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死亡詩篇》

標籤: 暫無標籤

《死亡詩篇》是一部法國影片,拍攝於2003年。


1 《死亡詩篇》 -劇情梗概

《死亡詩篇》《死亡詩篇》

一對本來關係並不算親密的兄弟,因哥哥罹患了絕症,而幾近無理地央求弟弟在生命的最後歷程陪伴他,兩人的命運再度牽繫在一塊。導演繼《親密關係》后再度以沈緩寫實的筆觸碰觸最基本的人際關係,疏離而渴求相互拉鋸的痛楚,兄弟之誼與死亡陰影,在銀幕上一併發酵,極度細節的描寫,為男性情誼電影另開一扇窗戶。

陽光強烈的海邊,他們與一位老人同坐在長椅上聊天。海風靜靜吹拂著岸上的人們,顯得祥和、安靜,誰都沒有看出來他們有什麼異樣。

他們是兄弟倆,哥哥叫湯姆斯(布魯諾·托德契尼飾),弟弟叫路克(埃里克·卡里瓦卡飾)。多年前,湯姆斯離路克而去,因為路克是個同性戀;現在,前不久,湯姆斯重新找到路克,因為他得了病,重病,血小板在他的體內逐漸消亡,它隨時有生命危險。

路克陪湯姆斯去醫院,醫生告訴他需要住院治療。路克二話不說,去湯姆斯家裡把他的東西搬來。

弟弟開始了對哥哥的照料,他有時候看著醫院裡的病人孱弱的樣子,也開始擔心哥哥的生命。

路克回家之後,跟自己的男朋友文森(塞爾萬·雅克飾)談起湯姆斯,他的話語中顯得有些無奈;湯姆斯的女朋友來看他,她正要好好安慰病中的湯姆斯,卻發現湯姆斯似乎更需要的是自己的弟弟。路克把她送下樓去,談到湯姆斯他們有些激動。

路克走後,湯姆斯的情緒不穩定,對護士發了脾氣。路克在醫院遇到一個19歲的病人,他對路克傾吐著疾病的苦痛,路克把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肩膀上,安慰著他。

路克去湯姆斯家裡的時候,忍不住跟湯姆斯的女友接吻了,兩個人彷彿都在尋找同一個人的氣味。

他們的父母來看望湯姆斯,醫院裡,他們爭吵起來,互相追究著責任。湯姆斯又要進行一次手術,他被刮光了全身的體毛。路克看在眼裡,更加疼惜這個男人的脆弱與痛苦。當那些針頭扎進哥哥的血管,弟弟的心似乎也在流血。

路克跟湯姆斯談起小時候的事情,路克抱怨湯姆斯當年離他而去。現在的湯姆斯不再抗拒同性戀了,他還跟著弟弟去了同性戀天體浴場,在那裡,他又一次疑問了弟弟的性取向。

路克照常跟文森做愛,但是他卻對湯姆斯說他無法理解文森。

「弟弟,我愛你!」湯姆斯淡淡的說出這句話,靜靜享受著海風和路克的撫摸。湯姆斯的身體已經瘦得不成樣子,他脫掉衣裳,走向無垠的大海。兄弟二人多年的芥蒂終於冰釋,取而代之的,是相互的關愛和理解。

路克一個人在陽台上,對著大海點燃一根香煙。吹著海風,聽著鷗聲。哥哥真的離開了,他的兄弟,還留在這個人世。

2 《死亡詩篇》 -幕後製作

這是一部氣氛濃郁的作品,雖然有點煽情,但能感人肺腑,可謂文藝到了家。以《瑪戈皇后》聲譽雀起的謝侯在本片中以沉實的手法將人類無法隔絕的親情關係加以剖析,深刻感人又發人深省。主角為了演出本片特意進行大瘦身的節食行動。

3 《死亡詩篇》 -影片評論

《死亡詩篇》《死亡詩篇》

(一)

一個人死前可以選擇去做些什麼事情。每位導演都有自己的想法。在帕特里斯·夏洛爾晦澀的鏡頭下,湯姆斯選擇了找到自己的兄弟。

夏洛爾在此之前已經涉獵過同性戀題材影片,與同樣難懂的《愛我就搭我火車》相比,《死亡詩篇》顯得更加沉重、緩慢。事關生命,夏洛爾的目光放在一對兄弟身上,講述他們之間的理解與溝通。

整部影片的過程中,兩個人越來越親密。女友來看湯姆斯的時候,解下衣衫試圖滿足他,但是這時候他的目光忽然轉向路克,提出一個不相干的問題打斷。湯姆斯漸漸感覺到對於路克的依賴,並且言語中也不忌諱這種情感的表現;路克則不禁的對湯姆斯表示出憐愛之情。

影片很大程度上,都在努力展示男性之美,從感情到肉體。雖然弟弟被設定為同性戀身份,但是影片更多的表現的是他與哥哥的「手足情」,而且這種曖昧幾乎讓人懷疑兄弟之間產生了愛情。這對兄弟從隔閡到理解,整個過程非常恬淡,但是卻讓人看到了他們最動人的感情。路克講述小時候的故事,觀眾看到他們的童年;講到湯姆斯對路克的離棄,湯姆斯的悔恨也成為救贖的對象。

布魯諾·托德契尼在影片中有一段刮體毛的鏡頭,把刮體毛的整個過程展現出來,意圖似乎也在展示男性身體之美;瘦骨嶙峋的布魯諾·托德契尼在海邊脫光了衣服,再次展示了身體。

在路克和湯姆斯的家庭中,其他成員卻與他們形成對比,在醫院裡,他們的父母不休的爭吵。父親甚至說:「為什麼患病的不是路克?他比較強壯。」潛台詞里,也意味著他對同性戀兒子的輕視。兩個兒子之間卻已經沒有了芥蒂。哥哥明確的表示他最需要的是弟弟。

創作者設定的人物也是具有寓意的:同性戀的弟弟健壯、穩重、勇敢,而異性戀的哥哥則病態、急躁。可以看出來夏洛爾的認同傾向。

湯姆斯的女友在影片中交代了很多關於他的細節。她和路克接吻的情節安排的非常巧妙,儘管這看起來似乎顯得不合理:嫂子和自己的同性戀小叔子能夠發生什麼事情呢?可是他們的關係是對同一個人的愛。

影片中還安排了一個19歲的病人與路克對話,他掀起衣服,露出肚皮上可怕的傷口。路克認識到了關懷,認識到了人與人之間的交流。

影片的敘事顯得有些凌亂,影像在海邊、醫院、路克家裡交錯。整部影片以灰藍色調為主,冷峻的空間襯托出沉重的氣氛。沒有煽情,沒有哭泣,這是一首動人的《死亡詩篇》。

(二)

這是一部法國電影,一部記錄死亡的電影,一對兄弟,在生命的不同時間,在生死的邊緣掙扎,哥哥在病危的時刻,渴望和他的弟弟一起走過……昨天,下了一天的雨,在一片蒙蒙的雨聲中,我看完這部電影,坐在黑暗的走廊里,腦海里還是那片寂寞寒冷的大海,海邊,那個海一樣寂寞深邃的男人,守著那片生死相隔的大海,悲傷的歌聲,煙灰在手指間彈落……他的哥哥走了,消失在他身邊的大海里,就好象那個曾經和他們一起坐著看大海的老人說的,曾經,有一個男子,坐著一隻小船在海上穿越,沉沒在他們面前深不可測的海水裡了,記得當時哥哥說,兄弟,我喜歡穿越,在海面上穿越……

可是,現在,哥哥也走了,他是全身赤裸著,一步步走進海洋,走進海的深處,就好象他剛剛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一樣,回到生命赤裸裸的最初,在海的懷抱里,他安靜地睡了……

海灘上,哥哥在問弟弟,你確定你喜歡同性嗎,那是偶然還是必然,弟弟說,是的,我愛男人,那是我的血液裡帶來的,那時,金色的陽光撒在海灘上,男人們的身體就包裹在那美麗的陽光里……弟弟說,當初我最需要你的時候,你為什麼離開了我?當我在生死邊緣的病痛里掙扎的時候,我一直在祈求有人的關懷,祈求你來到我的身邊,可是,你為什麼走了?……

這是弟弟心中永遠的痛,當哥哥躺在病床上,全身扎滿針頭的時候,過去的畫面又一次在眼前回閃,他看到自己無助地躺在那裡,痛苦地呼喚哥哥來到身邊,一如現在被病魔肆虐的哥哥,哥哥的病痛,也在他的內心裡痛著,扎在哥哥皮膚上的每一針,都彷彿是扎在他的心上,他們的肌膚,他們的心靈,都在承受著同樣的折磨,同樣的疼痛。

然後,是回憶,他坐在哥哥的身邊,講他們小時侯的故事,他們在沙灘上賽跑,他比哥哥跑的快,哥哥遠遠地被落在他的身後,15歲的那年,他遇到一群流氓,他被那些人打倒在泥堆里,是哥哥上來,打倒了那些欺負他的人,救了他……在他溫暖的聲音里,哥哥靜靜地睡著了……

哥哥的女友來看他,他的手輕輕地,依戀地撫摩著她,病房裡很安靜,他們的表情也很安靜……弟弟知道他需要她,女人也知道哥哥最需要的,是他的弟弟。他陪著她默默地走過冬天清冷的街頭,他們從彼此的目光里了解了一切,他們無法控制內心裡的悸動,於是他們擁抱,接吻,深深的擁抱,深深的吻,同性戀的弟弟和女人,卻是片中唯一的一個深吻的鏡頭,他們在彼此的身上尋找同一個男人的氣息……或許,只有深深的擁抱,深深地吻,才能抵禦生命里不可抗拒的寒冷和殘酷。

在病魔面前,人的生命顯得是那樣的脆弱,哥哥的病因是由於血液里出現的某種病症,導致血小板的迅速消失,他的生命,也時刻面臨著死神的威脅,只有當弟弟坐在他的身邊的時候,他才有勇氣去面對殘酷的事實,他告訴他的父母親,這個時候,他最需要的,就是他的弟弟。

哥哥對弟弟說,兄弟,我愛你,他說這話的時候,黃昏時候淡淡的光愛憐地撫摩著弟弟英俊的面龐,他側身躺在沙灘上,想告訴哥哥他也同樣愛他,又有些哽咽……回到光線朦朧的房間,他們默默地靠著,後來,哥哥把手伸向弟弟,他們就這樣緊緊地握在了一起,那一刻,很安靜,好象可以聽見兄弟倆心跳的聲音。

這就是兄弟之間的愛,男人的愛,不需要任何美麗語言的矯飾,卻是一種緣於血脈的生死相系的愛,那是兩股沉靜深邃的河流自然地相互吸引,最終在同一片大海里交融。他們來自相同的水源,相同的血質使他們無論所走過的山川,沙漠或者泥土如何相異,也能在—瞬間彼此消融,合二為一。

這也是一部講敘寂寞的電影,關於生命的寂寞,我們內心最深處的孤獨,弟弟有一個BF,他們在一起做愛,生活,他的BF很愛他,但是弟弟卻說,他只是一個孩子,他無法懂得他,無法懂得他的寂寞,他的痛苦,他和哥哥之間的感情……是的,我們內心最深處的孤獨,除了那個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是無人可以分擔的。

弟弟在哥哥住院的期間,遇到一個病重的男孩,男孩告訴他,他才19歲,他不想動手術,不想死,他說他想做愛,弟弟走近男孩,拉過他的手,讓他的頭靠近自己溫暖寬厚的肩膀,他知道他現在最需要的是什麼。那個男孩有一雙渴望溫暖,寂寞的,清澈的眼睛……

於是,在片尾蒼涼傷感的歌聲里,在夢幻般神秘深邃的大海邊,我彷彿看見弟弟順著那極具時空穿透力的音樂,回到了他的哥哥身邊,他聽見他的哥哥躺在病床上,在生死的邊緣喃喃自語——「兄弟,我看到我們在一起,很幸福……」那個時候,我想起了那雙深邃的,寂寞的眼睛,在悄悄地流著眼淚……

4 《死亡詩篇》 -幕後

《死亡詩篇》《死亡詩篇》

通常在典型的倫理影片中,疾病在身,衰弱無能的總是同性戀的那方,而這部戲卻恰好相反,身為同志的弟弟路克是性格溫和、健康,工作和感情生活都穩定的一個,而異性戀的哥哥湯姆斯卻是心浮氣躁、病弱,有感情問題。如《受傷的男人》中的少年對皮條客的痴戀和《親密關係》中陌生男女每周一天,只做愛而不溝通的相聚,皆是一些平常人之間的一些不平常的關係。這部《死亡詩篇》(獲2003年柏林影展最佳導演銀熊獎,另譯《他的兄弟》)的情形有點不同,戲中的主角並非毫不相干的陌生人,而是血脈相連的親兄弟。

弟弟路克(Luc)是名同志,與他的男伴文森(Vincent)定居在巴黎,哥哥湯姆斯(Thomas)在多年前因弟弟的同性戀傾向而疏遠了他。有一日,湯姆斯出其不意地來探訪路克,原因是他患上了血小板逐漸消失的病症,隨時都會有生命的危險,所以他希望弟弟能陪他到醫院做治療,並在他的養病期間陪伴他。

在這期間他們重溫了以往的記憶,爭議著兩人之間的矛盾,在重建以往親密的關係時,也嘗試去了解以前沒有機會知道關於對方的點點滴滴。通常在典型的倫理影片中,疾病在身,衰弱無能的總是同性戀的那方,而這部戲卻恰好相反,身為同志的弟弟路克是性格溫和、健康,工作和感情生活都穩定的一個,而異性戀的哥哥湯姆斯卻是心浮氣躁、病弱,有感情問題,也就是較不「正常」的那個。這個不尋常的安排挺有諷刺性的,當他們的父親在醫院大發牢騷,說道:「為什麼患病的不是路克?他比較強壯。」,他其實想說的大概是,反正他是同性戀,他本來就有病,也就正好地道出了這個觀點。

《死亡詩篇》是一部很「陰鬱」的電影,無論是鐵床白牆的醫院裡,或者是路克陰暗的房間里,又或者是陽光明媚的Brittany海灘上,都有一股冷冷靜靜的氣氛,就連路克和情人交歡時,也是冷冷淡淡地。可是在這冷淡靜穆的氣氛中,從他們的言談和眼神中,我們可以感覺到他們之間那份漸漸再次濃烈的手足之情。兄弟倆在死亡陰影的覆蓋下,重新地去「認識」對方。這部片子拍得很真實,導演沒有利用煽情的對白或矯情的畫面去刺激觀眾的感覺,兩位主角超實力的演出是影片中最大的強點。湯姆斯再次親近他的弟弟,他已經不再抗拒弟弟是個同性戀者的事實,他要認識弟弟的世界,他們甚至去了同志天體海灘。(有趣的是,這麼多年了,他還對弟弟的傾向存有懷疑,在同志天體海灘上質問弟弟的同性戀傾向?)路克看到哥哥的恐懼、疲弱,看到哥哥赤裸裸無助的一面,雖然他埋怨湯姆斯未曾照顧過他,甚至在他最需要的時候離棄他,但當湯姆斯躺在病床上任由護士們剃除體毛時,他看到了哥哥的無助。當他看了哥哥在手術台上時,他想像是他自己躺在那裡承受著痛苦,他可以感覺到哥哥的痛楚。他知道必須照顧湯姆斯,因為他們終究是親兄弟。整部片子在時間順序上交疊錯亂,開始時會覺得混亂,一會兒他們在醫院裡,一會兒他們卻在海灘上,可能導演要藉此減輕醫院片段中給予觀眾過於沉重的感覺。兩個場景的片段像是兩個同步進行著的故事,當他們開始到海邊的故居時,另一個片段卻是湯姆斯去找路克,然後住院留醫。當湯姆斯在手術后出院時,下個片段卻是他將不辭而別。在醫院裡,湯姆斯必須治療他身軀上的傷,而在海邊,他卻在治療著一道心裡的傷痕。

這部片子拍得很真實,導演沒有利用煽情的對白或矯情的畫面去刺激觀眾的感覺,兩位主角超實力的演出是影片中最大的強點。飾演哥哥的Bruno Todeschini陰沉的演出,不僅把苦澀的湯姆斯演得絲絲入扣,再加上犧牲「色相」,鏡頭前剃除體毛,堪稱勇氣可嘉;而Eric Caravaca內斂的演出,把弟弟路克對哥哥湯姆斯的愛怨交錯,最終疼惜愛憐的心情表現得很有真情實感。

頭一回看這部影片,覺得它節奏有點緩慢,戲有點悶。第二回心無旁騖地重新看它,看后心裡有種莫名的感動。兩個本來就互相愛護的兄弟,卻因為沒好好把握住溝通的機會,而白白地任時間疏遠了他們,直到時限不多時,才有機會向對方說:我真的很愛護你!

影片的結局雖然令人感到惆悵不已,但他們兄弟倆終究能及時禰補那份流失的親情,避免了一個終生的遺憾,我想那就是湯姆斯來找路克真正的原因。

法國導演夏侯甫獲柏林影展最佳導演的新作-」死亡詩篇」,故事非常簡單,講的是一對兄弟,哥哥得了重病,需要弟弟照顧他,然而他們之前已經好幾年沒見面了。這對兄弟的關係疏離、緊張,小時后他們雖然親密,長大后卻不斷逃離這種命定的家庭關係,弟弟從鄉下到巴黎就失蹤好幾年沒連絡,而哥哥也不會想主動和他聯繫,直到他生重病,才第一次跑到弟弟家,害怕地哭了起來。

夏侯電影的拍攝手法非常寫實、簡單、真誠、且感人。整部電影的詩意,在於正視身體、面對慾望、和看見死亡的微妙體驗。身體,美麗、敏感、哀傷與殘酷的身體,一直是這部電影的主題。我們在電影中不斷看到肉體。在醫院生病的肉體(無法控制地衰敗),和青春強健的肉體(常常做愛),幾乎同樣年輕,但是卻往兩個極端的方向走去。生病的哥哥在手術前,護士幫他刮體毛,在電影中是一個非常長非常完整的場景,肉身如此脆弱不堪,任人擺弄,還一步一步邁向死亡,完全無法控制。而年輕健康敏感的弟弟,和哥哥之間那種逞強、壓抑、極力不表露出的男性情誼,更由於弟弟的同性戀身分而更顯緊張與尷尬(他們互相敵視和不了解對方的性傾向,他們從來不討論這個,如果討論也只是吵架),弟弟卻誠實面對了對哥哥的真實情感,超越了緊張與尷尬,兄弟之情最後真情流露;而經歷了哥哥不可避免的死亡后,弟弟也能夠更誠實地面對自己的愛戀和生活了。

電影講長期失去聯繫的個個突然來找弟弟,哥哥一直都對弟弟的性取向感到反感,也為自己是異性戀而自傲。但當他發現自己身體里有一種未知的病毒,可能會奪取他的生命。哥哥突然想到找回弟弟,有些錯愕的弟弟帶哥哥去了醫院。面對這突如其來的狀況都有些不知所措。病毒在哥哥身體里散播,哥哥愈加瘦弱,靠著輸液管維持生命。看見哥哥被病毒侵害的身體,被藥物副作用影響的身體,因為手術需要而被颳去體毛的身體,是蒼白無力的,想到的是過去的哥哥對自己的厭棄。當現在在生死邊緣徘徊的時候,他開始來了解弟弟的思想,他們來到一個沙灘,都是裸露的男人。當兄弟兩再次談到弟弟的性取向是、兄弟間失去了的關懷時,彼此的刺都倒豎了起來。又是一個不歡而散。哥哥的病情有所好轉了,可以離開醫院在家治養。兄弟住在了一起。搬出醫院是哥哥一直的願望,從他第一天住進醫院,他就覺得自己是在等待死亡。面對病毒他孤獨的,吃著醫院索然無味的營養餐,簡直就是在對他精神的逼害。他疑惑過,為了生命就要這樣虐待自己嗎?為了生命他要任兩個女護士擺弄自己的身體刮體毛嗎?日夜躺在病床上,大小二便都不能夠自理。等待,等待一次又一次的治療和手術。但好景不長,哥哥病情又惡化了,再次回到熟悉而討厭的醫院。弟弟在醫院裡見到一個年輕人,瘦削的身子靠著吊瓶架支撐身體。年青的生命依靠著藥物維持著,作為人的行動都不可進行。他十八歲了,他想找一個女人做愛,但他的身體剝奪了他這個權利。

5 《死亡詩篇》 -獲獎情況

第53屆柏林國際電影節最佳導演銀熊獎

認同指數:★★★★★

(對於男性身體、感情的美進行了表現)

6 《死亡詩篇》 -基本信息

製片主管:Philippe Guiheneuf

攝影:Eric Gautier

剪輯:François Gédigier

服裝設計:Caroline de Vivaise

副導演/助理導演:Guillaume Bonnier;Stéphane Metge

化妝師:Kuno Schlegelmilch

音效:

Olivier Burgaud

Pascal Chauvin

Olivier Dô Hùu

Eric Grattepain

Benoît Hillebrant

Simon Jacquet

Guillaume Sciama

François Berroir

Jean-Charles Cameau

Irina Lubtchansky

Pascale Marin

Eric Martinot

Isabelle Julien

其他職員:

安吉洛·巴達拉門蒂

Philippe Guiheneuf

帕斯卡·格利高里

7 《死亡詩篇》 -演員表

Bruno Todeschini

埃里克·卡拉瓦卡

Nathalie Boutefeu

Maurice Garrel

Catherine Ferran

Antoinette Moya

Sylvain Jacques

Fred Ulysse

Robinson Stévenin

Claudine Benichou

Véronique Iafrate

Cathy Roudaut

Sabrina Fessan

Catherine Moulin

Sandrine Faccini

Jessy Étienne

Gisèle Lioni

Antoinette Naras

Christine Cros

Stéphane Jamet

Hayatte Mazit

Eddy Battery

Antoine Rousseau

Rémy Boulay

Patrick Gautier

Eric Cattacin

Grégory Pomet

Hichem Allouachiche

Thierry Colas

Nicole Daresco

Yves Maestrati

Anne Noblanc

Lucie Noblanc

André Petitjean

帕斯卡·格利高里

8 《死亡詩篇》 -發行日期

巴西  2005-05-26 

冰島  2005-01-16

加拿大  2004-12-03 

希臘*  2004-05-14

比利時  2004-04-21

香港  2004-04-08 

美國  2004-04-02 

上一篇[瓦提克]    下一篇 [稀士]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