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伏羲對日月星辰,季節氣候,草木興衰等等,有一番深入的觀察。不過,這些觀察並未為他理出所以然來。一天,黃河中忽然蹦出了「龍馬」,也就是這一刻,他突然發現自己正處於一種強烈的精神震撼之中,深切地感到了自身與所膜拜的自然之間,出現了一種莫名其妙的和諧一致。他發現龍馬身上的圖案,與自己一直觀察萬物自然的「意象」心得暗合,就這樣,伏羲通過龍馬身上的圖案,與自己的觀察,畫出了「八卦」,而龍馬身上的圖案就叫做「河圖」。在「山海經」中說「伏羲得河圖,夏人因之,曰《連山》」。伏羲八卦源於陰陽概念一分為二,文王八卦源於天文曆法,。但它的「根」是《河圖》。

《河圖》《河圖》

1 《河圖》 -河圖的來源

河圖和洛書,乃由天象觀察中產生的,在三代時期就成為帝王的寶貴之物。河圖和洛書構造簡明,它是中國古代的文化基石之一。清代經學家廖平,曾將詩經,易經,內經三者反覆印證,證實了內經的理論本於易經,而易經之數理又取決於河洛。

2 《河圖》 -伏羲河圖淺說

《河圖》《八卦圖
《簡易經》里記載:「定數說:一簡之,二易之,三道之,四德之,五經之,六合之,七離之,八生之,九克之」。「一簡有水,六合有地而寒之故冬,居北。二易有日,七離有火而署之則夏,居南。三道有氣,八生有木而旺之故春,居東。四德有成,九克而金之故秋,居西。五經有法,十中有土而足之故中。經之生法,土足而富,故我居中。」《簡易經》里所記載的,有許多同其它有關書籍所述的不一樣。《簡易經》的整理者認為,《簡易經》里記載的最為原始而準確。《簡易經》里伏羲畫的圖名稱是簡易圖,和現在人們認識的八卦圖同是一個主圖,後人們加上乾坎艮震巽離坤兌八個字,就變成了八卦圖。簡易圖之說,只有《簡易經》里有記載。就河圖的定義與下列所說的也不一樣。

3 《河圖》 -河圖的圖式

河圖以十數合五方,五行,陰陽,天地之象。圖式以白圈為陽,為天,為奇數;黑點為陰,為地,為偶數。並以天地合五方,以陰陽合五行,所以圖式結構分佈為:

一與六共宗居北方,因天一生水,地六成之;二與七為朋居南方,因地二生炎,天七成之;三與八為友居東方,因天三生木,地八成之;四與九同道居西方,因地四生金,天九成之;五與十相守,居中央,因天五生土,地十成之。河圖乃據五星出沒時節而繪成。五星古稱五緯,是天上五顆行星,木曰歲星,火曰熒惑星,土曰鎮星,金曰太白星,水曰辰星。五行運行,以二十八宿舍為區劃,由於它的軌道距日道不遠,古人用以紀日。五星一般按木火土金水的順序,相繼出現於北極天空,每星各行72天,五星合周天360度。由此可見,河圖乃本五星出沒的天象而繪製,這也是五行的來源。因在每年的十一月冬至前,水星見於北方,正當冬氣交令,萬物蟄伏,地面上唯有冰雪和水,水行的概念就是這樣形成的。七月夏至后,火星見於南方,正當夏氣交令,地面上一片炎熱,火行的概念就是這樣形成的。三月春分,木星見於東方,正當春氣當令,草木萌芽生長,所謂"春到人間草木知",木行的概念就是這樣形成的。九月秋分,金星見於西方,古代以多代表兵器,以示秋天殺伐之氣當令,萬物老成凋謝,金行由此而成。五月土星見於中天,表示長夏濕土之氣當令,木火金水皆以此為中點,木火金水引起的四時氣候變化,皆從地面上觀測出來的,土行的概念就是這樣形成的。

4 《河圖》 -釋義

一.河圖之象

河圖用十個黑白園點表示陰陽、五行、四象,其圖為四方形。如下:
北方:一個白點在內,六個黑點在外,表示玄武星象,五行為水。
東方:三個白點在內,八個黑點在外,表示青龍星象,五行為木。
南方:二個黑點在內,七個白點在外,表示朱雀星象,五行為火。
西方:四個黑點在內,九個白點在外,表示白虎星象,五行為金。
中央:五個白點在內,十個黑點在外,表示時空奇點,五行為土。

其中,單數為白點為陽,雙數為黑點為陰。四象之中,每象各統領七個星宿,共28宿。)以上為《河圖》。其中四象,按古人座北朝南的方位為正位就是:前朱雀,后玄武,左青龍,右白虎。此乃風水象形之源也。

二.河圖之數

1,天地之數:河圖共有10個數,1,2,3,4,5,6,7,8,9,10。其中1,3,5,7,9,為陽,2、4、6、8、10、為陰。陽數相加為25,陰數相加得30,陰陽相加共為55數。所以古人說:"天地之數五十有五",即天地之數為55,"以成變化而行鬼神也"。即萬物之數皆由天地之數化生而已。

2,萬物生存之數:天一生水,地六成之;地二生火天七成之;天三生木,地八成之;地四生金,天九成之;天五生土,地十成之。所以一為水之生數,二為火之生數,三為木之生數,四為金之生數,五為土之生數。六為水之成數,七為火之成數,八為木之成數,九為金之成數,十為土之成數。萬物有生數,當生之時方能生;萬物有成數,能成之時方能成。所以,萬物生存皆有其數也。

3,五行之數:五行之數即五行之生數,就是水一、火二、木三、金四、土五,也叫小衍之數。一、三、五、為陽數,其和為九,故九為陽極之數。二、四為陰數,其和為六,故六為陰之極數。陰陽之數合而為15數,故化為洛書則縱橫皆15數,乃陰陽五行之數也。

4,大衍之數:大衍之數50即五行乘土之成數10;同時也是天地之數的用數。天地之數55,減去小衍之數5得大衍之數50,其中小衍為天地之體數,大衍為天地之用數。所謂"大衍之數50其用49",就是用大衍之數預測的占筮之法:以一為體,四十九為用,故其用四十又九。

5,天干交合之數:河圖之數十,乃十天干之數也。交合之數為:一、六共宗,二、七同道,三、八為朋,四、九為友,五、十同德。正是萬物生存之數。所以甲己合為一、六共宗,乙庚合為二、七同道,丙辛合為三、八為朋,丁壬合為四、九為友,戊癸合為五、十同德。十天干經交合之後,化為天干交合之五行,將河圖五行之體化為天干五行之用。

6,六甲納音之數:天地之數55加上五行之數5,合化為60甲子五行納音之數。十天干之陰陽五行與萬物相交,同氣相求,同聲相應各發出12種聲音,無聲無音不計,按河圖北、東、南、西、中成象五位五行共60納音。乃天地五行聲音之數也。

三.河圖之理

1,河圖左旋之理:坐北朝南,左東右西,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為五行左旋相生。中心不動,一、三、五、七、九、為陽數左旋;二、四、六、八、十、為陰數左旋;皆為順時針旋轉,為五行萬物相生之運行。我們知道,銀河系等各星系俯視皆右旋,仰視皆左旋。所以,"生氣上轉,如羊角而升也"。故順天而行是左旋,旋天而行是右旋。所以順生逆死,左旋主生也。

2,河圖象形之理:河圖本是星圖,其用為地理,故在天為象,在地成形也。在天為象乃三垣二十八宿,在地成形則青龍、白虎、朱雀、玄武、明堂。天之象為風為氣,地之形為龍為水,故為風水。乃天星之運,地形之氣也。所以四象四形乃納天地五行之氣也。

3,河圖五行之理:河圖定五行先天之位,東木西金,南火北水,中間土。五行左旋而生,中土自旋。故河圖五行相生,乃萬物相生之理也。土為德為中,故五行運動先天有好生之德也。

4,河圖陰陽之理:土為中為陰,四象在外為陽,此內外陰陽之理;木火相生為陽,金水相生為陰,乃陰陽水火既濟之理;五行中各有陰陽相交,生生不息,乃陰陽互根同源之理;中土為靜,外四象為動,乃陰陽動靜之理。若將河圖方形化為圓形,木火為陽,金水為陰,陰土陽土各為黑白魚眼,就是太極圖了。此時水為太陰,火為太陽,木為少陽,金為少陰,乃太極四象也。故河圖乃陰陽之用,易象之源也。易卜乃陰陽三才之顯也。

5,河圖先天之理:什麼叫先天?人以天為天,天以人為天,人被天制之時,人是天之屬,人同一於天,無所謂人,此時之天為先天;人能識天之時,且能逆天而行,人就是天,乃天之天,故為後天。先天之理,五行萬物相生相制,以生髮為主。後天之理,五行萬物相剋相制,以滅亡為主。河圖之理,土在中間生合萬物,左旋動而相生,由於土在中間,相對克受阻,故先天之理,左行螺旋而生也。又,河圖之理為方為靜,故河圖主靜也。
河圖之象、之數、之理、至簡至易,又深邃無窮。暫且論之。

5 《河圖》 -河圖的種類

劉氏河圖

北宋劉牧稱九數為河圖。圖見其《易數鉤隱圖》,南宋朱震《易卦圖說》同此。劉氏將陳摶龍圖發展為河圖和洛書的兩種圖式,而以河圖為龍馬所負之圖,即龍圖。認為:「昔宓羲氏之有天下,感龍馬之瑞,負天地之數,出於河,是為龍圖者也。戴九履一,左三右七,二與四為肩,六與八為足,五為腹心,縱橫數之,皆十五。蓋易系所謂參伍以變,錯綜其數也。太皞乃則而象之,遂因四正,定五行之數。以陽氣肇於建子,為發生之源;陰氣萌於建午,為肅殺之基。二氣交通。然後變化,所以生萬物焉,殺萬物焉」。(《易數鉤隱圖》)圖中白點為奇數,黑點為偶數,奇數之和25,偶數之和20,縱、橫、斜相加皆15,共45。劉氏認為此數合於大衍之數和天地之數五十,減去五為隱而不顯。宗劉歆和孔安國說,進一步說明八卦源於河圖。「且天一起坎,地二生離,天三處震,地四居兌,天五由中,此五行之生數也。且孤陰不生,獨陽不發,故子配地六,午配天七,卯配地八,酉配天九,中配地十。既極五行之成數,遂定八卦之象,因而重之,以成六十四卦,三百八十四爻,此聖人設卦觀象之奧旨也」。(《易數鉤隱圖》)其說來源於漢卦氣說、五行說和漢唐九宮說。劉氏將五行生成說同九宮說加調和,以說明河圖為八卦之源。

蔡氏河圖

南宋蔡元定稱十數圖為河圖,與劉牧相反,其與朱熹合著之《易學啟蒙》對此作了詳盡解釋。認為《周易·繫辭》「天地之數」一節,「夫子所以發明河圖之數也。天地之間一氣而已。分而為二,則為陰陽,而五行造化,萬物始終,無不管於是焉。故河圖之位,一與六共宗而居乎北,二與七為朋而居乎南,三與八同道而居乎東,四與九為友而居乎西,五與十相守而居乎中。蓋其所以為數者,不過一陰一陽,以兩其五行而已······積五奇而為二十五,積五偶而為三十,合是二者而為五十有五」。此即河圖之全數。推崇五行生成圖,認為此圖體現了五行相生的順序,始東次南、次中、次西、北北,左旋一周而又始於東也。由東始左旋,東到南為木生火,由南到中為火生土,由中到西為土生金,由西到北為金生水。認為河圖之數以生數為主,即以一二三四五,統率六七八九十,生數居於內,成數成於外,中者為主,外者為客。其方位:一六為水居北方,二七為火居南方,三八為木居東方,四九為金居西方,五十為土居中央,反映了一年之中陰陽五行之氣相為終始的過程。以卦氣說解釋五行生成圖,企圖從此圖中直接引出八卦之象,進而說明卦象來源於天地之數、河洛之數。認為河圖與洛書具體與用、全與變的關係。「河圖以五生數統五成數,而同處其方,蓋揭其全以示人而道其常,數之體也。洛書以五奇數統四偶數,而各居其所,蓋主於陽以統陰而肇其變,數之用也」。「河圖主全,故極於十,而奇偶之位均,論其積實,然後見其偶贏而奇乏也。洛書主變,故極於九,而其位與實皆奇贏而奇偶乏也。必皆虛其中也,然後陰陽之數均於二十而偏耳」。(引自《易學啟蒙》)蔡氏所定五行生成圖(十數圖)為河圖,成為後世流行之說法。

萬氏河圖

清朝萬年淳所定外方內圓之河圖圖式。其《易拇》說:「蓋河圖外方而內圓,一、三、七、九為一方,其數二十也;二、四、六、八為一方,其數亦二十也;中十五,共五十五數,中十點作十方圓布,包五數在內,此外方內圓,而五數方布在中者。中一圈即太極圓形,外四圈分佈四方,為方形,十包五在內,仍在圓中藏方、方中藏圓、陰中有陽、陽中有陰之妙也。而十五居中,即洛書縱橫皆十五之數,是又河圖包裹洛書之象。河圖點皆平鋪,無兩折,洛書亦然。舊洛書二、四、六、八皆兩折,不知河洛本二四六八平。亦宜平鋪」。「河圖已具洛書之體。洛書實有運用河圖之妙」。此圖六合一為七,二合七為九,三合八為十一,四合九為十三,五合十為十五,總數為五十五,皆為陽數。與洛書對位相合,皆陰數相對,御之以中五,則皆為陽數,說明陰陽相抱、陽生於陰、陰統於陽之理,是對《周易》扶陽抑陰思想的發揮。近人杭辛齋認為「萬氏之圖,較僅改形式而無意義者,自高一籌。然兩數之體用分合,固極明晰,不必改作,意自可見」。並論述萬氏河洛的關係:「其實河圖為體,洛書為用,河圖即先天。洛書為後天,河圖為體而體中有用,洛書為用而用中有體,此即萬氏圖中分圓分方、方含圓、而圓又含方之意也」。(《易楔》)

6 《河圖》 -【雷思齊的《河圖》

雷思齊(1231一1302),字齊賢,撫州臨川(今屬江西)人。宋亡棄儒服為道上,居烏石觀,遍覽雲笈,深究玄學。晚年應道教三十六代天師禮請為玄學講師,佈道於廣信山中,學者尊稱為空山先生。易學著作今存《易圖通變》五卷、《易筮通變》三卷。

《易圖通變》作於元大德庚子(1300年)。卷首列《河圖四十徵誤之圖》,還有《參天兩地倚數之圖》、《參伍以變錯綜數圖》和《參兩錯綜會變總圖》等圖。雷氏主「河圖」為四十數說,曰:「河圖本數兼四方四維共四十,圓布為體,以天五地十虛用,以行其四十,故合天地之數五十有五。」謂此四十數《河圖》出於伏羲之前,為聖入則之畫卦之具。雷氏以數配卦,用九宮數虛中之八宮數配《說卦》八卦方位:天一配坎、地八配艮、天三配震、地四配巽、天九配離、地二配坤、天七配兌、地六配乾。

其「河圖辨徵」謂親見陳摶《龍圖》一書,內有形九宮的「本圖」和五十五數的「形洛書」二圖,至劉牧宗之衍出五十五圖,而李覯「元不識此之三本之則一,妄析以為三」。曰:「至其甚者,以五十五數之圖乃妄謂之河圖,而以圖南所傳之河圖反謂之洛書。顛倒迷謬,靡所底止。」斥劉牧、李覯以《洪範》九疇五行之數為「洛書」,「蓋其之妄也」,斥朱熹、蔡元定「以書為圖,以圖為書者,又妄人中之妄人也」。雷氏主「洛書」不可畫作點數圖,曰:「余特謂圖則有數可通,而書則有疇類可數,而不可布之以為圖也。」

實際上,雷氏的四十數黑白點配八卦之圖,是歸納劉歆'『河圖」即為八卦說和劉牧黑白點九數《河圖》及朱熹虛中為「太極"說,重新演繹所出之圖,是「河圖」發展史上一幅花樣翻新的圖而已。以所謂「河之出圖羲前,既得以則而畫卦,因及於洛之出書禹后,復得以則而敘疇爾」的「比類而互言之」之說,釋《繫辭》「河出圖,洛出書,聖人則之」之義,在當時看來似乎近正,然而今天以《易傳》並非全為孔子作的共識來分祈,無論如何解釋都是沒有意義的。此已足見封建社會裡文人受「聖入」言語羈絆的無可奈何心態。雷氏既不認為《繫辭》此說是「聖人以神道設教」,而又不主劉牧的九數《河圖》說和朱熹的十數《河圖》說,如果仍要圖釋《繫辭》「河出圖,洛出書,聖入則之」,也只有歸納諸說,從而演繹出新圖和新說的一條路可走。

7 《河圖》 -河伯、河圖、大禹

傳說河圖是黃河水神河伯授給大禹的。

古時候,在華陰潼鄉有個叫馮夷的人,不安心耕種,一心想成仙。他聽說人喝上一百天水仙花的汁液,就可化為仙體。於是就到處找水仙花。

大禹治理黃河之前,黃河流到中原,沒有固定的河道,到處漫流,經常泛濫成災。地面上七股八道,溝溝汊汊全是黃河水。馮夷東奔西跑找水仙花,就常渡黃河、跨黃河、過黃河,常和黃河打交道。轉眼過了九十九天,再找上一棵水仙花,吮吸一天水仙花的汁液,就可成仙了。馮夷很得意,又過黃河去一個小村莊找水仙花。這裡的水不深,馮夷趟水過河,到了河中間,突然河水漲了。他一慌,腳下打滑,跌倒在黃河中,活活被淹死。

馮夷死後,一肚子冤屈怨氣,咬牙切齒地恨透了黃河,就到玉帝那裡去告黃河的狀。玉帝聽說黃河沒人管教,到處橫流撒野,危害百姓,也很惱火。他見馮夷已吮吸了九十九天水仙花的汁液,也該成仙了,就問馮夷願不願意去當黃河水神,治理黃河。馮夷喜出望外。滿口答應。這一來可了卻自己成仙的心愿,二來可報被淹死之仇。

馮夷當了黃河水神,人稱河伯。他從來沒有挨過治水的事兒,一下子擔起治理黃河的大任,束手無策,發了愁。咋辦呢?自己道行淺,又沒什麼法寶仙術,只好又去向玉帝討教辦法。玉帝告訴他,要治理好黃河,先要摸清黃河的水情,畫個河圖,有黃河的水情河圖為依據,治理黃河就省事多啦。

河伯按著玉帝的指點,一心要畫個河圖,他先到了自己的老家,想找鄉親們幫幫忙。鄉親們都討厭他好逸惡勞,沒人答理他。他找到村裡的后老漢,講了他治理黃河的大志。后老漢見他如今成了仙,要給百姓們辦點好事,就答應幫幫他。從此,河伯和后老漢風裡來雨里去,跋山涉水,察看黃河水情。兩個人一跑就是好幾年,硬是把后老漢累病了。后老漢只有回去,剩下河伯繼續沿黃河察看水情。分手時,后老漢再三囑咐河伯,幹事要干到底,不要中途而廢,畫好圖就動手治理黃河,人手不夠,他說服鄉親們幫忙。

查水情,畫河圖,是個苦差事。等河伯把河圖畫好,已年老體弱了。河伯看著河圖,黃河哪裡深,哪裡淺;哪裡好沖堤,哪裡易決口;哪裡該挖,哪裡該堵;哪裡能斷水,哪裡可排洪,畫得一清二楚。只可嘆自己沒有氣力去照圖治理黃河了,很傷心。河伯想想,總有一天會有能人來治理黃河的,那時,把河圖授給他,也算自己沒有白操心。

河伯從此就在黃河底下安度晚年,再沒有露面。不料,黃河連連漲水,屢屢泛濫。百姓們知道玉帝派河伯來治水,卻不見他的面,都罵河伯不盡職盡責,不管百姓死活。

后老漢在病床上天天盼河伯,一晃好些年不見面。他對治理黃河的事不放心,要去找河伯。他兒子叫羿,射箭百發百中。無論后老漢如何講,羿不讓他去找河伯。后老漢不聽兒子勸阻,結果遇上黃河決口,被沖走淹死,連屍體都沒找到。后羿非常恨河伯,咬著牙說,早晚要把河伯射死。

後來,到了大禹出來治水的時候,河伯決定把黃河河圖授給他。

這一天,河伯聽說大禹帶著開山斧、避水劍來到黃河邊,他就帶著河圖從水底出來,尋找大禹。河伯和大禹沒見過面,誰也不認誰。河伯走了半天,累得正想歇一歇,看見河對岸走著一個年輕人。這年輕人英武雄偉,想必是大禹,河伯就喊著問起來:「喂,你是誰?」

對岸的年輕人不是大禹,是后羿。他抬頭一看,河對岸一個仙風道骨的老人在喊,就問道:「你是誰?」

河伯高聲說:「我是河伯。你是大禹嗎?」

后羿一聽是河伯,頓時怒衝心頭,冷笑一聲,說:「我就是大禹。」說著張弓搭箭,不問青紅皂白,「嗖」地一箭,射中河伯左眼。河伯拔箭捂眼,疼得直流虛汗。心裡罵道:「混帳大禹,好不講道理!」他越想越氣,就去撕那幅水情圖。正在這時,猛地傳來一聲大喊:「河伯!不要撕圖。」河伯忍痛用右眼一看,對岸一個頭戴斗笠的人,攔住了后羿。這個人就是大禹,他知道河伯畫了幅黃河河圖,正要找河伯求教呢。后羿推開大禹,又要搭箭張弓。大禹死死拽住他,把河伯畫圖的艱辛講了,后羿才後悔自己冒失莽撞,射瞎了河伯的左眼。

后羿隨大禹一同趟過河。后羿向河伯承認了過錯。河伯知道了后羿是后老漢的兒子,也沒多怪罪。大禹對河伯說:「我是大禹,特地來找你求教治理黃河的辦法哩。」

河伯說:「我的心血和治河辦法都在這張圖上,現在授給你吧。」

大禹展圖一看,圖上密密麻麻,圈圈點點,把黃河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水情畫得一清二楚。大禹高興極啦。他要謝謝河伯,一抬頭,河伯躍進黃河早沒影了。

大禹得了黃河水情圖,日夜不停,根據圖上的指點,終於治住了黃河。

上一篇[工作流]    下一篇 [黃柏煎]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