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滅邪》,由仙俠作家夜行月創作的優秀仙俠文學作品。

《道德經》曰:「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萬物負陰而抱陽,沖氣以為和。」由無名大道化生混沌元氣,由元氣化生陰陽二氣,陰陽之相和,生天下萬物。

天下有了萬物,也就有了正邪之分。正者,胸懷大度,為國為民;邪者,居心叵測,為利為己。自古正邪不兩立,於是就有了正邪之爭,這場爭鬥綿延數萬年,一直到今天。

1 《滅邪》 -第二章太乙真人

「太乙真人?哪吒師傅?」

「正是,呵呵,看來還是我徒兒名氣大!」

「太乙真人,哪吒,那,那,那都是封神演義里寫的東西,怎麼會,怎麼會!」江子羽一陣結巴,都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了。

「書里說的東西並不全對,用不著全信,你先聽我說完。有問題過會再問。」看見江子羽又要打叉,太乙真人慌忙加上一句,江子羽把快出口的話硬生生的咽回肚裡,點了點頭。

「你剛出生之時我就去見過你,你這幾天所做之夢,就是我使的一個小法術,讓你有個心理準備。」

江子羽此時腦子正在飛速運轉,眼前看到的,聽到的都早已超出了自己的知識範疇,究竟是怎麼回事,

老者一捋鬍子,繼續說道:「今天下午你所看見的並非夢境,而是確實發生了。你們的那個老總,是被一鬼魅上了身,所以才有你看到的那一幕,我去的時候,順便給你的那些同事使了個障眼法,所以只有你一個人看見了真實的情況。」

太乙真人說到這裡,停了停,看著江子羽的反應,江子羽揉了揉太陽穴,發出了一聲呻吟道:「鬼魅?上身?這都什麼跟什麼啊。就算你說的是真的,為什麼就讓我一個人看到?」

太乙真人含笑道:「我先問你個問題,你相信有神仙,妖怪,鬼魂這些嗎?」

江子羽沉思了會,才抬頭答道:「我相信有,先說我這幾天做的夢吧,本來我一直想不明白,但是您說了是對我使了個小法術,就能解釋的通了。還有今天下午發生的事情,如果按我所接受的教育來分析的話,一切根本說不過去,您說您是太乙真人,是神仙,那就都好解釋了。再說,古今中外,大量的書籍資料上都有對鬼神的記載,儘管有不少科學家提出一個又一個的看法來解釋,不過我還是相信這個世界,鬼神之類的確實有,只是平常人看不到罷了。」

「好,你相信那就好解釋了」,太乙真人高興的捋了捋鬍子,接著說道:「我先簡單的和你說下,日後再和你詳述。其實這個世界正如你所說,鬼神妖怪自古有之,最早的有盤古開天地,女媧造人,這些都是事實。而之所以你們沒有見過,是因為仙,妖,鬼這些屬於一個層面,人類又屬於另外一個層面,兩個層面互有禁制的。不過,我們這個層面的。。。生靈吧,這樣你比較好懂,只有法力高深的可以隨意進出你們的層面,其餘的要想進入是難如登天,但是也有偶爾誤打誤撞突破了禁制來的。而且所有除人以外的其他生靈都有個不成文的規定,就是不允許干涉人界的事情。當然也有一些心懷不軌的,並不遵守這個約定,他們一旦來到人界,那就是人界的災難。現在你懂了嗎?」

「。。。懂是懂了,不過就是聽起來太玄,那是不是除人外的其餘種族都是有法力的,就像小說和電視里演的那樣?」

「呵呵,你說的很對,其餘種族或強或弱,總歸有些法力的。其實凡人中也有一些修鍊者有法力,只是不常顯露而已。而凡人修鍊有成的話,就有可能進入到仙佛兩界。」

「這樣啊,我大致明白了,大部分的種族都是由人修鍊而來,包括鬼,也是人死後變成的吧,還有,除了仙佛,應該還有其餘的種族吧?」

「呵呵,孺子可教阿,這麼快就接受了,真不愧是史。。。」說到這裡,太乙猛的住了嘴,江子羽疑惑的看著太乙,問道:「史?史什麼?」太乙真人支吾著說到:「史,史,我說你是適合修鍊之人。」

江子羽有點不好意思的撓了撓腦袋,笑道:「對了,那您找我是為了讓我修鍊嗎?就像書上常寫的那樣,怎麼說來著,渡我成仙?|」

「哈哈,我找你並不僅僅是想渡你成仙,這個說來話長,日後自會告訴於你,不過,我卻是想收你為徒,好讓你在人界降妖除魔!」

說完,太乙真人打住不語,兩眼含笑的看著江子羽,江子羽一時福至心靈,猛的反應過來,翻身跪下,嗵嗵嗵的朝著太乙真人磕了3個響頭。

太乙真人含笑受了江子羽的三拜,伸手扶起他,說:「呵呵,好徒弟,為師的沒什麼送你的,就先把這柄九環錫杖送給你吧,這是為師當年用的法器。」說完,手上憑空多了把禪杖,只見錫杖頂端鑲嵌著9個如核桃般大小的圓環,通體光芒四射,一看就是寶貝。

江子羽欣喜若狂,趕忙伸手接過。太乙真人又說道:「這個錫杖可大可小,全憑你心意了,而且本身可以變化,平時你可以把它變成一隻筆,用的時候直接拿出來,心裡默想它什麼用,它就會變成什麼樣了。」

「謝謝師父!」

太乙真人又說到:「我在傳你仙術之前還要準備些東西,今天是來不及了,我先幫你把天目打開。」

「天目?什麼東西?」

「就是天眼,從古到今,只有兩人天生擁有,你的只不過自我封閉了而已。二十年前,怕你因天目惹禍上身,所以我把你的天目封了,現在可以再打開了。」

江子羽摸了摸腦門,疑惑的說:「兩人,那另一個是誰?我怎麼沒發現?」

太乙真人沉吟了會道:「另一個人以後我會告訴你的,你還記得你我初見時我說過的一句話嗎?」

江子羽此時腦中如明鏡般清澈,答道:「您說我竟然能看見你,天目的威力果然不同凡響!」

「對,當時我是以仙體狀態出現的,凡人根本不可能看到我的,但是你卻可以,這都要歸功於你的天目,你在轉世投胎時天目已自行隱去,化為兩顆黑痣。你的天目功能太過厲害了,尚處於嬰兒狀態就能看到仙體,現在不知道要到何種程度了!」

「厲害?師父,我聽不懂啊!」

「呵呵,慢慢的你就會明白了,你記住,天目一開,一切生物在你面前都無所遁形,但是你現在沒有修為,一些道行高深的你還是看不見的。等你修為高了之後,你就慢慢體會天目的功能吧!」

說完,不待江子羽答話,伸出右手食中二指,兩縷金芒直接射向江子羽眼睛上方。江子羽閉上眼睛,只覺自己眉毛上放一絲麻癢,想要用手去揉,忽聽太乙真人一聲暴喝:「開眼!」

江子羽緩緩睜開眼睛,四道金光倏忽射出,天目開了!

江子羽趕忙衝到鏡子前,仔細看去,自己雙眼之上又生雙眼,四眼如電,不覺嚇了一跳:「這,這,這還是我嗎?」太乙滿意的笑道:「這才是你本來面目,慢慢的你就會習慣了!我替你將天目神光斂去吧,不然太驚世駭俗了。」說完,大袖一揮,江子羽的天目中所射出的神光消失無蹤。

「但是,師父,我這樣還怎麼見人啊,出門還不就被別人當妖怪抓起來了?」江子羽看著鏡子的自己,越看越彆扭。

「呵呵,這個你不用害怕,既然是天目,豈是凡人所能看見的,好了,羽兒,我先走了,稍晚再來傳你修鍊之術。」話音未完,人已杳杳。

江子羽看著太乙真人消失的地方,有一點失神,摸了摸自己的臉,趕忙又向鏡子中看去,自己的天目還在,這才確定一切並不是個夢。

於是江子羽坐到桌前,開始仔細回味師父說過的話。原來這個世界還有這麼多的秘密,神仙妖怪果然存在,自古以來書中所載和人民口耳相傳的傳說故事也確有其事了。

小時候看到西遊記,封神榜這些電視劇時,就夢想自己有一天也能學的一身本領,降妖除魔,但隨著年齡的增長,這種夢早就不做了,沒想到現在竟然夢想成真了,不僅成了太乙真人的徒弟,從今以後還真要開始在人間降妖除魔了!

太乙真人帶著金睛獨眼鬼離開之後,金睛獨眼鬼問道:「師父,你確定子羽就是要找的人嗎?」太乙頷首道:「二十年前就確定了,他的天目印記太明顯了!」

「那師父,您為什麼不對他說實話呢?」

「還未到時機,日後自然會告訴他,他現在我們唯一的希望了!唉!」長嘆一聲,太乙真人的眼裡閃過一絲憂慮。

「對了,金兒,你去找你大師兄,讓他來我這一趟!」金睛獨眼鬼領命,掉轉雲頭,向著遠方飛去。

待金睛獨眼鬼消失之後,太乙真人也加快了速度,向著自己的洞府飛去。


 

下一篇[石駿]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