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深海傳說之人魚戀》

標籤: 暫無標籤

類型:言情小說

作者:含漫啦

1 《深海傳說之人魚戀》 -內容介紹

「如果有一天我在這個世界上消失了,你會怎麼樣?」嗚嗚……真的是很感人的TV劇台詞哦!

「啊!」那個不知死活的傢伙竟敢在本小姐頭上彈爆粟,疼死我了。

「喂,小姐、阿姨、大嬸。向我表白也不用這麼大聲吧,想讓全校都知道嗎?更何況你消失了關我什麼事?我又不認識你,哼!!!」那個傢伙甩出一個很酷的動作漸漸消失了,留下張牙舞爪的我站在原地。

我說話很大聲嗎?不過看看路人甲乙投來的奇怪目光,就算我理虧,那也不能冤枉我啊!誰向你表白了,我那是在說台詞。就你?切。沒看到我前面的大樹帥哥嗎?高大挺拔,還能為我擋風遮雨了。哼,別讓我再碰到你。

這麼大的校園,我七拐八拐終於找到了自己的教室。高興的沖了進去:

「喂,大家好!我叫……」

怎麼沒一個人理我?我的聲音不小啊?還是……聾,聾啞人!!!應該不會吧?還是出去核對一下比較好。等等、等等,這是聲音吧!

「許印風,沒想到我們又同校,而且同班耶!」怎麼是哈拉汁滴落的聲音,噁心!

「許印風,我可是你親衛隊的新成員,以後請多指教!」我暈!還親衛隊呢。我看花痴隊還差不多。

「印風,人家可是很喜歡你的了?」一個嬌滴滴的聲音。

老天,怎麼會有這種人呢?狂嘔。

那個傢伙都不理你們耶!還這麼受歡迎,我到要看看那個叫許印風的傢伙是何許人也,是和恐龍比高型,還是與青蛙比美型。

心動不如行動。OHOH!怎麼?怎麼是他?哼!剛才那一記爆粟本小姐會讓你還回來的。

「哼,哼。你小子叫許印風是吧?」怎麼大家都用奇怪的眼神看著我啊!不管了。

本小姐的爆粟可是玩彈子玩出來的,歷害著了。頓時教室里殺豬聲四起。

「小子,你以後注意點。也不看看自己幾斤幾兩?向你表白?切,青蛙一族的「帥哥」癩蛤蟆,勸你還是拿鏡子照照自己吧。」我帥吧!好了,好了。別歡呼了。我知道我很棒的。

那傢伙居然還笑的出來。不對,不對。難道我的彈子神功出錯了?不可能,不可能。我可是有名的百發百中,不過是倒數的。

我很歉意的看著那個被我彈的快要落淚的女孩子,一時語塞。突然背後一陣陰森襲來,難道大白天見鬼了不成?OHOH,原來背後是位美麗的大姐姐,害我緊張死了。可是為什麼大家都一幅你完了的表情了?

美麗的大姐姐,對許印風那傢伙露出一個漂亮的笑容,便轉向我,陰雲密布。

噢!原來又是一個許印風親衛隊的啊!既然這樣看我的

「美麗的大姐姐,你既然也喜歡那個許印風,看,我幫你打倒了一個情敵耶!別不好意思啦!要是真這麼感謝我的話,那請我吃飯吧?我都覺得有點餓了,走吧!」拉起大姐姐的手。

怎麼不走呢?看著一臉紫色的大姐姐,我有點擔心她是否生病,卻忽略了同學們投來的可悲神情與許印風的冷笑加白痴的幸災樂禍樣。

「大姐姐,你弄疼我了。可不可以放開我的手啊?我會乖乖跟在你後面的。」我為她擔心,不領情不說,怎麼還把我弄的生疼生疼的,也不理睬我的鬼哭狼嚎。

哎,現在的人還真是先進啦!什麼時候把飯堂改名叫辦公室了,我竟還不知道。OHOH!天啊!你們可想而知我那慘不忍堵的開學生涯。

最可氣的是我無論怎麼解釋,大姐姐,不,不對,是老班都不相信我是好學生,還把我列為不良少女。什麼剛開學就欺負同學、辱罵老師。天啊!你們說我冤不冤,就算欺負同學,反正也是我打的,但我決沒有要辱罵老師,我那是在誇你年輕好不好。555……

打完工回到租住的小屋,我漸漸進入夢境。怎麼又是那個夢啊?

在美麗的大海邊,一個哭泣的小男孩將一指環扔進了大海。在深海里嚮往真愛的小人魚公主接住了指環,然後一陣白光向四周發散,直到什麼都消失不見……

為了在老師面前爭回點印象分,第二天我便早早的起床去了學校。

「喂,你們知道嗎?昨天挑釁許印風,又不尊敬師長的那個女孩原來是個士包子!」

「怪不得咧!那種士包子真丟人哪!表白不成,就找別人麻煩。」

「哼!那種蛋白質腦袋?家裡人肯定也好不到那去。」

「就是嘛!好沒教養,也不看看自己是誰?該不會是沒人要的棄兒吧?!」

「哈哈……哈哈……」戰爭暴發

一進校園,便隨處可以聽到大家對我的評頭論足。說我沒有關係,怎麼?怎麼可以說我爸爸、媽媽呢?我……

「啊!!!」

那一刻我什麼都不在乎,忘記了一切,只是拚命的和她們撕打成一團。我聞到了血的味道。

「水寒子,你,你本事挺大的嘛!昨天剛批評你,今天就給我搞個更大的麻煩。你說你,要不要把名字掛到珠穆朗瑪峰上去啊?」老師的臉因生氣而發紫。

我嘴角未動,盯著那幾個在老師面前裝無辜又哭泣的人。

「你聾了,還是啞了?恩?」一張扭曲的巫婆臉。

「老師,你知道嗎?在一個沒有雙親的孩子心裡,父母是多麼神聖和重要的嗎?」看著愣住的老師,我轉身跑開了。

姥姥、爸、媽。別把我扔下,別把我一個人留在這世上,我好想你們,好想、好想……

寒子乖,不是說好不哭的嗎?可是為什麼淚水卻像止不住的河流……沒事的,沒事的。寒子,沒事的。

「啊!」好痛啊!雙是一記爆粟。

「喂,你想讓別人稱呼你愛哭鬼嗎?躲在這裡掉眼淚,誰會管你啊?對了,你這個表情超可愛哦!」

又是那個討厭的聲音。

「喂,難道你想讓別人稱呼你多先生嗎?多管閑事。」擦乾淚水,瞪著那個討厭的人。

怎麼又是那種冷魅微笑?雖然很迷人,但我也不能……

「死小子,看我哭你很高興嗎?笑什麼笑?」

「一切都會沒事的。」

「恩??」看著他的背影,我很疑問。

「因為你有心情和我鬥嘴啊!這不證明你已經沒事了嗎?」

剛對這傢伙有點好印象,就又被他破壞了。

「莫明其妙。哎,對了。你給我回來,我還沒報爆粟這仇了,現在有膽敢叫我愛哭鬼!回來,饒不了你。」那傢伙還真快,我追都沒追上。

今天上完課,便去商場買了房東阿姨交待的東西,正興沖沖的準備回家,卻突然被什麼東西拉住了。

「喂,你們幹什麼?沒聽過好狗不擋道嗎?」我怒視著昨天那幾個女生。

「切!土包子。昨天要不是在校園裡你早就死的很慘了。」

「喂,小姐原來你這麼大火氣啊?要不要下下火啊?」那幾個人中突然出現了一個黃毛的傢伙,一看就不是什麼好東西的那種。

「切!下為我就買綠茶了,用不著你們。」雖然這麼說,但心裡還是有點后怕。

「小姐有意思……哼!」

「黃毛哥,你……」

看著那幾個傢伙一步步朝我逼來,我心裡開始不斷的在祈禱……誰來救救我,救救我啊!

「你們幹什麼?放開她。」一個聲音傳來。

「你少管閑事。」是,黃毛。

「你是,驛……」那幾個女生。

「今天的事,我還管定了。」又是那個聲音。

漸漸失去意視的我,看著這模糊的一對五的血腥場面……那個人脫掉自己的衣服披在我的身上,然後輕輕的將我抱起,並用溫柔的聲音告訴我:

「沒事了,沒事了。」

下一篇[rooibos]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