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沒落人生》

標籤: 暫無標籤

《沒落人生》,作者古月疾狐,首發於小說閱讀網,網路小說,已完結。

《沒落人生》屬短篇小說,由作者古月疾狐創作,第一次登選在小說閱讀網內,2007年完成。

1 《沒落人生》 -作者介紹

作者:古月疾狐
寫過多篇短篇小說 《記游西》, 《三國義傑之遊俠於棟一》 , 《三國義傑之道士狐狸》 ,  《魔獸史記》 等。

2 《沒落人生》 -文章簡介

初登:小說閱讀網,本文於2007年完結屬於短篇小說。

3 《沒落人生》 -原文節選

沒落人生
      那是一個炎熱的夏季,知了也叫的無精打采。樹下,一個男孩子匆匆經過。他的手裡拿著一個塑料袋,裡面裝的是礦泉水瓶。中午,人們都在休息,只有他,不知熱似的走在路上。
  「還有六天,路就修好啦!」那孩子盤算著,「一但修好了路,汽車就回那頭走了,瓶子就沒有了。我還去揀什麼呢?」邊尋思著,那個男孩又把一個瓶子裝進了口袋。
  回到家裡,男孩把攢的瓶子放在一起,拿秤一稱,八兩。「唉!這瓶子太輕了。要是一斤就好了。」正在這時,收破爛的來了。
  「叔叔,等一會,我有礦泉水瓶子要賣!」「好,拿來吧!」男孩高高興興地跑了出去,把瓶子遞過去。那販主接過去,稱了稱,扔到車上,從兜里掏出七毛錢,「孩子,瓶子漲價啦!一斤九毛。你這些不夠一斤,給你七毛啊!」男孩子接過錢,心裡盤算:「七毛二給我七毛,也行。」轉身回屋,合計:「還能揀六天,也就是說,還能揀兩斤。一塊八。在加上幾斤鐵絲,夠了。呵呵。」他開心地進入了夢鄉。
  不到十分鐘,爸爸媽媽開始呼喚他:「洋洋,該上山了。起來了么?」
  「起來了!」含糊地回答,急忙爬起來。走出奶奶的屋子。
  奶奶也走出來說:「天這麼熱,讓洋洋在家看著他爺爺吧,我和你們去。別累壞了孩子!」
  爸爸道:「沒事,還有不點地沒弄了。他都十六了,大小夥子,該干點伙了。走,上車!」說話的工夫,爸爸已經把毛驢套好了。
  在路上,爸爸問:「洋洋,這些日子在家累吧?」
  洋洋點點頭,沒說話。
  媽媽說:「上學好還是在家好?」
  洋洋看看媽媽,什麼都沒說,只是把頭低下了。
  傍晚,小車載著三口人回來了,一進屋,奶奶就驚問:「洋洋,你眼睛怎麼了?」
  洋洋說:「沒事,下坡的時候,毛驢發毛了,急著回來看小驢,爸爸打滑杠(驢車的剎車系統)時身子往前一竄,眼睛碓杠子上了。」
  奶奶絮絮叨叨地埋怨了好一陣子。洋洋卻沒說什麼,笑呵呵的。晚上,他又夢到了離開好久的校園。
  次日,洋洋沒有跟著爸爸上山,因為爸爸讓他在家裡做飯,餵豬,餵雞鴨。收拾一下院子,澆澆園裡的菜。
  奶奶心疼孫子,看看癱瘓的老頭子,囑咐道:「你有事喊我啊,我幫幫洋洋。」老頭雖然說不了話,但聽聽得懂,點點頭。
  娘倆乾的很快,爸爸媽媽回來的時候,正好全忙完。全家人一起吃飯。爸爸開口就說:「洋洋,你還得上學。爺爺的病就這樣了。你擔心也沒用。你在家什麼忙都幫不上。還是念書去吧!」
  洋洋愣在那,嘴裡的飯也沒顧上嚼。媽媽說:「快吃飯!吃完了早點睡覺。還有幾天就開學了,你爸去找你們那個主任說說。」
  八月二十九號,初級中學門前。「這孩子笨,靠您多多照顧了。」爸爸臨走之前把洋洋託付給了主任。
  終於又回到了課堂上,可是洋洋卻看不見黑板。因為他的個子很小,有好幾個女生都比他高。可是他現在是複習生,只能坐在最後一位。
  沒人理他,老師在說什麼他也聽不見,因為後面的男生們在那鬧;也看不見黑板,因為前面的人個子太高。洋洋什麼都沒說。
  好朋友來看他來了。送走了他們在上自習。班主任走進來說:「古洋,校長叫你呢!」聲音很是不對勁。
  洋洋出來,看見校長在那背手站著。看他出來了,開始訓話:「你這個學生,怎麼來了就找事?你幹什麼不好?和一群社會小混混混在一起!這是嚴重的違紀現象!為了杜絕,我要好好和你談談。」
  洋洋吃驚地看看校長:「校長,他們沒闖什麼禍吧?」
  校長道:「你還想讓他們闖禍?你怎麼有這種思想?隨便領別人進來就是錯的,你知道么?你還……(省略半小時的語言),你回去,寫個四千字的檢討,明天早操上向全校同學道歉。」
  洋洋實在忍不住了:「校長,請你弄清楚,我沒有犯你說的任何一條錯誤,我沒把他們領進來,我出去和他聊的,我也請了假,另外,我的朋友雖然不念書了,但是在家裡幫他的父母,不是什麼小混混。還有,我不會寫什麼檢討,要寫你找別人吧!大不了,我不念了!」回頭,進屋,摔門。
  班主任看看洋洋,說:「你出來!」又是半小時。
  回到寢室,洋洋憋了一肚子的委屈。蒙著頭,心想:「你們不是說我壞么?你們等著!」
  第二天,校長在全校大會上點名批評洋洋,並給了個嚴重警告處分。回家前發現,自己的自行車輪胎暴了。回到家裡,窗戶的玻璃碎了。他不知道誰幹的。
  中考了,洋洋開始學習。到了城裡來參考,有賣盒飯的,他吃的很香。心想:「考的還行,要是不緊張,還能好點。」
  次日考體育,洋洋肚子不好受,同學說:「吃盒飯吃的吧?」
  洋洋心說:「可能吧!他們吃習慣了,我頭一次吃,可能胃受不了。」
  結果腿軟手無力,體育不及格。
  發榜了,差0.5分。洋洋含著淚,轉了好幾圈,心道:「有什麼了不起的,我要接著念!」
  爸爸沒有說什麼,帶著他到山上幹活,問:「還想念?」
  洋洋點點頭。
  爸爸說:「好,你有心我就供。」
  又開學了,洋洋來報名。普通高中錄取的分數很低,他來了是高分,老師很器重他,叫他做班幹部。他應了。
  家裡的日子也漸漸恢復起來,洋洋當然也變了個人一般。
  這次開學,競選班長。他成功了。有個人來給他送紙條,他展開看:「你以為你是誰呢?農村來的鄉吧佬,你會你媽X啊?有種的你明天中午在門口等我,我和你比比。」原來,是一封挑戰書。
  到了約定的時間,那個男孩去了。
  一群社會打扮的小伙在周圍打圈圈。古洋開始四處觀看,看了半天,也不見一個認識的身影。一直等到下午快上課的時候,那群人漸漸地散開了,有個小姑娘跑過來,「喂,這是你同學給你的。」「哦,謝謝!」展開一看,上面寫著:
  你真好樣的,有膽!我以為你膽子小的可憐,沒想到你一點都沒害怕。
  行,這樣我很滿意。以後有什麼難事我會暗中幫助你,你放心大膽地干吧!
  就這樣,古洋鬆了一口氣。回到教室的時候,同桌問:「你幹什麼去了?怎麼出了這麼多汗啊?」
  古洋心說:「誰說我不害怕啊!」嘴上說:「沒事,天熱,我愛出汗。」
  經過一次班會之後,古洋在班級的地位確立了。受到了老師和同學的贊成。班級的制度一建立,大家的心結合在了一起,凝聚力果然非同凡響!
  一次次的考試,一次次的各種比賽,班級好象就沒得過第二!獎狀貼在班級的牆上成了大家勝利的炫耀!
  可是,另一面的事也開始了。
  這天,古洋又收到一封信,還是上次那個人的字跡:
  班頭,怎麼樣?最近乾的挺爽吧?班級這方面都擺平了,我這邊有點小事想求求你,不知道你肯不肯幫幫我。也就是說,公事結束,私事該了了吧?有膽量的話,今晚上,XX1飯店97號包間來找我。
  古洋想起上次的那群人,心裡就發怵。是去,還是不去?不去可就都露底了,想來想去,估計他也不能把我怎麼樣啊,上次不就沒事么?
  按著約定的時間,古洋來到了指定的地點,進了包間。裡面沒人。坐著等吧!服務員來問:「先生,這是您要的酒水。」
  「你弄錯了吧?我剛來,什麼都沒要啊?」
  「呵呵,沒錯,有人點了。」服務員放下東西,轉身要走。
  「究竟是誰啊?」古洋心裡沒了底,拉住服務員。
  服務員說:「我也不認識啊。」
  看著服務員的表情,古洋才認識到自己有點失態,忙說:「對不起,對不起。」鬆開手,看著上來的東西,心裡盤算:「這些東西能不能吃,會不會……」
  「怎麼不吃啊?怕有毒么?我會害你不成?」好熟悉的聲音!
  門帘一挑,走進來一個身影,古洋抬頭一看,驚訝道:「啊?!原來是你!!!」
  古洋定睛瞧看,這不是咱們學校的校花么?家裡出奇的有錢,有勢力,有才華,有……怎麼找我?天上掉餡餅啊!
  正當古洋在那做白日夢的時候,大美女已經就坐了。溫文爾雅地端起酒杯,慢慢地品了一口,道:「大班長,請你真不容易啊!」
  古洋心說:「不是吧?我接了信就來了,一點也沒敢遲緩啊!」嘴上說:「哪裡,哪裡。不知道是哪路神仙,怎麼好意思叨饒呢!」
  校花叫趙焱鑫,也是古洋的同班同學。看看古洋,說:「你拉倒吧!別裝的和自己多有水平似的。你那點斤兩我還不清楚?不過你還是有點用處啊!不然我怎麼叫你來呢!」
  古洋一笑,也跟著喝了口飲料,他這下放心了,她能喝,我就能喝。放下酒杯說:「趙大小姐,有什麼事能效勞的,請吩咐吧!」
  趙焱鑫笑了,笑的那麼好看。「也沒什麼,只是想和班長獨處,看看你的人品,試試你的酒量。」說完一仰脖,一杯酒幹了。
  古洋咧嘴道:「真讓你失望,我從小到大沒喝過酒。」
  趙焱鑫自己又倒上一杯,又一個瀟洒地動作,把杯放下,從牙縫裡擠出兩個字:「倒上!」
  古洋也不知道怎麼了,突然就覺的矮了半截,欠身給趙焱鑫滿上。
  趙焱鑫端起酒杯,朝古洋道:「我敬你一杯。」
  古洋不得不舉起來,說:「第一次喝酒,不周之處,還請見諒。」一仰脖,也幹了。心說:「咱也是大老爺們一個,不能在女人面前栽了!死也不能丟臉!何況面前的是校花。」可憐的男人啊!死怎麼也不肯放下臉呢?
  趙焱鑫不在乎,又滿了一杯,那酒瓶遞過去,「自己滿上。」
  在班裡呼風喝雨的古洋,不知道怎麼就稀里糊塗地聽了人家的命令,滿完,雙杯一碰,倆人都幹了。
  這次是趙焱鑫給古洋倒酒,身子欠著,傲人的雙峰也不知道遮掩,弄的古洋不知道往哪躲好。
  再碰一次!一瓶酒幾乎就沒了。古洋就覺的腦袋出奇的難受,從未受過的滋味。心說:「比在山上幹活,太陽暴晒還難受。」
  趙焱鑫似乎沒什麼事,叫:「服務員?!再拿一瓶!」
  古洋來不及阻止,小姐早把酒開了。
  古洋無奈道:「趙焱鑫,我不行了。頭難受,就到這吧,你先把事說了。」
  趙焱鑫不理他,自斟自飲。說:「不是說了嗎?我心情不好,找你陪我喝喝酒,解解悶。」
  古洋趁自己還清醒,起來說:「你可找錯人了,我,我我得去趟洗手間。」
  吐完之後,古洋就覺的自己的腦袋要炸開一般,回到包廂里,發現趙焱鑫倒在那裡,睡著了。酒灑在她身上,估計濕透了。
  古洋手足無措,上前輕輕搖搖趙焱鑫,喊了幾聲,趙焱鑫睡的很沉,沒有反應。古洋有點害怕,「不會是喝多了吧?」叫服務員過來。
  服務員看看,說:「沒事,趙小姐經常喝成這樣,你把她抱到312房間,叫她睡一覺就好了。」
  古洋心說:「天啊,我自己都站不穩了。」笨手笨腳地把趙焱鑫抱起來,晃晃悠悠地,好不容易進了房間。把她放到床上,剛要蓋被子,才發現,自己竟然和她這麼近,她的美貌更吸引,更誘惑了。
  古洋看了半天,心裡一翻個。「媽的,你幹什麼呢!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你配么?」轉念又一想:「看電視上,男的女的,就這麼……」「不行,那我就不是人啦!那是畜生!」想到這,古洋喊:「服務員!」
  小姐進來,古洋說:「麻煩你幫趙小姐把衣服換一下吧,她衣服濕了,給你,這是小費。」
  服務員看看古洋,心說:「這人傻啊?這麼漂亮的女孩,多好的機會?」但是看到錢,她才什麼都不管呢,古洋還沒出門,就上前脫趙焱鑫的衣服。
  古洋急忙避出來。心說:「媽呀!我的倆月生活費啊!」本來是來赴約,結果搭進去自己半學期的生活費。
  帶著頭疼和難受回到寢室,倒頭就睡。
  第二天上學,趙焱鑫看見古洋,走到跟前:「古洋,那天謝謝你了。不過,你很傻!」
  轉頭回到座位上,看漫畫去了。
  古洋淡然一笑,「自己無愧就行啊!」心裡坦蕩的很。
  趙焱鑫三天兩頭就叫人請古洋。古洋不去,就會被強行帶去。今天又是,古洋不高興了。
  剛見到趙焱鑫,古洋就喊:「喂!趙焱鑫!你到底有什麼事?總這麼對我,我可,我可受不了。」說話還是有點底氣不足。
  趙焱鑫頭都不抬,「你識相點!多少人跟在我屁股後面請我,我都不理。請你還是錯誤么?上次你沒了半年的生活費,我不給你補還了,請你吃飯還不行啊!說你傻你還不承認。」
  古洋不說話了。心說:「我又不傻,我那點錢哪能吃這麼好,還天天。」
  趙焱鑫看看古洋,說:「其實,我是有事想求你。」
  古洋把頭抬起來,心想:「終於肯說話了!」
  古洋抬頭看著趙焱鑫,說:「什麼事?你說吧!」
  趙焱鑫站起來把門關上,坐下來,低聲問:「你知道我父親是幹什麼的吧?」
  古洋哈哈大笑,趙焱鑫忙捂住他的嘴。
  古洋說:「你也太小看我了啊!我至於那麼孤陋寡聞么?你爸爸是本市乃至全省里有名的企業家,誰不知道他啊!」
  趙焱鑫點點頭:「看來你是真不知道啊!」
  古洋道:「真不知道?莫非你爸爸不是那個趙海?」
  「是,那是一點沒錯。但是,他不是個正經的商人。他還從事一些地下活動。」
  古洋雖然處世不深,但是他也知道,地下就是見不得人的事。具體點就是非法的勾當。
  古洋張著大嘴,沒說話。
  趙焱鑫看著古洋的表情,淡然道:「沒想到吧?看你這表情,好像很吃驚呢!我問你,你把我當什麼人?」
  古洋連想都沒想,說:「同學。」
  趙焱鑫氣的都想罵他,忍著問:「還有呢?」
  古洋說:「朋友,應該是朋友。」
  趙焱鑫說:「什麼叫應該叫朋友。你能不能確定點,什麼程度的朋友?」
  古洋說:「你既然敢把家裡的秘密告訴我,說明你把我當要好的朋友。我還有什麼理由不拿你當朋友呢!」
  趙焱鑫點點頭,說:「好!那我就明白的告訴你,我要你做我的男朋友。」
  古洋被著突如其來的美事嚇住了,一直沒反應過來。趙焱鑫拿手在他驚呆的眼前晃了幾晃,說:「你沒事吧?」
  古洋回過神來,低頭道:「有點假,有點不能接受,感覺,你,我,門不當,戶不對的,那什麼……」
  趙焱鑫氣的把手中的手帕一扔,站起來:「你還是不是個男子漢!觀察了這麼久,一心認為只有你能幫我,看你這副模樣,我真是瞎了眼!」站在那,氣的渾身顫抖,臉紅脖子粗。
  古洋正經道:「趙焱鑫,你別激動。我當你是開玩笑呢!有什麼事你說!」
  趙焱鑫又坐下,說:「也算是一種玩笑吧!我想讓你做我的男朋友,臨時的。」
  古洋眉頭一皺,問:「什麼意思?」
  趙焱鑫說:「我想通過你是我男朋友這件事,深入了解我爸爸的事。」
  古洋凝眉思考了一陣,道:「你是想借你有男朋友的事,和你爸爸鬧翻了。然後,你爸爸後悔,給你賠禮道歉。你乘機在他的辦公室里找點你想要的東西。是不是?」
  趙焱鑫點點頭,「有點腦袋的都能想到。我爸爸還不知道我知道他的事。」
  古洋把身子往前湊湊,說:「你還想幫你爸爸擺脫困境,是不是?」
  趙焱鑫吃了一驚,猛然抬頭看著古洋。
  古洋繼續說:「你爸爸是不是遇到什麼難以解決的事了?」
  趙焱鑫說:「你怎麼知道的?」
  古洋輕輕地說:「這件事不僅棘手,還牽扯到你全家人的性命!因為你爸爸惹到黑社會了!是不是?」
  趙焱鑫獃獃的雙眼,顯示出她的迷茫,她現在才知道,眼前這個從農村來的小伙絕對不一般。
  古洋接著說:「你單純的想這麼做是不對的。你爸爸不讓你知道這件事,就是不想他的家人牽扯進來,這樣他會更為難。他現在做的,既不敢公諸世面,也不能深罪地下,兩頭難。你找我,我也只能是幫你出主意。具體怎麼實施,我無能為力。」
  趙焱鑫已經控制不住自己,眼睛里轉著淚花,她知道,她做了許多對不起古洋的事,尤其是在班級的事上。
  古洋笑了:「傻丫頭,你做的事我都知道,自從第一次約會見到你之後,就知道,你一直在暗中考察我。可是你的工作做的還是遠遠不夠啊!你在我選班長的時候,拉票反對,是想你自己當,好順便更好的了解自己的同學,好拉過去幫你家的企業。我選入黨的時候,你也是投了反對票,你想阻止我,因為你想叫我進入你父親的企業,做他的幫手。上次你裝醉,叫我把你抱進去,卻是想考驗我,你居然在枕頭低下藏了一把匕首,如果我當時對你不敬,估計我下輩子都的在醫院度過了。還有,你故意叫服務員多收我的錢,叫我無奈的天天跟你來這裡。太多了,我就不一一的說出來。你自己說,對不對?」
  趙焱鑫再也控制不住自己,趴在桌子上痛哭起來,只說:「其實……其實……其實我……」
  古洋走過來,坐在她身邊,輕輕地拍她的後背,說:「其實,你只是想幫你爸爸,不擇手段也是逼不得已,對不對?」
  趙焱鑫點點頭。突然,她不哭了,抬頭問:「你是怎麼知道這些事的?」
  古洋笑了:「你傳來的紙條,是你用右手寫的。雖然平時你總是用左手,但是有一次你右手在吃水果的時候受傷了,你簽到的時候用的是右手。」
  趙焱鑫驚道:「你居然記住了我的字跡?」
  古洋笑了:「沒什麼,我還會模仿。」
  說完,左手沾著酒在桌子上寫了幾個字,趙焱鑫看的清楚,是「到XX酒店來找我」。
  古洋又說:「你爸爸的事是我的推測。你說心情不好,可是你衣食無憂,怎麼會不開心?而且,象我們這個年齡,都是對家裡的事特別關注的階段,往往,受影響較大。」
  趙焱鑫只是看著,沒有任何錶情。
  古洋說:「你只是想利用我。因為在班級事務的處理方法上,你認為會對你有幫助。而且,我平時看起來很傻,很直。一但被別人發現,我,農村來的,無依無靠,即使被處理了,也不會影響到你找下一個替死的鬼!」
  趙焱鑫身子一震,因為她看到了古洋眼裡的怒火。
  古洋接著說:「我還知道,你爸爸的一個朋友叫李成方,是個黑社會的混子,現在手下也有了人,都是你爸爸出錢幫忙扶植起來的。」
  趙焱鑫奇怪了,也害怕了,她實在看不出來,面前的這個男孩究竟知道什麼,有多麼的可怕。
  古洋站起來,說:「你不用猜,我都告訴你。李成方曾經掉到過河裡,是我救了他。他把我當恩人,什麼事會瞞我?我之所以知道的很多,是因為,我也是他的團體里的一員!我是黑社會的人!」
  趙焱鑫更吃驚了!「你!你平時那樣子,都是,都是裝出來的?」
  古洋一笑,點點頭。「我不抽煙,但是可以鼓動別人去抽,慢慢讓他上癮。我不喝酒,但我可以把對方灌醉!我雖然來自平常的地方,我卻接觸了一些不平常的人!」
  趙焱鑫害怕了,「那你,你想怎麼辦?」
  古洋說:「你放心,我會幫你。雖然我是黑社會的成員,但我的心不是壞的。也許你不相信,但事實和時間會說明一切。我當你的男朋友,但不會佔你任何的便宜,也不會對你的家人造成任何的傷害,我只想得到我想得到的。」眼睛狠狠地盯著趙焱鑫。
  她有點接受不了,說:「你想得到什麼?」
  古樣笑了,看上去不懷好意,是非常壞的那種。慢慢地,一個一個字的吐了出來:「你,和,你,爸,爸,的,全,部!」
  趙焱鑫往後退了幾步,道:「你,你太可怕了!」
  古洋說:「呵呵,還要勸你放心。我會把你父親從困境中解脫出來。我知道你喜歡的是市長的公子,劉葉。我會憑自己的勢力,奪得你的芳心!至於你爸爸的家業嘛?等你嫁我以後,自然就是我的了!誰叫你是他們的獨生呢!哈哈哈!」
  古洋笑完,幹了一杯酒,說:「明天起,你就公布我們的新關係,由你公布。我也保證在一周之內,解決你爸爸遇到的任何困難!」說完,站起身來,左手輕輕拖起趙焱鑫的下頜,輕聲說:「快高考了,別把學業耽誤了。我們去同樣的大學,讓你過個不同與別人的快樂生活。」在她的額頭上輕輕地一吻,頭也不回的走了。只剩下一個獃獃的趙焱鑫,在那發獃,始終想不明白,一個看上去很蠢的人,竟然如此可怕,自己也上了他的當。
  第二天,校園裡的新聞早早的,也遠遠的傳開了,校花趙焱鑫居然有了男朋友,竟然是那個獃頭獃腦的古洋!
  很多有錢有勢的公子哥們很是不平,紛紛來找古洋的晦氣,卻都被趙焱鑫一一罵開了。以前跟趙焱鑫很要好的帥哥劉葉感覺很不平衡,來找趙焱鑫,她只說了一句:「朋友歸朋友,對象是對象,兩碼事。」說完,留給劉葉的,是她的背影。
  時間過的很快,趙焱鑫看上去臉上也漸漸地有了笑容。因為,她爸爸擺脫了白黑兩道的阻撓,成功脫險了。
  趙焱鑫不知道古洋用了什麼魔術手段。他們天天在一起,更增添了古洋的神秘色彩。今天,她終於忍不住,一起吃飯的時候,問:「古洋,你究竟怎麼做的?」
  古洋一笑,說:「很簡單,就是出賣!」
  趙焱鑫不明白,追問:「到底怎麼回事?」
  古洋把手裡的筷子放下,拂去留在趙焱鑫頭上的一片葉子,淡淡的說:「晚上八點,我們老地方談。」
  趙焱鑫點點頭。吃完飯,一起去上課了。
  時間過的很快,到了約會的時間。趙焱鑫早早的到了指定的地方。等了好一會,門終於開了,趙焱鑫抬頭看了一眼,驚的大呼一聲:「啊!」
  趙焱鑫抬頭一看,來的不是古洋,是劉葉。劉葉也很吃驚,問:「怎麼會是你?不是古洋約我么?」
  趙焱鑫也獃獃地不知所措,只是說了句:「哦,你坐吧。」
  劉葉雖然好奇,但是見慣世面的他早已經學會的驟然加之而不驚,無故加之而不怒的本事,坐下來。但是,兩個人都不說話。
  沉默了好久,兩個人竟同時道:「你,你先說。」又都無語了。
  這時,門開了,古洋一身西裝,打著領帶,正式裝閃亮登場。兩個人都呆在那,問:「古洋,你在搞什麼鬼?」
  古洋笑了,坐下來,看看兩人,嘆了口氣,說:「今天請你們倆來,就是把我們的事好好的解決一下。劉葉,前一陣子,我們對外公開的是情侶關係,其實是掩人耳目,做一些要處理的事。」
  劉葉點點頭,說:「我知道。」
  趙焱鑫又吃了一驚!「你怎麼知道?」
  古洋淡然一笑:「這並不奇怪。搞掉阻擋你爸爸的所謂正道的那個人,其實是劉葉的爸爸,劉市長做的。」
  劉葉卻說:「那固然不錯,但是,提供線索的,卻是個不知姓名的人。現在我才知道,是你,古洋!」
  古洋搖頭,道:「NO,NO,NO!我古洋辦事不一定親自出馬。知道黑道的怎麼擺平的么?」他卻把臉轉過來向趙焱鑫問道。
  趙焱鑫搖頭,說:「看來整件事,我成了一個傻子。」
  劉葉笑了,說:「女人嗎,就應該老實的找個可靠的男人,幫你解決困難。」說完,自己滿了一杯酒,舉起來要喝。
  古洋把大手伸過來,按住,他小時候干過活,手的骨骼明顯比劉葉的大,而且黑又粗糙,不過這兩年讀書,他的手也保養起來了。
  劉葉一愣,看著自己可憐的小手被古洋的大手包住,很不情願,偷偷使了幾次力,感覺不敵,只好乖乖地放下。看著古洋,一臉的不高興。
  古洋又一笑:「我說是你爸爸做的,你聽好了,是你爸爸,而不是你。你不要以有功自居!而且,你爸爸那麼做,也是為了自保,一點功勞也沒有。就是不自保,也該是他分內的事!你明白么?」
  古洋轉過頭看著趙焱鑫,說:「唉,女人為什麼長的好看就會有這麼好的人緣呢?男人為什麼不行?」
  劉葉搭訕道:「男人帥了,也會有好人緣。」
  古洋點點頭,這次,他沒有反駁劉葉。
  劉葉又得意起來,又要舉杯,但想想古洋那隻大手,他只是摸摸酒杯,沒動。
  古洋笑了,對著趙焱鑫說:「焱鑫,這麼長時間的接觸,你覺的我怎麼樣?」
  趙焱鑫還是一愣,心說:「我到這來就是發愣來了。」說:「不錯啊!」
  古洋拉住她的手,說:「你好不情願啊!你是不是覺的我有大男子主義?你說實話,今天我把劉公子請來,就是把咱們的事好好的處理,別再拖下去了。」
  劉葉一聽,頓時來了精神。看著趙焱鑫,眼睛里閃爍著渴望的光芒。
  趙焱鑫看看古洋,又看看劉葉。一個是自己曾經的心儀,一個是自己的幫手,也可以說是恩人。難以抉擇。
  古洋笑了,「不要把那件事放心上,對了,我還沒說完。黑道上的人,是自己害死了自己,他們有點太囂張了,以為買通了所有的道路,把一些不該拿到世面上的事,公開做,不是自討死路嗎?」
  這次輪到劉葉吃驚了,問:「那次走私毒品的事,也和你有關?」
  古洋搖頭,道:「可惜你劉大公子長了個好看的腦袋,裡面裝的卻全是大便!對不起,換個文明詞!裝的全是屎!」
  劉葉被罵的不高興了,怎麼說也是市長的公子,問:「你什麼意思?幹嗎總針對我?」
  古洋說:「我會蠢到去得罪一個黑社會集團么?」
  趙焱鑫說:「你不也是黑社會么?黑吃黑不是很正常么?」
  一句話把古洋沒氣死,忙把一口飲料喝下去,鬆了松領帶,說:「真行你!你,哎呀,我都不知道說什麼了。我總算明白了,趙焱鑫,我不會把幫過你當資本,你聽好了,我把事情的原委告訴你和你,記住,我只說一次。
  自從我知道了趙焱鑫父親的事之後,我就多方打聽有關的事,我是個學生,沒人把我當回事,為我提供了便利。當我知道那家大道不是一個敵人時,就猜到,誰忍不住,誰就會倒下,或者收拾掉對方。這些大家在電視上也看過,略微動動腦子就可以想到。
  白的方面,是我親自和趙老闆面談時了解到的。「
  說到這,趙焱鑫打斷道:「你找過我爸爸?」
  古洋點頭,接著說:「本來,我去找趙老闆,是想通過高層,進裡面打工。進的那個費勁啊!還是提了趙小姐的大名,打著同學好友的旗號,好不容易才見到老總。
  當時趙老闆正在看球賽,正好我對這東西還有點了解,投其所好,說了幾句,說進了他的心。他還問了我幾句無心的話,結果,我的答案讓他很滿意,就坐在一起聊了好久。我沒想到一個老闆也沒人傾訴心腸,他把我當成了知己。只是三次的接觸,他就把事情的大致告訴了我。他說把我當成最後的砝碼,一但失敗,就是全盤皆輸!輕則,傾家蕩產,重則,全家人性命不保!我說這些可不是提高自己的功勞啊!我的趙大小姐。「看著趙焱鑫皺著的眉頭,古洋做了一下解釋。又喝了一口飲料,潤一潤嗓子,接著說:
  「然後我就思考了三天,和老總密切商議,定了一套方案,我不是說過全都是『出賣』的功勞么?我們就把以前收過你父親好處,而見到危險就撤的幾位不足輕重的人出賣了,重量級的爺們怕涉及到自己的利益,就不得不出手,替我們收拾了殘局。」說這話的時候,古洋的目光轉到了劉葉的身上。
  劉葉突然覺的被古洋盯的渾身不自在,不敢和他對視,低下頭,慢慢地開始小口的抿酒玩。
  古洋說:「趙老闆和我有約定,只要他擺脫了這些事,就給我個小老闆做,這不?我這身是他親自為我挑選,買來的,明天,我們要簽約呢!所以說,你爸爸欠我的,都補上了,跟你趙焱鑫一點都沒有關係。所以說,咱們的事,就憑著你的想法來。」
  趙焱鑫看看古洋,又看看劉葉。開始回憶自己的經歷:「和劉葉在一起的時候,有的只是快樂,花錢的時候,沒有任何疑慮,只要自己喜歡,他就買,那時候,根本就沒什麼關係。和古洋在一起的時候,他什麼都要說自己的意見,弄的自己花自己的錢的時候都不痛快!還有,劉葉在正式的場合,和人說話始終那麼客氣,人也長的帥氣!可是古洋呢,人長的不高,又黑黑的,一點魅力也沒有,講話時總帶點家鄉老山土包味,只有在老師面前,還有點人模樣。還有……」
  古洋在趙焱鑫的眼睛里盯了好一陣,說:「好了,想的差不多了,說吧。我的接受能力還是很強的,無所謂的。」其實他說這話的時候,自信心是很足的。
  趙焱鑫居然笑了,是微笑,很甜的那種,舉起酒杯來,對劉葉道:「劉哥,我這麼叫你可以吧?多謝你以前對我那麼好,現在都不一樣了,事情到了這般地步,我也不得不做出決定,馬上高考了,耽誤了誰都不好不是?喝了這酒,我們就做永遠的朋友!」話說到這個地步,已經很明了了。古洋得意的笑了,看著趙焱鑫,心說:「不僅長的美,心計也夠用啊!得之如此,夫復何求啊!」
  劉葉也很痛快,把酒杯端起來,道:「OK!從此以後,咱們就是好朋友!我們患難與共!」一仰脖,幹了!
  趙焱鑫也把酒全送進了胃裡,回頭看著古洋,淡然的笑,給人一種莫名其妙的感覺。古洋就覺的一種不安的感覺湧上心頭。
  趙焱鑫也舉起了酒杯,說:「古洋,以前的恩恩怨怨,我也不想再提,你也別再提了,好不好?」
  古洋點點頭:「明白,接下來的話,我就麻煩你說了。」把酒杯里的飲料倒掉,滿上一杯酒,說:「幹了這杯,我們也是患難與共的朋友,一生的!」只一口,幹了!
  趙焱鑫也痛快的喝了下去。三個人開始沉默。古洋看看手錶,想起事來,「哎呀!我得走啦!趙焱鑫,麻煩你幫我緊下領帶。」
  趙焱鑫過來,低頭幫他緊。古洋看看趙焱鑫滿頭的秀髮,輕輕地在上面偷吻了一下,抬頭,整衣,走人,回頭一個微笑:「謝謝,再見!」
  故事到這裡就算是尾聲了。
  古洋沒有考大學,因為趙老闆食言,沒有給古洋老闆當,連個職員都沒有,而是找了個借口和理由,用派出所的手,送他進了看守所,二十年!古洋怎麼想也沒想通,自己是怎麼進來的,憑他的才智竟然是這個結果。
  劉葉,學習本來就好,父親又有實力,爺倆並肩努力,劉公子考上了國家重點的大學本科院校,還當上了學生會主席,前程似錦。
  趙焱鑫呢,靠著自己漂亮的臉蛋,到了新的環境里當然的是人氣超高,對了,忘了說。她和自己的男朋友一起考上了本地的一批本科大學,也算是全國知名。到了大學,換了又換,改了又改,男朋友的名字都夠寫一部小說了。
  再後來,古洋的朋友想盡了辦法把他保釋出來,趙老闆派人警告他,不要鬧事。
  古洋出來后,沒有走上正途,他的黨員積極分子的身份早被取消,他,成了當地地下組織的一員,憑著他超人的組織能力,組織起了當地最大的黑社會團體,吞併了當地的所有反對勢力,成了紅極有時的黑重人物。當然,他還是小小的教訓了趙老闆一下,只是讓他狠狠地賠了一筆,是看在他所謂的一生患難與共的趙焱鑫朋友的面子上。
  後來,紙始終包不住火,邪難勝正,他的集團由於被卧底查清,結束了他囂張的一生。
(全文完)

4 《沒落人生》 -參考資料

[1]小說閱讀網

上一篇[王仁則]    下一篇 [調類]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