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 《水晶眼》 -基本資料

  片名:水晶眼
 

《水晶眼》《水晶眼》
 地區:中國大陸
  語言:國語
  集數:20集
  類型:現代警匪劇
  導演:常猛
  編劇:陳翼浦、李憶嘉
  出品人:徐佳暄
  監製:族權
  出品單位:北京悠悠陽光影視廣告有限責任公司
  主演:丁勇岱、梁靜、劉金山、海一天、顏丙燕

2 《水晶眼》 -劇情介紹

系列電視劇《水晶眼》是一部不同於當前同類型劇集的單元套劇。二十集四個單元,以更人性化的視角與罪犯展開了鬥智斗勇的生死較量,並重點講述了雷鳴、麥歐這對暗含感情的男女搭檔在這些案件中對刑警的新定義,抓罪犯的終極目標並不是把他們送進監獄,而是拯救他們的心靈,讓他們重新做人。
  
雷鳴、麥歐在偵破的過程也同樣經受著種種考驗,其間既有個人感情與國家利益的衝突、也有引導罪犯走向光明的社會責任、更有利慾對他們的考驗以及高智商超完美的案件等待著他們的破解,並在最後詮釋出新時代刑警在日益高科技化的犯罪中需要更多的革新與默契!
  
他們是現代的新型特警 ,在偵破案件的過程中,經受著種種考驗——其間既有個人感情與國家利益的衝突,更有利慾對他們的誘惑。最終,他們捍衛了新時代刑警的形象。《水晶眼》裡面有四個破案故事,主要表現刑警隊重案組雷鳴和搭檔麥歐明察秋毫,抽絲剝繭,偵破了一個個錯綜複雜的刑事及民事案件的故事,展現了新時期人民警察的精神風貌,同時也對現代社會中那些被扭曲的人性和變態的情愛進行反思`。

3 《水晶眼》 -分集介紹

雪兒歸來
  第一集
  一個龐大的制毒、販毒集團正在城郊秘密進行著一場大交易。已經打入該組織內部的我公安卧底林雪兒及時把這個情況上報了組織。不可避免的戰爭開始了…… 雷鳴擔心女朋友雪兒的安危,拚死戰鬥,但雪兒的真實身份還是被毒犯頭目「老鷹」發現。他在臨死前舉槍射中了雪兒的頭部……雷鳴眼睜睜的看著戀人倒下,目哧欲裂……但在打掃戰場的時候,竟然沒有找到雪兒及老鷹的屍體。
  三年後,已經成為重案組組長的雷鳴在烈士陵墓前為林雪兒獻花,發誓不放過任何罪惡。現今的他一改往年的輕狂,越發的沉穩,與麥歐、王川、龍玲形成了十分末默契的好搭檔,破獲了許多難解的案件。
  雷鳴對罪犯的窮追不捨,激發了同事們更大的鬥志。他們從一起酒吧殺人案中發現了背後隱藏著的秘密犯毒組織,而這個犯毒組織就是三年前「老鷹」的餘黨。他們死灰復燃,更勝從前,其頭領是「老鷹」父親大毒梟宗林的情婦飛花。
  宗林的資料被掉了出來,但飛花的經歷記錄幾乎是零,只有一張他們被偷拍到的十分模糊的照片。圖象經處理后現出真貌……雷鳴驚異的發現飛花竟然酷似死去的林雪兒!
  第二集
  「酒吧殺人案」又露出了新的線索,牽扯到一個暗中幫黑社會洗錢的公司。雷鳴等經過偵察將懷疑目標定在了「書懷文化公司」老闆楊昆的身上。由於沒有確鑿的證據,並且要抓到他背後的主犯。公安部安排龍玲化裝成大學生,應聘到楊昆身邊做秘書,當卧底。王川之前雖然常常與她針鋒相對,但此刻卻明白龍玲此次任務的危險性,有心關懷,行動倍加小心。
  原來「酒吧殺人案」的真相是:幫助香港黑社會頭目宗林運毒的另一個情婦因為與飛花爭風吃醋私自賣貨。宗林秘密讓手下殺人滅口,卻沒想到留下了那麼多的線索……
  同一時刻,飛花奉宗林之命秘密到達,任務是保全毒網,必要的時候捨棄楊昆。她對雷鳴等人的行動了如指掌,知道雷鳴現在沒有下手抓楊昆是為了放長線釣自己及宗林這兩條大魚。她看到雷鳴在許多案件中的英勇機智事件,準備利用龍玲將計就計,挫敗雷鳴。
  第三集
  順著「酒吧殺人案」留下來的線索,雷鳴等人差點接近毒網,卻被飛花的果斷毀於一旦,但她的損失也不小。
  飛花氣急敗壞,暗暗下了一道追殺令。一時間,黑幫團伙竟然膽大妄為反過來監視雷鳴的所有行動。
  麥歐等人知道黑社會的報復手段肯定是異常殘忍。雷鳴雖然表現的無所畏懼,但大家都不由自主的輪流保護他。而雷鳴現在最想做的就是看到飛花的廬山真面目。他以身為餌,終於看到了飛花。飛花的外貌行動竟然似極了死去的雪兒。是巧合?還是幻覺?亦或……他在種種矛盾中把自己的猜測告訴了局長。同樣震驚的局長指示雷鳴等小心的接觸遊客身份的飛花,試探情況。
  而此刻的飛花正準備親自接近雷鳴,為他布置下了死亡的陷阱。
  第四集
  於是,雷鳴與飛花經常「偶然」的見面,並且一起「遊玩」。麥歐了解到三年的事,冷眼旁觀,心中湧出一股酸意,但依然能夠投身到行動中,積極配合。龍玲與王川以不同的見解猜測著飛花的身世來歷。雷鳴有意帶著飛花去他們過去曾經到過的地方,試圖觀察她的反應。飛花表面上的無動於衷難以隱藏她偶爾出現的恍惚。雷鳴感到她就是自己的雪兒,只是失去了記憶……
  雷鳴盡量控制著內心的波瀾,理智的分析當前的情況。楊昆的罪證已經鐵證如山不容動搖,只待收網,但作為毒犯頭目的飛花由於行事謹慎,甚至從來不親自交易毒品而難以得到確鑿的證據。而飛花背後的宗林才是這一案件的源頭……局長告訴雷鳴為了國家利益,如果不能證實飛花就是死而復活的雪兒,或者能夠證實,但對方已經變質,那麼最終依然是只能以毒犯處置!
  雷鳴請求組織給自己,給雪兒機會。雷鳴不放過任何機會,明明知道飛花已經在自己家安排下了陷阱,但還是與她一起走了進去。他拿出當年自己與雪兒的照片及錄象帶給飛花看……飛花的表情變化莫測……隱藏著的殺手也弓弩欲張……
  房外,王川、麥歐等已經展開了包圍……
  室內,飛花卻突然大叫一聲倒地抱頭……突然的變化使殺手來不及動手,護著飛花,衝出王川、麥歐等人包圍消失在黑夜中……
  第五集
  飛花醒來頭痛欲裂,吸食毒品。宗林出現在她的背後,並且把林雪兒的資料放在了她的面前。
  原來,林雪兒腦部中彈后並沒有死亡,而是被宗林派人把她及老鷹的屍體一起運到他的面前。當他發現雪兒由於腦中的彈片而失去記憶時,便制定了一個長久的陰謀,即給兒子老鷹報仇,使雪兒受盡頭痛之苦,並且培養雪兒成為共犯,成為自己的情婦,直到價值用盡,讓她死在自己曾經並肩做戰的戰友手裡……
  明白了一切的林雪兒看著曾經倚賴了三年的宗林,問他準備什麼時候殺死自己?宗林並不回答問題,沉默后表示,自己的私人飛機可以隨時起飛,只要雪兒願意,他就帶她去美國做腦外科手術取出腦子中的彈片……
  同一時刻,雷鳴等及時抓獲準備逃跑的楊昆,但根本無法查找到雪兒的下落……雷鳴更是心急如焚,夜不能寐……隨著晨雞報曉,他的手記來了簡訊「雪兒回來了……」
  清晨,躺在宗林懷裡的雪兒終於決定跟他「走」……當他們準備出門的時候,局長、雷鳴帶著大批公安幹警趕到。宗林面對雪兒的槍口,笑而不懼,說自己早就知道她會這麼做,只是不知道林雪兒會不會真的向自己開槍。林雪兒拿著手槍的手在打顫,無法搬動扳機。
  宗林的私家飛機趕來。雷鳴拉開雪兒要逮捕宗林。雪兒卻突然抱住雷鳴掩護宗林離開。飛機被擊落。宗林入獄。
  雪兒到看守所看望宗林。宗林說,他真高興雪兒活了下來。因為雪兒的這次歸來本就是自己要置她於死地的陰謀。雪兒又問,其實這三年中他有很多機會殺死自己,但自己還是活到了現在,即使是這次陰謀,無論怎麼樣他已經可以說是成功了,但為什麼還要趕來?她想知道其中的原因。
  宗林沒有回答,而是說律師正在幫他申請將案子轉回香港審理,只要回到香港,他很快就沒事了。那時候,他會請雪兒過去度假,並且回答她今天的所有問題。
  由於雪兒提供的線索,宗林在內地的犯毒組織被摧毀,受到嘉獎,取出了腦子中的彈片。
  當雪兒醒來的時候,病房中陽光明媚,雷鳴守候在病床邊還沒有醒來。她看到了床頭桌上的報紙,上面的報道是:宗林在回香港的路上被人暗殺……她流出了淚水。她知道,自己永遠也不可能知道宗林為什麼不殺自己的原因了。
  驕陽中的寒冷
  第一集
  某女大學生跳樓自殺,但勘察現場、調查后得出結果:死者生前曾經與人激烈的爭吵,房間內卻沒有打鬥過的痕迹,可以推斷出兇手在殺死死者后將其扔下樓,然後收拾現場造成自殺的假象,然後消除了一切痕迹離開。房門沒有損壞,顯然是熟人所做。由於死者是外地大學生獨自租住在這裡,兇手的目標漸漸縮小,最後集中在一張照片上,即半個月前死者二十歲生日時在家裡聚會的留念,其中的男生曾經與死者是男女朋友的關係。
  眾人展開調查,雷鳴抽空看望做表姐夫妻,正趕上磽饃敲朗慫甑納沾髉arty。
  Party當中,公主一樣的喬美得知父母為了逢迎公司老闆,準備送自己及老闆的兒子游勇一起出國留學,實際上也是許諾了自己的終身。洋娃娃一般的她頓時沒了主張,機緣巧合的與前來送餐的飯店服務員呂涼相識。呂涼幫喬美修復手鏈的同時也獲得了她的心。
  事後,喬美髮現修復后的鏈珠排列與原來的一模一樣。呂涼說這是巧合。
  與此同時,雷鳴再次勘察現場,發現被兇手整理過的書架上書的排列順序居然與照片上的一模一樣!難道兇手是一個過目不忘記憶力超強的人?
  第二集
  大家對照片上的人一一調查,連死者生前曾經的男友也被排除。
  眾人深感這個案子的相關者普遍年齡偏小,他們雖然都在法律上是成年人,但實際上卻都不是真正的成年人,其偵破方式處理方式應該慎重。
  雷鳴得知喬美與呂涼交朋友的同時,遠遠的看到呂涼身邊還有另一個親密的女孩子。
  那女孩就是葉心。她與呂涼在一起時說,我們同樣是被父母家人遺棄的人,只有互相擁有時才能感到一絲溫暖。
  雷鳴發現了喬美手鏈上的問題,暗暗心驚,在遇到呂涼時,有意點出他即有女朋友就不要再與喬美來往,但呂涼只是冷笑著說,你既然認為我們是小孩子,說我們再大些隨著各種變化就淡忘了今天的感情,那還著什麼急?接著他對雷鳴的警察身份產生好奇,問這問那,甚至問他殺人的感覺。雷鳴看著眼前的少年,在對方的目光中看到了超越其年齡的深邃,然後說出案件中的疑點與他的特長相同。呂涼卻否認認識死者,至於有許多女朋友是因為她們想跟我好,我也沒辦法。
  第三集
  雷鳴決定儘快找到呂涼有問題的證據,以挽救熱戀著的喬美,但無論怎麼查,大家始終一無所獲,反而發現呂涼也從來沒接受過任何一個女孩兒的錢財……
  雷鳴第二次看到葉心時,突然發現她也是死者照片中的一個女孩。瞬時間各種關聯推斷出現在大家面前,但無論哪一種都需要用證據來證明。雷鳴、麥歐在研究了呂涼及葉心可能出現的反映后決定分頭行動……
  少言寡語的葉心面對麥歐的接近相當敏感,自言與死者根本不熟,只是跟著老鄉去湊熱鬧,對於呂涼有許多女朋友的事實也不在乎,因為她知道呂涼不可能把心給任何一個女孩子。極度自卑自閉她卻在這時候來了自信,只有我和呂涼才能真正的敞開心扉,你們這些大人是不會懂的!
  從來沒受過父母大聲責罵的喬美這時候對他們的強制行為十分反感,偷偷策劃著與呂涼私奔的行動。
  葉心發現警察在監視呂涼,一時間情急,竟然拿刀刺向了毫無準備的雷鳴……
  第四集
  葉心看著雷鳴手臂上的傷,對他沒有抓自己反而處處包庇十分感激。
  麥歐抓住機會,以大姐姐一樣的關懷再次接近,對她的身世經歷生出同情心,希望幫助她走出自卑自閉的陰影。
  但葉心除了呂涼誰也不信,甚至為了證明對他的忠心不惜自殘。呂涼並沒有向她認為的那樣緊張,甚至都不來看一眼。葉心流淚,對帶著自己到醫院的麥歐說出了心理的話,我是在企求一絲溫暖。
  同時,喬美假裝答應游勇的約會,藉機會離家出走,然後向呂涼表示要永遠跟他在一起。呂涼雖然緊緊的抱住了她,但臉上卻沒有一絲的表情,甚至是冷漠。
  葉心把自己刺傷雷鳴的事告訴了呂涼,並且因為他的冷漠,而威脅說要把一切都說出去。
  呂涼竟然象觀光看友一樣出現在警察局裡,並自言沒來過,對他們很好奇。雷鳴向呂涼詢問喬美的下落。呂涼直言不諱的說了出來。他暗示呂涼事實總會水落石出,應該早早自首,但呂涼無動於衷,說他跟別的大人一樣只會說空話,然後揚長而去。
  案情出現僵局……葉心卻在這時候以私人的名義找到了麥歐,願意說出案件的真相……
  第五集
  龍玲準備偷錄葉心的談話。葉心發現后悄然離開,又回到了呂涼的身邊。
  驕橫的游勇看到遊玩的喬美和呂涼,認為是對他自尊的侮辱,而故意找呂涼的麻煩出言侮辱,甚至揚言要讓父親出面使他失去一切。同時,喬美的父母也找到了女兒,強行帶她回家。
  呂涼對著再次偷跑出來的喬美說,我們還是分開一段時間的好,要不然我會沒有工作的。
  任性的喬美認為游勇是造成目前一切的罪魁禍首,在與游勇無法談妥的情況下竟然失手殺死了他……
  呂涼趕來,護著喬美離開,然後獨自坐在兇案現場等待著警察的來臨……
  兇器上只有呂涼的指紋,他也認罪,但更多的證據可以證明他不是兇手……同時,悔恨交加的喬美自殺,並在遺書上說出了為呂涼澄清的事實。
  雷鳴親自送呂涼走出了警局,但挽救肯點痛惜的話不能不說。呂涼對他的肺腑之言是針鋒相對,毫不示弱……然而,當他回到家,看到葉心殺死了自己的愛犬時,竟然哭了出來,抱著愛犬的屍體沖了出去。趕來的雷鳴、麥歐救起了要自殺的葉心。葉心哭扶在麥歐的懷裡,告訴她:我為了他連人都可以殺,連命都可以不要……可他,再也不會回來了!
  以愛為名
  第一集
  撞球明星周小山的女友陶敏是富家之女,二人金童玉女非常般配。這天,周小山在接到一個電話后,在陶敏的水裡放了安眠藥,等陶敏熟睡后悄悄離家。不料這一切都被神秘人在對面樓里偷視到。
  就在周小山的秘密約會途中,周接到神秘人的電話,稱他家裡就要充滿了泄露出來的天然氣,只要一聲門鈴,甚至一聲電話鈴聲就會引起爆炸,周小山猶豫之後,不再繼續前行,不顧一切的跑回家中。
  周小山衝進樓里吩咐管理人員切斷電閘,自己則跑進家裡,屋子裡果然已經充滿了天然氣的異味,此時陶敏已經昏迷。就在神秘人撥打電話的同時,周小山拔掉了電話線,他急忙打開窗戶,沒想到大風卻倒灌進來,大門關上,周小山慌忙找東西擋住了門,叫醒陶敏逃生。自己則不顧危險的急忙拿出了一個磁碟……陶敏逃生之中不忘抱走周小山送給他的魚缸,就在二人剛要逃出門的時候,周小山遺落在屋裡的手機響了。周感到死神來臨的時候,奇迹發生了,爆炸沒有發生,是大風瞬間稀釋了天然氣的濃度,周慶幸自己劫後餘生的笑容還沒退去,陶敏卻踩在滾落滿地的網球上,摔倒在地,破碎的魚缸刺進了她的身體。
  雷鳴、麥歐、王川、龍翎四人現場模擬,找到了盲人報復殺人的證據,迅速破獲了案件,贏得了局裡獎勵的新警車,可是雷鳴和王川卻因為誰先駕駛爭了氣來……
  雷鳴試駕新車途中險些撞傷甄妮,雷鳴接到任務給甄妮留下名片后匆匆趕往陶敏出事的現場。
  陶敏的死使陶母楊芊舒受刺激過度精神失常,陶家強也傷心欲斷,要求公安局速查兇手。
  雖然陶敏的死有證人證明是意外,周小山的解釋也都合情合理,但是雷鳴還是感到事有蹊蹺——周小山對沒有回到家裡就知道天然氣泄露的解釋和事實矛盾,因為天然氣的泄露並非燒開的水溢出所致,壺裡的水是生水。另外周小山先拔掉電話說明他知道有人要打電話來,可是為什麼周小山要說謊,隱瞞實情?他是否另有隱情而不肯說出兇手是誰?雷鳴決定不打草驚蛇,先暗中布查……雷鳴從周小山的手機和家裡的電話查出,案發時,其中打過來的電話是陶家強的副手馮千駒的電話號碼,還有一個公共電話的號碼。馮解釋說他只是隨便約周坐一座的。可是雷鳴卻發現馮千駒和周小山以及陶家強之間的關係不同一般,不想他們所言得那麼簡單。
  雷鳴在查案的過程中再次和甄妮相遇,甄妮對雷鳴卻極為冷淡,雷鳴心中暗暗失落,被麥歐奚落了一番。不想,回到局裡,雷鳴卻被同事找去,原來,甄妮被抓了賭,道出雷鳴擋駕。雷鳴保出了甄妮,在交談中雷鳴發現甄妮並不像她表面那樣,內心深處彷彿有著不為人知的傷痛和隱秘,這更加吸引了雷鳴。雷鳴得知甄妮還參加了賭球——周小山和另一網球明星的商業性比賽,她賭周小山贏,可是這次陪大了。雷鳴詢問后得知,陶敏沒出事前,許多人都預測周小山會贏,可是陶敏死後,眾人都預測周小山會輸。先前下注的人都唉聲嘆氣,把大把的資金轉投到周小山輸。
  很快,雷鳴發現了一個地下坐莊賭球的秘密網路,陶敏沒出事前,周小山輸球的陪率很高,難道是有人以此製造事端,從中大撈一筆?雷鳴等人很快把目光鎖定在馮千駒身上。
  第二集
  雷鳴調查馮千駒,發現馮竟然就是地下賭球的莊家——周小山贏球的陪率很高,如果周小山能在比賽中鎮定自己的情緒,贏了球,馮千駒將會贏得巨額賭注。難道是馮千駒故意製造事端,混淆視聽,讓眾人下注周小山輸?他要想獲取暴利,就必須有周小山必勝的把握。
  雷鳴又發現,馮千駒果然和周小山的對手劉洋有接觸,劉洋有打假球的嫌疑。馮千駒借出差為由坐上了列車,雷鳴跟蹤而至。
  列車上,馮千駒被偷,雷鳴巧妙抓獲了小偷,馮千駒竟然不肯承認自己被偷。在中途小站的審問中,馮千駒態度囂張,為自己狡辯,不想確莫名其妙的中毒身亡。事後,經化驗,是馮千駒抽的香煙中摻有劇毒。從馮千駒的行囊中,雷鳴還發現了馮千駒的一張磁碟,裡面是這次參與賭博的帳單。周小山竟然也參與了賭球,而且不止一次,但是這次,他賭的是自己贏!而且是在陶敏死亡后,難道周小山和馮千駒是一夥的?可是他為什麼一定要製造陶敏的死亡的事件呢?除非他不愛陶敏,但是看起來不像。還有隻有一種解釋,周小山只是想製造一起事件,上演一場戲,讓家中發生事故,女友煤氣中毒住院,他的目的就可達到。
  但是疑點又暴露出來,王川和龍翎一直在監視著周小山。周小山並沒有作案時間,從馮千駒被審訊時的態度看他又不像是有準備自殺的,難道背後還有人?
  第三集
  為了摸清真相,雷鳴王川等人又開始細緻的調查,竟然發現周小山的前女友是甄妮。甄妮和雷鳴訴說了她和周小山的感情經歷。周小山當初為了追求陶敏而拋棄了自己,兩個人很久沒有見過面了。
  雷鳴決定提審周小山,可是周小山卻在家中發瘋,自殺身亡。經化驗是服用了高純度的致幻劑引發的。
  雷鳴在周小山的電腦里發現了他存儲的陶家強坐莊地下賭場的證據和遺書。原來,馮千駒幕後的人就是陶家強,他竟然也是一個地下賭球的大莊家,他一直被陶家強利用賭球。陶家強每每以陶敏為由控制周小山,周小山決定在這次的比賽后就退役,可是陶家強卻要他輸,因為他想爆冷門掙錢。周小山就此想進駐陶氏集團,陶家強逶迤虛詞。周小山心中不快,於是被早有反心的馮千駒利用,兩個人釜底抽薪,另設賭局,設計陶家強。
  雷鳴從現場推理出,周小山是他殺,陶家強被捕,面對證據承認自己坐莊賭博一事。但是陶家強不承認自己殺了人。
  既然是他殺,周小山為什麼要寫遺書呢?寫遺書的目的是把偵察目標引向陶家強,難道還有人和陶家強有仇?
  陶家一時間家破人亡,楊芊舒精神失常還在醫治中。雷鳴前往看望,醫生黃還告訴他,楊芊舒又可能恢復正常,雷鳴心裡總算暢快了一些。他也盼望著楊芊舒儘快的好起來,能夠揭開自己心中的謎團。
  第四集
  雷鳴再次回到周家現場,無意中發現,周家可能被監視。他找到了對面樓上,果然發現這間房子被人租住過,房東介紹這家裡有過一架望遠鏡,但是房客已經走了。
  雷鳴王川等人再次查探,毫無結果,但是他心中已經隱約感到了不安。
  經過調查,雷鳴被王川告知了自己不願意聽到的消息,甄妮就是這間房間的住客。甄妮面對雷鳴不得不承認,自己一直在監控著周小山,想找到他們的證據來報仇。周小山因為陶敏曾經很心拋棄自己,以致丟下被車撞傷的甄妮而不顧,甄妮的心理和生理都受到了重創,她的頭痛幾乎每天都要發作一次,而且,她的頭上在那次受傷以後再也沒有長出一根秀髮。雷鳴面對著摘下假髮的甄妮,無言以對。甄妮說自己看到了周小山的死時的樣子,她滿足了。但是只是給雷鳴提供了一些證據而已,引導著雷鳴為自己報仇。如果這是就有罪,雷鳴可以帶走自己。
  雷鳴相信甄妮沒有殺人,可是周小山到底是誰殺的呢?難道自己的推論有誤?周小山真的是自殺?
  甄妮忽然自殺,被雷鳴及時發現,救出。甄妮說出了自己殺人的「真相」,她沒有想到,雷鳴會看出周小山是他殺,她原先不承認只是想看看雷鳴對自己的感情,她已經知道了雷鳴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已經沒有什麼遺憾了,自己願意服法。周小山回家救陶敏的那個電話就是自己打得,周小山之所以不敢說出來,就是因為,自己知道他的不可告人的秘密,他怕牽連自己。
  雷鳴發現有一些疑點,甄妮並不能交待清楚。雷鳴竟然也有些糊塗了,也許是自己的感情用事,不肯相信甄妮是兇手?為了洗清甄妮的嫌疑,雷鳴希望從甄妮受傷的心理找到突破口。終於,雷鳴發現甄妮受傷后經常看心理醫生,而那個醫生和楊芊舒的醫生是同一個人,黃還。
  第五集
  雷鳴希望從黃還那裡揭開甄妮心理上的癥結。黃還的解釋讓雷鳴感到了甄妮心裡的苦楚。甄妮犯罪的證據確鑿,面臨著被起訴。雷鳴希望甄妮不要把自己毀掉自己,甄妮對雷鳴很感動,告訴他自己早就被毀了。面對著甄妮的態度,雷鳴無可奈何。倒是麥歐等人提醒了他。
  雷鳴等人調查黃還,發現黃還和陶家強的前史,在獄中,雷鳴得到了陶家強的證實,原來,陶家強和黃還是情敵,多年前,陶家強設圈套讓黃還進了監獄,從而奪走了楊芊舒。黃還出獄后,陶家強還以為黃還並不知道自己的陰謀,假意幫助他,黃還也願意接受自己幫助。難道黃還早就知道了是自己害了他?
  雷鳴心中的線索漸漸的清晰了,通過對別的心理學家的諮詢,雷鳴再次找到了甄妮,在雷鳴的引導下,甄妮說出了真相,黃還是在利用甄妮,設計了圈套,除掉這些人後自己通過和楊芊舒的結合,繼承到陶家強的全部財產。但是,雷鳴並沒有黃還的證據。眼看著甄妮就要被執行死刑,雷鳴心急如焚。
  雷鳴苦苦思索,終於想到了破綻,列車上偷馮千駒包的小偷曾經是黃還的獄友,其實馮千駒之所以坐上火車為的就是去會見黃還,當時,黃還在外地。原來,黃還一直背後在策反馮千駒和陶家強。小偷其實不是偷東西,而是在調包香煙。馮千駒之死的謎團也就揭開了。
  可是黃還功於心計,他料到那個小偷是個慣犯,他只會承認偷,不會承認自己殺人的。看來,只有讓小偷和黃還對質才能澄清事實。
  王川一舉開玩笑的話,提醒了雷鳴。雷鳴查到陶敏竟然是黃還的親生女兒,此時,黃還也致好了楊芊舒,雷鳴設計讓楊芊舒告訴了黃還,黃還一時呆愣了,楊芊舒終於認清了黃還。黃還最致命的弱點被雷鳴抓住了,他不能承受自己機關算盡反到一場空的事實,終於坦誠了犯罪事實,他以為利用了甄妮監控周小山,然後又利用她引導雷鳴,在周小山死後,陶家強被抓,這件事情就結束了,沒想到雷鳴卻發現了周小山是他殺。本來自己也是想讓甄妮殺周小山的,可是甄妮卻發病,為了不錯過時機,他只好自己動手。當甄妮暴露出來后,自己利用甄妮的心理,為其催眠,灌輸了假的記憶,讓甄妮相信了自己就是兇手。
  甄妮被改判,雷鳴面對她心清複雜,當雷鳴看望甄妮時,甄妮卻沒有見他,雷鳴只收到了甄妮的一封信,甄妮告訴他自己不會再見他了,謝謝他。
  瑕疵
  第一集
  雷鳴等人抓獲的罪犯請了高明的律師差點被無罪釋放,幸虧費宏出面反駁了對方的重要證人才使罪犯伏法。王川因為與費宏曾經是中學時代校體育隊隊員,而一直保持著良好的關係,這時候便拉著他笑說,萬一哪天我出事了一定請你來幫我辯護。
  王川巧遇回國不久正準備舉辦街舞、行為藝術演出的馮羽粟。由於馮羽粟是王川長久以來的暗戀對象,所以一聽她需要自己幫忙立刻應允。
  生平第一次上台的王川在演出那天,極力邀請雷鳴、麥歐、龍玲來到了劇場。馮羽粟的氣質令大家如沐春風。演出結束后,來觀看錶演的舞蹈學院校長邱遠鋒竟然死在了觀眾席上……
  雷鳴根據種種情況,在案發後不久就將懷疑對象定在了馮羽粟的身上,但馮羽粟的積極配合又令王川不能相信……
  第二集
  通過幾個回合的較量,雷鳴等終於抓到了馮羽粟的把柄,揭開了案件發生的真相。
  原來,邱遠鋒對馮羽粟一直有一種特殊的喜愛,並在她畢業留校及出國留學等方面給予了特殊的照顧,但因為她在回國后在藝術上的背叛及不肯委身而成為對手。他在演出前曾多次威脅馮羽粟,如果再頑固下去,那麼將會讓她身敗名裂,從而引發了馮羽粟除去他的念頭,並在一個秘密情人的授意下製造了這起表面上十分完美的謀殺案。
  馮羽粟面對道破案情的雷鳴,不由得說,我真服了你了!她希望雷鳴等人給自己一個自首的機會!雷鳴在王川百般求情之下終於點頭。
  回到家的馮羽粟雖然受到警方的監視,但還是冒險叫來了秘密情人——費宏!
  第三集
  馮羽粟要挾費宏馬上想辦法讓自己離開中國,否則就說出他與自己的關係,使他功敗垂成。費宏一時間沒了主意,恰在這時候王川以私人的名義來看馮羽粟。他立刻想到了一個辦法,即殺死馮羽粟,使王川成為兇手……
  他的計劃成功了,出現在兇案現場的王川被鐵一般的證據關進了拘留所。雷鳴、麥歐、龍玲因為與王川的關係,被排除在這個案子的外面,但他們無一不從多方面做著營救王川的行動。
  費宏真的做了王川的辯護律師,但只希望案子儘快結束的他,竟然巧言舌惶利猛醮ǖ男湃穩盟勻銜笊薄6絲掏紡圓磺宓耐醮ň尤灰皇焙康拇鷯α恕?lt;/P>
  當王川在第一次開庭自認誤殺時,雷鳴三人目瞪口呆,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第四集
  平日里與王川針鋒相對的龍玲在馮羽粟的事情中本來就怪他沒骨氣,這時候更是罵了出來,但隨即是苦口婆心的勸他不要一錯再錯!雷鳴、麥歐穩住龍玲,了解到王川這麼做的原因。他們立刻就將懷疑目標定在了費宏的身上,並通過某個細節證實了自己的猜測,但要救王川,還要找到他做案的確鑿證據,而這個時間就是在第二次開庭前。
  一向在辯護中講究細節的費宏面對雷鳴的懷疑絲毫不懼,甚至要他破解自己設下的迷局。雷鳴面對他的囂張也是不甘落後,告訴他,世界上沒有真正完美的案件!於是,他與費宏同出同進,誓要找到漏洞救出王川。
  同時,龍玲在雷鳴的授意下,一方面安撫王川,另一方面在外圍尋找費宏的罪證。
  而麥歐則孤身去找馮羽粟生前乘坐過的計程車,希望從司機嘴裡了解到她的情人是什麼人!
  但當麥歐如約來到司機張慶書家時,卻發現在房間里的人是一個冒牌貨(即劉亞軍)。通過種種細節,她感到司機本人已經出事,而罪犯就是眼前的人!
  第五集
  麥歐不動聲色,與劉亞軍反覆周旋,並與雷鳴取得聯繫,設計放套。劉亞軍雖然狡猾機智反應快捷,且自認冒充的很好,但還是被細緻的麥歐發現了馬腳,幾個小時后即束手就擒,道出了真相。
  原來劉亞軍去深圳淘金,因為沒有學歷又不肯吃苦,只得回來,但之前曾跟家裡吹牛自己掙了很多錢,於是打起了歪主意,恰在這時看到張慶書從銀行取錢出來,從而將其殺害,並在貪心的情況下到他的家裡繼續偷盜,結果遇見了到訪的買偶,不得不假冒以便找機會逃脫……
  他對麥歐識破了自己的完美計劃而居喪,同時也不能不佩服。即使是雷鳴也對麥歐豎起了大拇指,然後指著身邊的費宏對劉亞軍說,如果你需要,我可以給你介紹一個很厲害的律師!
  費宏看著他們抓獲劉亞軍的全過程,心理已經沒有初始時那麼自信,愈發謹慎行事,並對王川落井下石……但越是這樣越容易露出把柄。雷鳴、麥歐、龍玲三人終於在王川再次開庭的前一刻找到了他的漏洞……
  費宏最大的漏洞不是在做案的時刻,也不是在陷害王川的過程中,而是出在他為王川辯護的記錄中。他啞口無言的看著雷鳴,終於提出了最後的請求,你趕緊去考律師執照吧!雷鳴不解。費宏隨後解釋,那樣,你就可以做我的律師,為我辯護了!
[編輯本段]相關內容
  2008年4月21日下午,BTV-4播出20集連續劇《水晶眼》。
  《水晶眼》是導演常猛第一次執導的電視劇,顏丙燕、丁勇貸、梁靜、劉金山、海一天等內地知名演員參演。
  《水晶眼》是一部公安題材的電視劇,20集的連續劇由不同的故事組成,而開篇的第一個故事就是由新科金雞影后顏丙燕主演的《雪兒歸來》。
  顏丙燕飾演一名重案組中的女警林雪兒,打入一個龐大的制毒販毒集團中做卧底,而當該組織在進行一場大的交易的時候警察趕到,林雪兒的真實身份同時也被毒犯頭目發現,行動收網時,雷鳴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戀人林雪兒與罪犯同歸於盡。而在3年後在辦案時發現了一名叫飛花的女人,雷鳴驚異的發現飛花竟然酷似死去的林雪兒。
  這是一部顏丙燕早期的作品,也是她第一次一飾兩角,一個警察、一個犯罪分子,無論從外表的造型還是內心的變化,反差甚大,雖然這次只是一個小故事中的女主角,可是顏丙燕卻大呼過癮。
  系列電視劇《水晶眼》是一部不同於當前同類型劇集的單元套劇。二十集四個單元,以更人性化的視角與罪犯展開了鬥智斗勇的生死較量,並重點講述了雷鳴、麥歐這對暗含感情的男女搭檔在這些案件中對刑警的新定義,抓罪犯的終極目標並不是把他們送進監獄,而是拯救他們的心靈,讓他們重新做人。
  雷鳴、麥歐在偵破的過程也同樣經受著種種考驗,其間既有個人感情與國家利益的衝突、也有引導罪犯走向光明的社會責任、更有利慾對他們的考驗以及高智商超完美的案件等待著他們的破解,並在最後詮釋出新時代刑警在日益高科技化的犯罪中需要更多的革新與默契!

4 《水晶眼》 -參考資料

1.http://ent.sina.com.cn/v/m/f/shuijy/index.html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