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母與子》[1997年俄羅斯電影]

標籤: 暫無標籤

導演通過一個垂死母親的最後幾個小時的生活以及照顧她的兒子的心理活動向人們傳達了對自然界、人際關係和死亡的感受。

1 《母與子》[1997年俄羅斯電影] -影片簡介

故事發生在俄羅斯偏遠的曠野中。一棟孤零零的小木屋裡,兒子無微不至地照顧著卧床不起、已經不久於世的母親。他抱著母親到大自然中呼吸新鮮的空氣,他用傳統的方式為母親解除痛苦,把自己的血直接輸給母親。

2 《母與子》[1997年俄羅斯電影] -主題

影片展現了「一個人與自然、人與人和諧關係的神話。」片中母與子的情感充滿了愛、忍耐和深深的眷戀。導演亞·索庫羅夫說:「影片在俄羅斯拍了一周半,在德國拍攝了8天。我們也曾顧慮,這樣的內容會讓人無法接受。在拍攝過程中我們把死亡看作人的一生中最重要的事件來加以議論。」

3 《母與子》[1997年俄羅斯電影] -特點

影片在形式上進行了大膽的突破和嘗試,人物對白極少,故事淡化,攝影唯美,構圖講究。索庫羅夫一向注重影像表述和精神內涵的傳達,從《一個人的獨語》、《莫洛赫》、《金牛座》、到2002年「一鏡到底」的《俄羅斯方舟》,他已經成為了當今俄羅斯作者電影的領頭人。

4 《母與子》[1997年俄羅斯電影] -獲獎

本片獲1997年柏林國際電影節C.I.C.A.E.評委大獎,莫斯科國際電影節評委會特別獎。

5 《母與子》[1997年俄羅斯電影] -評價

一部僅由兩個角色組成的影片,導演亞歷山大·索庫洛夫被視為塔可夫斯基后俄羅斯最重要的詩化電影代表人物,《母親與兒子》在某些方面確實體現出塔爾科夫斯基的風格,影片正是以那種特有的詩意視聽語言講述一個母子之間的情感故事。

6 《母與子》[1997年俄羅斯電影] -影片賞析

電影的簡單,可以用無情節無故事來概括,65分鐘里,只有兩個人物,病重的母親和她的兒子。只有兩種場景,室內和室外,室內是逼仄而局促的,兩個人的呼吸可以把空氣充滿,兒子走在木地板上的聲音可以遮蓋感官;室外是開闊而空洞的,一棵或幾棵樹,一條灰白的道路,一片綿延的草地,一陣永不離去的風。只有聲音協調著這個世界,儘管聽起來無比凄惶。風過處,草葉間的摩擦,樹林間的嗚咽,遠方的春雷滾滾,臨近的蟲鳴唧唧,還有鳥兒扇動翅膀,蜜蜂輕舞身軀,以及穿越田野的喘氣的蒸汽機車,永遠駛往未知的方向。

母親顯然老了,病痛已讓她無法行走,兒子的責任就是看護、照料、使母親在面臨死亡時放寬心。母親說要出去走走,兒子就抱著她來到庭院,一個長長的緩緩的移動鏡頭,草木在獨自生長,落葉已鋪滿地面,兒子把母親放在長椅上,鏡頭升高,兒子回屋拿來沒有來由的明信片,給母親念上面辭藻華美的句子,母親聽著聽著,突然一聲痛苦的呻吟,說不要呆在這個地方,兒子只好再把她抱回屋裡,臉上是緊張,更是習慣。

又一個段落,兒子再次抱著母親出門,不過走得更遠,上了一片山坡,找了一塊草地,把母親放下來,鏡頭切近,母子對話,兒子說你好好活著,不要嚇我,母親道歉,說以前沒把他照顧好,兒子問住在這個地方怎麼樣,母親說很好,但是很艱難。兒子不說話,看草地上風走過時形成的波浪。

抱著母親回來的路上,風突然大了許多,兒子放下母親,等風走開,鏡頭停住,前景的茅草紛紛搖擺,聲音越來越大,越來越近,似乎要擦破我的耳膜,要讓我也放聲大喊,呼應他們內心的風暴。兒子在風中看起來那麼無助,那麼孤單,但臉上仍是平常安靜,好象什麼都沒有發生。

再一個段落,兒子獨自出門,應該是去散心。同樣的道路,同樣的風,一個人走心情卻更為沉重,春雷照樣襲來,火車照樣喘氣穿過田野,陰雲翻滾的縫隙,陽光在短暫的瞬息把山頭打亮。兒子來到樹林,卧倒,良久,起身,終於靠了一棵粗壯的樹榦失聲痛哭。本來靜默的控制,終於敵不過堅硬的現實,本來內斂的情感,終於奔騰洶湧。

母親在屋裡的床上,終於離去。

特寫,母親的手,乾枯,修長,爬滿皺紋,一隻灰白的粉蝶停在手指的縫隙。

特寫,兒子的手,年輕而有力,撫摩,深情而遲疑。

兒子俯下身,臉一定是緊貼著母親,試圖感受身體的微溫,但一切已晚,於是一聲長嘯,凄絕慘烈,頸部的青筋猛然暴露。

「媽媽,我們說好了到同一個地方見面,請等等我。」

黑場,三秒鐘以後字幕升起。才知道影片已提前我的想象而結束。蜷縮在被窩裡久久不能動彈,在這個城市的潮濕而陰暗的下午。關於母親,本來有很多話說,但影片來得何其簡單,何其乾脆,卻又是何其纏綿。整個影片就是一首刀劈斧砍的抒情短詩,影像和聲音的極致的造型,把一個再普通不過的題材徹底照亮。片中大部分母親和兒子的雙人近景、特寫,都被一種特殊的稜鏡所擠壓變形,水平變成傾斜,產生下滑的趨勢,扭曲的場景或者五官,被打上悲從中來的烙印,這種非常規影像帶來的觀看的不舒服,既是母親彌留之際的生命寫照,也是兒子按奈不住的別離傷痛。話語幾乎已是多餘,唯有相互的靠近和體貼,才能給孱弱的生命以絲毫的慰籍。所以看片的過程,可能壓抑,但不會索然,甚至是自始至終的驚心動魄。緩慢的節奏一點點積累,暗地裡發酵,膨脹,最終爆發出一個巨大的力量,就像片中無邊無際的風,蓄意吹慟所有牽挂母親的心靈。

其實我們每一個人,都在這場無邊無際的風的中心。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