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俄國作家果戈理的代表作《死魂靈》是俄國批判現實主義文學發展的基石,也是果戈理的現實主義創作發展的頂峰。別林斯基高度讚揚它是「俄國文壇上劃時代的巨著」,是一部「高出於俄國文學過去以及現在所有作品之上的」,「既是民族的,同時又是高度藝術的作品。」小說描寫一個投機鑽營的騙子——六等文官乞乞科夫買賣死魂靈(俄國的地主們將他們的農奴叫做「魂靈」)的故事。乞乞科夫來到某市先用一個多星期的時間打通了上至省長下至建築技師的大小官員的關係,而後去市郊向地主們收買已經死去但尚未註銷戶口的農奴,準備把他們當做活的農奴抵押給監管委員會,騙取大筆押金。他走訪了一個又一個地主,經過激烈的討價還價,買到一大批死魂靈,當他高高興興地憑著早已打通的關係迅速辦好了法定的買賣手續后,其罪惡勾當被人揭穿,檢察官竟被謠傳嚇死,乞乞科夫只好匆忙逃走。《死魂靈》的發表震撼了整個俄國,在作者鋒利的筆下,形形色色貪婪愚昧的地主,腐化墮落的官吏以及廣大農奴的悲慘處境等可怕的現實,揭露得淋漓盡致。從而以其深刻的思想內容,鮮明的批判傾向和巨大的藝術力量成為俄國批判現實主義文學的奠定傑作,是俄國文學,也是世界文學中諷刺作品的典範。

1 《死魂靈》 -作者風采

《死魂靈》《死魂靈》
果戈理(1809-1852)是俄國批判現實主義文學界的奠基人,被車爾尼雪夫斯基稱之為「俄羅斯散文之父」。他出生於烏克蘭一個不太富裕 的地主家庭。他所處的19世紀上半期,正是俄國農奴制瓦解和資本主義生產關係發展的時期。1830年開始了他的創作生涯年,第一部浪漫主義故事集《狄康卡近鄉夜話》,引起了當時進步文學界的注意,1835年,發表了中篇小說集《密爾格拉德》和《彼得堡的故事》,給作者帶來了聲譽。在描寫「小人物」悲慘命運方面的作品中,以《狂人日記》、《外套》最有代表性。1836年發表了諷刺喜劇《欽差大臣》,以現實主義手法,深刻而無情地揭露了官僚集團恣意橫行,違法亂紀的醜惡面貌,獲得了驚人的成功。1842年發表的《死魂靈》,辛辣地諷刺、暴露了地主階級的貪婪和殘暴,描繪了一幅醜惡、腐朽的專制農奴制畫卷。

 

《死魂靈》《死魂靈》

果戈理(1809~1852)俄國作家。1809年4月1日生於烏克蘭波爾塔瓦省米爾戈羅德縣大索羅慶采村一個地主家庭,1852年3月4日卒於莫斯科。果戈理從小喜愛烏克蘭的民謠、傳說和民間戲劇。1821~1828年就讀于波爾塔瓦省涅仁高級科學中學,受到十二月黨人詩人和普希金的詩篇以及法國啟蒙學者著作的影響,並在業餘演出中扮演過諷刺喜劇的主角。1828年底,抱著去司法界供職的願望赴聖彼得堡。次年發表長詩《 漢斯·古謝加頓》。1829~1831年先後在聖彼得堡國有財產及公共房產局和封地局供職,親身體驗到小職員的貧苦生活。在此期間還到美術學院學習繪畫。

1831年夏,果戈理結識普希金,從此過往甚密,在創作思想上受到重大影響。此後發表《狄康卡近鄉夜話》第一集和第二集。這兩部小說集展現了富有詩意的烏克蘭民族生活。作品里佔主導地位的是浪漫主義傾向。1834年秋開始,果戈理在聖彼得堡大學任世界史副教授,對烏克蘭史和世界中世紀史進行過研究。次年底離職,從此專事創作。同年發表的中篇小說集《米爾戈羅德》和《小品集》表明果戈理批判現實主義創作方法已開始形成。

在寫作中篇小說的同時,果戈理於1833年開始從事諷刺喜劇的創作。1836年4月,《欽差大臣》首次在聖彼得堡亞歷山德拉劇院公演。劇作以普希金所提供的一個趣聞為情節基礎,將俄國官僚社會的全部醜惡和不公正的事物集中在一起,「淋漓盡致地進行了嘲笑」。故事發生在俄國某偏僻城市。以市長為首的一群官吏聽到欽差大臣前來視察的消息 ,驚慌失措,竟將一個過路的彼得堡小官員赫列斯達科夫當做欽差大臣,對他阿諛、行賄。正當市長將自己的女兒許配給這位「欽差」、做著升官發財的美夢時,傳來了真正的欽差大臣到達的消息,喜劇以啞場告終。果戈理以卓越的現實主義藝術手法,刻畫了老奸巨猾的市長、玩忽職守的法官、不顧病人死活的慈善醫院院長、愚昧的督學、偷拆信件的郵政局長——所有這些形象都異常真實地反映出俄國官僚階層貪贓枉法、諂媚鑽營、卑鄙庸俗等本質特徵。赫列斯達科夫是一身染上彼得堡貴族官僚習氣的外省青年,輕浮淺薄,愛慕虛榮,自吹自擂,厚顏無恥,在當時俄國社會具有典型意義。它對俄國戲劇的發展產生了重要影響。

《欽差大臣》上演后,遭到以尼古拉一世為首的俄國官僚貴族社會的攻擊和誹謗 。1836年6 月,果戈理離開俄國到了德國和瑞士 , 寫作上一年開始的長篇小說《死魂靈》 。1837年3月遷居羅馬。1842年5月,《死魂靈》第一部問世 ,繼《欽差大臣》之後再次「震撼了整個俄羅斯」(赫爾岑語)。書中主人公乞乞科夫是19世紀30~40年代俄國社會中從小貴族地主向新興資產者過渡的典型形象。他在官場中混跡多年,練就了投機鑽營、招搖撞騙的

《死魂靈》《死魂靈》
「天才」。當時俄國每10年進行一次人口登記,而在兩次登記之間死去的農奴在法律上仍被當做活人,有的地主曾經拿他們做抵押品向國家銀行借款。乞乞科夫決計到偏僻的省份,收購「死魂靈」來謀取暴利 。隨著小說情節的發展。展現出一個又一個地主形象,如懶散的夢想家瑪尼羅夫,愚昧、貪財的柯羅博奇卡,喜愛撒謊打架的酒鬼、賭棍諾茲德列夫,粗魯、頑固的索巴克維奇以及愛財如命的吝嗇鬼普柳什金(潑留希金)等等。果戈理以辛辣的諷刺手法,對這些人物的生活環境、外表、嗜好、言談、心理等等進行了極為出色的描繪,使他們成為俄國批判現實主義文學中不朽的藝術典型。小說又通過殘廢軍人戈貝金大尉反抗沙皇政府的插曲,反映了人民反對專制農奴制統治的情緒。在小說的抒情插敘中,果戈理把俄羅斯比做一架飛奔的三駕馬車 ,以表達對祖國光明前途的信心。

《死魂靈》第一部發表后,果戈理在繼續寫作第二部的同時,發表了中篇小說《外套》和喜劇《婚事》等等。《外套》描寫彼得堡一個小官吏的悲慘遭遇,發出了保護「小兄弟」的人道主義呼籲,對俄國文學中的人道主義思潮產生過強烈影響。

果戈理在《死魂靈》出版時曾暫時回國 ,1842年6月重又出國,大多住在羅馬,但經常往來於義大利、法國與德國之間,主要為了治病。他始終希望通過人道主義、通過道德的改進來改造社會,晚年更陷入博愛主義和宗教神秘主義 。他在《死魂靈》第二部中雖然繼續對專制農奴制社會作了一些批判,卻塑造了一些理想的、品德高尚的官僚、地主以及虔誠的包稅商人形象。作為一個現實主義藝術家,果戈理感到這些正面形象蒼白無力后將手稿燒毀。1847年發表《與友人書簡選》,宣揚君主制度、超階級的博愛和宗教神秘主義,為專制農奴制的俄國辯護。同年,別林斯基寫了《給果戈理的一封信》,嚴肅地批判了果戈理的思想錯誤。1848年春 ,果戈理在朝拜耶路撒冷之後回國,定居莫斯科。

1852年3月4日,果戈理因精神病痛發作而在莫斯科逝世,終年42歲。

2 《死魂靈》 -小說賞析

《死魂靈》《死魂靈》
用幽默的筆,畫出了一幅俄羅斯農奴制度的百丑圖。這幅作品,就是他在1842年出版的《死魂靈》第一部。《死魂靈》的主人公乞乞科夫是一個「詭計多端」的投機家。為了營利,他到各個地主莊園去收購死去農奴的魂靈,然後再以移民為借口,向政府申請無主的荒地,最後再把得到的土地地連農奴一同押給政府,從中發財。

果戈里在書中通過乞乞科夫遍訪各莊園的過程,展示了俄羅斯外省地主肖像的畫廊。這裡有每日作著甜夢、內心無比空虛的寄生蟲瑪尼洛夫;有閉塞、迷信、智能低下、多疑的守財婆科羅皤契加;有專事吹牛撒謊的無賴惡棍羅士特萊夫;有外表像熊般粗暴,內心像狼一樣狠毒的梭巴開維支;有家境富裕但過著十分貧苦日子的吝嗇老頭潑留希金等。通過這一系列醜惡嘴臉的生動描寫,作者令人信服地表明,俄國農奴制確實已經到了氣息奄奄的垂死階段。

《死魂靈》以俄國的「病態歷史」而「震撼了整個俄羅斯」。這種對於俄國封建農奴制如此無情的揭露和批判,在俄國長篇小說中,果戈里是第一人。同《欽差大臣》一樣,《死魂靈》第一部出版后,立即引起一場軒然大波,有人居然叫嚷著要給果戈里戴上鐐銬,發配到西伯利亞去充軍。

《死魂靈》第一部出版后,果戈里再次動身前往國外治病,整整六年的僑居生活,他的思想發生了變化。在《死魂靈》的第二部里,他極力想表現俄國生活的光明面,以喚起人們維持現存社會的熱情。但他寫了改、改了寫,始終覺得不能把自己的構思表達出來。他感到自己的創作力枯竭了,精神上感到極度的痛苦,他寫完了《死魂靈》第二部的最後一頁,卻越看越不滿意,痛苦的心情達到了極點。1845年,他把第二部手稿的一部分焚毀,開始重寫。1852年,身患重病的果戈里,對自己幾年來重寫的《死魂靈》第二部的二稿仍不滿意。他終於決定將二稿付之一炬。焚稿10天後,他在極度的思想矛盾和痛苦之中千別了人世。

3 《死魂靈》 -思想內容

《死魂靈》《死魂靈》
《死魂靈》是果戈理的代表作。小說通過一心鑽營的商人乞乞科夫買賣 「死魂靈 」的故事,全面地諷刺揭露了19世紀俄國城鄉落後腐敗的現實,大膽揭露了專制農奴制這個俄國社會的痼疾,刻畫了一批腐朽、沒落、庸俗的地主、官僚和新生的投機商人的醜惡形象,深刻挖掘了現實生活中普遍存在的荒誕性。《死魂靈》是 「自然派 」文學的奠基作品。所謂 「死魂靈 」是指已死的農奴。

4 《死魂靈》 -藝術特徵

《死魂靈》《死魂靈》
(1)幽默、尖刻、誇張融於一爐的諷刺風格,是果戈理小說的特出的藝術特徵。這種包含了作者心酸的喜劇性,被稱為 「含淚的笑 」。在課本所選文字中,尖刻辛辣多於幽默詼諧, 「含淚 」的成分讓位於徹底否定性的諷刺。(2)表現了果戈里對現實的醜惡無情的揭發、嚴肅批判的現實主義手法,這就是所謂的 「自然派 」的特徵。果戈理不矯飾現實,按 「自然 」的本來面目進行創作,暴露了俄國現實的醜陋。(3)環境和人物性格相得益彰的典型化手段。作家寫普柳什金之前,先寫莊園周圍的土地,然後寫莊園,再寫屋子裡的陳設,在典型環境中突出普柳什金的典型性格。(4)運用隱喻和雙關語。俄語中的 「農奴 」和 「靈魂 」是一個詞,語義雙關,果戈理用這個雙關語一方面表現買賣死魂靈的投機勾當,另一方面隱喻真正死去靈魂的是那些佔有靈魂(農奴)的地主。

5 《死魂靈》 -人物形象分析

普柳什金形象分析

《死魂靈》《死魂靈》
《死魂靈》第一部描寫了五個俄國地主的醜陋形象:瑪尼洛夫、科落皤契加、羅士特萊夫、梭巴開維支和普柳什金。其中普柳什金是世界文學中著名的守財奴形象。(1)這是一個腐朽沒落的農奴主的典型,在他身上集中了守財奴最特出的特徵:貪婪、吝嗇、保守、沒落和腐敗。他穿戴不男不女,破破爛爛;他剝削成性,貪得無厭;家中糧食布匹腐爛變質,不僅自己生活得象囚犯一樣,還不擇手段積聚財產,到處拾破爛,順手牽羊地偷竊他人財物;他是五個地主中的首富,其莊園中死農奴之多也是首屈一指,死農奴的名單 「密得象蒼蠅矢 」一般。當乞乞科夫來購買他的死魂靈時,他只知道感激,根本不去思考這種行為的原因何在。這是一個完全失去了人性的吝嗇鬼、守財奴。(2)普柳什金不是一般的守財奴,他是俄羅斯民族的一個毒瘤,他與他莊園後面的充滿生機的大地是一個反差,而造成這種反差的深刻原因是俄國專制農奴制,官僚又是這一制度的支柱。作品如此刻劃普柳什金和其他人物,就在於指明專制農奴制整個基礎的腐敗,整個支柱將要倒塌。

潑留希金形象分析
《死魂靈》寫於19世界中期。當時俄國正處在尼古拉沙皇專制時代,農奴制度占統治地位,新興的資本主義開始有所發展。在殘酷的階級剝削和壓迫下,加上天災和時疫的流行,農奴大批死亡。腐朽的官僚機構在新的人口調查沒有進行以前,不讓把死魂靈的名字從農奴冊上註銷,地主仍需給已死的農奴繳納人頭稅。果戈里成功地塑造了具有獨特個性的地主階級的典型人物潑留希金。作者採用多種藝術手段來刻畫潑留希金的形象。 通過肖像描寫來表現人物性格。果戈里塑造的潑留希金形象,惟妙惟肖。果戈里的刻畫人物時,善於運用誇張的藝術手法,給讀者造成鮮明的印象,從而達到諷刺和鞭撻反面人物的目的。比如,潑留希金非男非女的裝束,像「刷馬的鐵絲刷」的鬍子;他走過的「道路就用不著打掃」等,都是在用誇張的手法來突出人物的形象。通過環境描寫來展現時代的風貌,間接地刻畫了人物的性格。對潑留希金的莊園,果戈里採用由遠及近,由大到小,由表及裡,步步深入的方法描繪了莊園的外貌、庭院的布局和室內的陳設。「果戈里還善於把敘述、描寫和議論結合起來,對農奴主進行有力的揭露和批判。

《死魂靈》《死魂靈》
小說前半部分寫乞乞科夫看到的潑留希金的莊園,側重於描寫。後半部分側重於敘述,在敘述之中,既有描寫,也有議論。潑留希金的形象,是果戈里筆下成功的地主階級典型。與莎士比亞喜劇《威尼斯商人》中的夏洛克,莫里哀喜劇《慳吝人》里的阿巴公,巴爾扎克小說《歐也妮·葛朗台》中的葛朗台,被稱為歐洲文學中不朽的四大吝嗇鬼典型。這四代吝嗇鬼,年齡相仿,脾氣相似,有共性,又有各自鮮明的個性特徵。簡言之,潑留希金的迂腐,夏洛克的兇狠,阿巴公的多疑,葛朗台的狡黠,構成了他們各自最耀眼奪目的氣質與性格。 巴爾扎克畢筆下的葛朗台作為吝嗇鬼的典型性是「執著狂」,尤其是一個「狂」字,高度概括了葛朗台的個性特徵。而果戈里筆下的潑留希金則是俄國沒落地主的典型,是俄國封建社會行將滅亡的縮影。雖然貪婪吝嗇與葛朗台不相上下,但腐朽沒落則是潑留希金的個性。他實為富豪卻形似乞丐,這個地主蓄有一千以上的死魂靈,要尋出第二個在他的倉庫里有這麼多的麥子麥粉和農產物,在堆房燥房和棧房裡也充塞著尼絨和麻布、生熟羊皮、乾魚以及各種蔬菜和果子的人來就不大容易,然而他本人的吃穿用度卻極端寒傖。潑留希金雖家存萬貫,但對自己尚且如此吝嗇。對他人就可想而知了。女兒成婚,他只送一樣禮物——詛咒;兒子從部隊來信討錢做衣服也碰了一鼻子灰,除了送他一些詛咒外,從此與兒子不再相關,而且連他的死活也毫不在意。他的糧堆和草堆都變成了真正的糞堆,只差還沒人在這上面種白菜;地窖里的麵粉硬得象石頭一樣,只好用斧頭壁下來……潑留希金已經不大明白自己有些什麼了,然而他還沒有夠,每天每天聚斂財富,而且經他走過的路,就用不著打掃,甚至偷別人的東西。這就是潑留希金的所作所為。欣賞這個人物,首先抓住他的腐朽沒落的本質特徵和他對自己吝嗇之極的個性,才能充分認識作者塑造這個形象的社會意義。作品不但以它深刻的思想,完美的形式和獨特的風格強化了俄羅斯文學的批判傾向,而且由於對專制制度和農奴制度的無情揭露,在客觀上還促進了俄國人民解放運動的發展。

6 《死魂靈》 -熒屏再現

《死魂靈》《死魂靈》
影片根據俄國批判現實主義作家果戈理的同名小說《死魂靈》改編。

影片描寫了一個投機鑽營的騙子——六等文官乞乞科夫買賣死魂靈的故事。乞乞科夫來到某市先用一個多星期的時間打通了上至省長下至建築技師的大小官員的關係,而後去市郊向地主們收買已經死去但尚未註銷戶口的農奴,準備把他們當做活的農奴抵押給監管委員會,騙取大筆押金。他走訪了一個又一個地主,經過激烈的討價還價,買到一大批死魂靈,當他高高興興地憑著早已打通的關係迅速辦好了法定的買賣手續后,其罪惡勾當被人揭穿,檢察官竟被謠傳嚇死,乞乞科夫只好匆匆逃走。

列夫·尼古拉耶維奇·托爾斯泰1847年4月退學,回到亞斯納亞·波利亞納。這是他母親的陪嫁產業,在兄弟析產時歸他所有,他的漫長的一生絕大部分時間在這裡度過。回到莊園后,他企圖改善農民生活,因得不到農民信任而中止。結果這件事被果戈理諷刺后寫在《死魂靈》中。

參考資料

http://www.amazon.cn/mn/detailApp?ref=DT_RV&uid=000-0000000-0000000&prodid=zjbk337174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