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死亡森林》

標籤: 暫無標籤

目錄

本人寫這篇小說,不是因為什麼當今文化論談火熱的狼狗戰,也不是因為對動物的崇拜,是因為關於動物的小說太少了,包括名著和那些不是名著的動物小說,也不過廖廖幾本。

本人寫這篇小說並沒有說對什麼動物的尊敬和不尊敬,只是根據一些情節的需要描寫一種動物。如果和哪位心中喜愛的動物或崇拜的動物有不敬之處,敬請見諒,本人並沒有一點對某種動物的不敬。

本故事純屬虛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1 《死亡森林》 -引子

死亡森林之所以叫死亡森林,因為很少有人敢去森林的裡面,就是最有經驗的獵手也只是在森林的邊緣打獵。之所以沒人敢去森林裡邊,是因為森林裡邊有數不清的怪獸和上古生物,進去了就不能活著出來。之所以不能出來,因為這是死亡森林。


死亡森林的邊緣,有一個只有幾十人的小村莊,因為村裡人家家都是靠打獵為生,所以每家都有幾條狗。

因為狗多,有一點動靜就會引起全村的狗吠,所以這個村莊叫做犬吠村。

今天,這個村莊來了兩個人,都帶有最好的獵槍,他們是皮革商,專門來這收皮子的。

犬吠村的人都打獵,而且這裡經常有大的快成精的動物,所以兩個皮革商在這裡經常收到很好的皮子,都能賣些大價錢。

今天他們的運氣不佳,只在小村子里收到了幾張狼皮,晚上,他們住在了一個獵戶的家裡,閑著沒事喝悶酒。這兩個皮商是兄弟兩,因為人們都不知道他們的名字,所以我們估且叫他老大和老二。

他們喝完了多半壇酒後,兩人有點暈,老二突然說:「哥,咱們這次的運氣不太好,估計要做賠錢買賣了。」

老大說:「賠就賠吧,這我們都沒什麼辦法的。」

老二說:「不如我們明天去死亡森林打獵,萬一打著個黑瞎子什麼的,不就賺大發了,聽說森林裡還有白毛狼,人熊,以咱們的裝備見了就跑不了。「

老大說:「那地方可是死亡森林,弄不好遇上個不知名的怪獸,咱們恐怕跑都跑不了啊。」

老二說:「沒事,咱們就在森林邊上轉轉,不去裡邊,如果明天什麼也遇不上,那咱們後天就回去,怎麼樣。」

老大想了想,說:「那好吧,明天把咱們的雪狼也帶上。」


雪狼是只狗,因為長的渾身雪白,所以主人給他起名叫雪狼。這是只勇敢又狡猾的狗,它從來不會和什麼動物硬碰硬,只是在迂迴戰鬥中找對手的弱點,抓住機會攻擊敵人。


第二天,兩人一狗準備好了彈藥,糧食,早早的朝森林方向出發了。

不知不覺,兩人在森林的邊緣轉了多半天了,一個野獸也沒看見,兩人沮喪的吃了點東西,正準備回家,兩人突然看到了一隻雪白的似狗非狗的野獸正背對著他們吃一個什麼動物,好像是只兔子。再看這隻怪獸,有一頭半大的牛大小,長的和狗簡直一模一樣,只是尾巴有點像狼,鼻孔也比一般的狗大,渾身的毛有兩寸多長,沒有一絲雜毛。兩人一看就知道此獸的皮一定值大錢,沒準賣了能夠花個十年八年的。老二高興的喘氣都不均勻了,拿起的手中的獵槍,慢慢的對準了那白色的野獸。

那隻白色的野獸好像感覺到什麼似的,抬了抬頭,飛也似的跑入森林深處,老二見它就要跑掉,急忙對準了野獸打了一槍,不過那白色的野獸跑的太快,已經跑到射程之外,跟本沒打上。

二人一見沒打上,急忙叫雪狼去追,二人也跟著跑了上去。

雪狼在前面跑,二人在後面追,不知不覺,已經進入了死亡森林,路越來越難走,眼看著天黑下來,二人不敢冒進,就停了下來,呼喊雪狼。

雪狼不知去了哪裡,二人喊了半天也不見迴音,只好在原地休息了一會,等著雪狼回來。

不一會,雪狼回來了,還叼著一隻野兔,二人餓壞了,見有兔子吃,就迫不急待的生火,烤兔子肉。當肉剛烤出點香味時,忽然雪狼大叫了起來,那是在警告主人,附近有危險。

老大機靈的站了起來,環望四周,都是參天大樹,並沒有發現什麼,於是又坐了下來,繼續烤肉,雪狼還在叫個不停,老二覺的不對勁,拿起槍來,警惕的望著雪狼正對著叫的地方。

突然,在一棵爬滿樹藤的樹上面,飛起一個黑影,以急快的速度奔向老大,老二連想都沒想,沖那黑影開了一槍,只見那黑影遙遙晃晃的向前走了幾步,倒了下來。

二人對這突如其來的襲擊嚇了一跳,坐在地上大口的喘氣。

再看那襲來之物,原來是個半人多高的狒狒,那一槍正打在他的肚子上,還在流著血,估計可能是來搶肉吃的。

雪狼還在那兒狂叫著,二人被這一嚇,都不敢在這裡呆了,拿起烤了半熟的肉,就趕緊的往回走。走了沒幾步,想起了雪狼,於是就叫它過了,雪狼又吠了幾聲,一路小跑的沖他們跑了過來。

當雪狼走到半路時,突然感到了什麼危險,回過頭去,嗚嗚的沖著一棵樹叫著。老大老二知道一定有危險,都拿起了槍,警惕的順著雪狼的眼光瞧過去,那是他們剛烤肉的地方,火星還沒熄,並看不到什麼危險,只是----------

剛才打死的小狒狒不見了!

二人都發現了小狒狒不見了,不由的緊張起來,什麼野獸能這麼快的把小狒狒帶走呢?雪狼並不是膽小的狗,為什麼不衝過去,是不是有什麼強大的不知名的野獸!

雪狼不再那麼狂叫了,只是嗚嗚的威脅著對方,好像對方已經走了。

雪狼安靜下來,二人也像吃了定心丸,不再那麼緊張了。二人見天色已晚,就趕緊的拿好東西,往回走。他們怕再有什麼危險,槍一直在手上。

剛走了沒幾步遠,雪狼又叫了起來,這次是焦躁的叫著。

二人回頭一看,只見付進有一個二米多高的黑影從遠處的在樹木後面沖這邊跑來。轉眼就到了雪狼附近,老大拿起槍來沖那黑影打了一槍,只聽那黑影怪叫一聲,速度絲毫沒減的沖雪狼跑去。

老二眼尖,終於看清了那個黑影是一個比剛才那狒狒大兩倍的母狒狒,可能剛才殺死的是她的孩子,她來報仇的。

雪狼見對方攻過來,急忙向一旁跳開,那隻狒狒見一次抓不著,又攻向對方。

兄弟兩人在一邊拿著槍,光怕傷了自己的狗,一直不敢開槍。那隻狒狒好像知道他們的心思,死纏著雪狼不放,它也知道只要殺死了這隻狗,那兩桿槍就沒什麼作用了,因為他們不會覺察出它的行蹤的。

雪狼對狒狒的攻擊,只躲不攻,它一直再找好的機會,攻出至命一擊。狒狒左一爪右一爪的攻向雪狼,始終沒碰到雪狼的一根毛,有點焦躁了。

就在狒狒失去耐心的一瞬間,雪狼抓住了機會,對準狒狒的肚子咬過去。在它的印像里,肚皮是最軟弱的地方。

但是這次他錯了,他一口咬下狒狒的一口毛,狒狒的肚子只出來個小口子,並不致命。狒狒卻在這時候,一隻毛烘烘的大手抓住了雪狼的脖子,另一隻手抓住了雪狼的一條前腿,一使勁,把雪狼撕成了兩半,然後向兄弟兩人衝過去。

兄弟兩人曾被雪狼救過幾次命,一見雪狼死了,不由的眼紅了起來,也不想什麼危險,舉起槍沖狒狒就打。

兩人的獵槍都是很好的散彈槍,裡面都是鐵沙子,對付一般的野獸足可以一槍致命。

砰,砰。

兩聲槍響,只見那狒狒向前沖的身子晃了一晃,向前跑出了幾米,腳碰到一個長藤,倒了下去。

當她抬起頭來時,兩人才發現原來狒狒的眼被打瞎了一隻,臉上,肚皮上都是血。

二人趕緊上了子彈,拿起來對準了狒狒。

那隻狒狒好像感覺到了生命已經到了盡頭,對著天空怪叫了起來。噢-------,嗚--------好像是在哭泣自己的孩子,又好像是發著什麼信號,二人聽的毛骨悚然,老二忙對準了狒狒的頭,開了一槍。

狒狒被這一槍打中,帶著一聲凄慘的長叫,就倒地死去。

二人趕緊的向森林外邊跑去。

跑了沒多遠,就到了死亡森林的邊緣,二人鬆了口氣。因為這地方不會出現什麼怪獸了,有也是一些熊,狼什麼的,這些怪物也不是經常出現在這裡。

二人喝了點水,由於剛才跑的太累,於是就坐下來休息一下。

這時,突然在二人不遠處一聲嚎叫:噢-------,嗚--------

和那死去的狒狒的叫聲差不多,二人一聽這聲音,拿起槍就跑,其他的什麼也不要了。

跑了沒幾步,只聽周圍一陣風吹動樹葉的聲音,已經出來了五隻狒狒,把他們包圍起來,二人嚇哆哆嗦嗦的拿起槍,做好射擊的準備。

正當二人準備開槍的時候,發現自己手中的槍不見了,而對面又出現了一團白烘烘的東西。

二人哆哆嗦嗦的抬頭一看,居然也是只狒狒,有二米半高,正兇惡的看著他們。

這個狒狒是這群狒狒的頭領,剛才死的是他的孩子和他的妻子,他正為妻兒的死傷心,而殺性大起。

而這隻狒狒,是二人聽都沒聽說過的白色的狒狒!

啊-------

兩聲慘叫。

從此後,死亡森林,將是腥風血雨的死亡森林了。

上一篇[瘤胃]    下一篇 [數量標誌]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