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流氓公子闖紅塵》

標籤: 暫無標籤

滾滾長江西逝水浪花淘盡狗熊是非成敗記心中青鳥依竹在幾度朝陽紅

多情公子臭溝旁慣看雞鳴狗盜一瓶啤酒對著吹紅塵多少事都付便池中

一曲歌罷,引出一段流氓公子闖紅塵的今古傳奇……

小說圍繞流氓公子尋找12年前的情侶青鳥依竹和雨開復國兩條主要線索展開,再現了錯綜複雜的江湖情仇故事,塑造了各具特色,性格特點鮮明的江湖人物形象。語言詼諧幽默,情節跌宕起伏,環環緊扣,曲折動人,令人在會心一笑間,精神得到無限愉…

1 《流氓公子闖紅塵》 -第一章 北冰洋上的日光浴

滾滾長江西逝水 浪花淘盡狗熊 是非成敗記心中 青鳥依竹在 幾度朝陽紅

多情公子臭溝旁 慣看雞鳴狗盜 一瓶啤酒對著吹 紅塵多少事 都付便池中

一曲歌罷,引出一段流氓公子闖紅塵的今古傳奇……

那天,流氓公子正在北冰洋的沙灘上享受日光浴,手下馬仔小黑鬼魅般飄到他跟前,四周觀望無人(他媽的,這地方有人才是怪事情。這小子真是天生一副小偷相),神秘地湊到他的耳邊說:「老大,我發現了一片新大陸,那可真是個好去處。」

「什麼鳥去處?」流氓公子嘴角動了動。墨鏡上掠過一朵黑雲,「不好玩小心我扁。」

「絕對好玩,老大。今天我在網上找MP3聽,輸入《滾滾紅塵》,結果發現了一個叫『煙雨紅塵文學原創文學頻道』的網站,哇,酷斃了,真是一個好去處。除了有一幫酸男辣女寫些暈菜的文章外,還能在茶舍里聽音樂,泡MM,在家園裡發貼灌水……要多美有多美……嘿嘿……」

「是嗎?撒謊的後果你可知道?」

「知道,老大。北極熊的糞便我已經吃過1364次了,裡面還有魚刺,每次吃我都卡喉嚨。嘔——」

小黑大吐酸水,裡面果然有幾根魚刺。

「老大,我知道你封刀好久了。自從你退出江湖后,按說應該群龍無首,天下大亂才是。但誰知道兩年之內,東邪西毒、南帝北丐四大高手因耐不住寂寞相繼自殺,日月神教更名為搬家公司,小李飛刀前年被人送進了精神病院,西門吹雪讓鐵匠把自己的寶劍改製成鐮刀,每天靠打豬草混口飯吃。大家沒轍,一致推舉岳不群為中原武林盟主,這小子死活不幹,一夜之間華山派從人間蒸發。後來聽司空摘星說,他在泰國觀人妖跳舞時,發現一個人妖長得特像岳不群。我就納了悶了,江湖沒您怎麼就風平浪靜了。武俠小說家們都失業下崗賦閑在家,金庸宣布封筆,古龍整天酗酒鬧事,三年前突發腦溢血,一命歸西,其他人現在靠擺地攤勉強度日……」

「呵呵……」流氓公子終於忍不住笑出聲來。沒想到他退出江湖后,這些名動江湖的老傢伙們竟然如此狼狽,看來江湖最需要折騰,越折騰越熱鬧。想當年,流氓公子一劍走江湖,挑起了多少武林紛爭,多少高手欲置他於死地而後快,又有多少武林俠女為他傾倒……

「江湖真的太平了?」流氓公子忍不住問。

「是啊,老大。江湖沒您哪還叫江湖啊!您再不出山,江湖一詞恐怕從此就要在字典里消失了。我知道您不圖虛名,但百年之後的孩子,要是不知道世界上還有江湖一詞,活得多虧呀!」

流氓公子呲牙一笑,伸手拍了拍小黑的後腦勺。

「就你小子會說話,你那點心思我還不懂。說起來你小子當年在江湖上也算是一路諸侯,『哄死人不償命』的外號也不是白叫的。當年你舍下老婆孩子,死心塌地跟我去華山爭天下第一,到今天已經快12年了吧。這麼多年對我也算是忠心耿耿,你小子的小算盤我最清楚,你是認準了我這個潛力股,搞長線投資。你小子千算萬算,就沒算我會退出江湖。我的股票一夜之間成了垃圾股,你小子也從千萬富翁成了窮光蛋。你老婆和你吹燈拔蠟,你兒子認西門慶作了乾爹。但你小子還是隨我來到這個鬼地方,一呆就是12年,我們也算是有緣人。江湖上那些是是非非傷透了我的心,本想在此聊度餘生,但看在你跟了我這麼多年的份上,就破例隨你走一遭,去你說的這個煙雨紅塵趟趟混水,讓你過過泡MM的癮,順便發點小財。愣著幹什麼,還不快牽馬墜蹬。」

「查——」

小黑一路小跑去牽流氓公子的「踏雪無痕」,那步子都邁成外八字了。也難怪,12年來,這小子不知想了多少花招想引流氓公子出山,每次都被痛扁,罰吃北極熊的糞便。

為什麼12年前的決定會突然改變?

流氓公子問自己。決不是他說的為了小黑的原因。難道……難道是因為青鳥依竹?是啊!她是他心中永遠的痛啊!為她,他才選擇了在這一片冰天雪地苦守了12年。再有一個月,就是和她分手整整12年的日子,他已不再是當年那個玉樹臨風的少年俠客,青鳥依竹呢?她這12年過得怎麼樣呢?

一滴淚痕從流氓公子的眼角滑落,他竟然沒有覺察到。

咴——

「踏雪無痕」一聲嘶鳴,打斷了流氓公子的思緒。

流氓公子飄身上馬,一聲長嘯,兩騎閃電直奔煙雨紅塵而來。

平靜了12年的江湖就要熱鬧起來了……

2 《流氓公子闖紅塵》 -第二章 雨後彩虹大酒店

流氓公子和小黑沿著當年一等鹿鼎公韋小寶開闢的綠色通道,一路向南而行。由於時間尚且寬裕,所以流氓公子並不急於趕路,而是一路歌來一路行,順便把所經之處的俄羅斯異域風情整理成文,以「劍花飄香」的網名發往各大文學網站,為自己重出江湖投石問路。

畢竟12年未涉足江湖了。在冰天雪地的北極,除了面對單調的白色練功療傷,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心中默念青鳥依竹當年為他所做的那些痴情詩篇。本以為遠離紅塵,會逐漸淡忘過去的一切,誰知思念最好的方式就是遠離。12年來,自己所中的冰花之毒已解去十之八九,但對青鳥依竹的思戀卻比冰花之毒更殘忍地吞噬著他的心。次番南行,所經俄羅斯各部落之間那些痴情男女大膽而赤裸感情表白,無不勾起他對青鳥依竹的百般思念。這次能見到青鳥依竹,他一定要說出當年她最想聽到的那句話,求得她的原諒,然後與她攜手去尋覓夢中那片潔白的天地。

有了這份期盼,流氓公子筆走龍蛇,除了文風比當年老辣許多之外,更以情之深邃動人心魄,催人淚下。數周之內,「劍花飄香」的名字力壓芙蓉姐姐流氓燕,紅透了大江南北,網路高手們紛紛猜測「劍花飄香」的真實身份,更有數人跳出來公開聲稱自己就是「劍花飄香」。最有經濟頭腦的當數西域一個落魄小子,他將「劍花飄香」的詩文譜曲,以刀郎為藝名演唱,一夜間聲名鵲起,成為歌壇大哥大,惹得歌壇老祖劉歡帶著一幫歌手四處追殺。

一切彷彿都預示著,流氓公子這次重出江湖,定會一石激起千層浪,攪起江湖一片紛爭。


不知不覺,流氓公子和小黑已經踏進了關東地界。當年,流氓公子在關東長白山,一劍挑廢了五路追殺的人馬,但也中了對自己由愛及恨的「鬼魅罌粟花」龍飄飄的獨門暗器冰花之毒。至今想起那場驚心動魄的廝殺,流氓公子還心有餘悸。

「老大,你累不累啊?我們已經連續行軍7個小時58分49秒了。瞧,已經59秒了。」小黑把在俄羅斯舊貨市場買的水貨勞倫斯手錶舉到流氓公子眼前,「前面就是撫順了,我看咱們歇上一程,飽餐一頓,泡泡身子,聽聽音樂,到雷鋒紀念館留個影,順便打聽一下江湖上的事情,再計劃下一步的行程。OK?」

「就按你的意思辦吧。」流氓公子彷彿還在想心思。

小黑頓時像注射了興奮劑。這小子一路上成了流氓公子的「男秘」,白天趕路,晚上整理流氓公子的文章,寄往各大文學網站,兩眼熬得通紅。流氓公子見他辛苦,讓他拿兩萬塊錢去買個高級筆記本電腦。誰知道他見錢眼綠,花了4000元在俄羅斯的舊貨市場買了一台二手貨,原指望用剩下的錢好好泡泡俄羅斯金髮MM,誰知貪小便宜吃大虧,讓俄羅斯倒爺狠狠涮了一把。那二手貨電腦上網速度像老黃牛不說,還平均1小時斷6次,一篇文章搞定就二半夜了,上眼皮直想擁抱下眼皮,哪兒還有時間和精力去泡MM呢!小黑在心裡把那個俄羅斯倒爺的祖宗十八代罵了個鬼吹火,還不敢讓流氓公子知道,只好打掉牙往肚裡咽,晚上加班,白天趕路時打個盹。流氓公子興到極處,讓小黑欣賞自己的佳句,可憐小黑環顧左右而言他,前言不搭后語,後腦勺差點被流氓公子拍成麵餅。

「錄音帶給你,今天所到之處感觸頗深,大約有2萬字,晚上整理出來發到煙雨紅塵。」

靠,2萬字,有沒有搞錯,我倒!

小黑差點一頭從烏騅馬上栽下去,看來今晚的泡MM計劃又要落空了。

「踏雪無痕」在一家38層高的酒店門前停住了。流氓公子抬頭觀望,只見高高聳立的七個鎏光異彩的大字閃耀著霓虹——

雨後彩虹大酒店

旁邊還有一行小字:宇宙五星級酒店,外星人地球旅遊指定接待酒店

見流氓公子駐足觀望,兩個臉上擦了足有二兩粉的門迎小姐趕緊過來牽馬墜蹬。

「喲喲喲,二位大爺來得正是時候,只差兩位,我們酒店今兒就爆滿了。還有兩間上房,二位是打點還是住店?喝酒還是吃面?我們這裡設施一流,提供吃喝嫖賭抽一條龍服務。安全問題您放心,公安局長是我們老闆的二舅,檢察院長是我們老闆的三叔,法院院長是我們老闆的四姨……」

咦——人呢?

「給我們的馬安排一個包間,上一桌地道的川菜,外帶4瓶五糧液,不可怠慢……」

遠遠飄來動聽的男中音。兩位門迎循聲望去,不知什麼時候兩位客人已經進了酒店餐廳,只看見一素一皂兩個背影。

餐廳里燈光昏暗,人影稀疏,顯然不像門迎小姐說的那樣生意火爆。

之所以選擇這裡住宿,流氓公子自有盤算。流氓公子何等眼力,剛才路過了18家酒店,他都不為所動,只因為那些酒店太過尋常,無江湖人物入住。自己離開中原武林12年了,今天首次踏進關東地界,極想找一個江湖人物聚集的地方,探聽一下江湖人物的蹤跡。而關東向來以出馬賊著稱,這些馬賊路子極廣,足跡踏遍神州各處,江湖上的事,沒有能瞞得過他們的。

流氓公子在東北角選了一張桌子,和小黑入座。一個和葛尤長得極像的服務生趕緊走過來。小黑給流氓公子點了幾道可口的素菜,然後問服務生:「你們店可有什麼山珍野味,大爺吃飽了還有正事要干。」

服務生彎腰湊到小黑的耳遍,作神秘狀底語道:「我們這裡最有特色的野味當數北極熊掌,還是特聘請俄羅斯的專業廚師掌勺……」

嘭——

一聲巨響,「葛尤」飛出去三丈開外,鼻血噴泉般流了出來。

小黑一邊吐酸水一邊大罵:「你奶奶的,誰讓你提北極熊的,純粹倒老子的胃口。嘔——」

「葛尤」顯然也不是吃素的。只見他從腰間摸出一把二尺五寸長的大砍刀,一個惡虎撲食,劈將過來。嘴裡還不乾不淨地罵道:「你小子活膩味了,也不稱二兩棉花紡一紡,打聽打聽這店是誰開的?老子還沒宰你呢,你敢跟老子來這手……」

忽然間「葛尤」啞了,因為他感到自己手中的刀停在半空中無法落下,而周圍並沒有人攔著他,但彷彿有一種無形的力道擋住了刀的去勢,這力道來自剛才打他的那人旁邊坐著的素衣人。

那人並沒有看他,但他耳邊卻彷彿有人在低語:「我這朋友少年不幸,他老娘被北極熊吃了。他是個大孝子,你剛才觸到了他的傷心事。大家都是江湖朋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這些錢你拿去喝酒吧。」

話音未了,「葛尤」覺得自己另一隻手裡多了一樣東西,低頭一看,是一沓「馬內」,足有2000塊。立刻眉開眼笑,那滿是鼻血的馬臉顯得荒唐而又滑稽。

「二位大爺,您受驚了。小的有眼不識泰山,招呼不周,請多包涵。需要什麼儘管吩咐?」

就在事發的瞬間,流氓公子劍一般的眼光掃視了餐廳的各個角落,幾位就餐的客人都矚目觀望,惟有西北角一個十六七歲臉色蒼白的少年彷彿沒事一樣,依舊不緊不慢地喝著他的八寶粥。最奇怪的是在他的對面坐著一隻東北虎,很文雅地吃著生牛排。

流氓公子心中一凜,顯然這少年非等閑之輩。

上一篇[薩莫拉]    下一篇 [栓兒]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