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烈火雄心》[美國電影]

標籤: 暫無標籤

這部表現滅火場景的驚險動作片,演員陣容強大,是一部富有寫實、寫情並讚頌英雄主義的大製作,感染力甚強,由真正的消防隊員編劇。但故事編得並不出色,影片的精華是火場的特效,極度逼真。

1 《烈火雄心》[美國電影] -劇情簡介

《烈火雄心》《烈火雄心》
傑克現在還能記起他第一次來到49縱隊報到時的情景:他那時候初出茅廬,戰戰兢兢,同時用充滿抱負,堅信可以通過自己的努力可以拯救更多被困火場的平民。接待他的是老消防員,縱隊的隊長麥克爾·肯尼迪,他老成持重,風趣詼諧,他很喜歡這個新加入的小夥子。

在消防隊成長的日子是快樂的,隊友們就如同他的兄弟一樣,無私地傳授自己的實戰經驗,隊長麥克爾是一名循循善誘的導師,更像一名慈祥的父親。在工作中,隊中溫暖的氣氛和隨時準備冒險的職業精神都一直激勵著傑克,在他們的帶動下,他快速成長,並且在許多消防任務中展現出自己優秀的職業素養和敏捷的身手。工作上一帆風順的傑克開始遭遇到來自生活的難題,因為隨時都要因為火警而離開家,他的妻子,蓮達經常抱怨他沒有更好地照顧她和孩子。而傑克對家人的愛和愧疚也深深地影響著他,在自己熱愛的事業、親密無間的隊友和家庭之間,他必須要做出痛苦的抉擇。然而就在這時,他也開始接觸到消防工作的另一面,他的一名隊友在一次事故處理中不幸罹難。

面對隊友的去世,悲傷和憂鬱的情緒開始在曾經充滿歡樂的49縱隊中蔓延,麥克爾試圖調整隊員們的士氣,但這談何容易,他最看好的傑克也漸漸萌生了退意,這更讓他感到一籌莫展。傑克剛剛因為隊友去世而對自己的工作和理想產生懷疑,正在這時,他卻意外地置身一場罕見的高層大火之中。現在他由一名從前的拯救者變成了等待救援的人,在這短暫的時間裡,他得以有了一次換位的思考,也經歷了一次對事業,家庭和人生的重新思考,在重新認清方向之後,他也意識到了自己的困境,樓層過高,氧氣不足,他必須協同自己的夥伴,戰勝這場來勢兇猛的大火…

2 《烈火雄心》[美國電影] -精彩看點

《烈火雄心》 
絕對100%真實拍攝的大場面火災場景

自從走進《烈火雄心》攝製組,導演傑伊·拉塞爾就很清楚他要著力表現消防隊員兩個方面的真實,他認為這兩個方面都還不曾在銀幕上有過恰當的表現:第一個方面是消防隊員面臨生死考驗時難以割捨的那種矛盾情感和家庭紐帶;第二個方面是就是大火本身所具有的特徵,它使人迷惑、慌亂,無法把握,就像許多消防隊員們說的那樣,它似乎長了一顆扭曲的心。

電影製片人一開始就決定在實際拍攝時要非常謹慎地在真正的建築物中製造那種所謂「受控」的真正大火,而不是僅僅依靠計算機或是在攝影棚內搭景。很顯然,出於安全和環境保護方面的原因,他們不能隨便把建築物付之一炬,不過他們要在保證演員、製作人員和社區安全的前提下儘可能製造出真實的效果。

「我們最終製造出了電影史上前所未有的最猛烈的大火,」拉塞爾說。「我們真的認為利用數字手段製作的大火完全不夠真實,而且在攝影棚內受到嚴格控制大火也無法讓我們得到真正的大火所具有的那種內在的狂燥感。所以,《烈火雄心》中100%的大火都採用了真正的大火。當你看到喬奎因·菲尼克斯爬過一座被大火吞噬的公寓樓的場面時,他的確是真的在爬過那座被大火吞噬的公寓樓。這是一部由角色推動劇情的影片,不過我真的認為大火的場景越是可信,觀眾就越是會被演員以及他們眼前的場面所吸引。」他補充道:「我當然不想再拍一部矯揉造作的好萊塢式消防電影。我覺得我們對那些英雄們負有責任,我們應該準確地表現他們,做到這一點的惟一途徑就是儘可能真實。」

好萊塢常青樹約翰·特拉沃爾塔和人氣極升實力派明星喬奎因·菲尼克斯「老少配」同台飈戲

銀幕上這一老一少的搭檔真的值得大家期待,約翰·特拉沃爾塔曾因《周末狂熱》與《低俗小說》而獲得奧斯卡最佳男主角的提名,而喬奎因·菲尼克斯2000年在《角鬥士》的出色表現也贏得過奧斯卡的垂青,影片無疑為兩人提供了一飈演技的平台。

約翰·特拉沃爾塔雖然多次獲得電影獎項的垂青,但是他最被人們津津樂道的仍然是他演藝生涯中戲劇性地幾起幾伏,不過人到中年的他,卻早已對此處之泰然。1977年和1978年,約翰·特拉沃爾塔先後主演了影片《周末夜狂熱》和《油脂》,在全世界範圍內,掀起了一股強勁的迪斯科舞熱。翻開那段時期的任何一種報刊,影迷們都可以看到約翰·特拉沃爾塔這個名字。他的大幅劇照被著名的時代周刊作為封面。進入二十世紀八十年代,約翰·特拉沃爾塔卻做出了一連串的錯誤選擇,接拍了一批無論在片酬還是在藝術水準方面都不夠檔次的影片,他的表演開始走下坡路,並被好萊塢尖刻地稱作「一個誤闖好萊塢的傻瓜」。

約翰·特拉沃爾塔的苦日子一直熬到兩位導演昆汀·塔倫蒂諾(QuentinTarantino)和吳宇森的到來。1994年導演兼劇本作家昆汀·塔倫蒂諾苦苦勸說特拉沃爾塔主演《低俗小說》。這部獲戛納電影節金棕櫚獎的影壇佳作重新確立了約翰·特拉沃爾塔在好萊塢的明星地位。十年後東山再起的特拉沃爾塔雖已不是當年的「青春偶像」,他的再次成功使他在好萊塢的地位穩固了許多,他自己也相信可以作到一切自己想做到的事情,不過2000年的一部《地球戰場》卻讓他在票房和口碑方面來了個「雙豐收」,這部耗資7千3百萬美元的巨作只收得1千多萬美元,而且一經面市惡評如潮。不過經歷過風雨洗禮的約翰·特拉沃爾塔當然不會對此太在意,而在未來繼續得意影壇相信也是可預期的。

1986年,在菲尼克斯12歲的時候,他在《天空夏令營》里演出了他的銀幕處女作。次年,他又出演了電影《俄國佬》,而1989年的《父母情》使得年紀輕輕的菲尼克斯儼然已經成為一位準明星。但就在這個時候,菲尼克斯以沒有適合他這一年齡的角色為由,暫時告別了好萊塢,與父親一起去墨西哥生活了好長一段時間。返回美國之後,仍帶有一身青春期的憤世嫉俗的菲尼克斯常常與哥哥瑞佛·菲尼克斯(RiverPhoenix)一道消磨時光。但1993年10月31日,他的哥哥瑞佛因吸毒過量而不幸身亡,成為籠罩著菲尼克斯日後生活的一個巨大陰影。菲尼克斯復出后的第一部影片《情深到未來》的劇本被他擱置了好幾個月,后經朋友反覆勸說,他才接受了這部影片。事實證明,該片對菲尼克斯的演藝生涯是極為關鍵的一步。正是依賴於該片的成功,菲尼克斯才順利實現了復出。1997年,菲尼克斯與麗芙·泰勒共同主演了《愛之夢》(InventingTheAbbotts)。雖然該片並不成功,但卻成就了菲尼克斯與泰勒之間的一段情緣。同年,菲尼克斯還與西恩·潘(SeanPenn)及詹妮芙·洛佩茲(JenniferLopez)一起出演了名導奧里弗·斯通(OliverStone)的《不準掉頭》(UTurn),98出演了賣座片《重返天堂》(ReturntoParadise)以及《土鴿》(ClayPigeons),99年與尼古拉斯·凱奇(NicolasCage)一道聯合主演了《8毫米》(8MM),而後則有更加成功的《家族生意》(TheYards)、《角鬥士》以及《鵝毛筆》(Quills)相繼推出。近年來,喬奎因·菲尼克斯參演了越來越多的商業電影,《天兆》、《鵝毛筆》、《熊的傳說》、《靈異村》等影片使他漸漸成為好萊塢炙手可熱的演技派明星。

繼13年前《回火》火爆銀幕之後,救火主題影片再度席捲中國

相較於美國軍人、警察等其他穿制服的國家工作人員,消防戰士露臉的機會真的太少了。對於導演拉塞爾來說,製作一部超越《回火》的消防英雄電影成為他雄心勃勃的目標。拉塞爾對消防員的生活耳熟能詳,他的叔父在消防局幹了30年,他最要好的高中同學後來也成了消防員,拍攝一部消防英雄電影是他多年的夢想。拉塞爾說:「我對他們再熟悉不過了,我打心眼裡渴望製作一部消防員都認可的電影。」《烈火雄心》圍繞整個消防站展開,它對消防員生活細節的刻畫是精準的。

過去的13年,除了《回火》好萊塢就再也沒有出品過純正的消防題材動作電影了。現在《烈火雄心》的誕生使單數變複數了,人們在關注影片的同時會不自覺地將它與《回火》進行比較。儘管約翰·特拉沃爾塔和喬奎因·菲尼克斯之間的師徒關係與《回火》中庫特·拉塞爾和威廉·鮑德溫的兄弟關係有些雷同,但《烈火雄心》不是《回火》的續集。《回火》中消防世家的兄弟倆卷進市議員醜聞的劇情值得商榷,而《烈火雄心》是圍繞整個消防站展開的,其對消防員生活細節的刻畫是精準的。換句話說,《烈火雄心》會比《回火》更貼近現實。當然《烈火雄心》還有更出色的特效製作群,其衝天火勢會更猛烈,火景場面會更宏大,最起碼你在《回火》里沒見過直升機參與救火與搶險。

《烈火雄心》《烈火雄心》
影片《烈火雄心》創造拍攝影片危險係數最高紀錄

電影製片家們往往以現實主義作為最終目標,既然選擇100%的真火場拍攝,那麼他們面臨的問題是如何在恰到好處地保證安全的前提下完成這部影片。在拍攝期間的風險管理方面,他們在大部分時間裡一直在走鋼絲。「從邏輯上講這部片就像是一場惡夢,」拉塞爾坦承道。「我確信這種救火題材影片為數不多的最大原因就在於它過於危險,它和在水下拍攝差不多,因為你需要戴著氧氣面罩進行拍攝!」

凱西·西爾弗補充道:我認為這部影片的製作人員和演員在拍攝救火場面時的勇氣非常可嘉,很少見到如此具有挑戰性的場景。那裡簡直太熱了,煙霧瀰漫,非常可怕。你會覺得在銀幕上看到的場面非常難拍,而實際上也的確非常難拍——我們甚至連真正的消防隊員在實際工作中根本不曾採用過的預防措施也全部用上了。」許多消防隊員在接受採訪時都一致認為好萊塢影片在表現熊熊烈火時有一點不足,那就是施放又濃又嗆、足以令消防隊員窒息的濃煙。為了讓攝製人員更好地理解煙的樣子和感覺,同時也讓他們了解電影製作者們想要表現火焰的其它一些難以言狀的特點,一部份攝製人員也被派到了消防訓練營,其中包括攝影師詹姆斯·L·卡特。通過令人難忘的強化訓練之後,卡特確信他最希望通過攝影機鏡頭表現的是大火所具有的那種瘋狂肆虐、不可阻擋的氣勢,簡直就像是脫韁的野馬。

由於拍攝影片中的7個「火景」時存在著安全隱患,所以對每個場景都做了周密計劃並且畫出了情節圖--但即使那樣也難以保證做到萬無一失。該片的消防顧問馬克·揚特補充道:「對於大火來說,不管你如何相信它已經得到了控制,但實際上--你根本不可能把它完全控制住,你無法預料大火會如何發展,你不能相信它,永遠不能。」比如說有一次喬奎因·菲尼克斯就被飛舞的火焰燒到,消防服開始燃燒。幸虧他受過訓練,再加上拍攝現場有著完備的防火措施,火焰很快被撲滅,他本人也安然無恙,但這個事故說明大火是多麼的難以預料,即使在拍攝電影時也沒什麼兩樣。

這部影片中最主要的那場大火安排在了一個高大的穀倉里。穀倉里的大火非常兇猛,因為過熱的糧食粉塵簡直可以變成炸藥,有可能會引發爆炸將整個建築物摧毀。傑克·莫里森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搜尋和搶救遇險者,他利用一個吊桶把他們從窗口送到外面。幾分鐘后傑克的下面突然發生了爆炸,他墜落了差不多三層樓的高度,掉進了穀倉中沒有出口的無人區,周圍都是碎磚瓦礫和滾滾濃煙。在拍攝穀倉內的大量鏡頭時,全體演職人員都必須載上自助式呼吸器來解決呼吸問題,以免發生窒息的情況。

3 《烈火雄心》[美國電影] -幕後花絮

《烈火雄心》《烈火雄心》
曾執導過《小狗跳皮》等影片的的傑克·拉塞爾被任命為本片的導演。他原來執導的電影多以劇情片為主,比如:《小狗跳皮》(MyDogSkip)、《不老泉》(TuckEverlasting)和《鐵軌盡頭》(EndoftheLine)等,而這部《49縱隊》的構架是以動作為主,劇情為輔,這對他局面的控制能力也是一個考驗。

儘管沒有掌控過如此大場面的大預算電影,但傑克·拉塞爾導演認為對於這部電影來說,他還是有先天優勢的:「我的叔父就是一名老資格的消防員,在消防局服役了30多年,而我高中時代的好朋友後來也成了消防員,我和他們都有過密切的交流,這讓我對消防員的工作和生活非常了解,那些激動人心的故事也時時激勵著我,可以說拍攝一部消防題材的英雄電影是我多年的夢想。」

同時,傑克·拉塞爾喜歡拍攝合家歡類型的電影,他對自己的作品唯一的要求就是能以情動人。他很重視表現家庭的力量,並表達自己對家人的愛戴和對生活的感激,這影響了他的每一部作品,《49縱隊》當然也不例外。傑克·拉塞爾相當注意不讓影片變成空洞的英雄讚歌,他說:「我們拍這部電影並不單單是用場面讓觀眾興奮——當然我並不是說影片不好看——我的出發點是要更準確地描繪那些救火的場面,讓更多地觀眾能夠更了解這個職業,同時也讓他們深入到角色的內心。」傑克·拉塞爾力求這部電影能夠區別於那些普通的英雄主義題材,他要求扮演傑克的菲尼克斯不要表現更多的個人英雄主義,他要注意挖掘人物內心,讓人們看到一個救火英雄內心的恐懼,軟弱,猶豫等等弱點。

傑克·拉塞爾沒有讓影片中包含太多的女性的表演,他希望完全用雄性的魅力來征服觀眾,他那些火熱驚險的救火場面之外,他還深刻地描寫了消防隊員之間深深的友誼以及他們敬業無畏的精神。菲尼克斯也表示他最喜歡的就是影片中對友誼的描寫:「某種程度上,這更像是一部救火版的《黑鷹落下》,這群小夥子不想丟下任何夥伴,他們之間的友誼令人感動。」

沈寂已久的約翰·特拉沃爾塔這次與《靈異村莊》之後人氣很旺的傑昆·菲尼克斯在本片中首次合作,相信這部影片將會是他重新振作演藝事業的良機。約翰·特拉沃爾塔曾憑藉1977年的《周末狂熱夜》和1994年的《黑色追緝令》兩度獲得奧斯卡最佳男主角的提名。至於傑昆·菲尼克斯也因在2000年《角鬥士》中的出色表演獲得最佳男配角的提名。這兩名性格派演技明星的首次合作必將碰撞出令人期待的火花。曾出演過《人性污點》的賈辛妲·貝瑞特扮演傑克的妻子,她上一次的演出就曾給人留下深刻印象,相信在這部充滿男性的電影中,她會有不錯的表現。

4 《烈火雄心》[美國電影] -幕後趣事

參加影片拍攝的臨時演員有一些是真正的芝加哥消防員。

羅伯特·德尼羅扮演的角色原型是一位真正的縱火案調查員。

縱火案遇害者的姓氏Cosgrove源於為羅伯特·德尼羅擔當技術顧問的芝加哥消防員兼作家William Cosgrove,而另一位遇害者的姓氏Seagrave則源於滅火器材製造商的名字。

片中出現的消防隊編號在現今的芝加哥消防署已經取消。

影片劇組為了拍攝需要一共翻新了6輛消防車,在拍攝結束后將其中5輛捐贈給芝加哥消防署,4輛用於一線滅火,1輛備用。

庫爾特·拉塞爾、斯科特·格倫和威廉·鮑德溫親自完成了片中的很多特技。

按照慣例,朗·霍華德在本片中同樣為弟弟科林特·霍華德安排了個角色--病理學家瑞寇。

調查員辦公室牆上的照片取景於影片拍攝現場,當時芝加哥消防署的消防員正在劇組製造的火場邊待命,以防不測。

了拍攝出火情的真實效果,攝影師曾著防火服持手持攝影機與火焰幾乎零距離接觸。

5 《烈火雄心》[美國電影] -精彩對白


Donald 'Shadow' Rimgale:In a word, Brian, what is this job all about?
唐納德:總之,布萊恩,這工作是關於什麼的?
Firefighter Brian McCaffrey:Fire.
布萊恩:火。
Donald 'Shadow' Rimgale:It's a living thing, Brian. It breathes, it eats, and it hates. The only way to beat it is to think like it. To know that this flame will spread this way across the door and up across the ceiling, not because of the physics of flammable liquids, but because it wants to. Some guys on this job, the fire owns them, makes 'em fight it on it's level, but the only way to truly kill it is to love it a little. Just like Ronald.
唐納德:它是有生命的東西,它能呼吸,會吞噬和仇恨。戰勝它的唯一方法是像它一樣思考。要知道火焰蔓延過門口爬上天花板不是由於易燃液體的物理作用,而是它想這麼做。做這種工作的有些人被火控制,被牽著鼻子走,而消滅它的唯一方法對它懷有一絲愛意,就像羅納德。

6 《烈火雄心》[美國電影] -影片製作

《烈火雄心》《烈火雄心》
赴湯蹈火--一部另類消防影片的製作

「9-11」慘劇發生之後,光榮而勇敢的男女消防隊員們前所未有地受到了全世界人民的關注。但是,很少有人能夠了解他們真正的日常生活情況。消防站屬於非公開單位,外人一般很少涉足,消防隊員們的個人生活通常也不為外界所知,包括他們的孩子、妻子、家庭以及朋友,而正是在這些親人的支持下,他們承擔著當今世界上危險性最大、要求最高、最不可或缺的工作。

因此,製片人凱西·西爾弗打算以電影史上前所未有的方式拍攝這部表現消防隊員的影片。按照西爾弗的構思,這部影片將以一種純寫實的風格探索強烈的傳統觀念、巨大的工作生活壓力、牢不可破的友誼、與生俱來的責任感、對家庭親情的需求以及面對慘劇時的承受能力,正是這些內容在日常生活中把消防隊員們凝聚在了一起。「我打算用質樸的寫實手法拍攝一部表現救火的電影,用以歌頌消防隊員們的非凡與崇高。」西爾弗說道。「我考慮拍攝的這部電影從根本上講是表現人物性格和人類情感的,同時也要著力展現救火時動人場面以及它能夠帶給觀眾的懸念。」

科里克首先就都市消防隊員以及他們的妻子們的日常生活做了大量的調查研究,採訪了數十人之多,了解他們生活經歷的方方面面——從他們生活中最不同尋常的故事一直到他們最難以啟齒的恐懼。他了解到的情況非常令人感動,使他受到了異常強烈的震撼,不過對他來說最大的挑戰是尋找一種最佳方式把他了解到的所有情況變成一個人的故事。最後,科里克終於找到了一種非常規的敘事結構用以表現他發掘出的多重故事內容:他圍繞著搶救一位消防隊員的過程編織了一個美麗的故事,這位消防隊員名叫傑克·莫里森,他對事業無比忠誠,擁有一個幸福的家庭,在消防工作中久經考驗。「我打算把傑克塑造成為一個在我看來具有某種象徵意義的消防隊員,他是一個顧家的好男人,愛自己的朋友,愛自己的妻子,但只要火警的鈴聲響起,他就會奮不顧身地去搶救那些素不相識的人,無論情況有多麼危險。」科里克說。

科里克完成後的劇本放在了導演傑伊·拉塞爾的桌頭柜上,這位紀錄片出身的電影導演拍攝過許多很有影響的影片,題材非常廣泛。拉塞爾當時正在考慮尋找一個全新的拍攝計劃,那天深夜他收到了這個劇本,本想放到一邊,但一拿起來就再也放不下,他用了半夜的時間閱讀和思考著消防隊員們的生活。「我被深深地打動了,」他回憶道。「讓我受感動的不僅僅是這個題材,更讓我受感動的是劇本中出現的那些角色們的生活,他們和你的生活密不可分。」拉塞爾當即便決定拍攝這部影片,而且他要以消防影片中不曾有過的親切感人的風格拍攝這部影片。「我一定要把這些人物栩栩如生地表現出來,」他說道,「我要讓觀眾領略到什麼是真正的大火,讓他們得到前所未有的感受。我不但要表現出大火的感覺,還要表現出人們在與大火搏鬥和拯救無辜生命時所經歷的緊張、恐懼和可歌可泣的事迹。」

他特別喜歡這部影片的結構——圍繞著深入挖掘傑克所從事的職業以及表現他的愛崗敬業精神而展開。「我想要達到的效果是隨著傑克的不斷成熟,觀眾對他的了解也越來越多,希望能夠吸引觀眾的不僅僅是他生活中的激情和英雄主義,也包括他生活中的痛苦和窘境,」他說道。「那些很清楚自己的生命隨時都有可能結束的人會怎樣生活?我想我們所有人都會非常關注這個問題。這是消防隊員們每日生活的真實寫照,對我們來講將永遠是一種激勵和鼓舞。

《烈火雄心》          
開赴消防訓練營:對演員進行訓練

救火並非僅僅需要勇氣,同時也需要憑技能和直覺,這些都可以通過強化訓練得到提高。強化訓練以其難度大和對人的要求高而著稱,可以真正考驗一個人的能力和膽量。為了打造一支在銀幕上能夠令人信服的非常團結的消防隊伍,《烈火雄心》的導演傑伊·拉塞爾要求他的演員們親身經歷一次艱苦的訓練,這已經不僅僅是在考驗演員們的責任感,實際上他們已經走進了年輕的消防隊員中間並且開始進入角色。就連拉塞爾也親臨消防訓練營對這部影片的主題和內容作了詳細介紹。

「訓練時要求演員們每天帶著重達百磅的消防裝備沖入烈火中,濃煙熏得他們睜不開眼睛,還要忍受近在咫尺的上千度高溫的炙烤。我覺得自己也應該親身體驗一下,」拉塞爾解釋道。「於是我也參加了一次,說實話……簡直太恐怖了。」消防訓練營的許多訓練項目簡直能讓人神經崩潰,其中有一項更是令大多數演員心驚膽顫--那就是走迷宮。這項訓練意在模擬被困在建築物中的情況,它要求你穿過一間漆黑一團、煙塵滾滾、瓦礫遍地的房間並且安全地找到出口,人們在裡面跌跌撞撞、磕磕拌拌、有時候還得爬行。這個迷宮令許多人大開眼界,它表明作為一名成功的消防隊員需要有何等堅強的心理素質和敏捷的身手。

「在迷宮之內真可以說是伸手不見五指,」拉塞爾回憶道。「由於需要想象周圍的地形,你幾乎開始產生幻覺,你真巴不得趕快找到出口,真是非常的困難和可怕。但對我來講也是一次不同尋常的經歷,因為它為我提供了視覺參考,有助於我表達消防隊員被困在濃煙烈火中時的忙亂狀態和艱難處境。」那座迷宮同樣也讓約翰·特拉沃爾塔吃了一驚。「消防訓練營對我來講是一次全新的經歷,」他說道,「不過最讓我頭痛的要算是迷宮,它簡直能讓你患上幽閉恐怖症,我真的再也不想做那件事了。不過我的確發現這種迷宮非常特別,它能夠改變人的生活,它可以實實在在地改變你的觀察方式,讓你有機會完全依靠直覺行事。」

還有幾位演員必須進行另外一項足以讓他們血壓升高的訓練,那就是僅僅靠一根細繩從高樓頂部降到地面。對喬奎因·菲尼克斯來說,走到熊熊燃燒的大火旁去感受上千度的高溫是最可怕也最刺激的一件事。「在真正的烈火旁邊的感覺真是令人難以置信。我們都在新聞中看到過那種場面,但是親身到現場去感受那種能把頭盔烤化的熱度完全是另外一回事。」約翰·特拉沃爾塔補充道:「還有一件事我原本不太清楚,那就是一場大火能夠產生多少濃煙——如果不是親身體驗你根本無法想象那煙的濃度有多大。也許你能在電視上看到一些情況,也許你看到了某人的赤腳,但僅此而已。而消防隊員們卻要帶著上百磅重的消防裝備非常艱難地在濃煙烈火中穿行。」

為這部影片擔任顧問的巴爾的摩消防隊員們饒有興緻地看著演員們進行訓練,那些在任何情況下都會被認為是儀錶堂堂的演員們艱難與疲憊、無助、疼痛和恐懼進行著搏鬥。「看著這些很堅強的人在拚命做著我們平常做的那些事,有時候會覺得很滑稽,有時候又覺得很榮幸。」揚特評價道。「不過我認為通過這種訓練可以使他們對我們的工作更加理解,反過來我們也從心裡更加敬佩這些通過塑造我們的形象來表現生活的演員們。」

大家一致認為喬奎因·菲尼克斯是《烈火雄心》的演員們中訓練最刻苦的一位--他參加了巴爾的摩消防學院冬季班的學習並且真的畢了業。然後他又到西巴爾的摩的一個消防隊工作了一個月,他在那裡參加值班,實地體驗了報警、火災和營救工作。消防顧問馬克·揚特說:「那時候,我在大街上根本看不出喬奎因和普通消防隊員有什麼區別,他真的做到了。喬奎因的確進入了狀態,我相信如果他真想做那份工作的話一定能做得非常出色。」「我認為表現好這部影片的每一個細節非常重要,」菲尼克斯解釋道。「我希望在現實生活中自己也能夠做到駕輕就熟。但是經過親身體驗之後,我開始擔心這部影片能否在銀幕上真正再現實際發生的大火,因為真正的大火具有完全屬於自己的特徵,而且根本無法預測,特技效果能夠把它真實地表現出來嗎?所以我感到最滿意的是《烈火雄心》特技組的出色工作,他們製作的大火感覺就像真的一樣,使我們所有人的表演也都能夠做到更加真實。

7 《烈火雄心》[美國電影] -主演介紹

《烈火雄心》喬奎因·菲尼克斯
喬奎因·菲尼克斯

英文名:Joaquin Phoenix
性別:男
生日:1974-10-28
角色:演員
生平:瓦昆菲尼克斯是90年代最出名的童星瑞凡菲尼克斯的親弟弟,今年二十七歲的他戲齡已經高達二十年。瓦昆菲尼克斯在《神鬼戰士》里擔任演出羅馬皇帝一角為他自己贏得美國影藝學院的青睞,獲得提名2001年奧斯卡金像獎最佳男配角的獎項,雖然未能獲獎,但是已經是非常重要的肯定。不像一般的美國家庭,喬昆的家庭家教嚴格,家中的一切都有嚴格的規範,但父母卻十分鼓勵孩子們從事表演,很自然的,喬昆就像父母希望的那樣做了,他緊緊跟隨他的哥哥瑞弗.費尼克斯和瑞恩.費尼克斯步入了演藝圈。

《烈火雄心》約翰·特拉沃爾塔
約翰·特拉沃爾塔

1954年2月18日出生於美國新澤西州,是義大利及愛爾蘭後裔。這個戲劇教師的兒子從小就在母親的教導下學習音樂和舞蹈,還參加劇團演出。16歲時高中輟學,他離開家鄉新澤西州登上了百老匯的舞台,到好萊塢之後,偶而參加電視演出。1975年,出演了電視系列劇《歡迎歸來,科特》而一炮而紅,由此成為名聞全美的明星。1977年和1978年,約翰·特拉沃爾塔的事業達到巔峰,他先後主演影片《周末狂熱》和《油脂》席捲全球,掀起世界性的迪斯科舞熱。

當他在《周末狂熱》中身穿白色西裝狂熱搖擺的時候,被當成馬龍·白蘭度一樣崇拜。1978年他獲得奧斯卡獎最佳男演員提名,並被卡特總統邀至白宮共進午餐。翻開那一時期的任何一種報刊,都會找到約翰·特拉沃爾塔這個名字。他的大幅劇照被著名的時代周刊作為封面。「永遠的約翰·特拉沃爾塔」,這不僅是他本人,也是更多的人對他的期望。





上一篇[暮更]    下一篇 [《四字聯音》]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