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武俠小說》

標籤: 暫無標籤

類型:武俠小說

小說名:武俠小說

作者:jinmouyang

1 《武俠小說》 -內容簡介

有點意外這小說就叫《武俠小說》有一點原因,最重要的是我懶得在去給它去取個什麼名字。反正我要寫的是一部武俠小說。無論是什麼刀還是啥劍的。其實都沒有什麼意思頂多就是在告訴人,這是一部武俠小說。既然自是要表達它是一部武俠小說,所以我乾脆就直接點簡單點就叫它《武俠小說》何必要那麼複雜叫什麼刀啊什麼劍的。況且好一點的聽著帥叫的酷的什麼屠龍寶刀,倚天劍啥的我一時還真想不到。我估計那些名字都被金庸古龍這一輩的給用絕了。在說我又何必要模仿金庸啊什麼的非要劍啊刀啊。冷兵器時代,一把刀在好一把劍在厲害也就那麼回事,頂多單位時間內多殺兩個無辜百姓。畢竟神兵利刃不同與一把抗日時期的小米加步槍和AK-47的差距。

2 《武俠小說》 -內容介紹

一、閉著眼睛躺在床上,夕陽下的樹梢,月光下無人的屋頂,我曾經很多次的問過我自己……。

這是一個需要大俠的年代,也是要產生俠客的時代。因為江湖上已經有五十年都沒有出現過威震四海的大俠。下一個是誰?便是武林人士茶餘飯後吹牛嘮嗑討論最多的談資。

「這年頭世態炎涼,世道不公」是這年頭江湖人士最流行的話。事實上大家年年都這麼說,只是今年特別多。或者說是這句話聽的人多了講的也就多了流行起來了。當然還有很多像我一樣差不多也算和江湖扯的上靠的著摸不到邊的人,根本就不明白這話是什麼意識。就我從來就不這麼說,也可能是我就很少和什麼人說過話。因為在鐵劍幫我只是一個負責砍柴生火,挑水的。

戰亂后的這些年,大家都似乎覺的有一身踏踏實實的真功夫和有用不完的銀子差不多重要

要不這些年的武館,鏢局越開越多。多了就亂了。各門派之間的火拚廝鬥也就是家常便飯情理之中。也就有新的高手產生和新的招術被開發出來。所以說這年頭競爭特激烈。後來江湖又流行一句話,走別人的路讓別人無路可走。就是這個時期江湖上最好的寫照。

以前我所在的鐵劍幫,只是個習武的地方和私塾一樣都是辦教育的場所。業務範圍也就是;教一些想學武但不會武的人武術從中收學費。後來世道變了開武館的人多了,我們武館的生意就差了。辦教育這行也就不像以前那樣暴利了。業務也就放開了,押寶。押人,抓人,找人,救人,幾乎都幹了。

在鐵劍幫,我每一天要做的事就是把幾個師兄買回來的柴火,劈開然後從後院搬到廚房。在幫著生火添柴火。閑暇之餘,哪有雜事我就上那幫忙跑腿。其實就沒有什麼閑暇的時候。

和其他人一樣的就是每天清晨雞鳴時必須要和大家一起練功。

那個白眉黑髮的人就是鐵劍幫的館長我們的師父。我師父叫什麼我並不清楚,因為我們都叫他師父,與人會面大家都叫他金大俠。師父擅長使劍。因此在我們武館師兄弟都用劍,沒的選擇。就好比少林的都用板凳和木棍。因此我從小就有一個夢想就是像那些師兄們一樣有一把屬於自己的寶劍,行走江湖。

二、
1、鐵劍幫在京城只能算小的鏢局。師父致力於在他有身之年讓鐵劍幫稱霸江湖。因此這些年不斷的收徒弟,我就是這樣被收人的。

我叫金銘,五年前我來到了鐵劍幫。五年前經歷了戰亂飢餓動亂我與我的父母家人失散了,落魄街頭。那一年我十歲,我遇見了我的師父。

雖然是在戰亂后的荒年,新的朝代京城依然歌舞生平燈紅酒綠。我赤裸著腳走在縫隙中長滿了青苔的青石板上。飢餓是我唯一的感覺,熱騰騰的肉包子是我唯一的想法。迫於無奈我和所有大街上的流浪的孩子一樣。有了「偷」的想法,雖然我不想。但隨著時間的推移很快已經到了生與死的的時候,我連死的想法都有了。但很快我,還有像我一樣的人都發現偷對與我們來說都是一種奢望。當衣冠不整的我們走到包子店,賣烤山芋的攤子,小麵館時。老闆,小二,都用眼睛死死的盯著我們。有的瞪著眼當我們走近時扯著嗓子揮著衣袖握著拳頭嚷著要我們離開快滾快滾。

有著相同命運的街頭流浪兒很快就看到了彼此走到了一起。京城的街頭七八個流浪兒就結成了一個幫,很可惜我們那時並沒有閑暇給我們幫起名字。我們年齡相仿,目標一制肉包子。四五個人一起上,留幾個人在後面掩護,搶到蒸籠上的肉包子就跑分開了跑。跑遠后看著直跺腳的小二,咬著燙手的肉包子是我們最高興的時候。也有最痛苦的時候,那就是被老闆抓到的時候。有時候我們也會有幾個人被抓到。

當年我們幫里我算小的,因此我並不負責去搶包子。而是在一旁放風,和逃跑時掩護。我一直跑的都很快,但也有被抓的時候。

那一次被抓的的一共三個人我也在,那個乾瘦的手掌死死的抓住了我的肩膀,然後用力扯住我的胳膊,把我仍到了包子店內。然後那個人走了過來。在次用那隻還留有肉包子油和香味的手拎起我,在聽到衣服在次被撕裂聲的同時,啪的一聲。我就只聽到右耳嗡嗡的轟鳴聲和臉上火辣辣的。接著他又是一拳我知道鼻子留血了,因為他的拳頭上滴下了血跡……

和我一起放風的是一個女孩,應為跑的慢也被抓了。她瘦小尖細的身材幾乎都要被那個抓住她的胖老闆娘給折斷了,那女孩要比我高出小半個頭。我也認為她要比我大一點,雖然我連她叫什麼都不知道。要肯定她是我見過最堅強的女孩。老闆娘用她那長滿肥肉的手不停的抽打著那個女孩。女孩的臉由原先的蠟黃色變為血紅在呈現慘白色,嘴角被打爛溢出的血流在她的嘴上。她都沒有哭一聲,無助的看著我。然後又看向了被老闆抓到的易書香。

易書香被打的最殘,因為他的手剛拿到那個燙手的包子手腕就被老闆給扣住了,光著膀子的老闆沾滿麵粉的右手死勁的抓住了易書香。左手握著碩大擀麵杖就死足了力氣砸向了易書香的胳臂肘。「咯吱」一聲他手臂就脫臼了。易書香痛苦的倒在地上掙扎著左手死死的掐住被打的手臂,痛的他咬牙切齒,滿地打滾。而他那隻手上還死死的抓著那個冒著熱氣滴出油來的肉包子。

老闆繞過櫃檯蒸籠。上前對他就是一頓猛踢,手中的擀麵杖也沒閑著。地上的易書香被打的滿街亂竄,挪來挪去。長長的街道卻沒有他可以躲避的地方。憤怒的老闆像是打上癮了,絲毫沒有停手之意,一邊打一邊罵:「你他媽的,兔崽子你不要命了你。你也不打聽打聽你爺爺我是誰。我超你祖宗十八代」,「老子叫你偷,叫你偷,我打死你,你個不要臉的……」

易書香的臉上身上沾滿了塵土和苔蘚的痕迹,被打的他滿地打滾,有時吼叫著。有時嗡嗡的呻吟。來來往往的人群從他身邊走過,有的駐足觀看片刻,嬉笑一陣子。有的若無其事,匆匆離開。還有衣冠亮麗的公子哥從他身上一躍而起,垮了過去對後面追趕的丫鬟家丁嬉笑不止做著鬼臉。川流不息的人群沒有人在意到他。

2、我和那個女孩蜷縮在包子店內的角落裡。那個一臉橫肉的女人還在罵著口水橫飛,她說了什麼我以聽不清了,耳朵里只有嗡嗡的轟鳴聲。眼前只是那個女人的和他身後的夥計。胖女人罵著罵著,又上前揪住那個女孩的頭髮。女孩的頭髮並不長,有點黃。被她這一揪全都散了,遮住了眼睛。女孩慘白的臉,大大的眼睛,嘴角還留著血,我突然感到害怕極了,象是夜裡做噩夢中的女鬼……

上一篇[星躔]    下一篇 [豬牯]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