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死於青春》

標籤: 暫無標籤

《死於青春》是海岩1985年出版的一部小長篇,以唐山大地震為背景,描寫了一對年輕人在勞改農場的抗震救災工作中相識相知相愛的故事。海岩日前表示,《死於青春》描寫的是他親身經歷的唐山大地震的情景,以及那個時代特殊的愛情。

1 《死於青春》 -內容簡介

《死於青春》《死於青春》
這是一個年僅十九歲的警察的悲壯故事。小說以「我」的回憶,講述她在七十年人唐山大地震后,被派往清水河勞改農場支援抗震救災工作,在那裡她結訓了陸小祥,兩小萌發了熾熱的初戀。由於社會不幸的不正常,陸小袢的人道主義思想和情感,他的一切作為,都成了他破壞抗震救災、同情反革命的罪證,他被關押,最終頑強於他的至親好友的槍彈下。

2 《死於青春》 -編輯推薦

 海岩一部描寫地震拷問人性的小說。書名出自李大釗的一句話「吾願吾親愛之青年,生於青春,死於青春。」   地震,這個滄桑交替的自然現象,把地層深處的水和沙翻上了光天化日,同時翻上來的還有人——人的靈魂。   

……時代不同,所以故事不同。相同的也許只是人情的溫暖,人命的可貴,還有,那腔在苦難中才會燃燒的熱血,和被熱血燒盡的青春!

3 《死於青春》 -本書前言

 

《死於青春》作者

有人覺得寫小說是件既高尚又實惠的事,為著讀者和社會的需要而作,同時自己也得些稿費貼補家用,於國於民於己都有利。

而我寫小說的動機,卻常常只是為了使自己的靈魂得到撫慰、寄託、安定和凈化而已,是自己精神生活的一種需要。本集所收進的這些入世近俗的尋常人事,就並不是客觀世界的單純再現和摹寫,而更多地表達了我自己對這個世界的回顧、解釋和希望,充滿了很強的主觀情緒。我不知道這是否損傷了作品的真實。

如果徐五四和凌隊長都不是好警察的話,天下就沒有好警察了。我把他們的激烈衝突理解為新老兩代公安人員的差別,這差別既是素質上的,又是性格上的。現實中的警察當然比他們更複雜更多面,但我有意按自己對生活的選擇,強調了他們的某一面甚至某一點,不及其餘。

二勇在現實中也可能是不存在的,他給予那位瀕於絕望的老人的溫暖,代表著只有在人的青春年華才會閃爍的熱情和純真。二勇的明朗可愛,與其說是現實對作者的觸動,不如說是作者對現實的呼喚。

《死於青春)則顯然縈迴著一股淡淡的幽怨和失落感。如果說,在男主人公身上反映出來的衝突,是人的價值與社會現實的矛盾,那麼女主人公的衝突則是人的存在價值與自我的矛盾,她在現實和往事之間的彷徨,在新舊價值觀念上的茫然,恰恰也是以前我自己精神上的一個隱隱的痛點。我老是弄不清那個被我們憎恨,詛咒的瘋狂年代,為什麼還會留給我們那麼多丟不掉的懷念。也許僅僅是因為那最真誠最勇敢最純潔的青春之火,總是召喚我們回首當年;也許是因為那年代太黑暗,火光才更迷人。如果說,曾經迸發過這火光的一代人與從懂事起就找不到理想或者理想太不浪漫的另一代人相比,現在有時會感到內心空茫的話,那麼這內心的空茫是不是一種失落感?

這是不是告別青春后反而發瘋似地懷念青春讚美青春的失落感?

這是不是當代青年中普遍存在的價值觀無所依歸的失落感?

寫小說對我,雖然確是自我安慰的一條途徑,但我想不會有哪個作者寫小說是專給自己看的,他總是希望自己心境中的那些生命和情感,得到更多人的理解和肯定。

古人說:「陶陶文思,貴在虛靜。」而我偏偏是個俗人,每日公私雜務,糾纏不清,於是小說便寫成這樣,幼稚、粗糙、空洞,俱是缺乏冥思默想,不能有很好內心修養的緣故。

4 《死於青春》 -書評

在作品中描寫過無數場風花雪月、相聚離別的作家海岩日前推出了一部「地震題材」作品《死於青春》。

《死於青春》是海岩1985年出版的一部小長篇,以唐山大地震為背景,描寫了一對年輕人在勞改農場的抗震救災工作中相識相知相愛的故事。海岩日前表示,《死於青春》描寫的是他親身經歷的唐山大地震的情景,以及那個時代特殊的愛情。

作為唐山大地震的親歷者,海岩告訴記者,本書中很多對於地震抗災的細節都是寫實的,「唐山大地震的時候我在北京公安局的勞改農場工作,地震第一天就去了前線參加抗震救災。」

對於描寫發生在地震時期的一段愛情故事,海岩坦言,因為自己對那段生活很熟悉,發生在這樣一個特殊時期的愛情也有著它獨特的動人之處,「那個時期的愛情和現在不同,我這本書和後期作品中男女主角愛得死去活來不同。那個時代的愛情比較曖昧,藏在心裡,不像現在的年輕人愛了發個簡訊就告訴對方了。」

對於此次寫於23年前的一部作品的再版能否得到「海岩迷」的認可,海岩笑言,希望大家能意識到這是他20多年前所寫的30年前的那段經歷,「其實《死於青春》是和《便衣警察》同一時期的作品,對於很多年輕讀者可能更熟悉我的是《永不瞑目》、《玉觀音》這些作品,《死於青春》講述的還是一個與那個時代大背景聯繫很緊密的故事。」

上一篇[《海岩散文集》]    下一篇 [脈診]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