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無神論者做彌撒》

標籤: 暫無標籤

《無神論者做彌撒》是巴爾扎克鴻篇巨著《人間喜劇》中的一個名篇。是對人真、善、美的頌揚,體現了巴爾扎克理想主義傾向。

1 《無神論者做彌撒》 -簡介

《無神論者做彌撒》這是法國偉大作家170多年前寫的一篇小說。它在我心靈深處發生過震撼,對一些無神論者相信天國改變了我的看法。至今只要一提起這篇作品,就為作品里的主人翁——德普蘭外科大夫而感動。

《無神論者做彌撒》是巴爾扎克鴻篇巨著《人間喜劇》中的一個名篇。是對人真、善、美的頌揚,體現了巴爾扎克理想主義傾向。 

2 《無神論者做彌撒》 -主要表現

作品表現了德普蘭大夫,是一個徹底的無神論者,一個偉大的外科醫生,由於他習慣出色地解剖沒生出來的、活著、死去的人體,他並沒有發現人的肌體里有靈魂。成了一個堅定的無神論者。他對病人洞察入微,他對人體特徵一覽無遺,根據病人的氣質特點和氣候條件,確定給病人做手術的精確時間。他脾氣怪戾,他抨擊彌撒是鬧劇,然而德普蘭,不止一次去教堂做彌撒。誠惶誠恐地走進教堂,恭恭敬敬地跪在聖母面前。德普蘭這個思想和行動的矛盾,兩種不能相容的東西結合在一起成了一個謎,產生了吸引人和震撼人的力量。 

原來在德普蘭未成名之前,他是一個連買書、喝咖啡都沒有錢的窮大學生。他一直在發狂搬地用功讀書,過著孤苦無援的生活,直到有一次因欠房東三個月的租金,臨被趕走之際,和一個素昧平生的挑水夫布爾雅萍水相逢。布爾雅是一個孤兒,他苦熬了二十三年之後,已積下一筆存款。在了解了新相識的窮朋友的窘況之後,他放棄了一生奮鬥努力的希望:買一隻水桶和一匹馬,把所有的積累的錢,供給德普蘭準備畢業論文。他知道德斯蘭大任在身,「智力渴望的需要」比他的需要更重要。為了使德斯蘭吃上有益身心的豐盛食物,讓他買書,有咖啡提神好開夜車,布爾雅自己便只吃大蒜塗麵包,把全部的愛都傾注到布爾雅的身上。使這個差點餓死的窮大學生終於成了名人,他的身體收到了很大損害。德斯蘭醫生要報答他的時候,天真而單純的天主教信徒布爾雅只是要了一匹馬和兩個水桶。當然,布爾雅沒有失望,他牽著馬、馱著水桶,過上了他理想中的幸福生活。可惜,他很快病了,德普蘭大夫給他勝於國王看病的待遇,可是救不了他。臨終前死在德普蘭大夫的懷裡。布爾雅雖是個虔誠的教徒,可他並沒有要求德普蘭為他做彌撒。可是德普蘭大夫彌撒做了,無神論者去做了,而且比任何人更虔誠。

3 《無神論者做彌撒》 -作品啟示 

上帝在哪裡?誰見到過上帝?巴爾扎克問。這篇小說似乎告訴人們上帝就在你心裡。天上有一雙眼始終在注視著你,當這雙眼來源於一個你極其崇拜敬畏的人時,他才有可能不放棄完善自我的努力。這種信仰給人力量,讓人讚美。

巴爾扎克的作品富有時代氣息,具有非凡的藝術魅力。不少作品還帶有濃厚的浪漫色彩,我對他作品的印象是刻畫了一個個狡獪、貪婪、吝嗇的暴發戶的典型形象,揭露了資本主義社會人與人之間的金錢關係;刻畫了資產階級個人野心家的典型。是對上流社會必然崩潰的一曲無盡的輓歌。可這篇作品充滿對人類美好理想的色彩。

尼采吶喊過:「上帝死了!上帝永遠死了!我們把他殺死了!我們,兇手中之兇手,如何來自慰呢?」這段話中,既有對「世紀末情緒」的凝鍊概括,又有對「信仰危機」的深重憂患。一個世紀過去了,尼採的呼喊依然回蕩在當代人的耳邊。

巴爾扎克的這部作品使我在思索的矛盾里,有了啟示,人是要有思想的,有敬畏的,有感恩的,對普通勞動者的善良和樸實你應該看成天,看成地!

上一篇[傷害原則]    下一篇 [《墨子》]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