時之中,人物之間的日常嘮嗑推動著情節的發展,訴說出一個家庭的錯綜關係和數十年的歷史。

片名「步伐不停」暗喻主人公良多的心境——即使我腳步不停,但在人生之路上卻總是慢了一拍。同時,它也反映了剛失去雙親不久的導演的人生感悟。影片並不想說什麼大道理,只想描述最真實的東西,描述人的生活、人的內心世界。

日本有著自成一流的家庭片傳統,在這個領域有不少傑作。電影方面,小津安二郎、成瀨巳喜男等都是留下過經典作品的名匠。而電視劇方面,則有著名的向田劇(改編自著名作家向田邦子小說的連續劇,代表作有74年的《寺內貫太郎一家》、79年的《宛如阿修羅》 )。家庭彷彿一個小宇宙,它反應出人的溫情和自私、理想主義的執著和現實主義的殘酷。是枝裕和的新片秉承了前輩們的傳統,同時又獨闢蹊徑,為日式家庭片又增添了一部珠玉之作。

親如一家的演員們

《步伐不停》《步伐不停》

主演阿部寬是首次參演是枝裕和的作品。這幾年,人高馬大的阿部寬老演些具有某種怪僻的角色,此番實實在在地演一個平凡中年人反倒給人耳目一新之感。阿部寬表示,這是和自己最接近的一個角色,他在說台詞的時候特別注意,採用了與以往不同的方式。演母親的樹木希林也是首次與是枝導演合作,經驗十足、閱歷豐富的她將一個複雜而又單純的老婦刻畫的惟妙惟肖,在短短兩個多小時中反映出人物的半生積澱。再加上已經與導演三度合作的夏川結衣、實力演員YOU和原田芳雄等人,影片的演員陣容顯得十分紮實。

演員們都十分喜歡是枝裕和寫的劇本,他們在開拍兩周前就熟讀劇本,還經常在一起討論。開拍之後,大家很快融入了角色,在拍攝間隙的休息時間也親如一家。樹木希林和YOU彷彿親母女般地一道聊天、夏川結衣笑著輔導小演員做暑假作業、阿部寬則和工作人員們一起去買冷飲給大家吃。唯有原田芳雄不太和大家在一起,經常獨自回準備室呆著。據說這其實是為了尋找表演感覺,因為他演的恭平是個在家中失去歸屬感的角色。

精心雕琢的細節
橫山家的房子診所連著住宅,是典型的開業醫的住家。片中的家庭內景是在攝影棚中的布景中拍攝的,而外景則是實物。當時為了尋找內景的參考對象,美術部的三松四處踏訪,找到了一家相當匹配的兒科診所。導演獲悉后親自趕去查看也大為滿意,立刻拍板選定用這幢建築拍片。

橫山家的內部融合了昭和時代的舊氣息和平成時代的現代感,既有老式用物和傢具,也有新的家電產品。為了體現出這個家庭的歷史,美術部特地從破舊的老

《步伐不停》《步伐不停》

宅中尋來餐具等小日用品,還有人從自己老家拿來了箱子、舊書等,將人造布景布置得充滿實感和生活滋味。在是枝導演的特別要求下,工作人員還特地做了一排釘在橫木上的已經生鏽了的掛衣釘。

是枝裕和在細節上的匠心和功夫還體現在料理上。片中出現的日式家常菜是專門請教過料理專家的產物。是枝導演認為做飯時的聲音也是有表情的,他將聲音也作為影響氣氛的微妙道具。工作人員們反覆做試驗掌控油溫,才讓做油炸料理時的聲音獲得了最理想的效果。

對於什麼要寫這麼一個平凡的家庭故事,導演是枝裕和說:「 因為我想要寫一個什麼事都沒發生的故事……一個什麼事都沒發生, 但卻很有趣的故事。因為大家人生當中並不會常發生什麼了不起的大事件,但是日常生活卻很有趣不是嗎?這次的電影,我想要描寫的就是日常生活中的悲劇、歡笑和殘酷。」

6 《步伐不停》 -拍攝花絮

片名「步伐不停」取自六十年代末的流行歌曲《BLUE LIGHT 橫濱》中的歌詞,這首歌由女演員石田亞由美演唱,曾經非常受歡迎。

是枝裕和導演特別愛拍台階,在本片中有一道美麗樹蔭下的長石階多次出現在鏡頭中,那是葉山縣某住宅區中的台階。

7 《步伐不停》 -所獲獎項

本片榮獲2009年藍絲帶最佳導演獎和最佳女配角獎(樹木希林)、2008年報知電影和2009年電影旬報最佳女配角(樹木希林)、2009年每日電影獎最佳男主角(阿部寬)、2008年馬塔布拉塔國際電影節評審團大獎和最佳影片。

8 《步伐不停》 -影片賞析

如果,人生是一條長長的路,陪我們走最長一段路的,就是家人。

《步伐不停》《步伐不停》

日本導演是枝裕和的電影《橫山家之味》中,看見了這道隱微的淡光,也聞到了用飯香,茶香,情香組成的《橫山家之味》,沒有濃得化不開的氣味,只有熟悉的淡香飄在空氣中,那是一種不會特別記起,卻一直存在心底的深層味道。每年長子祭日,全家總會相聚一堂,遠從東京返家的次子,帶著妻子和妻子與前夫生的兒子一起回去,女兒和丈夫及兩個孩子也一起回娘家,像是每個人家都會有的尋常景象,表面看來熱鬧歡愉,總有聊不盡的往事,但也有當下各自的心事。彼此既靠近又疏離的關係,在同一個屋檐下不斷拉扯,僅僅兩天一夜的時間,所有的家人情感在不經意之間被拆解,也在無意之中得到修復。或許,最深的牽扯總是難言,而所有的難言之「隱」,背後藏起的是連自己都不清楚的在乎。
  
【難解的父子心結:不需要了解,但可以試著體諒】
  
電影中的醫生父親,有著傳統大男人的形象:沉默寡言,以自己的工作為榮,希望兒子能繼承衣缽。可惜,原本可能當醫生的長子不幸在十年前為了救人而溺斃,而生性叛逆的次子,照自己的意願,走向藝術家之路。父子倆幾乎是話不投機半句多,總是說不到兩句就翻臉,父親難以放下醫生架子,無法認同次子的工作,對長子的離世始終耿耿於懷。次子卻認為任何工作都有其價值所在,對於父親總是以高高在上的姿態看待每個人十分不滿。我想,這是許多家庭都會發生的狀況,父親難掩對兒子的失望,兒子不想複製父親走的路,卻仍介意自己無法讓父親引以為傲,也介意父母誤將他小時候的回憶記成哥哥的回憶,充滿矛盾的父子關係,有愛也有怨,也間接反應出每個人在親情中的自我與盲點。

《步伐不停》《步伐不停》

緊張的父子關係經過日積月累,非一時半刻能化解,彼此最真切的感受始終隱而未言,又或許,家人之間需要的不是開誠布公的了解,而是易地而處的體諒 。所以,當兒子看到老父無能為力救鄰居,卻又想極力幫忙的年邁背影時,他終於明白父親畢生的努力,也終於明白父親對兒子的期望不只是虛榮。他雖成就不了父親的期待,但他至少能好好和父親說話,父子之間何須劍拔弩張?不能退一步,至少能放慢腳步。我喜歡後來父子三代一同步行至海邊的那場戲,三人一前一後走著,次子望著父親拄著拐仗的佝僂背影,眼裡突然有了溫柔。最終,父子倆一左一右面對廣闊的大海,簡短卻帶著暖意的談話,為他們打開了長久緊閉的心扉。原來,當心不再只裝著自己的感受,就算無法完全理解,也能試著體諒,父子之間,至少可以帶著信任,好好相待。
  
【睿智的母親:家的真正支柱】
  
電影中的母親。一輩子沒出去工作過的母親,在丈夫和孩子眼中就是個標準的家庭主婦。然而,她卻比所有人更有智慧去面對家庭中的各式風暴:長子為了救人意外身亡后,每年長子祭日,她都邀請當年獲救的孩子前來聚會,母親總是親切地和他閑話家常,他也每年重提一次被救的經過。次子不忍每年對那孩子重提傷心事,希望母親不要再讓他來了。母親卻冷冷地說:「十年就忘記一個人也太快了,要是沒有一個痛苦的人,痛苦的人就是我們。」在這裡,可以深切感受到母親心裡難以平復的傷痛,原來,怨懟始終都在,遺憾讓遺忘無處生根,無所謂原不原諒,不管過了幾年?對一個母親而言,失去孩子的痛苦永遠都在,她只能想辦法讓自己好過。另一個難忘的畫面是一向冷靜自製的母親,在長子祭日那晚看到飛入屋裡的蝴蝶,她再也控制不住對兒子的思念之情,她一心認定那一定是長子的化身,老母親不顧一切追逐蝴蝶的背影,令人為之鼻酸。這一刻,她終究只是一個思念兒子的平凡母親。

《步伐不停》《步伐不停》

對夫妻關係的處理,更能看出母親的過人之處。電影中最妙的一場戲是父母和次子一家人共進晚餐,席間,談到喜歡的音樂,父親笑說以前帶母親看音樂會,母親還睡著,言下頗有嫌棄母親粗鄙,對音樂毫無品味之意。沒想到,母親竟要兒子去拿她收藏的音樂,剎那間,古老的演歌聲瀰漫在四周,母親彷彿跌入舊時回憶,輕輕跟著哼唱,只見父親尷尬地猛爬飯,一句話也沒有。後來,父親隔著浴室玻璃問起母親何時買了那張唱片?母親淡淡地說:「那時帶孩子要去那個女人家,在門外聽到這首歌,我聽見你在屋裡的聲音,也就不便打擾。第二天就在車站前買了這張唱片。」短短的對話透露出她對丈夫當年外遇的事瞭若指掌,沒有一句責備的話,反而將丈夫與情婦之間「思念的曲子」放在心中,一方面顧全了丈夫大男人的面子,卻也不著痕迹表明了她對此事的在乎,父親訝異之餘,也明白了妻子對他的深度包容。
  
即使是彼此最親密的人,還是會有各自的秘密,而那些不能說的秘密一旦被道破,將成為一道顯而易見的裂縫,母親選擇把裂縫隱藏起來,繼續好好生活,她成全的不止是丈夫的情感,更是一個完整的家,因為,在家庭關係中,她不但是妻子,她也是母親。由此看來,橫山家真正的支柱其實是母親啊!我喜歡最後老夫妻倆相偕走長長階梯的背影,注重形象的父親對於母親以突兀的握手方式和兒子三人話別,頗有微辭,母親笑著說:"你不要管我的手,你只要知道,不管什麼時候我都不會放開牽你的手。」看似平常,卻飽含深情的一句話。  

【長長的路上,總會有光】

《步伐不停》《步伐不停》

整部電影如實呈現了家的氛圍:古老的木造平房,幽暗的光線,透露一家人共同度過的悠長歲月。廚房裡,瀰漫著母親拿手的炸玉米天婦羅的氣味,熟悉的家常味,喚醒過往的回憶。浴室里掉落的磁磚,房裡狹小的空間,父母灰白的頭髮,布滿皺紋的臉龐,皆訴說著孩子長大,時光漸老的事實。走出家門,乾淨的街道,燦爛的花樹,是記憶中最忠實的景象;走了多年的長階梯,兩旁熟悉的綠意,似乎從來不曾改變,像是家人的陪伴,總是維持一定的距離,卻堅持不走開,就算只能看到背影,也不願移開視線。就這樣一路默默相伴,像一道淡淡的光,無言也溫暖,那道光,讓你知道,自己不會一個人,這或許就是家人的深層意義。

9 《步伐不停》 -評論

可能夏日漫漫的氣息太過寧靜,加上缺少激起觀眾好奇心的情節點,影片意在衝擊戛納結果未能如願。第二遍觀看時我深陷其中,這樣的家庭劇不會真正結束。 ——《日本時報》Mark Schilling
  
子女回到父母居住的老家,這部作品有意無意地帶上了一層致敬小津的色彩。平常生活中的人生無奈,情緒入口卻全然不同。——《午夜眼》Bryan Hartzheim

上一篇[江原由希子]    下一篇 [《風味絕佳》]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