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浮生記》刊於《黃河文學》2009年第9期,《小說選刊》2009年第10期轉載。

1 《浮生記》 -作者

艾瑪是《黃河文學》近兩年發現和關注的一位業餘作者,目前在青島中國海洋大學任教,在職攻讀法學博士,其處女作《米線店》發表於《黃河文學》2007年9期,之後陸續刊發的中短篇小說《人面桃花》《路上的涔水鎮》等曾被《小說月報》《南方都市報》《中篇小說選刊》「左岸文化網」等全國著名報刊和網站多次轉載和推介,引起業內關注。

2 《浮生記》 -影響

《浮生記》在《黃河文學》刊發后,曾先後分別被《小說選刊》2009年第10期,《新華文摘》2009年第24期轉載,併入選灕江出版社出版的《2009中國年度短篇小說》,入列小說選刊雜誌社評選的「2009年度小說排行榜」。

3 《浮生記》 -獲獎

由中國作家協會《小說選刊》雜誌評選的首屆「茅台杯」小說選刊年度大獎(2009)排行榜日前揭曉,《黃河文學》2009年第9期發表的艾瑪的短篇小說《浮生記》榮獲首屆「茅台杯」小說選刊年度大獎(2009),同韓少功、遲子建等名家的中短篇小說同列獲獎名單。

4 《浮生記》 -評價

《小說選刊》評價《浮生記》:「桃樹下的撮土結拜,火堆旁的酒後對坐;讓兒子遠離報酬相對豐厚的煤礦,是為了終結在家族中反覆上演的悲劇;為豬合上眼睛,是讓它死亡后獲得那份尊嚴和安寧……如許的從貧瘠而粗糲的生活中提煉出來的精緻而剔透的細節,構塑了這個溫情涌漾的小故事,也在讀者的心中拓展開一片盛大與寬宏。作品似乎在竭力去寫『小』,但是這種『小』卻有著曲徑通幽的效果,許多意境和詩意便從這些『小』中滲透了出來,成就了它的『恢宏』。從綿密而內斂的敘述中,我們也讀到了兩代人的人生況味。這些,都讓我們的內心溫潤而柔軟起來。」

5 《浮生記》 -文摘

「請看在打穀的份上……」

新米坐在毛屠夫的火塘邊,聽到姆媽用懇求的語氣跟屠夫說話,就把頭低下去。姆媽以前都不用眼睛看毛屠夫,新米這還是頭一次聽到姆媽對他說話。

毛屠夫是新米的爸爸打穀的同庚,人人都知道他們曾在後山的一樹野桃花下撮土盟誓,要做一輩子生死不離的好兄弟。毛屠夫對別人冷淡得很,卻獨獨對打穀好。新米小時候不只一次聽到大伯栽秧勸阻打穀與毛屠夫來往。

這鳥人,邪性!栽秧說。

打穀紅著臉低了頭,一聲不吭,卻照舊隔三差五和毛屠夫一起喝苞谷燒——這也是人人都知道的事。

毛屠夫的火塘里燒的是一整棵的櫟樹根,勁大得很,烤得新米的臉紅紅地發燙。屠夫的女人一言不發、面無表情地用火鉗在柴火上燒清水粑粑。新米低著頭,看見白玉般的粑粑被柴火燎起一個個小泡泡,泡泡迅速地癟下去,變成焦黃的斑點。粑粑身上遍布這樣的斑點時,屠夫的女人把火鉗鬆開,讓它落在新米臉前的柴灰里。

新米,吃!屠夫的女人說。

  ……


上一篇[鏈條爐排鍋爐]    下一篇 [桉葉油素]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