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獵國》是深紅網路百人基於世界級遊戲引擎BigWorld精心研發的一款即時制寫實網游。遊戲以西方三國鼎立為時代背景,融入首創的衛隊系統,使玩家體驗到更刺激更具藝術性的史詩級戰爭。

1 《獵國》 -基本資料

遊戲名稱:獵國

遊戲類型:角色扮演

遊戲特徵:奇幻遊戲

開發公司:深紅網路

運營公司:深紅網路

2 《獵國》 -遊戲背景

《獵國》《獵國》

這是一片充滿無限可能性的異界大陸

大陸的南方是一個古老但強盛的帝國——拜占庭帝國,這裡的人民有極強的進取心,他們不滿足於現狀,夢想稱霸整個世界。他們眼裡只有一個敵人,北方之地的奧丁帝國。奧丁帝國是原始部落發展而來,他們唯一的信仰就是力量。國王就是實力最強的部落首領,國王就是整個帝國的精神支柱。拜占庭人知道,他們有足夠的實力征服奧丁,而一旦消滅了奧丁,稱霸這個世界就指日可待了。但是西邊的島國蘭蒂斯卻暗地裡支持奧丁,更重要的是蘭蒂斯扼守住拜占庭的出海口。儘管蘭蒂斯遠沒有拜占庭強大,但有利的地理環境以及聰明的政治策略使得拜占庭對蘭蒂斯乃至奧丁無計可施,更何況大陸上還有很多不容小覷的種族勢力。因此,三國鼎立的局面出現了。

在三國勢力接壤的緩衝地——野火原的曠野上,有一位身世未明的少年。他自幼被一名神秘老者收養,在神秘老者的教導下,他練就一副好身手。老者離開人世后,為了生存,他標榜自己是一名獵魔人。野火原的歷練也的確使他成為一名小有成就的獵魔人。機緣巧合之下,他成為了帝國軍的一員。現在,他有了更遠大的目標:他獵的不再是魔獸,是帝國!他要成為這片大陸的王者!

你,就是這個時代的寵兒。未來之路將如何呢?是獵國成王,還是功敗垂成呢?僅以目前獵魔的實力,還遠遠不足以征服整個世界。大陸上遍地的強者等待你的挑戰,鬼魅莫測的魔法等待你的探索。而那位對你影響深遠的神秘老者的真正身份,你的身世真相,也將逐步顯露……

3 《獵國》 -特色系統

《獵國》《獵國》
衛隊系統

《獵國》的衛隊系統讓玩家擁有真正的軍隊。衛隊是絕對服從的部下,衛隊是實力彪悍的保鏢,衛隊是親密無間的夥伴。只要你一聲令下,多重角色轉換隨時進行!想擁有這樣的衛隊嗎?想就來獵國吧!

家族部落

《獵國》溫暖的家族系統將新玩家的無助和煩惱一掃而空。《獵國》設立「家族學徒」的新玩法,為新老玩家搭建一條互助雙贏的橋樑。作為家族長,更能帶領家族成員參與到野外激烈的部落領地爭奪中。想在野外地圖擁有完全屬於自己的一片天、享受佔地為王的樂趣嗎?想就來獵國吧!

資源爭奪

《獵國》是首款將資源爭奪作為核心玩法之一的網路遊戲。4種資源積累使玩家重溫即時戰略經典模式。特色種植系統更為玩家開闢多條資源爭奪的途徑。想為賴以生存的資源拼到最後、最終成為富甲一方的霸主嗎?想就來獵國吧!

多層次PK

《獵國》讓玩家在新手村就開始體驗最真實的攻城戰。生命本來就是無盡戰場,《獵國》大陸無處不戰鬥。豐富的戰鬥形式卻能讓玩家樂此不疲。講究技術的個人決鬥,講究戰術的部落戰國戰,還有四大戰役模式。想徘徊在暴力和睿智之間感受激蕩PK?想就來獵國吧!

4 《獵國》 -遊戲角色

獵國獵國

在《獵國》的異界大陸上危機四伏,要生存下去就必須擁有過人的實力。勇士們因喜好以及修鍊方式的不同,分別朝著三個方向發展。人們將這截然不同的三群人歸納為三大職業:法師,弓箭手,戰士。

法師

法師專註於魔法的研究,沉迷於種類繁多的法術上。能用魔法的人類很多,但只有少數睿智的人類才能精通魔法,魔法師的名號就是高貴地位的象徵。強大的法師很稀缺,因此也被團隊視為珍寶。

巫醫法師大多是一夥愛好和平的人,救死扶傷被他們奉為天職。他們嫻熟於把魔法運用於治療同伴。巫醫法師是團隊中不可或缺的角色,他們的作用是團隊生存能力的保證。但有時候巫醫法師也會耍上幾下惡作劇,用強大的法術去詛咒對手,那時候可千萬別被嚇住了。

術法法師通曉最強大的攻擊魔法。他們可以把魔法聚焦一點對敵人造成重創,也可以釋放大範圍的魔法攻擊多個敵人。體質較弱的術法法師自有一套保命的心得。與敵人保持安全距離、將敵人凍住都是他們的拿手好戲。

弓箭手

弓箭手善於觀察目標弱點,並遠處施襲,總是以最小的代價擊殺對手。箭無虛發、直中要害最能令弓箭手引以為傲。如鷹眼般敏銳的觀察力,如鬼魅般的追蹤能力,無不令對手不寒而慄。

強弓弓箭手精通射擊妙法,他們略懂魔法,把魔法注入到箭頭上,使得強弓弓箭手能射出多種效果的箭矢。縱使被身形和力量都比自己強大的對手逼近,也能利用敏捷的身手化險為夷;而一旦拉開距離,追風羽箭定會直指咽喉。

狩獵弓箭手則選擇強化生存能力。他們是少數把統馭衛隊看作一種藝術的人,衛隊在他們手下都是士氣高昂力增百倍。同時狩獵弓箭手也善於製造各種陷阱。能隱藏蹤跡的狩獵弓箭手往往能遠離戰局,要麼是指揮部下出擊,要麼是等待獵物自投羅網。有幸見到狩獵弓箭手出現在面前,恐怕也是離死亡不遠了。

戰士

戰士喜歡使用劍、斧類武器在高強度的近身對抗中尋求快感。戰士是勇氣和榮譽的象徵。戰士是團隊中的領袖,戰士始終站在戰線的最前端。創傷不會消磨戰士的意志,痛楚更能振奮戰士的精神。

血怒戰士對勝利的渴求達到極點,不喜好防禦的他們把精力集中到攻擊上,戰意旺盛的血怒戰士有強大的殺傷力,嗜血的個性更讓一切敵人畏懼。血怒戰士堅持著「可以被打倒,永不被擊敗」的信念。

守御戰士則以保護同伴為己責,沒有敏捷的身手和強大的殺傷力,但他們練就了如銅牆鐵壁般的防禦力,如同一個防護罩,阻隔於威脅與同伴之間。同伴的信賴將是守御戰士抵抗巨獸惡魔的力量來源。

 

5 《獵國》 -小說信息

 

基本信息


  小說名稱:獵國 
  小說作者:跳舞
  小說類別:異界大陸
  小說狀態:連載
  總字數:429916 字
  簡介:「不想謀朝篡位的權臣不是一個合格的權臣……
  總有一天,帝國的金幣上會印上老子的頭像。」
  ——夏亞雷鳴 
本書起點中文網首發

作者簡介

 
  跳舞【 起點專欄白金作家 】跳舞——陳彬
  原名陳彬,南京人。男,生日:8月2日。年輕未必有為,瀟洒但不英俊,特徵是喜歡邪惡路線和惡搞路線,實際上卻是心地善良的大好青年。所寫作品中的邪惡、狡猾、好色等元素,那絕對是憑空想象,而無實際經歷。
   

作者相關作品  

《慾望中的城市》 《輕劍風流》 《嬉皮笑臉》 《變臉武士》 《至尊無賴》 《邪氣凜然》 《惡魔法則》 《天王》 《獵國》
   
作者眼中的自己
  特徵:喜歡邪惡路線以及惡搞路線——必須說明的是,本人其實是心靈純良相貌英俊的大好青年!所寫作品裡面所有涉及到的種種邪惡黑暗好色狡猾,那絕對不是作者本人的真實寫照!!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編輯本段序章 
  總的來說,夏亞雷鳴算是一個標準的「土鱉」。
  土鱉的意思是指,他出身草莽,或者乾脆點,他就是一個出生山野的孤陋寡聞的粗人。
  比如,他每頓吃飯無肉不歡,最擅長的才藝是劈柴和打獵,而且一直到他十六歲的時候,還認為天底下最漂亮的女人是鎮子上那個跑著娃娃,腰部有酒桶那麼粗的一位賣菜的索非亞大嬸,儘管她已經是兩個孩子的母親了。
  還有他的名字:夏亞雷鳴。
  這個名字彷彿頗有幾分東方人的神秘色彩,其實只不過是在夏亞雷鳴三歲的時候,還沒有名字,老爹某一天喝醉了一拍腦袋,想起自己身為父親的職責來,抬頭看了看天,那天正好是夏天,而且還正好在打雷。於是,夏亞雷鳴有了自己的名字……
  由此可以想像,這個當爹的是如何的不負責任了。幸好取名的那天只是打雷,如果是下冰雹或者起沙塵暴的話……說不定他只能頂著「春沙塵暴」或者「冬冰雹」之類的名字鑽到某個山洞裡恥辱的過一輩子了。
  同時,夏亞雷鳴的粗鄙還表現在,他認為粗麻布比絲綢更好更結實耐用——當然,很重要的一個原因是夏亞雷鳴窮得叮噹響,基本買不起絲綢。你可以把這種心態理解成為吃不到葡萄的酸葡萄心態。
  當然,他很窮的最重要的一個原因是,他的大部分打獵來的收入,都要消耗掉一大半給老傢伙換酒——老傢伙就是夏亞雷鳴的老爹,不過八歲的時候,夏亞雷鳴就知道這個老傢伙根本不是自己的親生父親:八歲的年紀雖然還不算太大,但是至少已經足夠知道一些常識了,至少,從遺傳上來說,這個藍色眼珠的老傢伙,絕對不可能生出一個黑色眼珠的兒子。
  所以,八歲之後,他就拒絕再喊老傢伙「爹」。
  至於夏亞雷鳴的身世,老傢伙也說不清楚。用他的話來說:「在多年前的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我老人家在野外燒烤,剛烤好一隻野雞,才轉過大樹去撒了泡尿,回來的時候就看見你小子趴在我的火堆旁,一條烤好的雞腿就只剩下一半了。你知道當時我看見才只有一丁點大的小傢伙抱著啃了一半的雞腿,我腦子裡想到的第一個念頭是什麼嗎?」
  每次說到這裡的時候,老傢伙都會故意的搖晃兩下腦袋,然後一臉鄙意的看著夏亞雷鳴:「我想到的是……你這個小子,那麼小年紀就這麼能吃,將來一定會把老子吃窮!」
  順便說一下,老傢伙是一個老酒鬼,夏亞雷鳴則是一個小酒鬼。造成這個現象的原因是,夏亞雷鳴小的時候,某一次餓極的大哭,這個無恥的老傢伙居然為了偷懶,就拿了酒來灌給小傢伙吃。結果小傢伙還沒斷奶,就被老傢伙開始了酒鬼養成計劃。這個原因使得小傢伙的酒量增加極為恐怖,十三歲的時候,老傢伙就已經喝不過他了。也使得兩年前,這窮困的家裡實在無法同時養活兩個海量酒鬼,老傢伙就很無恥的宣布了對夏亞雷鳴的禁酒令。
  再順便說一下,夏亞雷鳴最引以為自豪的本事之一就是:劈柴。
  可這一點,也是他鄙視老傢伙的重要原因。
  原因是,老傢伙當初總是不停的吹噓自己是大陸上響噹噹的劍士強者,可惜夏亞雷鳴一輩子沒看老傢伙用過劍。事實上他們家裡也沒有劍,家裡所有的東西里,從造型上和劍最接近的東西,是丟在爐膛里的那把黑黢黢的火叉。
  當年紀略微大一點之後,男孩子總是喜歡舞蹈弄槍的,結果夏亞雷鳴聽信的老傢伙的自吹自擂,表示想向老傢伙學武,開始這個老東西還拿架子,可按耐不住夏亞雷鳴的軟磨硬泡,才終於勉強答應,就此開始了一段長達十多年的慘痛人生。
  什麼站樁挑水打熬筋骨也就罷了,至於每天用一種臭得能直接把人熏昏過去得草藥泡澡,夏亞雷鳴也忍過來了。
  最最讓他痛恨的是,老傢伙明明自稱是劍道高手,卻不肯教自己使劍!
  鎮子上的酒館曾經來過一個落魄的巡遊詩人,講過幾個大陸上著名的劍客的傳奇故事,當時讓年幼的夏亞雷鳴聽得如痴如醉,做夢都想像故事裡那些孤傲高潔的劍客那樣,白衣如雪,玄衣如鐵,手提一柄鋒利長劍,快意恩仇……那是何等的拉風啊!
  可老傢伙自稱是劍道高手,可教會夏亞雷鳴用的唯一的武器是:斧頭!
  別誤會,不是傳說之中那些高人用的戰斧或者斧槍。
  就是鎮子上鐵匠鋪里賣的那種六個銅板一把,附近山野村夫上山劈柴的標配。
  至於斧技練得到底如何,夏亞雷鳴也不知道。老傢伙曾經說過,他教夏亞雷鳴的這套斧技,其實走的是反樸歸甄的路子,一般使用斧頭的人講究的通常是准和狠,而老頭子則對夏亞雷鳴說:你什麼時候能把斧頭練出一個「巧」字來,就算到家了。
  准和狠,夏亞雷鳴知道是什麼意思。他十三歲的時候,就可以在五十步之外,一斧擲過去將一隻奔跑中的兔子的尾巴斬斷。
  可是到底怎麼才算是練出「巧」字訣,那就見仁見智了。至少,按照老頭子說的,要提著二十多斤重的斧頭,在豆腐上雕出一朵菊花來——這明顯就是刁難人嘛。
  其實夏亞雷鳴一直對老傢伙教自己的那套斧技有些懷疑,因為他每天練功的全部內容就是:劈柴,切豆腐,外加把打回來的獵物開膛破肚,分筋去肉剁骨頭。
  雖然心裡懷疑,不過這套「斧技」夏亞雷鳴還是練了足足十年。他練得很勤奮,但是每次練功的時候,老頭子都不做評價,最多就是抱個酒瓶子蹲在一旁邊喝邊看,眼神里也沒有讚賞或者不滿,永遠都是醉眼朦朧。
  直到一年多前,老傢伙病死之前,他才終於肯開口評價一下自己這個養子的武技了。只是,當時他說的話,卻讓夏亞雷鳴想了三天都無法確定,老傢伙到底是在誇自己,還是在變著法子拐彎抹角的罵自己——他自己倒是懷疑第二種猜測。因為在老傢伙最後卧病在床的那段時間想喝酒,夏亞雷鳴考慮到老傢伙的身體健康拒絕了這種要求——也是因為家裡實在窮得揭不開鍋了。
  大概因此招來了老傢伙的憤慨吧。
  嗯,老傢伙臨死之前是這麼說的。
  當時他用一種複雜的眼神望著自己的養子,

初章


 
    開始的時候,夏亞雷鳴為老傢伙的這番評價頭疼了好久。 
    以他並不算太好的文化水平,他只知道「有創意」似乎是一種褒獎的評價,但是,「死不瞑目」卻彷彿就是一個不太好的詞兒了。
    老傢伙對夏亞雷鳴的文化教育非常不負責,簡單的程度,僅僅能讓夏亞雷鳴僅僅在翻看老傢伙留下的一些已經發黃的破書的時候,可以勉強認得百分之八十的字,至於能看懂的,不超過一半。
    可就算是這樣,老傢伙還禁止夏亞雷鳴翻看他的藏書,為此夏亞雷鳴沒有少挨老傢伙的棍子。只有在老傢伙喝多了昏睡的時候,偷偷翻出來看一會兒。
    書里的一些東西,大多是類似於「騎兵」,「轉進」「迂迴」「包抄」之類的辭彙,要不就是什麼作戰方案,還有什麼多少輜重如何運輸,地形的各種布兵的方式,河灘作戰,平原會戰,峽谷伏擊等等等等
    開始的時候,夏亞雷鳴以為這些是戰爭故事,就和鎮子里那些落魄的吟遊詩人說的那些傳說的戰役故事一樣。可後來,他看出了一些不同。至少,老傢伙的藏書里的內容,絕對沒有吟遊詩人說的那些故事那麼精彩,甚至可以說的上是很枯燥無味。
    夏亞雷鳴曾經有兩次壯著膽子去問老傢伙,結果第一次的時候,老傢伙直接用棍子把他的腦袋敲腫了三天。第二次,老傢伙喝醉了,倒是沒有敲他的腦袋,而是一腳把他踹到,瞪著眼睛罵了幾句什麼「當年老子帶兵的時候,如果遇到你這種不聽話的小子,早就砍了……」
    好吧,按照這個滿嘴昏話的老傢伙的說法,他不但「曾經」是大陸著名的劍士,甚至還「曾經」是一個帶兵的將軍。
    真的是這樣么?
    至少,夏亞雷鳴清楚,一個將軍是絕對不會連酒都喝不起的。而老傢伙,連喝酒都只能喝最便宜的黑麥酒,那酒不但辛辣,還帶著一股子酸味。而且,就這點酒錢,還是從牙齒縫裡扣出來的哪。
    「他要是將軍,那老子就是帝國皇帝了。」這是夏亞雷鳴的結論。
    不過……關於自己的斧技的評價,老傢伙到底是誇自己還是罵自己?
    幸好,他不用再去頭疼了。
    因為說了這句話的一天之後,老傢伙死了。
    用老傢伙自己的話來說,他死的非常「有創意」。
    夏亞雷鳴去劈柴回來的時候,看見老傢伙趴在地上,已經沒了氣息。他是死在了路上——從床上爬下去,爬向放酒瓶的那個柜子。可惜,他太老太虛弱了,爬到了一半就斷氣了,臨死的時候,手還伸向了酒櫃的方向。
    從這點上來說,老傢伙是一個很有個性的人,就連死的方式,也個性得一塌糊塗。因為,老傢伙並不知道,柜子上的酒瓶早已經空了——那兒連一滴酒都沒有。
    夏亞雷鳴把老傢伙葬了。
    就葬在他們那棟簡陋得四面漏風的房子后,在山坡后找了一個凹地,挖了個坑,填了點土和石頭。可是在立碑的時候,夏亞雷鳴遇到了一個麻煩——荒唐的是,這麼多年,他甚至不知道老傢伙的名字。
    八歲以前,他喊他「老爹」,八歲以後,他喊他「老傢伙」,至於鎮子上的人對老傢伙的稱呼則是「老醉鬼」和「老混蛋」之類。
    在墳前坐了一個晚上,夏亞雷鳴嘆了口氣,劈了一塊木頭,在上面歪歪扭扭的刻了一行字:
    「老傢伙葬於此地,願他的靈魂安息。」
    他跑到了鎮子上,將家裡最值錢的東西——那把破斧頭賣了,換了三個銅板,又用這三個銅板換了一瓶酒。
    三個銅板一瓶的酒,無疑是這麼多年來,夏亞雷鳴買過的最「高檔」的酒了。
    但是他把這瓶酒倒在了老傢伙的墳頭,眼睜睜的看著酒流進了泥土立,他自己卻一口沒喝。
    到了天亮的時候,渾身凍僵的夏亞雷鳴才終於站了起來,他立在墳前,看著那塊木牌,眼神里有一些說不清道不明的東西。
    「好吧,老傢伙,你走了。現在只剩下我一個人了。」
    …………
    第一個要解決的問題是餵飽肚子。
    雖然他算得上是一個職業獵人。不,甚至可以毫不誇張的說,他可以算的上是附近方圓幾百里內最優秀的獵人。
    十三歲的時候,他一個人上山劈柴,就用手裡的破斧頭砍死了一條飢餓的嗜血狂狼——這種狼是生活在野火原上的一種低等魔獸,在攻擊狀態下的時候,它的皮毛甚至可以變得比烏龜殼還堅硬,它的牙齒可以將獵人的長矛咬斷,而且動作敏捷。
    可那次,夏亞雷鳴只用了一斧頭就砍掉了狼頭。
    輕輕的一斧頭。
    其實當時,只有十三歲的夏亞雷鳴已經嚇得快尿褲子了,當那條狼撲向自己的時候,他幾乎已經失去了意識,只是本能的按照平日里練了千百次的姿勢,將手裡的斧頭劈了出去。
    然後……他感覺到一腔熱烘烘的血濺在了自己的臉上,睜開眼睛的時候,面前的地上是一個齜牙咧嘴的狼頭,從脖子的位置斷裂掉了,狼身就在自己身體的後面。
    面對這個場面,他足足用了好一會兒才回過了神來,然後就是興奮。
    原來……我已經這麼厲害了?!
    可將狼屍背回去之後,當他興沖沖的將這件事情告訴老傢伙的時候,老傢伙還很不高興。他不高興的原因有兩個,第一個是:「你練了那麼久,如果連一隻小屁狼都殺不死,你乾脆找塊豆腐撞死算了。」
    而第二句話才是老傢伙發火的真正原因:
編輯本段精彩章節 
 
這些戒指上繚繞著古怪的黑色霧氣,夏亞開始以為,這是什麼亡靈的力量,聽見多多羅如此一說,倒是有些奇怪。    生命的力量?可為什麼看上去這麼邪惡和可怕?!
    「很簡單,因為這些生命力是被強行剝奪來的,並且,抽取生命力的魔法,本身就是從抽取亡靈的魔法改良的來的。」朵拉在腦海里冷笑。
    這個死在夏亞手裡的倒霉的魔法師,被夏亞和多多羅掏空了口袋,果然找到了一張藏得好好的羊皮冊,夏亞一把奪過來之後,看了幾眼后,上面滿是一些鬼畫符一樣的文字。
    「這是瑪吉克語,魔法師專用的語言,這是抽取生命力的魔法。」多多羅立刻嘆息,他貪婪的盯著夏亞手裡的羊皮卷。
    「希拉芬克亞最後一次在帝都奧斯吉利亞出現,在教會總部留下話的時候,同時在牆上寫下了一段魔法咒符。那段魔法咒符,就是他利用亡靈魔法,將亡靈靈力抽取出改良成為生命力提取術的辦法!」
    多多羅有些興奮:「雖然那段咒符被教會竭力禁止,但是依然通過一些渠道傳播了出去。這大概才是希拉芬克亞的本意吧,不過,很可惜的是,這個狂人留下的魔法符咒並不完全,至少他並沒有將完全提取的辦法留下,所以……按照那個辦法修鍊的話……幾百年來,也不知道有多少魔法師嘗試過了,可惜卻都無法修練到當年希拉芬克亞的那種級別。」
    希拉芬克亞的精神就在於:利用捷徑,使得更多的人可以獲得力量,但是即便是捷徑,也不是毫無門檻的一一隻不過他的意義在於,他大大降低的這個門檻。
    要修鍊希拉芬克亞留下的「生命詛咒術」,首先你得是一個亡靈魔法師!你必須學會提取靈魂靈力的法門,然後在這個基礎上,才能提取出生命力。
    第二個門檻,似乎是希拉芬克亞自己故意留下的……他留下的那個修鍊的法門並不完整,是一個殘缺版。按照這個殘缺版修鍊的話,修鍊者會發現,雖然可以提取到別人的生命力,但是在施展魔法的時候,依然會消耗自己的生命力一一隻不過消耗的程度減輕了許多許多。
    一個魔法施展出來,大部分消耗的是提取來的生命力,但是同時,魔法師自身的生命力也會少量消耗。
    這個少量只是相對的。雖然每一個魔法的消耗是少量的,但是積少成多,魔法使用的多了……魔法師本人必然就短命。
    希拉芬克亞故意沒有公布完整版的修鍊法門,他的用意沒有人能明白。
    後人在猜測這個天才做法的時候,有人提出了一種觀念,被少部分接受了:
    本質上說,希拉芬克亞是一個「高尚「的傢伙,繞便他製造了幾次瘟疫災難,他殺死了很多生命,但是他的用意,從頭到尾,就是為了追求力量。甚至這種追求,也是一種「無私」的體現。
    他的意義在於,他給世人留下了一個可能性,打開一扇門,指明了一條新的道路!而至於道路指明之後,這條道路怎麼走,他就不管了。而需要世人更多的發揮出自己的智慧去鑽研。
    如果他直接將完整版的法門公布出來,那麼……反而會造成*人們的惰性:按照這個辦法修鍊就是了。
    所以,希拉芬克亞的意義在於:他不是直接告訴你怎麼做,而是用他的事情告訴人們:一切都有可能!
    用他的話來說:「讓我趕著一群數量足夠的羊,我就可以挑戰一個魔導師!讓我趕著更多數量的羊,我甚至可以挑戰更強大的存在……」
    更強大的存在是什麼呢?
    讓人無限遐想啊。。。
    遺憾的是,希拉芬克亞的這種用意,後人並沒有貫徹。
    在他死後的數百年裡,他留下的生命詛咒術並沒有被發揚光大。
    一方面是因為教會對生命詛咒術的限制和壓制,另外一方面,也是因為殘缺版的魔法具有很多缺陷,而後來者並沒有出現如希拉芬克亞那樣的天才,將這個殘缺版補完。
    如果……每次施展魔法,都要讓自己減少幾年的壽命,這樣的代價,大多數人還是無法接受的,除非是身臨絕境同歸於盡的場合吧。。
    而第三個原因才是最關鍵的:殘缺版的生命詛咒術,修鍊起來具有一種「萬惡」的缺陷!
    ※※※
    如果是完整版的生命詛咒術,那麼修鍊的結果是什麼呢?
    理論上來說,只要周圍有足夠多數量的生命體,那麼魔法師本人的力量就是無限的!就如同希拉芬克亞自己說的「數量足夠的羊」!
    反正不用消耗自己的生命力!!
    但是殘缺版的生命詛咒術,這樣的無限力量的效果沒有了!因為魔法師本人依然需要消耗生命力,只不過。。。消耗的程度被降低了許多。
    而這樣的殘缺的作用,卻帶來了一個微妙的結果:
    級別的劃分。
    而這個結果,就讓人感慨了。
    別的魔法是有等級的,低階中階高階,一級到九級。
    而希拉芬克亞的天才就在於他本人可以無視等級!
    殘缺版的生命詛咒術,卻又有了等級的劃了分。這個等級的劃分,不再是魔力,而是魔法師本人的生命力的高低。
    或者的說。。。是你願意付出的生命力的多少來決定!
    你願意犧牲更多的生命力,你獲得的力量就強大,反之,就弱小。
    很多人無法理解,為什麼希拉芬克亞在打破了規則之後,卻又故意製造了這麼一個規則出來一一甚至有人惡毒的猜測,希拉芬克亞這是故意在報復世人。
    ※※※
    夏亞並沒有立刻答應多多羅的要求,而是暫時打發走了失望的魔法師扈從,一個人獨處,耐心的向朵拉求教:
    「生命詛咒術大體分為三類力量,所以正確的名稱不是詛咒術,而是,咒術,。第一種是占卜類。」朵拉聲音變得嚴肅!「別笑!占卜類有什麼可笑的!預測本身就是一種神奇的魔法力量。無論是拜占庭的高級神職人員,還是奧丁的大祭祀,都擁有這方面的領域的能力。生命咒術本身就來源於魔法本身,有這方面的能力,並不奇怪。
    「第二類是祝福加持輔助類。包括了精神輔助和身體輔助:勇氣加持,肉體癒合治療,力量加持,速度加持,甚至是生命加持,等等等等……」
    「第三類,則是攻擊性的魔法,這就恰恰和第二類完全相反了,剝奪敵人的勇氣,加深敵人的傷勢,吸取敵人的生命力等等……因為生命咒術不屬於其他系,所以它本身並不具備什麼風火水土系的攻擊屬性。」
    「根據這數百年來,人類魔法師對於生命咒術的總結和歸類,最高等的生命咒術一共分為九種法術:
    洞悉:占卜類。
    勇氣加持:輔助類。
    治療術,也稱之為生命補充:輔助類。
    力量加持:輔助類
    速度加持:輔助類。
    勇氣剝奪,或者稱之為恐慌術:攻擊類。
    生命剝奪,也稱之為僖害加深:攻擊類。
    力量剝奪,也就是衰弱術:攻擊類。
    速度剝奪,也就是遲緩術:攻擊類。
    可以看出,輔助類和攻擊類幾乎是將同一種魔法的效果完企逆反過來的。

小說目錄

       第一章 【走向外面的世界】 
  第二章 【野火鎮上無好人(上)】 
  第二章 【野火鎮上無好人(下)】 
  第三章 【黑街】 
  第四章 【處處埋死人】 
  第五章 【太不道德了……】 
  第六章 【夏亞和可憐蟲】 
  第七章 【用力「頂」】 
  第八章 【菊花殘,滿地傷】 
  第九章 【夏亞的「兼職」】 
  第十章 【規矩】 
  第十一章【高手?】 
  第十二章【夏亞劫道】 
  第十三章【王城四秀】 
  第十四章【寶藏】 
  第十五章【哥哥帶你去獵龍~】 
  第十六章【你好,地精。】 
  第十七章【夜宿紅色曠野】 
  第十八章【同類的慘叫】 
  第十九章【你比地精強】 
  第二十章【地精貴族?】 
  第二十一章【好名字!】 
  第二十二章【屠戮】 
  第二十三章 【兩個理由】 
  第二十四章【食屍怪】 
  第二十五章【誘餌】 
  第二十六章【短兵相接】 
  第二十七章【夏亞的火叉】 
  第二十八章 【沒安好心】 
  第二十九章 【處男之心】 
  第三十章【一絲悸動】 
  第三十一章【一顆死人頭】 
  第三十二章 【尋龍】 
  第三十三章 【地精美型男之哀傷】 
  第三十四章【炭燒土鱉】 
  第三十五章 【鍊金術】 
  第三十六章【你很面熟啊】 
  第三十七章 【倒霉的多多羅】 
  第三十八章 【和你拼了】 
  第三十九章 【屠龍之戰】 
  第四十章【痛打落水龍】 
  第四十一章 【堅硬如鐵】 
  第四十二章【傳說之中】 
  第四十三章 【永恆之淚】 
  第四十四章【暫別】 
  第四十五章【火叉的秘密】 
  第四十六章【發達了!】 
  第四十七章【幸福,只是影子】 
  第四十八章 【暗夜御林】 
  第四十九章【十步緋紅】 
  第五十章 【破殺千軍】 
  第五十一章 【別離】 
  第五十二章 【城頭變換大王旗】 
  第五十三章 【強拉】 
  第五十四章 【跋扈將軍】 
  第五十五章 【榮耀之軍】 
  第五十六章 【不是好東西,友善】 
  第五十七章 【第一次任務】 
  第五十八章【敵襲】 
  第五十九章【戰爭,就是戰爭】 
  第六十章【晉陞】 
  第六十一章【民夫營里的故人】 
  第六十二章【多多羅的悲慘命運】 
  第六十三章 【戰前準備】 
  第六十四章 【兔子快跑】 
  第六十五章 【軍中觀察特使】 
  第六十六章 【突進】 
  第六十七章 【殺氣!殺氣!(上)】 
  第六十七章【殺氣,殺氣(下)】 
  第六十八章 【柯柯蘭】 
  第六十九章 【獸魂戰士】 
  第七十章【老子宰了他!】 
  第七十一章【箭!箭箭!!】 
  第七十二章【大功】 
  第七十三章 【傳說都是騙人的】 
  第七十四章 【前進】 
  第七十五章 【想學嗎?】 
  第七十六章 【沉重的包袱】 
  第七十七章【武神黑斯廷】 
  第七十八章 【誰玩死誰?】 
  第七十九章 【龍騎士】 
  第八十章【土鱉進階】 
  第八十一章 【夏亞的決斷】 
  第八十二章 【火線晉陞】 
  第八十三章【殺死奧丁人!】 
  第八十四章 【死戰】 
  第八十五章【黑斯廷!可敢一戰?】 
  第八十六章 【邦弗雷特的悲劇】 
  第八十七章 【土鱉的自尊】 
  第八十八章 【黑斯廷的防備】 
  第八十九章 【逃跑的兔子將軍】 
  第九十章 【黑斯廷的「答」】 
  第九十一章 【無堅不摧】 
  第九十二章 【戰殤】 
  第九十三章 【最後一次忍受】 
  第九十四章 【透骨寒】 
  第九十五章 【見鬼的任務】 
  第九十六章 【重回野火鎮】 
  第九十七章 【有種便來!】 
  第九十八章 【闖門】 
  第九十九章 【歐克歐克,老婆老婆】 
  第一百章 【狙擊】 ....

6 《獵國》 -擴展閱讀

 最強棄少http://www.7kwx.com/0/198/
求魔http://www.7kwx.com/0/170/
聖堂http://www.7kwx.com/0/99/
神煌http://www.7kwx.com/0/203/
楚漢爭鼎http://www.7kwx.com/0/193/
不朽丹神http://www.7kwx.com/0/49/
光明紀元http://www.7kwx.com/0/202/
將夜http://www.7kwx.com/0/5/
天才相師http://www.7kwx.com/0/196/
獨裁之劍http://www.7kwx.com/0/146/
妙手天師http://www.7kwx.com/0/210/
造神http://www.7kwx.com/0/195/
大聖傳http://www.7kwx.com/0/206/
武動乾坤http://www.7kwx.com/0/10/
天下梟雄http://www.7kwx.com/0/205/
明朝好丈夫http://www.7kwx.com/0/100/

上一篇[《烈焰飛雪》]    下一篇 [《靈遊記》]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