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沉默的靈魂》

標籤: 暫無標籤

《沉默的靈魂》是由阿歷斯基·費朵奇科執導,Yuliya Aug、Igor Sergeyev、維科托·斯佐夫等主演的俄羅斯電影。米克哈伊·克里齊曼憑藉該片獲得2010年第67屆威尼斯電影節最佳攝影獎。

1 《沉默的靈魂》 -影片簡介

《沉默的靈魂》導演阿歷斯基-費朵奇科

麥侖最摯愛的親人,他的妻子塔尼亞去世了。悲傷的麥侖找來自己最要好的朋友艾斯特,用莫亞人特有的文化和儀式來為自己的妻子送行。莫亞人來自於中西部的俄國,是烏爾戈族的一個分支,有著悠久的歷史和文化。17世紀開始,他們的文化便和俄羅斯的文化融合在了一起,而且得到了很好的傳承,即使在當代社會裡,莫亞人的後代也還保留著數百年前的一些生活習慣。

麥侖和艾斯特這兩個男人一起踏上了為妻子送行的征程,他們驅車上千英里,即使在當代社會裡,莫亞人的後代也還保留著數百年前的一些生活習慣。

麥侖和艾斯特這兩個男人一起踏上了為妻子送行的征程,他們驅車上千英里,穿過壯闊的土地。陪著他們的,只有兩隻關在籠子里的小鳥。按照莫玄亞人的習俗,這一路上麥侖和艾斯特分享著自己所有賣的記憶——那些員他和自己妻子之間的記憶、那些點點滴滴。

當他們到達「刁道別儀式」的目的地——聖湖的時候,麥侖才發現自己並不是這個世界上唯一一個深愛著妻子塔尼亞的男人……

2 《沉默的靈魂》 -幕後花絮

本片導演阿歷斯基·費朵奇科曾在2005年以《首次登月》在威尼斯電影節上獲得「地平線單元」的最佳紀錄片大獎。本片是阿歷斯基·費朵奇科繼2007年的《鐵路》之後,拍攝的第二部劇情長片,也是第一次進入威尼斯主競賽單元參賽。

3 《沉默的靈魂》 -榮獲獎項

米克哈伊·克里齊曼憑藉該片獲得2010年第67屆威尼斯電影節最佳攝影獎。

4 《沉默的靈魂》 -最受青睞

《沉默的靈魂》Silent Souls-俄羅斯《沉默的靈魂》Silent Souls-俄羅斯

影評人最愛:《沉默的靈魂》

加上電影節中途入圍的驚喜片《夾邊溝》,本年度威尼斯電影節主競賽單元的影片共有24部,本次電影節會刊《Variety》召集了21位影評人,每天以評星的方式,選出自己的心頭之好。一星代表差評、三星代表中等、四星代表好評,五星則是滿分,結果,截至威尼斯當地時間10日,已經放映的21部競賽片中,俄羅斯影片《沉默的靈魂》獲得了15位影評人四星以上的好評,與其他影片拉開了較大的距離。《沉默的靈魂》講述了男主角麥侖在妻子塔尼亞去世后,找來自己的好朋友艾斯特,用莫亞人特有的文化和儀式來為自己的妻子送行的故事。影片有俄羅斯電影特有的沉靜、大氣的氣質,影片中數個鏡頭都讓看過影片的記者印象深刻。本片的導演阿歷斯基 費朵奇科算是威尼斯電影節一手扶植起來的導演,2005年其作品《首次登月》獲得了電影節地平線單元的「最佳紀錄片」大獎,這次入圍主競賽單元,是其導演生涯中的第一次。

除去《沉默的靈魂》,德國、智利、墨西哥合拍的《後事》、《夾邊溝》、《Essential Killing》等片,在影評人那裡收穫的掌聲也不少,都獲得了至少三分之一的好評。

5 《沉默的靈魂》 -影片簡評

威尼斯當地時間9月3日下午,《沉默的靈魂》首映式媒體場結束后,觀眾席上響起了熱烈的掌聲。這部僅有75分鐘的電影以其近乎完美的視聽語言徹底折服了在場的觀眾。

導演阿歷克斯·費多爾奇科曾經在2005年的威尼斯電影節上,憑藉一部「偽紀錄片」《首次登月》贏得了「地平線最佳紀錄片獎」,在那部充滿想象力的電影里,導演用幽默詼諧誇張的卓別林式的喜劇表演,結合來自俄羅斯國家圖書館的一些珍貴影視資料,合成了表現20世紀30年代前蘇聯登月計劃的黑白「紀錄片」。2010年,他的《沉默的靈魂》關注點從太空轉到了地面,並且將焦點投注在了摩亞民族的傳統。

《沉默的靈魂》的開篇非常具有吸引力,鏡頭首先對準的是自行車座后鳥籠里的一對林鶯,和空曠的林蔭小道。隨著畫外音的介紹(那是已近中年的埃斯特的回憶),觀眾開始了解林鶯對於摩亞民族的意義所在。之後埃斯特繼續回憶多年前改變了他的一生的一件事情,他的朋友米倫希望埃斯特能夠幫助他將妻子塔尼亞的屍體送到聖湖進行水葬。

米倫擦拭完妻子的屍體后,埃斯特和他一起將一些彩色綢帶系在女人的私處。在摩亞民族的傳統中,只有結婚和死亡才會有這個儀式的存在,那絢麗的綢帶就像是林鶯的羽毛,不僅掛在女人的私處,還飄在屋外的樹梢上……婚姻和死亡,是一個女人靈魂歸屬的兩個去處。電影中,那些安靜的鏡頭凝重而又充滿生機。死亡是另一種回歸,需要在聖湖的水裡等到永生。於是,屍體的長途跋涉讓電影成了一部公路電影,也是一部俄羅斯版本的《落葉歸根》。

於是我們可以在電影的旅程中看到導演安德烈·祖亞金瑟夫在《回歸》中相似的鏡頭處理,動感的畫面,唯美的氛圍,那些機位的轉變和移動展現了浩渺的俄羅斯風情,就其鏡頭運用本身而言,也有這對俄羅斯電影文化的致敬所在,這本身就是一種對傳統的尊重和回歸。屍體需要回歸,靈魂需要安息,傳統需要尊重,問題是活著的人的位置所在。一路上米倫向埃斯特傾訴著自己對妻子的摯愛,與此同時埃斯特的畫外音和出現的閃回鏡頭卻似乎在講述著另外一個故事,顯而易見,此時作為攝影師並且風流成性的埃斯特很顯然和塔尼亞有私情。

來到了聖湖后,米倫將火化后的塔尼亞的骨灰撒進了湖中。這個時候,埃斯特回憶起堅持詩歌創作多年的父親,以及童年時跟隨父親一起舉行的母親的葬禮。詩歌在這裡成了一個意象,在摩亞民族的傳統中,詩歌本就是彌足珍貴的一筆財富,但在一個回憶的鏡頭中父親親手將打字機拋進了湖中。當父親和童年的我將母親的骨灰撒到湖裡時,遠處一輛火車從畫面中橫穿而過。電影中這些充滿暗喻的鏡頭比比皆是,讓人不得不深思古老民族傳統受到現代文明侵襲的命運。

沉默的靈魂在某些時候是需要召喚,這裡沉默不僅僅只是指死去的人,還指已經消沉下去的靈魂。回途中,米倫向埃斯特出示了一段手機視頻,原來他早就知道他們之間的偷情行徑,「我很愛她,所以我原諒了你們。」說完后,米倫走出車子奔向平原盡情地咆哮了一番。當車子在回途中經過了橫跨孕育了摩亞民族大河的橋上時,原本一直沉默的林鶯突然衝出籠子,米倫驚慌失措,將車開到了湖裡。他死了,和塔尼亞團聚去了,倖存下來的埃斯特此後一生未婚,成了一位作家和詩人。電影終場,畫外音緩緩吟道:「人們都會找到自己的位置,只不過在不同的時間。只有愛是永恆的,只有愛是永恆的。」埃斯特找到了自己的位置,他繼承了父親的工作,繼續詩歌創作。

篇章式的解讀其實根本不能講清楚俄羅斯導演導演阿歷克斯·費多爾奇科電影《沉默的靈魂》的美妙之處。有個影評人朋友在觀后說這部電影「有種平息騷亂的力量」,筆者認為那還遠遠不止,這部電影是俄羅斯博大精深電影文化傳統影響下誕生的一部精美作品,相信它會經得起時間的洗禮而成為日後的一個經典,儘管它本身就是俄羅斯電影精髓的一個反射。

上一篇[張兆輝]    下一篇 [謝月霞]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