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滄海笑》《滄海笑》
作者:羽佳
作品類型:武俠小說

1 《滄海笑》 -內容簡介

滄海笑
滔滔兩岸潮
浮沉隨浪記今朝
蒼天笑
紛紛世上潮
誰誰勝出天知曉
江山笑
煙雨遙
濤浪淘盡紅塵俗世知多少

2 《滄海笑》 -精彩章節

第三十章(大結局)
四人一路向開封行去,進了河南地界。此地卻又與江南大旱截然相反,那瓢潑大雨是沒日沒夜的下,開始四人還強行趕路,大雨里死命的走了兩天,卻是再也走不動了。

在一破廟之中,四人圍坐在一起,盼著那雨下小一點,也好早一些趕路。

看那雨沒有絲毫會小一點的樣子,又看到令狐小雪一臉的急切樣,王思羽開口安慰她道:「不用急,這麼大雨,我們走不了,那些趕鏢的肯定也是走不了的。」

莫之秋介面道:「是呀!思羽說的對。小雪和南宮兄不用心急。」

令狐小雪聽兩人這麼一說,覺得也對,心裡當下也放鬆了許多。南宮誠看到王思羽和莫之秋兩人甜蜜的儂偎在一起,不由的會心一笑道:「看來就快要喝兩位的喜酒了。」

莫之秋開心的一笑道:「是的,這喜酒回家就馬上辦了,我是擔不起這個心了,要是我這老婆真飛了,那我真不知道怎麼辦了。」

令狐小雪道:「聽你說來,怎麼好像話中有話,我就不信王姐姐還扔的下你這個獃頭鵝。」

王思羽拉著令狐小雪的手道:「不過,天威難測。我這些日子是被嚇夠了,有時想想『身不由自』這話說的還真對。」

南宮誠道:「才分別沒兩月,我卻看出兩位經歷過什麼大事,快說出來聽聽。」

莫之秋和王思羽相視一笑,莫之秋把這個小王爺訂親退親一事,給令狐小雪和南宮誠講了。

講完之後,南宮誠道:「那還真是老天爺的玩笑,還好那個什麼王爺把婚退了,不然只怕莫兄只好去跳湖自盡了。」

令狐小雪笑笑道:「有情人終成眷屬。看來王姐姐這次出來,就是急著拉莫之秋回家成親的啊!真是一點都不矜持了,還是堂堂王家大小姐。」

王思羽輕輕一笑:「不怕你笑,我就是來拉親的。能拉的到,我開心著了,哪還怕你這小妮笑?對了,光顧著趕路,還忘問了。程月兒到太湖去找你們了,你們沒有看到她?」

令狐小雪道:「沒有。我們到了那縹緲峰上,書沒找到,還被錦衣衛和富貴一派兩幫人逼的跳了湖,差點淹死在太湖中。多半是和程明中錯過了。」

莫之秋打趣到:「令狐小姐神劍無敵,還能打不過?」

令狐小雪道:「他們人那麼多,把我累都累死了,還打什麼打。不過,要是不照顧這位武當的少俠,我一個人要逃,只怕也不會去跳湖了。那麼高的峰上跳下去,沒有去見龍王爺,還真要感謝老天保佑。」

南宮誠道:「是,是我沒用。不過,在湖裡的時候,要不是有我這個『江里不沉』把你大小姐救到岸邊,只怕。。。。。」話還沒說完,南宮誠看到令狐小雪兩眼一瞪,立時改口道:「只怕這區區湖水也難不住咱們的令狐女俠。」令狐小雪這才滿意的點點頭,不與南宮誠為難了。

南宮誠道:「我們收到消息,那天下第一鏢局,這次運的是三支重鏢。一個是那本奇書『逍遙決』,另一個是令人脫胎換骨的『萬年參王』和那能製作強大威力火器的『火器製造圖』送到到京城。」

莫之秋道:「我們也知道了。不過想不明白,這些東西這麼貴重,這消息怎麼會傳的江湖皆知。」

王思羽道:「這沒什麼好奇怪的,這三件都是世人夢寐以求的至寶,想打聽的人多了去了,一不小心就能傳的天下皆知。不過柳雲風此時想退鏢怕也是退不了,多半只能硬著頭皮往前走了。」

令狐小雪道:「別的我們不必管,只要能搶到那本書和那隻參王我們就大功告成了。」

看她說的如此輕鬆,三人不由的都笑了,也許真能輕鬆的搶到書和參王也未可知。過了一陣子,看雨小了一些,四人連忙披戴好斗笠翻馬上路,生怕錯過了那趟鏢。

到的開封城外,卻見得是一派好生紛亂而又忙碌的場面。大雨之中,數隊官兵押著一大幫挑著土石的苦力往北面趕去。那些苦力挑的擔子,看來頗為沉重,此時雨又大,走的十分辛苦,那些官兵不住的喝罵,不住的催促。

令狐小雪看不過去了,來到一個叫的正凶的官兵面前喝道:「你凶個什麼勁!這麼大雨,挑那麼沉的擔子,容易嗎?」

那官兵回喝到:「你這丫頭好不曉事,這黃河都快決堤了,還在這和軍爺糾纏。快快讓開,如果決了堤,這開封府都完了。」

南宮誠拉開令狐小雪道:「他們這是正事,不要管他們。這黃河一發水,誰也過不去了。那趟鏢定還停留在開封城中,我們趕快去找,千萬不能讓別人搶先奪去。」

四人進的城來,卻看在雨淋淋的街道上看到,一拔拔江湖中人朝同一個方向,蜂湧而去。四人心中生疑,也跟著那些人向前走。來到一十字路口,從旁邊的路口卻來出來黑壓壓一片人馬。那領頭之人在一下人撐著的大傘下,悠閑的走在雨中。

令狐小雪卻看清了這人,他就是富貴一派的十三少。那十三少別的本事沒有,看女人卻是一絕。王思羽和令狐小雪身披斗笠,又在這大雨之中,卻竟讓他給認出來了。

那十三少狂笑一聲,道:「總算在開封堵住兩位小姐了,此次在下是下了血本了,把家裡壓箱底的錢都偷出來了。這才請夠了這八百死士,來請兩位小姐。這次你們是插翅難飛了。」一揮手,身後那黑壓壓一片人就沖了過來。

莫之秋三人把毒傷未消的王思羽擋在後面,全力擋住那些死士的進攻。這次那十三少沒有吹牛,那八百人,卻實是重金請來的江湖亡命之徒,卻是有些真功夫。三人砍翻殺傷前面的,那後面的卻又踏著前面人的身體沖了過來。

莫之秋大喝:「走。」抱起王思羽就跑。令狐小雪和南宮誠全力殺翻幾人,一轉身跟著莫之秋飛奔而去。

這雨淋淋的大街上,數百手提單刀的人狠命的去追前面兩男兩女,嚇的那些街坊路人連忙關門閉戶躲了起來。莫之秋四人飛也似的往前跑,卻看到前面一座三層高的大酒樓出現在眼前。那酒樓前面是一個開闊的小廣場,那小廣場中站了好多武人。那些人,幾個一群或數十個一群,分成好多群,涇渭分明,神情凝重,持兵亮器的站在雨中。

後面的那些死士追的太緊,四人那裡來的及細想,強提一口氣連縱幾下,穿過那些小廣場上的人群衝進酒樓。那廣場上的人剛反應過來,發現有人衝進了酒樓,就看到街上黑壓壓的一片人馬向自己沖了過來。出於人的本能反應,那些廣場上的眾武人齊的抽出自己的刀劍,一同砍向那些向自己衝過來的人。

一時間刀劍碰撞之聲,叫罵聲,中刀后的慘叫聲,響徹了開封府城。

四人衝進了酒樓,發現這裡面的人不比外面的少,一樓大堂和二、三樓的欄杆處都是面目嚴肅的武人。這些人的目光全聚在,一個身著紅衣的人的身上,對於此時樓外震天的打鬥殺喊聲卻充耳不聞。紅衣人,身形沉穩,氣勢逼人,讓天下高手都側目,神魔見了也讓三分。她站在一群錦衣衛的面前,面色陰沉,樓里的所有人都能從她身上感到一股讓人心驚膽寒的殺氣。

令狐小雪和南宮誠一看到此人,不由而主的同時高叫,令狐小雪叫的是:「程公子。」南宮誠喊出的是:「程小姐。」那程月兒一聽兩人聲音,真是如聞到這天下最神奇的妙樂。她立轉過頭來,當看清楚令狐小雪和南宮誠好生生的站在那裡,那如岩石般冷峻的臉龐,立刻綻放出如春天一到百花齊放般歡快而溫暖般的笑容。

程月兒拋下錦衣衛,飛快的跑到令狐小雪和南宮誠的面前,擁抱住兩人,開口道:「還好你們沒事,我的這心都快碎了。」

令狐小雪開心的道:「還好,我們都沒事,你怎麼在這裡。」

程月兒道:「我還以為你們被害了,所以一路退蹤這些錦衣衛,為你們報仇,終於在這裡把他們追上了。」

樓里的人都被這程月兒的舉動搞的莫明其妙,怎麼剛才還殺氣衝天的,此時卻又變的柔情似水。

錦衣衛指揮史上官雲見程月兒這個大魔頭退了,不由的心中鬆了一口氣,從錦衣的人群中站了出對程月兒幾人道:「我就說是誤會,現在相信了吧!如無別的事,還讓各位出的此樓,來這裡的眾人只怕還有些上不得檯面的事要做。」

令狐小雪哼了一聲道:「你叫我們走,我們偏不走,有什麼上不得檯面的事,小姐我偏要看。」

上官雲被令狐小雪一頂卻一點也不生氣,開口道:「也好,反正現在樓中是三江五嶽英雄會,也不在乎多了幾位。」

莫之秋和南宮誠用目光掃了這樓中的眾人一遍,卻發現這裡的人真是形形色色,並又深藏不露,能感覺的出高手眾多。南宮誠和莫之秋交換了下眼神,把王思羽三人帶到一個角落,細細的來看下這裡就要上演的好戲。

上官雲也在不去管他們,一提氣高聲說道:「想不到,為了一趟鏢,卻引的這麼多英雄好漢來到這開封之地。我方才聽聞黃河訊危,開封府以是個兇險之地。大家都是為了鏢中三寶來的,不要在做什麼靜觀其變的傻事,劃出道來,痛痛快的了結了此事,方為上策。柳總鏢頭你說呢?」

柳雲風此時面色鐵青的從鏢局眾高手中走了出來,他不明白自己精心設計,連發了十六隻假鏢做餌,卻還是半路上被這麼多人圍著了。柳雲風冷冷的開口道:「上官大人,閣下身居要職,我護的是給當今皇上的賀禮,你不來助我禦敵,卻也來劫鏢。」

上官雲還沒回答,從來身後走出來當今宮中的紅人郭二總管介面道:「笑話,當今的天子本不不該是朱常洛,撒家來此就是為了把三寶送給真命天子,以振朝綱。」

此時,卻聽樓上一人開口道:「好個郭二,就你所說的這些話,立時就該誅滅九族。」

郭溯一笑道:「王大總管,我早知你在這裡了,不必藏頭露尾的了,你這個老賊出來吧,不要總是見不得人嘛。」

王安在一眾東西兩場高手的簇擁之下,下的樓來。王安輕輕一笑道:「郭二啊!今個是怎麼得,嘴怎麼這麼臭,在宮中你不是老在撒家面前搖尾巴嗎?」

郭溯笑的更燦爛,回道:「您老今個就當心了,只怕過了今朝兒,就在不會有人在給您老搖尾巴了。」

王安微笑道:「我把東西兩場的高手都盡數帶來,只怕你們那些錦衣衛不夠看的。」

又聽一人長笑道:「本王的手下想來也不是吃素的,不知王總管是否看的上眼。」

王安面不改色的道:「都說福王沒有什麼福氣,沒想到卻看出霸氣來了,看來外間傳說福王有些低能,不過是王爺裝出來的吧。」

福王哈哈一笑道:「還是把你的真主子叫出來吧,我看你根本沒有忠於當今那位天子。」

梁王從王安身後走了出來開口道:「本來孤以為能涉身犯險的只有孤這個傻王爺,不想哥哥你也傻啊!」

福王道:「我們多年不見了,卻不知能在這種這個場面上見到,弟弟自己當心啊!其實你大可不必來的。」

梁王道:「我是放心不下啊!」

福王回道:「對極了!我也是放心不下啊!」

看這幾拔人說的火熱,江湖中人中有人開口道:「不要以為自己官高爵厚,就不把天下武林放在眼裡,看到沒這裡這麼多,都是江湖上的真英雄。」

王安一笑道:「哪能看不起江湖上的好漢呀!我們只是續續舊。江湖上的朋友們來劫鏢卻又是為何?」

那人回道:「到了這個份上還看不出來?不就是為了『天下第一』嗎?」

王安道:「哦!那本奇書。不過你們這些黑道上的剎星來劫鏢也還說的過去,可那邊的眾人卻是白道八大門派的高手,他們到此又是為何。」

那邊八大門派的人回的乾脆:「我們是來阻止他們得到奇書,成為『天下第一』的。」

看這武林人士眾多,王安略一思所道:「其實,這一趟鏢本就分為三寶,不如讓柳總鏢頭把三寶擺出來,要爭什麼就去爭什麼,這樣大家都有個明確的目標,也少些不必要的對手。」眾人一聽,覺得此話有理,紛紛喝叫柳雲風拿出寶物。

柳雲長嘆一聲,卻知這個場面是決無法挽回,一狠心把三寶分別放在三個八仙桌上高聲問道:「到底是誰把我鏢局行蹤宣告天下的。」

只見從人群中走出一個男一女兩人,那女的回答:「是我。」

柳雲風道:「你是?」

女的回答:「『神偷奇騙』雲雨。」

柳雲風恨聲道:「好,好,好,又是你們兩個,你們對處心積慮的處處針對我,到底是為了什麼?從你們以偷騙術成名天下起,就次次欲引我出手擒之,這樣針對我,究意是為了什麼?」

雲琪答:「家父是『神偷』雲技高。」

柳雲風聽了,愣了一下,答道:「技高的女兒,好手段啊!不過就你們倆要報父仇只怕還不夠份量。」

當柳雲風擺下三寶時,那樓中眾人根本沒有心思去聽他說些什麼,都走到紛紛自己想要的的寶物面前,做好準備,欲下手奪之。

此時,十三少終於帶著眾人殺了進來,當他看到程月兒時,當場呆住了,獃獃的走到程月兒五人的面前。

令狐小雪看到他這個樣子不由一笑道:「那邊,寶物都擺好了,你還不去佔個位置好奪寶,來我們這做什麼?」

十三少用袖子擦了擦口水道:「那些東西對我來說就是糞土,三位姑娘才是真正的三寶,本公子要的就是你們。」

程月兒哪裡把他放在眼裡,對四人道:「一會我去搶那奇書和參王,你們自己小心。」

四人均點了點頭,令狐小雪開口道:「你也要小心,此地不善啊!」

程月兒心中道:為了我的幸福,不管怎麼樣,我也要搶到二寶,就是死也再所不惜。

那邊福王和梁王均帶著自己的部下,站在『火器製造圖』面前相互注視著。福王道:「不知怎麼的,從小到大你什麼都想和我爭,此次卻還要和我爭,為什麼?」

梁王道:「因為我們是兄弟。」

福王回道:「好個兄弟,都想爬到對方頭上去的兄弟。」

王大總管和郭二總管分別帶著東西兩場高手和錦衣衛,站在『萬年參王』面前對持著。王大總管道:「看來,你和我想要的一樣,原來心裡真真想要的,不過就是想成為一個男人。想不到堂堂大內二總管,心裡最渴望的不過就是成為一個男人,可悲可憐啊!」

郭二總管道:「彼此彼此,你不也是這樣的嗎?為何不搶那本返老還童的奇書,不也一樣嗎?」

王大總管笑笑道:「不用引開我,你我心裡想的一樣。」他們兩都拿不準那個寶物才真正有效,所以都決定先吃了參王在奪奇書修練,這樣才萬無一失。

王大總管又道:「我也想問。這麼多年來我想要什麼,你卻也總明裡暗裡的和我爭?」

郭二總管道:「因為我們是同僚,兵戎相見的同僚。」

一群江湖中人站在『逍遙決』的面前,也有人問:「我們又是為了什麼爭?」

有人答:「因為我們是朋友,爭名奪利的朋友。」

十三少也是一笑問莫之秋和南宮誠:「你們又是為什麼跟我爭?」

莫之秋道:「我們本就是陌路人,捍衛愛情,我必需要和你爭。」

所有最後的話語都說完后,每個人都默默注視著自己的對手,樓里變的靜悄悄的,那是一種生與死的寂靜,風雨欲來之前的平靜。樓外的風聲此時聽的是那麼得清楚,天邊不時傳來的雷鳴如戰鼓般的傳到樓內眾人的耳中。

在這麼壓抑的氣氛下,終於不知哪位忍不住了大喝一聲:「殺。」如平地里的一聲驚雷響,樓中眾人同時爆發出振天的怒吼,一齊向自己的對手砍去。頓時樓內殺聲一遍,刀光劍影,血肉橫飛。

雲琪和雨過街兩人不要命的出招,和柳雲風殺在一起。柳雲風不愧有「神刀」的稱號,在心神本就紛亂之時,刀法卻是不亂,穩中顯強招。雲琪攻的太猛,被柳雲風抓住一個破綻,一掌劈倒在地。柳雲風隨即就上前,猛的舉刀下砍,以結果雲琪。由於樓中太亂,旁邊一個被砍翻的人正好倒在柳雲風身上,柳雲風一頓,讓過那個倒地之人,向下砍的那刀就慢了一點。

雨過街如電般的沖了過來,擋在雲齊的身前,那刀正面砍在他的胸膛上,刀砍進他身體里的那一刻,他用盡全力把刀和柳雲風的手一起抱住。柳雲風用力一抽,卻沒能把手抽回來,就在那一剎那,還沒從地上爬起來的雲琪,一劍把那雨過街死死抱著,柳雲風縮不回去的右手,從肘部砍成兩段。

柳雲風感到右手一麻,又看到一股血柱噴了出來,不由的慌了神,被雲琪的長劍穿過了胸膛,緩緩的倒地而亡。

十三少這次的銀子花的是值當的,他的死士得確是不要命的,他們被莫之秋和令狐小雪殺了不少,但還是一點不退縮,硬是把對方逼到了牆角。莫之秋和令狐小雪把王思羽擋在一個靠窗的地角落,兩人擋住前面的死士。那些死士雖是兇猛,但一時間還是奈何不了莫之秋和令狐小雪。南宮誠卻在混戰中殺散了,想去幫莫之秋卻又是擠不過去,只能幹著急,只好去助程月兒。

程月兒出手奇高,身如鬼魅,但無奈樓中高手眾多,人又太擠,根本施展不開。終於讓她找到一個機會,她一腳把那個「逍遙決」踢到半空中,那些人不由抬頭一望,她趁眾人抬頭的那瞬間,又迅雷般的奔到參王那桌,飛快的抓起參王,一個反縱高高躍起把那「逍遙決」也搶到手中。這一氣呵成的動作做的當真漂亮,卻又顯出神功的不凡,不由讓人暗贊一個。

不過此時,她手持二寶,瞬間就成了眾矢之的,無數的刀劍暗器向她襲來。她神功強提十二重也只能擋開正面來的襲擊,背後的卻是怎麼也避不開了。就在這一瞬間,南宮誠從她後面一把她把她抱住,也不知多少兵器砍在南宮誠的身上,南宮誠吭都沒有吭一聲,就魂歸奈何橋了。

程月兒當場就呆住了,手一松把兩個寶物都掉落在地上。那些人一見寶物掉到了地上,一齊撲向那兩個寶物,根本不去管程月兒了。現在,再那些奪寶人眼中,寶物在誰手中,那人就必需死。

不多一會這樓中就遍地是死屍,和混身是血還在繼續撕殺的奪寶人。

此時,北邊傳來一聲巨響,可是這裡哪裡有人注意這個聲音。在窗邊的王思羽卻聽到外邊傳來急切的鳴鑼聲,隱約又聽有人大叫:「決堤了,黃河決堤了,快跑啊!」

王思羽心中一顫,忙對令狐小雪和莫之秋道:「快走,決堤了。」

莫之秋一聽,出強招逼退死士,一回頭道:「快上樓。」令狐小雪和莫之秋兩人強提內力,用出最強的招數逼退死士,殺向二樓。

來在大堂中間,卻看到程月兒抱住死去的南宮誠一動不動。令狐小雪一看到南宮誠死了,兩行淚水如泉般的涌了出來,莫之秋顫聲叫到:「南宮兄。」一把拉起程月兒就往樓上走,卻又看到雲琪跪在雨過街的屍體前大哭不止,又一把拉起雲琪。雲琪卻是掙開莫之秋的手道:「不,我要在這陪我的師兄。」後面的死士追殺的緊莫之秋急道:「決堤了。」

雲琪卻是一點也不在意,輕輕一笑道:「幫我好好照顧那些孩子,先謝謝了。」說完又跪倒在師兄身邊。莫之秋看她此意以決,輕嘆一聲轉身往樓上行去。

為了人間至寶那些人全都在一樓大堂拚命,不想二之上卻是空無一人。令狐小雪一邊痛哭著,一邊在樓梯上擋住追殺上來的死士。

福王和梁王同時抓住那圖,各不相讓,只聽呲的一聲,那圖被扯成兩半。

一直沒有露面的李奇,終於逮到機會搶到奇書,立時間七八把刀向他砍來。他讓過幾把刀,又用右手格開幾把刀,卻又有一掌兇猛的向他拍來,他以無法避讓,只好用拿書的手接住那掌。兩本奇書年代久遠,哪還經的住兩股掌力的衝擊,立時化成碎片紛紛揚揚的飛散開來。

王大總管終於砍翻郭二總管,把那參王拿到手中,正要放聲大笑,卻聽到一種從來都沒過的聲音,越來越大,越來越急。那聲音如大江怒吼,萬馬奔騰。正想細聽到底是什麼聲音,他身後的牆暮然間塌了下來,把他壓在牆下,他在倒地之時手一用力,把那參王握成了粉末。

令狐小雪快擋不往那死些時,她聽到了樓下十三少那十分興奮的大笑。隨著北面那屋牆的倒下,一瞬間樓下,只聽到一片慘叫聲。樓梯轉眼間也被沖塌,那些樓梯上的死士在慘叫聲中全部跌到那洪峰之中。片刻間,只聽那些慘叫去的遠了,漸漸的聽不見了。

絕世的參王,修仙的奇書,極品的火器圖,和那些為慾望而拚死搏鬥的強人們,一起淹沒在這無情的狂濤中。

為了王皇朝霸業的王爺,為了了卻終生遺憾的權宦,為了天下第一的江湖高手,為了絕世美女的少爺,為了金錢而拚命的死士,在這大自然怒水狂濤中是那麼的渺小,那麼的無力,原來這些人在在權勢,金錢和名譽的修飾下,卻也只不過都是滄海一粟罷了。

那水是一個勁的往上漲,眾人上了三樓,又聽樓下有柱了倒塌的聲音,被打鬥重創了的酒樓被大水沖的晃動起來。莫之秋只好帶著眾人從三樓躍上了隔壁的屋頂,一路向地勢較高的東邊行去。

帶著神情麻木的程月兒,加上武功全失的王思羽,還有那個痛哭不止的令狐小雪,好不易過了兩個水急之處,又涉過東門水還不深的地方,趁水還沒淹到東門這個高地,從這裡出城躲到地勢更高的小山上去了。

「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還。」

正是黃河岸邊開封城上,連日的暴風驟雨過後終見那一輪紅日掛天上。決堤的河水如群馬奮蹄奔流向前,又似一隻發瘋的怪獸吞噬著這世間的一切,那以往的小山變孤島,平原成湖泊,往日高聳的城樓只露出少許在水面上,所有的房屋幾所都沒於水下。

在地勢較高的小山上,卻后餘生的六人精疲力盡的坐在地上一言不發。

程明中獃獃的抱著已死去多時的南宮誠,天下間也許再沒有什麼能在引起他的注意。

莫之秋和王思柔手緊緊的握在一起,對於昨晚的驚心動魄兩人都心有餘悸。

令狐玉兒的淚水順著臉頰往下流著,和殘留在臉上的河水混在一起,分不清那是淚水還是河水;當一個人發現你自己卻實擁有很多,但你真正想要的你卻永遠不能擁有時,你不哭還能做什麼?

這寬闊的水面上一艘大船緩緩駛來,由於不明水況大船不敢靠岸,放下一沙船向六人駛來。那沙船到的岸邊還未停穩,賀雲就飛身上岸直奔程明中。來到程明中跟前卻見程明中如痴如傻獃獃出神,賀雲連叫喚數聲都沒有反應。

賀雲在旁邊站了片刻,見這六人還沒有反應,看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就強行去拖程明中懷中以死去的南宮誠。那程
明中死死抱住那裡拖的開,賀雲一時火起用足了勁一把掌煽在程明中的臉上。只聽的「啪」的一聲后,程明中忽然放聲大哭起來。見他出聲了賀雲忙柔聲道:「走,跟我回去。」過了片刻程明中用凄涼無神的聲音回答道:「回那去?這天下還有我這樣的人的容身之地?」賀雲道:「回宮,那才是我們家。」

程明中道:「回宮?我還回的去嗎?」

賀雲道:「大總管,二總管和東西兩場認得你的人全葬身這開封城中,平陽公主已經出閣,宮中還有誰人認得你?」程明中獃獃漠然的說:「縱是如此,我回去也沒什麼意思了,這世上卻再沒有什麼能讓我活下去了。」

賀雲說:「孩子,你的不幸我體會最多,人生在世上如身處熔爐之中,十之八九皆不如意。你雖經大悲之事太多,但迴轉來看你卻能得多少人所求終不能得之絕世神功,這也算是有所得。如你一心求死,那南宮誠的心意也就白廢了,人也就白死了。你不管如何要活下去,不為別的只為了你懷中所抱之人。」

聽了如此一翻話后程明中低聲喚了兩聲南宮誠的名字,漸漸地神色平和下來不再哭了。他一抬頭對賀雲說:「縱沒人能認識我了,可在東場案底中定記有我的名字,如何回去?」

賀雲見他精神好多了心中寬慰,輕輕一笑道:「這個容易,交給我來辦。」他回過頭來對船上一太監招了招手,那太監快步來到他跟前道:「千戶大人有何事吩咐?」賀雲道:「小李子,這些年在外做偵事人(卧底)還乾的妥當,沒人知你的真實身份吧?」小李子答道:「小人緊記千戶大人的囑咐不敢託大小心從事,現下並無知我的身份。」賀雲點點頭道:「很好,這次回宮我定報與上鋒你的功勞好好嘉獎你,不過我要借你一樣東西。」小李子道:「千戶大人吩咐便是,那用說借。」賀雲又點點頭道:「你的忠心我會記住的。」說罷一抽出配分一刀將小李子砍翻在地,然後從他的衣拿出一個腰牌遞給程明中,一腳把小李子的屍體踢到水中。

程明中拿過腰牌漠然的看了看,把南宮誠的遺體放在沙船上,回過頭緩緩的看了令狐小雪一眼,又看了莫之秋和王思羽一眼,轉身上了沙船。

當沙船行的遠了,眾人聽到船上傳來程明中的悲泣的長嘯聲道:「上天事事皆負我,我定負盡天下人。」

令狐小雪目送那船消失在茫茫大水中后,又獃獃的出了會神,然後慢慢的站了起來,看著莫之秋和王思羽道:「我要回家,我好想我的父母,再見了。」說完去尋找能繞水而行的路,自己個走。

在這連綿的小山上,那怒水之旁,卻只剩下王思羽和莫之秋兩人。

王思羽道:「我看到程明中走之前,他好像在找什麼?」

莫之秋道:「他要找的,永遠也找不回來b了。」

王思羽又道:「那小雪呢?」

莫之秋道:「她找到了不該找到的。」

王思羽道:「我呢?」

莫之秋一笑道:「你找到了最適合你的。」

王思羽道:「你呢?」

莫之秋道:「我找到了天下間最美麗的。」

王思羽開心一笑,道:「碧畦廬屋。」

莫之秋會心的接道:「白頭到老。」

兩人甜蜜的相擁在一起,也消失在這荒山之上,尋找那回家之路去了。

此處,空留下水天一色,萬里洪峰無人煙,卻又好似聽見有人在天邊高歌:

江山笑,他笑紅塵太紛亂。滄海笑,卻道人生亦苦短。

上一篇[銀灰楊]    下一篇 [美國媒體]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