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殺手:代號47》

標籤: 暫無標籤

《殺手:代號47》是一部由澤維爾·吉恩斯執導,蒂莫西·奧利芬特主演的動作劇情片,上映於2007年11月21日。

 

1 《殺手:代號47》 -劇情介紹

整個故事來源於一部最暢銷並獲過獎的熱門電腦遊戲:一個本不應該存在於這個世界上的王牌殺手,他是基因工程的智慧結晶,除了一個冷冰冰的稱呼--「代號47」,沒有人知道他出生於何處、來自於何方。但是你只要看過他,肯定會對他形於外的獨特氣質難以忘懷,那是一種致命的吸引力和近乎於優雅的殘酷,只有可能出現在與孤獨為伍的殺手身上。

「代號47」是一個神秘且複雜的男人,內心深處一直因為互相糾纏在一起的矛盾和否定而痛苦地掙扎著--雖然他是這個世界上最大的犯罪組織利用基因工程克隆出來的,卻是由博愛的教會撫養長大的……所以對於他來說,也許存在的本身就是一種違背了生態平衡的錯誤。即使他很有才華、魅力超凡且非常迷人,但是他真正能夠擁有的東西卻是少之又少,連名字都成了一種奢望,而惟一能夠確認他的身份的,似乎就只有後腦勺代表數字的兩個條形碼文身了。

殺人是「代號47」一直從事的的工作,他從未覺得奪走別人的生命有什麼不妥,工作的時候也從不流露個人情感,堅定到令人發抖的決斷力,讓他以一種俯視的高傲態度看待著身邊走馬觀花般變化的一切……他的生活就好像是一個不斷重複的方程式,日復一日。然而,就算是智者也沒辦法掌握無常的命運,計劃好的生命也有可能出現「偶然的概率」,「代號47」發現自己深埋已久的道德心突然開始活躍起來,一種從沒體會過的陌生的情感波瀾也浮上心頭--而這一切變化,都發生在他遇見一個神秘的俄國女人後。

2 《殺手:代號47》 -演員介紹



《殺手:代號47》《殺手:代號47》
蒂莫西·奧利芬特是那種外表聰慧、性情溫雅卻在影片中經常飾演諸如毒梟、殺人犯等黑暗複雜角色的演員,正是這樣的反差造就了他非凡的銀幕魅力,此外演技可以用變色龍來形容的他在喜劇作品中也常常有著令人興奮的表現。

奧利芬特1968年出生在夏威夷的火奴魯魯,后在美國加州長大,加州大學讀書期間曾是一位游泳健將。最早奧利芬特在著名的Playwrights Horizons劇院出演《The Monogamist》而登台,並獲得Theatre World Award的最佳出道表演獎。1996年他得到了處女作影片《The First Wives Club》中的一個小角色,此後出演過《Scream 2》中內芙·坎貝爾的朋友。1998年,奧利芬特出演的二戰題材的電視電影《When Trumpets Fade》廣受好評,之外熱門劇集《Sex and the City》「Valley of the Twenty-Something Guys「里的客串亮相也令人難忘;接下來他所扮演的毒販Todd成為道格·里曼影片《Go》中最光彩奪目的一環,為他帶來了2000年的Young Hollywood Awards以及更多的演出機會,包括在《傷心人俱樂部》中出演一位同性戀攝影師、 《極速60秒》里追蹤尼古拉斯·凱奇飾演的偷車大盜的偵探、《Auggie Rose》裡面死者的前獄友等等。2001年奧利芬特還現在了兩部輕鬆的影片中,賣座的青春喜劇《Head Over Heels》以及妙想天開的《Rock Star》。

然而,與觀眾們對於他期望值增高相伴隨的卻是奧利芬特接連出演了一系列不靠譜的作品和角色,幸運的是到了2004年初,奧利芬特開始在風格寫實的HBO古裝西部劇集《朽木》中出演性格複雜的朽木鎮警長一角,劇集本身和奧利芬特的演技均獲得空前好評。關於如何得到這個角色,奧利芬特還有一段有趣故事;他是在一年前搬到新住處並且第一次裝上了有線,友人所出演的一部名為《The Wire》的劇集逐漸吸引了他的目光,於是他打電話給自己的經紀人並告訴他,儘管這些年來都沒有接過電視劇,但是如果HBO再有像這部一樣好的劇本時請不要拒絕。結果驚訝的經紀人回答他,目前手頭上正就有一部,而這就是《朽木》。奧利芬特立刻與劇作者大衛·米奇見面並很快了定下出演事宜。不久他出演的青春性喜劇《鄰家女優》也正式上映,片中塔扮演的小成本三級片製片人是一個頗具喜感的角色。接下來奧利芬特與詹妮弗·迦納合作了蘇珊娜·格蘭特的導演處女作《抓與放》 ,2007年出演的多部作品中最受關注的當屬扮演頭號反派的《虎膽龍威4》一片,之外還將亮相《男孩不哭》導演金伯莉·皮爾斯聚焦伊拉克戰的新作《stop loss》以及兩位愛情喜劇片紅人傑西卡·阿爾芭、艾倫·艾克哈特合作的《比爾》 ,出任重要的配角角色。另一邊,會在07年底上映的擔任主角的遊戲改編影片《殺手:代號47》的反響也將是決定蒂莫西·奧利芬特能否邁進真正的主演級演員行列的關鍵所在。

3 《殺手:代號47》 -幕後製作

【經典遊戲改編電影】

《殺手:代號47》的電影之旅開始於遊戲平台,源自製片人查爾斯·高頓(Charles Gordon)、阿德里安·阿斯卡利亞(Adrian Askarieh)和丹尼爾·阿爾特(Daniel Alter)將遊戲的電影改編權帶到了20世紀福克斯公司。隨後,呂克·貝松和皮埃爾-安·勒·伯蓋姆(Pierre-Ange Le Pogam)創辦的歐羅巴公司也加入進來……那個時候,歐羅巴公司還在緊鑼密鼓地為年輕的法國導演澤維爾·吉恩斯的處女作《邊域之城》 (Frontière(s))進行後期製作,由於貝松和勒·伯蓋姆都對這部才華橫溢的電影作品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所以他們主動提出建議,希望20世紀福克斯公司的製片人們可以先行觀看影片,勒·伯蓋姆回憶道:「當我們舉辦的特別觀影會結束后,那些來自於美國的製片人興奮地站起來說,『說定了!就讓他當導演了。』」

當然,僅憑一部影片就對一個人做硬性的評估,既不現實也不公平,除了這部在2007年的多倫多國際電影節上首映的《邊域之城》外,製片人真正感興趣的,還是澤維爾·吉恩斯之前在電影工業中作為第一副導演所積累起來的工作經驗,他之前參與了多部預算龐大的動作電影,這些都已經成為他日後仰仗的寶貴財富,更何況,吉恩斯一直都對電影製作有著真誠且具感染力的激情,皮埃爾-安·勒·伯蓋姆說:「吉恩斯對電影簡直到了痴狂的程度,並對其中各種各樣的製作步驟尤其著迷,從中獲益匪淺。就像其他具備這方面天賦的人一樣,他也擁有那種吸引有創造力的人加入他的團隊的個人魅力。」

在影片中飾演「代號47」的蒂莫西·奧利芬特正是因為信任澤維爾·吉恩斯才決定擔當主角的,他表示:「吉恩斯是一個真正的電影擁躉,只要你能和他坐下來談一談,不知不覺中就會被他的熱情所帶動,他甚至還告訴我什麼樣的表演方法更能突出這個角色特徵,與他合作,是一個非比尋常的經歷。」

除了對電影無人能及的熱情,澤維爾·吉恩斯還是一位殷切的遊戲玩家,當被問及把自己最喜歡的一款遊戲改編成電影有什麼樣的體會時,吉恩斯表示這個過程中難免會有那麼點不寒而慄的恐慌感:從玩家的角度出發,吉恩斯當然希望影片能夠儘可能真實地還原原版遊戲那獨一無二的風格和靈魂;然而當身份變換至電影人後,他還是決定做出一些相應的改動,以便消除遊戲改編電影通常會有的缺陷。吉恩斯說:「我們都希望電影版本的《殺手:代號47》能夠講述一個原創又讓人興奮的故事,而不單單是用電影語言翻譯一遍遊戲。我們的目標是在那個假想的世界中提煉出一些真實的元素,然後概括遊戲中所有圖標似的部分,因為大多遊戲迷都對此很著迷。」

最後,澤維爾·吉恩斯與編劇斯基普·伍茲(Skip Woods)一起保留了遊戲中大部分故事結構和起源,還有相當多的意境,包括「代號47」手中精密的武器、服飾的選擇以及他那非常有標誌性的百合花形紋章。製片人皮埃爾-安·勒·伯蓋姆說:「伍茲從原版遊戲中歸納出一個非常偉大的劇本,感覺上是一個完全不一樣的故事,卻又包含了遊戲的美感和基本元素,當然,還有那個主要角色的外形特徵:黑衣、白襯衫、紅領帶、光頭和光頭上的條形碼。『代號47』在心理道德觀上的曖昧不明和神秘,也被延續到了影片中--他來自於何處?到底要接受什麼樣的訓練,才會具備像他一樣驚人的殺人技能?雖然『代號47』是一名殺手,可是他卻沒辦法從殺人當中獲得任何相應的樂趣。他只是一位專業人士,正在完成他的工作而已。這也是為什麼他如此高深莫測的原因。觀看影片的過程中,觀眾肯定會經常陷入沉思:為什麼他要選擇他現在正在從事的一切?」
                       

《殺手:代號47》《殺手:代號47》

【關於影片】

有了斯基普·伍茲的劇本,一個專業的幕後製作團隊隨即形成,澤維爾·吉恩斯從其他同樣改編自電腦遊戲的影片中獲得了些許靈感,他說:「原版遊戲的標新立異,以及擁有如此與眾不同的角色和氣氛,才是吸引我改編它的真正原因--這些都將在影片中得到最真實的體現。我覺得我可以製作一些真正黑暗的內容,讓動作與驚悚得到完美的結合。」

為了塑造影片中的主角「代號47」,澤維爾·吉恩斯和斯基普·伍茲參考了許多西部片或有冷戰情結的驚悚片里,孤獨浪人以及間諜的形象,吉恩斯說:「我希望『代號47』能夠成為那種孤膽英雄,他的孤獨感是由內而發的,所以才會散發出一種神秘的氣息。」

如果你曾是原版遊戲的痴迷玩家,對於「代號47」這個角色扮演肯定有著自己的想法和概念,也早就在心中形成了一種既定的形象範疇……當所有的製片人,包括導演和編劇,看過蒂莫西·奧利芬特在《虎膽龍威4》中的表演之後,不約而同地認為,他們找到了一直在尋找的那個人,澤維爾·吉恩斯說:「我第一次見奧利芬特,就有一種眼前一亮的驚艷的感覺。當然,他本人其實是非常可愛的,而且模樣長得也挺酷的……可不知道為什麼,他的身上卻透出了一種黑暗的氣質,所以我相信他能夠幫助『代號47』確立在大銀幕上的性格特點。不過,想要飾演這個角色,前提是你必須要擁有過硬的身體條件,一看就是那種力量性的大塊頭,又不乏優雅和高貴--當奧利芬特在片場進行第一天的拍攝工作時,他真的變成了那個只存在於人們的想象中的孤獨殺手。」

其實在影片正式開拍前,蒂莫西·奧利芬特在私人教練的陪伴下,花去了整整6周的時間進行體能特訓,地點是當地的體育館,奧利芬特描述那時的情形:「我每天都會在那裡待上1個半小時,6個星期後,真的有一種脫胎換骨的感覺。」同時,奧利芬特還在靶場進行了自動化武器的惡補……如今,僅有一步之遙,他就徹底變成「代號47」了--那就是剃光頭。

對於需要為了角色而變禿瓢的要求,蒂莫西·奧利芬特覺得一切都在可以接受的範圍:「坦白說,戲服很酷,但髮型嘛,就差強人意了。他們把我的腦袋剃光的那天,我的第一個想法就是--頭髮與工作不能共存,但是當化妝師把文身畫到了我的後腦勺上后,別說還真產生了一種震撼的感覺。『代號47』乍一看非常暴力而且冷血,其實他只是在完成自己的工作而已,天天如此。他給人的感覺就像一個孤獨的影子,在情感方面,將工作與生活完全分離開來……其實現實生活中也是如此,有的時候你不得不為了工作而工作,你可以對自己所做的一切感到漠然,儘可能地讓工作變得簡單、不參雜任何情感,因為你需要清除雜念,才能更好地完成它。」

「代號47」那過度規律化的生活和清晰的思維卻在影片中出乎意料地受到了考驗,尤其是當他遇見妮卡后……她是一個俄國妓女,卻喚起了「代號47」隱藏很深的道德心,讓他開始對自己的工作產生了質疑。飾演妮卡的歐嘉·柯瑞蘭寇(Olga Kurylenko)表示,這個女人幫助《殺手:代號47》超越了一部典型動作電影應該具備的樣子:「我喜歡那種情感故事,尤其還發生在如此大規模的動作場景中。當我來到片場,看到澤維爾·吉恩斯就坐在導演的位子上時,我突然意識到,這部影片肯定與其他遊戲改編作品有著最為本質上的區別,我希望觀眾可以儘可能地把自己的注意力放在角色身上。」
                       

4 《殺手:代號47》 -花絮

·多格雷·斯科特最出名的地方可能是因為與他失之交臂的一個角色:當年他已經被定為《X-Men》中「金剛狼」扮演人選,但由於他之前參與的《不可能的任務2》拍攝延期,休·傑克曼取代他獲得了這個角色並開始了成名之路。

·影片剛剛宣布開始製作的時候,范·迪塞爾才是飾演「代號47」的人。

·影片在保加利亞的首都索非亞拍攝了12周的時間,與此同時,另一個拍攝組則分別到南非、土耳其的伊斯坦布爾市、聖彼得堡和倫敦實地取景。
                       

5 《殺手:代號47》 -相關評論


《殺手:代號47》:酣暢痛快的簡單暴力

最近幾年裡,好萊塢利用自己高超的電腦特技復活了大量的動漫英雄與遊戲英雄, 《蜘蛛俠》 、 《夜魔俠》 、 《蝙蝠俠》這些讓人眼花繚亂的「俠」每年都會在各大影院的屏幕上蹦個幾下,然後像強盜一樣地從影迷手中捲走大袋的現金,而這些遭「搶」的影迷大多被搶了以後還會在原地愉快地傻笑,沒辦法,這就是動漫遊戲中那些虛擬英雄的魔力。
 
話說這年頭要想成為一個有魅力的英雄,必須得有兩件法寶,一件可以叫做「妖術」,另一件則叫做「科技」。「妖術派」的代表毫無疑問的非「X戰警」與「蜘蛛俠」莫屬,他們往往因為某些科學工作者的失職而意外獲得了全新的染色體結構,然而他們的內心都是美麗的,是紅色的,所以成為了救世撫平的英雄;「科技派」的代表則是「蝙蝠俠」、「夜魔俠」、「貓女」一類的正常人,他們本身並不具備什麼特異功能,但是他們有錢,這年頭有錢的就是老大,他們花巨資燒出了一套「黃金裝備」,於是穿在身上四處行俠仗義,大家也都記住了他們。
 
但是英雄們的青春和我們一樣是短暫的,那個穿著紅色內褲的超人克拉克退役了以後,蝙蝠俠、蜘蛛俠也都相繼淡出了自己所鍾愛的和平事業,過起了自己的隱居生活。英雄們隱居了, 《生化危機》開始肆虐了, 《神奇四俠》這4個小怪也開始活躍了,我們的性感美人勞拉小姐也被他們嚇得躲在《古墓》之中練起了玉女心經。最後一個人類的女戰士就這樣在銀幕上消失了。
 
對於那些「非人類」的動漫英雄作為主角的電影我一向不是很喜歡。縱觀好萊塢這些年的動作片,但凡是普通動作片,大多都與「科幻」結合在一起;但凡是高檔動作片,大多都與「魔幻史詩」結合在一起。 《諜影重重3》和《虎膽龍威4》算是為數不少的幾部保持著傳統動作片特色的大製作電影,絕對是屬於出淤泥而不染的典型,很清新,很酣暢,很怡人。
 
《殺手:代號47》作為一部根據遊戲改編的動作電影,很堅定地走了以人為本的和諧路線。這樣的劇本在「幻」字泛濫的動作電影時代猶如一陣清風,讓人感覺很爽,很乾凈。首先要承認《殺手》的原著遊戲我並沒有玩過,單從電影本身來看,故事的情節就是一個很傳統的警匪故事。殺手被自己組織出賣,於是開始獨自追尋事件的真相,途中遇到了靚麗的俄羅斯美女,殺手被夾在警方與組織的追殺之間九死一生,最後殺出升天,真相大白,抱著俄羅斯美眉開始了自己全新的美麗人生。
                        

《殺手:代號47》《殺手:代號47》

 
不要說這樣的故事無聊,因為這樣的故事其實很傳統,也很和諧。畢竟一個身負罪惡的人能夠最終回頭是岸,也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我們看動作片,不是看影片的內涵,不是看影片所反映的人性,更不是看對未來的展望,我們所要的是最簡單的視覺享受,讓觀眾得到娛樂、得到放鬆——這是動作片存在的根本目的。
 
《虎膽龍威》系列為什麼受歡迎,就是因為布魯斯威利斯在片中死不掉,怎麼打都是這個樣子,即便渾身衣衫襤褸、血肉模糊,他就是死不掉,反而還能把恐怖分子殺個一乾二淨;庫特拉塞爾早期的動作片也很出色,靠得就是那些實打實的硬動作;史泰龍的動作電影,大多數都不科幻,但是觀眾也很喜歡。所以說動作片要好看,科幻路線並不是硬道理。
 
《殺手:代號47》的故事雖然也有科幻的成分,但是這些科幻完全可以忽略不計。影片中的這位殺手是一個克隆的產物,他們沒有自己的名字,有的只是腦袋後面的條形碼代號。這一點在影片的開頭有所交代,但是此後的所有內容完全是按照傳統警匪片的模式來進行拍攝的。
 
敘事手法上,拋開開頭部分的倒敘,全部都是平鋪直敘地使劇情展開,手法很老套,但是絕對不會讓人感到膩味。動作場面的打鬥雖然比不上黑客帝國,但基本上也可以讓人感到興奮。當然了,動作片中最重要的東西還是節奏,節奏冗長的動作片即便有著爆炸和槍戰,也很難調動起觀眾的興奮點。 《諜影重重》系列在節奏的把握上無疑是相當成功的,《虎膽龍威》系列也是。 《一級戒備》的節奏也很出色。
 
《殺手:代號47》主要是通過大量的鏡頭切換來控制整部影片的節奏,片中鏡頭角度切換得相當頻繁,無論是動態的警匪追逐還是靜態的宴會飯局,鏡頭都沒有少切換過。動態追逐場面一口氣酣暢到底,雖然沒有用什麼慢鏡頭,但是每一個射擊動作都能看到吳氏暴力美學的影子,看來老吳對美國佬的影響還是很深的。尤其是主角在聖彼得堡的酒店中遭警方圍剿逃亡的那個段落,從走廊的冰櫃中抽出先前安放的手槍,立刻就能讓人聯想到《英雄本色》中小馬哥從花盆中抽槍的颯爽英姿。
 
和傳統的美國動作片一樣,動作片中的假想敵依然是俄羅斯,此次俄羅斯總統被設定為恐怖主義的化身,自己的弟弟又販毒又買軍火,是典型的俄羅斯威脅論的一種延續,但是娛樂嘛,無所謂那麼多政治上的事情,故事夠精彩,夠緊張,就可以了。
 
有了暗殺、有了爆炸、有了逃亡,自然少不了美女的登場。俄羅斯美女在影片中是一個很可憐的角色,被總統折磨,過著非人的生活。是這個代號47號的殺手把她救了出來,然後繼承了早期好萊塢動作片的光輝傳統,和主人公慢慢地發展出了愛情,融化了這個冷酷殺手的內心。為這部以剛硬為主的動作片注入了一絲溫馨的感情氛圍。
 
這些年看多了純科幻的動作片,不滿心生反感;看多了魔幻題材的動作史詩,也讓人略生膩味。很懷念《角鬥士》的時期,也很懷念《第一滴血》的歲月。在這個以《諜影重重3》、《虎膽龍威4》為首的傳統動作片再次崛起的年代,讓我們暫時地告別一下《生化危機》與《三十極夜》的科幻動作,再次感受一下傳統的人本動作,你會得到異常乾淨且酣暢的觀片樂趣。

 

 

上一篇[賈鶴]    下一篇 [皇甫端華]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