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洪荒舊時》

標籤: 暫無標籤

洪荒舊時 第一卷 重返洪荒成大道

第一章 重生洪荒

這是哪裡?我還沒死???劉漁舟的意識漸漸醒來。下意識的伸手去捏捏鼻子,忽然,他傻了,明明感覺到手抬起來了,怎麼看不見自己的手了?努力的想睜開眼睛,但是發現怎麼也做不到,再次試了試抬手踢腳,反覆多次之後,終於確定了一個事實,那就是貌似該有的都沒有了,不該有的仍然沒有。沒了手,身體也沒有,眼睛也沒有,看不見,聽不見,感覺不到,觸摸不到。。。劉漁舟苦笑了一下--不知道能不能稱著是笑――這***到底是成什麼東西了?  多年的經歷讓他很快冷靜下來,明白了自己目前的狀況。怎麼形容呢?魂?也許吧,可能也能稱鬼,用科學的說法也許該叫思維。唉,不管叫什麼,總之,現在***就不是人了!至少不是正常人。他安慰著自己。  這是一個完全黑暗的而陌生的世界,寂寞,其實是最可怕的。記得在一本書上看過,一個人在一個完全黑暗無聲的世界里不可能呆很長的時間的。好像美國的特工審訊犯人的時候就是有這樣一個絕招,把人關在一個完全隔絕的聲音的很屋子裡,即使心裡素質再好的也撐不下去。現在怎麼自己也遇到這種情況了呢?以前看書的時候還有點懷疑呢,現在終於有了體驗的機會了。劉漁舟自嘲的想著。「那麼,我就來體驗一下這種感覺吧。」  就這麼靜靜的躺著,腦子裡怎麼也靜不下來。過去二十多年的日子象電影一樣,一幕幕的出現在記憶里。這一刻,頭腦格外的清晰,許多已經遺忘的往事都清清楚楚的想了起來。父親的樣子也清晰的出現了。「奇怪,都已經好多年想不起他的相貌了,真懷念啊。。。

第二章 鍛煉元神

再次醒來以後,劉漁舟驚奇的發現,自己的元神強大了很多。自己剛剛能看見的時候,自己的元神就像一片淡淡的青煙,如果稍微疏忽一點的話幾乎都看不清楚,但是現在卻清晰了不少。  元神又一次延伸出去,毫不吃力就到達了上次看見的極限。「看來,極限運動確實能激發潛力,那如果我每次都不停的挖掘自己的潛力,不是很快就能強大起來嗎?」說做就做,劉漁舟又一次開始挑戰自己的極限,知道自己撐不住的時候感知自己退回來。果然,當再次醒來是,元神的影子又濃了一點,同時感知的範圍也擴大了很多。  每次醒來后,劉漁舟首先是靜靜享受一會那波浪的沖刷,然後就是努力的用元神象四周探測,一次比一次遠,元神也越來越強。在這樣的一個寂寞清冷的世界,這是唯一能讓自己快樂的消遣。  一次次的探測,然而始終沒有任何的生命發現,也沒有光和暗,沒有任何的參照物,整個空間都充斥著那沖刷元神的物質,就像氣流一般。現在的劉漁舟已經能感覺到,元神每次被波浪沖刷一次,都有一絲氣流進入元神,同時元神也就強大一點,看起來也濃一點。而每次極限探索之後,都能感覺元神體積要變大一點,同時變淡一點。等自己再次醒來,又發現漸漸長大的元神變濃了。就好像一個失去彈性的橡皮桶,你把它吊在空中,從上面不停的往裡面倒沙子,你一直倒下去吧,理論上受到衝擊,桶會變大,從而桶里的沙子就會增多,但是這個過程很慢,幾乎不能察覺。如果你人為的把桶撐大的話,輕易就能撞更多沙子進去。  元神越來越強大,同時,感覺也越來越敏銳。剛開始只能感覺有波浪沖刷著元神,慢慢的就發現其實不是水,而是氣流,到了後來,元神更強大的時候,劉漁舟有了進一步的發現,那些沖刷元神的物質更象是混濁的氣流。以自己己為中心,越遠的地方氣流越淡薄。  混濁?混濁氣流???等等,沒有光暗,混濁氣流,沒有邊際,沒有天,沒有地。。。

第三章 化形成人

這日,修練中的劉漁舟忽然心有所感,元神腦海中一段文字閃過,似緩實快,但是偏偏一字一句記得輕輕楚楚。從此,告別了原始社會,劉漁舟終於能通過功法修鍊了,大大加快了修練思維進度。劉漁舟把它命名叫《混沌訣》。  自從有了混沌訣,劉漁舟的就很少結束修練狀態。  鴻蒙無日月,悠然千萬年。彈指逝芳華,大道混沌篇。  這天,劉漁舟終於再度出光了,並不是修為大進,突破瓶頸了,而是神識捕捉到億萬里之外有一團極其強大的混沌氣向自己飄來。如果自己還是在原地不動的話,不久必然與自己擦身而過。這團混沌氣還有個奇異之處,就是沒有任何的波動散發出來,用神識查探也很難探進去。反常之處必為妖,所以劉漁舟絕對前去攔截回來細細的研究一番。  追蹤這那團奇異的氣團,不停的改變方向,終於在它溜走之前攔截住了,帶回到修鍊之處,劉漁舟將狀態調整到最好,然後分出一絲神識小心的探進氣團之中,隨著越來越深入,越發的困難起來,劉漁舟一狠心,再分出部分神識,凝成針尖,往裡鑽去。  忽然,腦中轟的一聲巨響,差點將探進去的神識震散,那種骨子裡發出來的痛只欲錐心,劉漁舟強忍痛苦,發現氣團之中的混沌氣都快凝成液體,其中有六道紫氣首位相連,旋轉不休。劉漁舟小心翼翼的從液態混沌氣中剝出一絲,緩緩吸收。這氣團極其特殊,沒吸收一絲,心中便多了一絲感悟,對這個世界就多一點體會;而與此同時,元神金身便震動一次,凝練一分。

第四章 結識盤古

此時劉漁舟單從法力來說,已達准聖人之巔,然道行不足,才剛剛到達羅天上仙中期的程度,若能在巨繭之中化形,期間煉化其他鴻蒙紫氣得話,化形之時道行與法力即能達到准聖人頂峰境界,只要有機緣便立刻成聖。  借盤古之力,早日化形,卻也不虧,若是自己成聖,到那時說不定盤古開天都已過,先天靈寶怕是被人收走了大半,想要找到好的靈寶卻非易事了。況且借盤古心血相助,肉身有盤古精血,堪比祖巫之身。一得一失,卻也難說,況且,盤古還贈送鴻蒙紫氣一道,也是天大的好處。  道人長身而起,恭敬一喏,道:「貧道劉漁舟,自號白石,見過盤古道友,多謝道友相助!」  盤古哈哈一笑,說道:「客氣,道友自身便足以化形,若非在下冒失,道友也不需有此風險。一飲一啄,自有前定。」

第五章 盤古開天

此時的混沌之中所孕育的靈寶之類尚且極少,這兄弟二人一路下來,也差不多颳了個底朝天。  盤古見白石一味的搜刮,荒廢了修鍊,多次勸導,白石總是以沒有機緣,不能領悟為由推脫。其實,他之時因為盤古遲早要開天,兩人相聚過一天就少一天。再說他如今起點都在鴻鈞之上老高了,也不怕被趕上。  盤古恨鐵不成鋼,取出造化玉碟,讓白石參悟,白石也不客氣,稍稍花費點時間,收取一團混沌氣,凝練成一塊玉簡,將一本玉碟盡皆記錄下來,然後依然故我。  盤古無奈之下,只好藉機與白石討論,將自身的修練方法和一些對天道的感悟傳授個白石。白石得盤古精血,肉身也比一般人強悍,在盤古監督之下,也不時修練一下,倒是覺得肉身一天天得強悍起來。道行和法力也都有提升,道行達到了太清玄仙的後期,法力也有了聖人境界。  兄弟二人在混沌中又不知遊歷了多久,這一天修練停止之後,盤古叫來白石,傷感的說:「兄弟,你我二人億萬年下來,不離不棄。我一直勸你修練,你卻老是不聽,畢竟我能保你一時,保不了你一世。

第六章 盤古隕身

目睹了開天勝景,白石對道的理解越發深了,鴻蒙未判之時,有混沌,曰無極。極者,陰陽也,無極者,陰陽未分。無極生太極,太極演陰陽。是為道生一,一生二。  天地初開,乾坤未穩,需以靈寶鎮壓;而生靈尚無,需以生氣相濟。  盤古沉吟一番,乃回收往乾坤鼎中打入五道紫氣,將玄黃塔與乾坤鼎扔入大陣。說道,「兄弟,大哥欲以此身化洪荒萬靈,並作鎮壓氣運之用。本來億萬年前我就要開天,巧遇兄弟,便又過億萬年,也因此法力更盛,這所開之天地也隨之大了許多,功德也有增加。玄黃塔雖然只取一半功德,仍是後天第一功德至寶,不在太極圖等法寶之下。乾坤鼎中尚有一半功德,你可留著他用,或煉法寶,或為成聖之機緣。五道紫氣,混沌氣可助你成就一混沌至寶,以此防身度難。此後謹記,聖人之下皆為螻蟻,要想那一線生機,就要努力證得混元。」  白石伏地大哭,道:「大哥放心,日後小弟自當盡心看顧這洪荒大地。還請大哥留元神一縷,日後當為大哥留下一線血脈。」  盤古嘆道,「也罷。」揮手送出一絲元神,便不在言語。隨即無盡生機從盤古身上向外散出。

第七章 出洪荒 得佳徒

修練如夢萬萬年,大陣之中,一聲清嘯衝天而起,白石道人心有所感,二十四品混沌蓮台輕輕一旋,現出一個道人,踏一混沌青蓮,緩步而出,與白石有五分相似,向白石一揖首,道,「貧道青蓮,見過道友,恭喜道友。」白石揖首,「道友即我,我即道友,同喜,同喜。」卻是這次閉關,又煉得一道紫氣,道行進入准聖人中期,並借混沌珠之力,將法力提升到了聖人境界。考慮到有玄黃塔與二十四品青蓮,遂寄託神念,用蓮台化出一個分身。此分身與斬屍成道之法不同,不斬善惡,不斬執念。只待法力大成之日,便效法盤古,以力證道。  分身有青蓮主防,白石又把天地印給予分身主攻。  青蓮曰:「大善。」接過天地印,念動法訣,收入體內,隨即足現蓮台,絲絲流光上涌,於頭頂交錯,托起一方寶印。這蓮台之中又自成空間,能容萬物。  白石道,「自盤古大哥開天闢地,轉眼又是數萬年之久。我欲遠走洪荒,伺機取一些先天靈物,以備不時之需。道友何往?」  青蓮道,「貧道亦有此意,何不分頭而行?」  

第八章 收坐騎 得孔雀

這日,師徒二人正在一座山上看風景,忽然遠遠傳來一聲怒吼一聲清鳴。毓竹馬上要求去看熱鬧。白石神念一展,卻是一隻玉鶴一頭墨麒麟相鬥。  且說這天地間的生靈,不外三類,:飛禽,走獸與鱗甲。飛禽以那鳳凰為首,走獸以麒麟為尊,至於鱗甲,則尊龍族為王。  這頭麒麟便是獸中王者一族,只是年齒尚幼,靈智初開。那玉鶴也是洪荒異種,飛行奇快,鐵翎鋼爪,力大無窮。毓竹一見,馬上歡喜的叫到,「師父,我要那隻鶴,你幫我抓它。」一路下來,毓竹知道了師父修為已至准聖,離證道只有一步之差,更加崇拜;也知道師父隨和,小女兒家天性就顯示出來,直把白石當作父親一般。  

第九章 遇女媧 結善緣

回到盤古大陣之中,白石隨手點化兩塊玉石,化作兩個童兒,一男一女,一名玉笙,一名玲瓏,與毓竹做伴。加上那墨靈與玉鶴,這一洪荒古陣中也多了不少生氣。  白石帶著毓竹,來到洞府外面空地,對著不周山方向,說,「竹兒啊,你拜一下你師伯吧。」  毓竹驚訝得問道:「師伯在哪?」  白石說:「你師伯不在了,就在這對著那山拜一下吧。」  「哦。」毓竹依言對著不周山拜了幾拜。然後又問道,「師父,師伯和你誰厲害啊?」  白石摸了摸語竹得頭,說,「你師父這點本事,不及師伯萬一呢。」  毓竹覺得奇怪,又問,「師伯那麼厲害,怎麼不在了呢?被別人害了嗎?」  白石笑道,「孩子話,你師伯得本事不但從來沒有敵手,將來也沒有一個人有你師伯厲害。」說完,就一指點在毓竹眉心,將盤古開天得情形印入語竹腦中。  毓竹閉目好久,才睜開眼睛,問道:「原來師伯就是開天的盤古大神啊?難怪那麼厲害呢。那師父現在也狠厲害吧?」  白石自負的一笑,「在這個世界上,我不用怕任何人。所以,作為我門中弟子,你也不能給師父丟臉啊。」  白石又道,「你雖然資質極佳,但要知道,這世間還有不少人,得道遠在你之前,法力高過你之人比比皆是。所以萬萬不可心生懈怠。」  毓竹答道:「弟子明白。」  

第十章 收徒三霄

那青蓮化身自出不周山,就一路向東,不一日,到達東海之上。忽然前面傳來一陣靈氣波動,知道是有人在此打鬥,微微一笑,轉過雲頭就往戰場而去。  青蓮高高站在雲頭,只見下面戰鬥的一方是兩頭惡蛟,一方是一男三女。那四人中功力較高的一男一女看起來大約二十三四歲,另外兩個一個十七八,一個十三四歲的樣子。四人境界皆剛剛突破金仙,手中法寶更是一般,估計也是化形不久。而兩頭惡蛟卻是到了大羅金仙境界。  本來以惡蛟的能力,抓住四人輕而易舉,但惡蛟似乎有意戲弄,總在關鍵時刻留一手。讓四人總有一線希望,又每每將這希望打碎。四人雖然功力不深,但難得情誼深重,每人都奮不顧身的幫助同伴,全然不管自己傷痕纍纍。  四人苦苦打鬥了許久,大約也發現了惡蛟的企圖。漸漸的,幾人的攻勢越來越慢,眼看就要支撐不下去了。一不留神,幾人身上又多了幾道傷痕。  忽然,那個年紀最小的小姑娘眼神變得堅定起來,大叫一聲,「大哥、大姐、二姐,你們衝出去,將來幫我報仇。」  說話間,小女孩法力瘋狂激增,好一個剛烈的孩子,竟然想要自爆給哥哥姐姐爭取一線生機。旁邊三人來不及阻止,只能同時發出一聲聲嘶力竭的叫聲,「三妹,不要啊。」  三人互相看了一眼,知道三妹一個人自爆只能打開包圍,卻不能殺死惡蛟。如果四人一起自爆金丹的話,卻能與惡蛟同歸於盡。四人自開了靈智以來就從來沒有分開過,此時眼看最疼愛的小妹為了自己,寧願捨去性命,便同時起了自爆的念頭,大不了拼個同歸於盡就是,既然小妹死了,自己也不能獨活了。。。

1 《洪荒舊時》 -參考資料:

http://www.80zw.com/files/article/html/11/11112/index.html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