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比利小姐的決定》

標籤: 暫無標籤

《飛越瘋人院》是美國七十年代社會政治電影的代表作。該片獲得一九七五年奧斯卡獎的五項主獎──最佳影片、最佳導演、最佳改編劇本、最佳男主角和最佳女主角。象這樣的絕對優勢,自一九三四年度《一夜風流》以來尚屬首次。

1 《比利小姐的決定》 -劇情簡介

  《飛越瘋人院》是美國七十年代社會政治電影的代表作。該片獲得一九七五年奧斯卡獎的五項主獎──最佳影片、最佳導演、最佳改編劇本、最佳男主角和最佳女主角。象這樣的絕對優勢,自一九三四年度《一夜風流》以來尚屬首次。

   由於該片導演是六十年代末從捷克斯洛伐克逃往美國的米洛斯.福爾曼。好萊塢拿他的這一情況大做文章,似乎《飛越瘋人院》是影射蘇聯等國,其實該片是揭露了美國自己的"家醜"。影片中所描繪的那所精神病院是美國病態、壓抑的社會縮影。正如有的評論指出:"該片以觸目驚心的畫面揭露了資本主義文明社會的弊病 ──壓制人性和束縛自由。現代的管理社會竟如此恐怖,給歐美觀眾以極大的衝擊。"昔日的好萊塢電影也很喜歡涉及精神病患者的題材,但目的是渲染病態心理。《飛越瘋人院》儘管擷取類似題材,卻有一定的寓意,語風犀利,富於揶揄色彩。但這部電影頌揚的那種為了個性解放而孤軍奮戰的英雄,由於找不到正確的解放道路,最後還是被無情的社會所吞噬。

 這部影片的特點首先是題材奇特。它描寫了一個人們不易看到的故事,即一

《比利小姐的決定》《比利小姐的決定》
所普通精神病院人被迫反抗的故事,深刻地揭露了資本主義社會的醫院中的種種弊端,它們打著人道主義的幌子,實際上是把病人當成了醫護人員的實驗物,成了非人制度的犧牲品,這種醫院是一所真正的"人間地獄",這並不是編導任意虛構、編造和假想的,而是資本主義社會的真實寫照。片名"飛越瘋人院",實在是一種極妙的辛辣的嘲諷和無情的揭露!這是一個帶有鬧劇色彩的悲劇。

   影片的另一個特點是人物各有貌,不易混淆。病院中的這批可憐、怯弱、無望的病人,不僅性格不同,而且外貌各有特點,使觀眾看了印象十分深刻。如那個口吃、膽怯文弱的青年比利,在造型上,就和主人公麥克默菲有很大的區別:也和鐵塔似的印第安酋長有顯著的不同。這種人物造型的鮮明特徵和差別,這種帶有一定誇張的表現人物的方法,和影片的題材、內容和怪誕奇特的藝術風格是相一致的、和諧的。因而,使人感到既誇張、又真實;既奇特,又合理;既怪誕,又可信。

 影片故事發生在一九六三年間,美國某叢林旁坐落著一所國家精神病院,那兒住著各種各樣的精神病人。

一天,一個名叫麥克默菲的青年男子,被武裝的教養院軍官押往國家精神病院,因為據說這青年在教養院胡作非為,還玩弄了一個未成年的姑娘,所以他被視作"瘋人"嫌疑犯而送進精神病院。麥克墨菲是一個身強力壯、性格豪放的青年,為了逃避苦役,假裝精神失常,從監獄來到精神病院。

麥克默菲進院后,他原以為可自由輕鬆一點了,那知處處受到限制,連抽煙也禁止,家屬帶給病人的一盒盒煙都被沒收。主治醫生找他談話,因為他在教養院有一系列"反常"言行,因而他和其他病人一樣,接受特殊治療。

 麥克默菲與比利等六七個病人常在一起。有個象座鐵塔似的印第安人,總是默默無語,麥克默菲故意與他搭腔,但仍不理睬人。看管他們的護士長是個凶女人,她常以提問、責問方式戲弄、侮辱病人,這引起了麥克默菲的憤怒,他以冷冷的目光盯視著她,使她惶恐不安。一次,她看到活潑的麥克默菲在和病人們打籃球,突然發現他在叫那個印第安人投籃球,這使她更感到是一種威脅。麥克墨菲是個棒球迷,一天正值世界棒球錦標賽的首場比賽,他進了護士辦公室想打開電視機看,卻被護士長拉契特趕了出來。

    精神病院單調、枯燥、折磨人的生活,使健康無病的麥克默菲難以忍受,頭腦發脹。一天,他終於衝進病人不該進的護士辦公室,想提意見,但他被護士長"請"了出來。後來在趁領葯之際,恭敬地向護士長提出放低喇叭聲的要求,但遭到了拒絕。

    麥克默菲常常違抗醫院的命令。有時把服的葯,背著護士長,吐在廁所內。有時竟敢向護士長提出,將捉弄病人的命題作文討論會,放在晚間進行,因為白天可讓病人們看些世界棒球錦標賽的實況轉播。

    於是,護士長想來個"民主",認為要改變作息制度,必須讓大家舉手表決。結果第一次只有3票,第二次只有9票,護士長就以沒有超過多數票而加以否定。被激怒了的麥克默菲,千方百計動員大家都投票,尢其是那個印第安人,結果他總算舉手了。麥克默菲興高采烈,正要請護士長打開電視機時,護士長卻以"表決時間已經過去了"為理由,再一次扼殺了病人們的合理請求。

    這家醫院標榜採用先進的藥物與精神治療方法,但把病人視如動物,剝奪了他們的基本生活權利和愛好。麥克墨菲和其他病人忍無可忍,採取了一些越軌的行為來發泄自己對周圍的不滿。

    麥克默菲決心以行動來對抗醫院制度。一天,他竟冒天下之大不韙,煽動病友們翻牆外出,偷開路邊停著的汽車,去輪船上"大鬧天宮"了。醫院上下為此一片驚慌。

    後來麥克墨菲知道自己出院希望渺茫,便計劃逃走。聖誕節/之夜,他和病人們在住院大廳舉行了一次迪斯科舞會,又跳舞又喝酒,將醫院鬧了個天翻地覆。拉契特知道后,馬上帶領一批打手趕來,有個病人被拉契特當眾侮辱,歇斯底里發作,用碎玻璃割開了腕動脈。麥克墨菲義憤填膺,寧願自己不逃走,朝大施淫威的護士長撲了過去,雙手緊緊扼住她的脖子

    然而事後,這些病人受到了醫院的嚴勵懲罰。他們個個被毒打,比利被迫在小房間內自殺。而麥克默菲卻受到慘無人道的"治療",醫院將他做了腦切除手術,成了地地道道的"白痴"。當他被扔在床上后,鐵塔似的印第安人十分哀傷地望著他,輕輕地撫摩著他。印第安人明白他已經成為無用的人,而且又想到逃跑的希望落空,在忍無可忍情況下,他用枕頭將麥克默菲悶死後,悲痛地離開了。

    印第安人來到浴室,雙手抱起沉重的水泥墩,砸壞了醫院的鐵窗,跳出窗戶,迎著暮色,奔向醫院旁的叢林深處。

2 《比利小姐的決定》 -評論

《飛越瘋人院》一片根據坎·凱西的同名暢銷小說改編拍攝。影片上映后,不僅獲五項奧斯卡獎和最佳男配角、最佳攝影兩項奧斯卡獎提名,而且取得了商業上的巨大成功。《飛越瘋人院》也是繼《一夜風流》(1934)之後,又一部獲五項主要奧斯卡獎的影片。

    本片是美國70年代社會電影的代表作。影片以其深刻的思想內涵和出色的表現力一舉奪得了1975年第四十八屆奧斯卡最佳影片、最佳男女主角、最佳導演和最佳改編等五項大獎。影片雖然採用了好萊塢電影中經常涉及的精神病患者這一老題材,卻因為其注入了新的社會意義和內涵而大獲成功。影片中的精神病院實際上是美國病態壓抑的工業化社會的縮影。影片具有深刻的寓意和尖銳的諷刺力。影片表面上是在敘述一個精神病院中所發生的悲劇故事,實則卻展現了那種為了個性解放而孤軍奮戰的英雄,由於找不到正確的解放道路而最後為社會所吞噬的悲慘命運,有著濃重的悲劇色彩。

    《飛越瘋人院》是一部扣人心弦的作品。影片以精神病院為舞台,著重反映了一種在現代化管理的社會中,人們被緊緊束縛而動彈不得的恐怖景象。這種景象深深地抓住了每一位觀眾的心,使人感受到一種深切的恐怖。主人公麥克默菲的對自由的追求和最終的悲慘遭遇深深地體現了在這個社會中人們所受的壓抑和悲劇命運,使影片具有了一種感人至深的效果。影片的結尾是全片的點睛之作,充滿了使人毛骨悚然的恐怖氣氛,卻也是最為感人的一個段落。在昏黃的光線下,「酋長」來到麥克默菲的床邊,呼喚著他,而麥克默菲卻只能報之以白痴的喃喃自語。「酋長」一邊說著「我會把你帶出去」,一邊用枕頭悶死了他。這一場景令人不禁潸然淚下,同時更令人感到了一種深重的難以名狀的壓抑。「酋長」逃出令人窒息的精神病院,也正象徵著人性的回歸。導演以一個印第安人角色來完成這一行動,也正喻示著人只有回到大自然中才能得以真正的自由。可以說,這部影片是對壓抑人性的現代工業化社會的重重一擊。

3 《比利小姐的決定》 -簡明故事情節

         流浪漢麥克默菲,為了逃避刑罰,在勞動拘留營里裝瘋,被送進了瘋人院。
  進院的第一天,他認識了說話口吃的病員比利,又聾又啞,長得非常高大的病員印第安酋長。
  入院檢查時,醫生斯皮維在和麥克默菲對話時,從他幽默機靈的回答,看出了對方不是個精神病患者。斯皮維表示,只要麥克默菲遵守院方秩序,好好配合,他可以只當不知道。
  每天,做完保健操后,由護士長拉奇德小姐和護士皮爾勃小姐給大家進行討論會形式的心理治療。這天,正在例行心理治療時的討論,麥克默菲建議,將白天的日程換到晚上進行,因為還在放世界棒球錦標賽實況轉播。
  拉奇德小姐沒同意,嚴肅地回答:「你要求的是改變一項經過仔細研究后制定的規章制度。」
  麥克默菲認為:「小小的改變沒有害處。」
  拉奇德小姐還是不同意:「有些病人過了很久才適應了作息制度,如果現在一下改變了,他們會感到非常不習慣。」
  麥克默菲說:「這是世界棒球賽,比賽結束以後,還可以改過來!」
  拉奇德小姐無奈,但也不讓步:「這樣吧,我們進行一次表決,按多數

《比利小姐的決定》《比利小姐的決定》
人的意見辦。」
  麥克默菲十分贊成,「好極了,」第一個高高地舉起了手。病員切斯威克也舉起了手。泰伯也想舉手,一眼遇到拉奇德冷峻的目光,嚇得馬上把手縮了回來;馬蒂尼手剛舉起,嚇得停留在頭頂,裝著抓癢;塞夫爾手放在胸前,兩眼看著周周,但等大多數人舉手,他也舉。可是,大家雖然都想看球賽,但卻都畏懼拉奇德小姐的目光。儘管麥克默菲一再鼓勵大家舉手,仍無人敢違抗那目光。
  拉奇德小姐得意地宣布:「只有三票。對不起,不能按你的意見辦。」說完,向辦公室走去。
  麥克默菲十分憤慨:「這就是你們的作息制度?!我可要進城去看棒球賽。誰願意和我一起去?」
  「我跟你去!」切斯威克舉起手。
  比利不相信:「麥克,你出不去的。」
  「出不去?」麥克默菲不示弱,他指著屋子中間的水泥墩,「我用它砸碎窗戶。」
  比利還是不相信:「你舉不起它。」
  麥克默菲搓了搓手,使勁抱住那個水泥墩,沒搬起來;再一次用力,還是搬不起。他只好退下。突然,他大聲叫起來:「無論如何,我總算試過了,起碼我試過了。」
  病員們驚訝地看著他。身材高大的印第安酋長,更是投去佩服的眼光。
  這天,輪到拉奇德護士長病房的病員上街。大家排著隊,等著鐵門打開後上汽車。麥克默菲卻悄悄地躍出鐵絲網,先行上了汽車。待病員們上了車,不等司機和醫護人員上車,車門便一下關了,車子一下竄了出去。
  麥克默菲駕駛著汽車,沿途還帶上了女友凱蒂。汽車一直開向碼頭,然後大家上了一條捕魚船,駛向大海。在海上盡情玩耍。
  正當大家興高采烈地返回碼頭,只見斯皮維等幾個醫生站在那兒等著他們,從醫生的臉色可以看得出,院方對這件事很惱怒。麥克默菲隨機應變:「我們沒有丟失一個人。」
  院長主持了緊急會議,對麥克默菲不經院方允許帶著病人出去航海之事作出決定:為懲處他屢犯院規,將他永遠留在瘋人院。
  麥克默菲不服。早上,在心理治療課上要拉奇德小姐解釋清楚。拉奇德小姐要大家回答。但是,哈丁裝著沒聽清楚是什麼問題,還表示,自己是自願到瘋人院來的,隨時可以回家。
  麥克默菲不信,但拉奇德小姐卻告訴他這是真的,瘋人院里只有很少幾個人是讓人送來的。旁邊,其他病人證實著她的話。
  麥克默菲不解:「你們成天埋怨呆不下去,可又沒勇氣離開。」
  這時,切斯威克猛地站起來向拉奇德小姐要求發還自己的香煙。拉奇德小姐不理他,切斯威克繼續大聲嚷嚷。有人扔給他一支煙,卻又掉在別人的褲腿上,燙著了這個人,於是一切都亂糟糟。
  麥克默菲很同情切斯威克。他來到護士辦公室外,舉拳砸碎玻璃窗,伸進手去,將堆在桌上的病員香煙拿了一條,回來給了切斯威克。
  不料在旁的醫護華盛頓劈面便是一拳。麥克默菲回手還擊,兩人打了起來。麥克默菲不是慓悍的華盛頓的對手,終於被壓在地上動彈不得。
  酋長,沃倫也參加了進來,幾個人打成一團,病房一片混亂。拉奇德見此情況,叫來幾個醫護,將酋長和麥克默菲捆了起來。
  麥克默菲被院方施以電療。電療后,老實多了,遵守院規。其實,心中卻在策劃著逃跑計劃。他發現,那個酋長的聾啞是裝的,是為了免遭毒手。他把逃跑計劃悄悄告訴了酋長。
  這天晚上,麥克默菲乘拉奇德護士長不在,值班人員特克爾剛離開之際,溜進辦公室,打電話給女友凱蒂,要她開輛車來,再帶點酒來。
  麥克默菲向酋長告別:「我要離開這兒了。這事比你想像得要容易。」
  凱蒂帶著另一個女子來了。麥克默菲正要開門,特克爾突然出現:「住手!」
  麥克默菲連忙塞給他二十元錢,他不要。麥克默菲告訴他有酒。他表示感興趣,還表示想要窗外等著的凱蒂和另一個女人羅絲。
  麥克默菲把羅絲留給了特克爾,自己帶著凱蒂來到護士辦公室。他打開收音機,拿起話筒:「醒來吧,朋友們,醒來吧!」凱蒂搶過話筒,唱起歌來。
  病員們被驚醒,莫名其妙,只聽擴音機仍在喊:「請圍攏一些,參加麥克默菲的告別晚會。」一會兒,又傳出了藍色的多瑙河樂曲。病員們紛紛來到辦公室,又是跳舞,又是唱歌。
  麥克默菲打開鐵窗,向大家宣布:「我要走了。」
  比利表示,自己想和凱蒂待一會兒,麥克默菲馬上同意,與病員們一起,將比利和凱蒂一起關進了一間單人病房。
  鬧了大半夜的病員們帶著酒意各自找地方躺下。麥克默菲與羅絲坐在打開的鐵窗前等著凱蒂。但沒過多久,就睡著了。
  早晨,拉奇德小姐來到病房。一切都是亂糟糟的。病員們橫七豎八亂躺在沙發、擔架或診斷床上。離窗不遠,扔著好幾個酒瓶。拉奇德滿腔怒火。忙指揮醫護趕走羅絲,叫醒病人。
  醫護在一間單人病房發現比利和另一個陌生女人在一起,拉奇德小姐趕走了凱蒂,兩個醫護上前將比利拉出病房。
  拉奇德小姐轉身向辦公室走去,麥克默菲趁機打倒站在鐵窗邊的醫護,正要出鐵窗奔向等候在一輛汽車邊的凱蒂和羅絲,卻聽一聲慘叫。
  麥克默菲猶豫了一下,轉身急忙奔向診療室。只見比利躺在血泊中,右手緊握著一塊沾滿鮮血的玻璃片,已經沒氣了。
  麥克默菲分開眾人,憤怒地瞪著剛為比利做完人工呼吸的拉奇德小姐。突然,他撲向拉奇德,一下掐住了她的脖子。正在這時,一個醫護趕來,向麥克默菲後腦猛擊一拳,麥克默菲倒了下去,手鬆開了。
  麥克默菲被帶走了,醫院裡恢復了平靜。
  幾天後,麥克默菲又被送回了瘋人院。但這時,他已被做了腦葉切除手術,成了白痴。
  晚上,酋長看著目光獃滯的麥克默菲,一陣心酸:「我一直在等你。現在我們走吧,我不能讓你這樣留在這兒。」
  他猶豫了一下,拿起一個枕頭,一下壓住麥克默菲的臉。麥克默菲終於死了。
  酋長在麥克默菲的臉上撫摩了一會兒。然後,起身來到那個水泥墩,一下抱起,毫不費力地舉起,扔向鐵窗。鐵窗被砸開。酋長跳出鐵窗,向原始森林深處奔去。

4 《比利小姐的決定》 -幕後花絮


  ·麥克墨菲的角色原本是給詹姆斯·坎的。
  ·在影片中扮演齊弗(ChiefBromden)的威爾·山姆普遜(WillSampson),原本是公園的一名護林員,就在電影拍攝地點附近的俄勒岡州。他被選中扮演該角色,正是由於他是攝製組能找到的唯一一位與影片中的角色那驚人的身高相符合的美國土著人。
  ·大部分的臨時演員都是真正的精神病患者。
  ·在購買了電影版權之後,克可·道格拉斯從1963年起,開始把該片放在了百老匯。後來他以獲得百分之十盈利的條件,把電影版權交給了他的兒子麥克爾·道格拉斯。
  ·在反覆試鏡超過六個月之後,路易絲·弗萊徹在電影開拍前一周簽約。導演莫里斯·弗曼每次都提醒她不必完全按照角色來表演,但每次又都叫她重來一遍。
  ·全體演員和工作人員都開始與那些臨時演員和協助拍攝的人員配合默契起來,這些人是俄勒岡州精神病院的居民。很自然地,每一位專業演員或者工作人員至少與一到三位精神病患者建立了密切地工作關係。
  ·在初到醫院時,傑克·尼克爾森和迪恩·R·布魯克斯的對手戲大部分都是臨時發揮的,包括:他撞上一台訂書機,要一張釣魚的照片和談論他被定罪的強姦案。布魯克斯的反應也是令人深信不疑的。
  ·除了釣魚部分的戲(在最後拍攝的),電影都是按照前後順序拍攝完成的。
  ·在電影拍攝大半部分的時候,威廉·萊德非爾德生病了。電影殺青幾個月之後,他便離開了人世。
  ·小說原著的作者肯·凱瑟說他永遠都不會看這部電影,甚至提出起訴電影的製片人,理由是電影沒有像小說中一樣從酋長布勞登的視角來講述。
  ·電影的製作費用超過了300萬美元。
  ·此片位列各種最受喜愛的電影榜單。
  ·傑克·尼科爾森以出色的演技詮釋了一個電影中的一個標誌性人物,但他並不是製片人的第一選擇,他僅是三個候選人中的一個,在吉恩·哈克曼和馬龍·白蘭度都拒絕了之後,他接演了該角。
  ·扮演酋長的威爾·山姆普遜是第一次初登銀幕,《飛越瘋人院》揭開了他12年的演藝生涯,直到他1987年去世。

5 《比利小姐的決定》 -精彩對白


  NurseRatched:Aren'tyouashamed?
  護士長拉契特:你不感到羞恥嗎?
  Billy:No,I'mnot.
  比利:不,我不感到羞恥。
  [Applausefromfriends]
  [朋友們鼓起了掌]
  NurseRatched:YouknowBilly,whatworriesmeishowyourmotherisgoingtotakethis.
  護士長拉契特:你知道,比利,讓我擔心的是你的母親會怎麼處理這件事。
  Billy:Um,um,well,y-y-y-youd-d-d-don'thavetot-t-t-tellher,MissRatched.
  比利:嗚,嗚,好的,你-你--你-你不-不-不-不會告-告-告-告訴她的,拉契特小姐。
  NurseRatched:Idon'thavetotellher?YourmotherandIareoldfriends.Youknowthat.
  護士長拉契特:我不會告訴她?你知道的,你母親和我是老朋友了。
  Billy:P-p-p-pleased-d-don'ttellmym-m-m-mother.
  比利:請-請-請不-不-不要告訴我的媽-媽-媽-媽媽。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NurseRatched:IfMr.McMurphydoesn'twanttotakehismedicationorally,I'msurewecanarrangethathecanhaveitsomeotherway.ButIdon'tthinkthathewouldlikeit.
  護士長拉契特:如果麥克默菲先生不想吃他的葯,我確信我們能以其他方式讓他吃下去。但我想他不會喜歡那種方式的。
  [McMurphyturnsaroundtoseeHardingsmilingathim]
  [麥克默菲環顧左右,看到哈丁正對著他微笑]
  McMurphy:Heh,YOU'Dlikeit,wouldn'tyou?
  麥克默菲:哦,你喜歡吃它,對嗎?
  [toRatchet,regardingthepills]
  [轉向拉契特,似乎對著葯沉思]
  McMurphy:Here,giveittome.
  麥克默菲:把它給我吧。
  --------------------------------------------------------------------------------
  McMurphy:NurseRatched,NurseRatched!TheChiefvoted!Nowwillyoupleaseturnonthetelevisionset?
  麥克默菲:拉契特護士,拉契特護士!酋長投票了!現在你能把電視機打開嗎?
  NurseRatched:[sheopenstheglasswindow]Mr.McMurphy,themeetingwasadjournedandthevotewasclosed.
  護士長拉契特:[打開了玻璃窗]麥克默菲先生,會議已經結束了,投票也中止了。
  McMurphy:Butthevotewas10to8.TheChief,he'sgothishandup!Look!
  麥克默菲:但投票的結果是10比8。酋長把他的手舉了起來!看!
  NurseRatched:No,Mr.McMurphy.Whenthemeetingwasadjourned,thevotewas9to9.
  護士長拉契特:不,麥克默菲先生,當會議結束的時候,投票是9比9。
  McMurphy:[exasperated]Awcomeon,you'renotgonnasaythatnow!You'renotgonnasaythatnow!You'regonnapullthathenhouseshit?Nowwhenthevote...theChiefjustvoted-itwas10to9.NowIwantthattelevisionsetturnedon*rightnow*!
  麥克默菲:[激怒了]噢別這樣,你別這樣說!你現在別這樣說!你準備把這破雞籠的門拉上嗎?當投票……酋長剛剛投了票--結果是10比9。現在我要把電視機打開,現在!
  [NurseRatchedclosestheglasswindow]
  [護士長拉契特關上了玻璃窗]
  --------------------------------------------------------------------------------
  Harding:I'mnotjusttalkingaboutmywife,I'mtalkingaboutmyLIFE,Ican'tseemtogetthatthroughtoyou.I'mnotjusttalkingaboutoneperson,I'mtalkingabouteverybody.I'mtalkingaboutform.I'mtalkingaboutcontent.I'mtalkingaboutinterrelationships.I'mtalkingaboutGod,thedevil,Hell,Heaven.Doyouunderstand...FINALLY?
  哈丁:我並不是僅僅在談論我的妻子,我在談論我的生活,我的生活似乎並不需要通過你的肯定。我並不僅僅是在談論一個人,我是在談論每一個人。我在談論形式,我在談論內容。我在談論相互間的關係。我在談論上帝,魔鬼,地獄,天堂。你明白嗎……最後?

6 《比利小姐的決定》 -穿幫鏡頭


  ·連續性:當掐住護士雷切特時,麥克墨菲的帽子。
  ·麥克風可以看到:(頂部)在白色的天花板上很明顯可以看到一隻黑色的麥克風。
  ·連續性:當醫生們把麥克墨菲帶回治療室,他們走進去,其中一個醫生放下他的醫護包,他們讓麥克墨菲躺下。當他們走出去的時候,這隻醫護包消失了,此前沒有人把它拿走。
  ·連續性:在"自願/不自願"一場戲里,麥克墨菲走過去被刮乾淨了鬍子,名位"五點鐘的陰影",但接下來又可以看見他臉上的短鬍子。
  ·工作人員或者設備可見:當麥克墨菲和其中一個病人跳起舞,試著說服大家投票贊成看世界盃足球賽,在他們的背上可以看到大片的攝影機的影子。
  ·聲音不同步:
  ·時代錯誤:就在麥克墨菲劫持公共汽車穿梭在大街上的時候,可以看到一些70年代產的汽車,包括一輛PlymouthDuster和ChevyNova,。在一家商店的玻璃窗里還有很多彩色電視機。電影的時代背景是設在1963年。
  ·時代錯誤:就在麥克墨菲跳出圍牆準備躲進公共汽車之前,可以在醫院的停車場看到一輛福特Pinto車。

上一篇[安德魯·亞當森]    下一篇 [痦子]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