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玉妃媚史》

標籤: 暫無標籤

《玉妃媚史》,題「古杭艷艷生著,古杭情痴生批」。艷艷生即《昭陽趣史》之作者。

1 《玉妃媚史》 -簡介

《玉妃媚史》《玉妃媚史》

《玉妃媚史》,題「古杭艷艷生著,古杭情痴生批」。艷艷生即《昭陽趣史》之作者。有乾隆刊本。書中極寫貴妃之荒淫。大半是敷演《太平廣記》中所記楊貴妃故事,及《綠窗新話》中所載貴妃事而成。《新話》中有《楊貴妃和安祿山》、《楊妃竊寧王玉笛》等目,故即謂全據《新話》亦可。所徵引詩歌,頭都從李、杜等唐人集中來。書二卷三萬餘言,近百十頁。因《玉妃媚史》不見刊本,故此亦據各種材料敷演而成。

2 《玉妃媚史》 -內容

書敘高力士奉唐玄宗之命,去召一美人入宮,這美人就是楊玉環。楊玉環弘農華陰人,徙居薄州永樂縣的獨頭村。她的父親名玄琰,曾為蜀州司戶。楊玉環自幼喪父,寄養在叔父玄家。開元二十二年,嫁給壽王瑁為妃。如果正名定分,壽王妃楊玉環應是唐玄宗子婦。高力士到了壽邸,傳旨宣楊妃入宮。壽王不知何因,只因父命難違,沒奈何召出楊妃,讓她隨高力士進宮。楊妃來到宮中進見,只見她輕移蓮步,趨至座前,款款深深的拜將下去,口稱臣妾楊氏見駕。玄宗賜她平身,此時已是黃昏,宮中燭影搖紅,階下月光映采,玄宗在燈月之下,定晴看著楊妃,但見她肌態豐艷,背肉停勻,眉不描而黛,發不漆而黑,頰不脂而紅,唇不塗而朱,果然是傾國傾城一美色。

當下設席接風,令他侍宴。玄宗問楊妃技藝,妃答言粗曉音律,玄宗遂命高力士取過玉笛,命楊妃吹笛。只聽笛聲悠揚,逸韻鏗鏘,玄宗滿心歡喜,親斟美酒三杯,賜與楊妃。楊妃逐杯接飲,臉上越發現出桃花,愈加媚艷。玄宗又親授金釵鈿合,作為定情物,楊妃含羞拜受。完畢,各乘酒興,攜手入內,遂成一套魚水同歡的艷曲。第二日,玄宗囑楊妃自作表文,乞為女道士,賜號太真。旋即另冊美女為壽王瑁妃,壽王瑁亦無可奈何。此時朝中李林甫專權,引進楊國忠、安祿山,一是因楊妃得寵,不得不引為黨援,二是因安祿山善阿諛奉迎,不能不替他揚譽。安祿山先是任平廬節度使,又兼范陽節度使,權力日盛。一日安祿山啟奏入朝,玄宗召見,因他平定邊亂有功,遂加以慰勞。安祿山獻給玄宗鸚鵡一架,玄宗問從何得來?安祿山謊稱他征奚、契丹時,有一鸚鵡忽從空中飛來,自以為吉祥,取養多年,今已馴擾,才敢獻給皇上。

玄宗說宮中也有不少鸚鵡,但不及此鳥修潔。這隻鸚鵡也善迎意旨,竟學人言道:「謝萬歲恩獎。」玄宗大喜,便顧左右道:「貴妃素愛鸚鵡,可宣她出來,一同玩賞。」安祿山抬頭一看,見許多宮女,簇擁一個絕世麗人,冉冉而來。玄宗命安祿山謁見貴妃,安祿山偷眼瞧那楊貴妃,鏤雪為膚,揉酥作骨,豐艷中帶著幾分秀雅,禁不住意醉神迷。貴妃見安祿山膀大腰圓,看似痴肥,恰甚強壯,也不由暗暗稱許道:「好一個奇男子。」

唐玄宗命左右設宴,召集諸楊及親信大臣侍宴。玄宗攜貴妃手,請登勤政樓。祿山在後跟隨,香氣陣陣,觸鼻而來,幾乎未飲先醉。來到宴上,安祿山正好覷視群芳,於是邊飲邊賞,暗地品評,這一個是雙眉含翠,那一個是兩鬢艷青,這一個是秋水橫波,那一個是桃花暈頰,其中妖冶豐盈的還要算貴妃玉環。散席后,百官謝宴歸去,諸楊亦皆散去,獨祿山尚留侍玄宗。相隨入宮。玄宗愛到極處,至呼祿山為祿兒。祿山乘勢湊趣,先趨至貴妃面前,屈膝下拜道:「臣兒祝母妃千歲!」

祿山見貴妃梨渦微暈,星眼斜溜,險些兒把自己的魂靈,被她攝去。一日,為祿山生辰,玄宗及楊貴妃,賞賜豐厚。過了三日,貴妃召祿山入禁中,用錦繡為大襁褓,裹著祿兒,令宮人十六人,用轎抬著,遊行宮中。宮人一邊抬著一邊笑,其他人更是捧腹。玄宗不知實情,聽到後宮的喧笑之聲,問明原委,親自一看,也覺好笑。到了晚上小宴,玄宗與貴妃並坐,令安祿山侍飲左側,盡歡而罷。自此安祿山出入宮掖,毫無禁忌,或與貴妃對食,或與貴妃聯榻,通宵不出,醜聲通達。

安祿山與貴妃鬼混了一年有餘,甚至將貴妃胸乳抓傷。貴妃未免暗泣,因恐玄宗瞧破,遂作出一個訶子來,籠罩胸前。宮中未悉深情,反以為未肯露乳,多半仿效。祿山卻暗暗懷懼,不敢時常入宮。不久,安祿山出鎮邊關,貴妃才開始一心一意地媚事玄宗,惹得玄宗愈加恩愛。貴妃要什麼,玄宗便依她什麼。貴妃喜吃荔枝,荔枝產於嶺南,離長安約數千里,玄宗特命飛驛馳送,數日便到,色味不變。再說梅妃自西閣一幸,好幾年不見玄宗,南宮獨處,鬱郁不歡,忽聞嶺南馳到驛使,還疑是送來梅花,詢問宮人,才知道是給楊貴妃進生荔枝,越覺心神懊悵,整日哀嘆。

乃命宮人邀入高力士,仔細問道:「將軍嘗侍奉皇上,可知皇上意中,尚記得有江采萍么?」力士道:「皇上非不記念南宮,只因礙著貴妃,不便宣召。」梅妃道:「或記得漢武帝時,陳皇后被廢,曾出千金賂司馬相如,作長門賦上獻,今日豈無才人?還乞將軍代為囑託,替我擬長門賦一篇,入達主聰,或能挽回天意,亦未可知。」力士恐得罪楊妃,不敢應承,只推說無人解賦,並且說娘娘大才,何妨自己作賦。梅妃長嘆數聲,乃援筆蘸墨,立書數行,寫成一賦,並湊集千金,贈與力士,托他獻給皇上。力士不便推卻,只好把賦拿給皇上看。玄宗展開一看,題目乃是樓樂賦。玄宗瞧罷,想起舊情,也覺難過,遂取出珍珠一斛,令力士密賜梅妃。梅妃不受,又寫了七絕一首,托力士帶回,再呈玄宗。玄宗見上面寫著:柳葉雙眉久不描,殘妝和淚污紅銷。

3 《玉妃媚史》 -長門自是無梳洗,何必珍珠慰寂寥

玄宗正在吟玩,楊貴妃忽然進來,見了詩句,竟從玄宗手中奪去。貴妃瞧畢,擲還玄宗,又見案上有一薛濤箋,箋上寫著樓樂賦一篇,從頭至尾,看了一遍,不禁大憤道:「梅精庸餞,乃敢作此怨詞,毀妾尚可,謗訕聖上,該當何罪?應即賜死!」玄宗默然不答。貴妃再三要求,玄宗道:「他無聊作賦,情跡可原,卿不必與他計較。」貴妃嗔目道:「陛下若不忘舊情,何不再召入西閣,與他私會?」玄宗見貴妃提及舊事,又慚又惱,但因寵愛已慣,沒奈何耐著性子,任她絮叨一番。以後,楊妃又一次觸怒玄宗。玄宗獨自悶悶不樂,欲再召梅妃入侍,適值梅妃有疾,不能進奉,因此抑鬱異常。這時貴妃剪下青絲一縷,派人帶給玄宗,以此謝罪。玄宗瞧著一縷青絲,黑光可鑒,更不禁牽動舊情,乃即令高力士召入貴妃。貴妃毀妝入宮,拜伏認罪,並無一言,只有嗚咽涕泣。玄宗大為不忍,親手扶起,立喚侍女,替她梳妝更衣,重整夜宴,格外親愛。

從此以後,唐玄宗更加寵幸貴妃。屢與貴妃幸華清宮,賜浴溫泉。溫泉在驪山下,向築宮室,環山建造,有集靈台、朝元閣,及飛霸、九龍、長生、明珠等殿,統是規模宏大,氣象輝煌。楊國忠、楊、楊,及三國夫人,一併從幸。車馬僕從,充溢教坊,錦繡珠玉,鮮艷奪目。既至華清宮,輒張盛宴,到了酒酣面熱,大家散去。貴妃肌體豐碩,常常香汗淋漓,玄宗因命往浴,宮中有池,叫作華清池,是溫泉匯聚的地方,每當貴妃洗浴完畢,臨風小立,露胸取涼,別人原是迴避,獨有玄宗司空見慣,不必禁忌。此時,貴妃似羞非羞,似嗔非嗔,更現出一種嫵媚態度。貴妃又往往乘著初浴,特舞霓裳羽衣曲,羅衣散綺,錦帶生香。玄宗大悅,時適盛夏,遂留華清宮避暑。

轉瞬間已是七夕,秦俗多於是夜乞巧,在庭中陳列瓜果,焚香禱告。貴妃亦趁此固寵,特請玄宗至長生殿,仿行乞巧故事。貴妃依偎著玄宗,低聲說道:「今日牛女雙星,渡河相會,真是一番韻事。」玄宗說:「雙星相會,一年一度,不及朕與妃子,得時時歡聚哩。」說完看著貴妃,貴妃反而眼眶一紅,撲簌簌地掉下淚來。玄宗頓時大為驚訝,問她何事傷感。貴妃答道:「妾想牛女雙星,雖然一年一會,卻是地久天長,只想妾與陛下,不能似他長久哩。」玄宗說:「朕與卿生則同衾,死則同穴,有什麼不長不久?」貴妃拭著淚道:「長門孤寂,秋扇拋殘,妾每閱前史,很是痛心。」

玄宗又說:「朕不致如此薄倖,卿若不信,願對雙星設誓。」貴妃聽著,亟向左右回顧,玄宗會意,便令宮女內監,暫行迴避。一面攜貴妃手,同至香案前,拱手作揖道:「雙星在上,我李隆基與楊玉環,情重恩深,願生生世世,長為夫婦。」貴妃也說:「願如皇言,有渝此盟,雙星作證,不得令終。」又側身拜謝玄宗說:「妾感陛下厚恩,今夕密誓,死生不負。」玄宗說:「彼此同心,還有何慮」」貴妃乃改愁為喜,即呼宮女等入內,撤去香花,隨駕返入離宮,這一夜間的枕席綢繆,自在意中。

天寶十四載,玄宗與貴妃幸華清宮避暑,至秋還宮,適安祿山表請獻馬,共三千匹。玄宗意欲准請,忽有人密奏,說安祿山包藏禍心,不可不防。一日,玄宗正與貴妃小飲,忽見一人踉蹌跑入說:「安祿山反了!請陛下火速遣兵,北討反賊。」玄宗驚道:「有此事么?恐系謠言。」貴妃說:「陛下待祿山甚厚,幾似常人父子一般,他若恃寵生驕,習成狂肆,或未可知。至如造反一事,妾想他未必敢然。他子慶宗,尚主留京,他若造反,難道連兒子都不管么?」原來貴妃記念祿山,每當外國有所貢獻,遇有奇珍,必遣密使私贈,因此祿山造反,尚欲出言回護。后得知安祿山反叛一事確鑿無疑,玄宗因貴妃哀請,竟為所動,遂將率部親征。

唐玄宗行至馬嵬驛,正要攜貴妃入驛休息,就聽得驛門外面,喊殺連天,嚇得玄宗面如土灰,貴妃更銀牙亂顫,粉臉成青,急命高力士往外查明。高力士回來通報,說楊國忠父子、韓國夫人,已被禁軍殺死。唐玄宗急命大臣到外面探聽虛實,御史大夫魏方進在側,到外面一看,只見禁軍已將楊國忠首級懸於驛門,並把肢體臠割,不由憤怒斥責,話沒說完,軍士一擁而上,又將魏方進砍成數段。韋見素出來查看,也被亂軍毆打,幸虧有人阻攔,韋見素才退回驛中,報知玄宗,玄宗也是無計可施,外面仍然喧擾不休。高力士請玄宗出去慰問兵士,玄宗只好硬著頭皮,挾杖出門,慰勞軍士,令各收隊。軍士仍圍住驛門,毫不遵旨,玄宗不覺焦躁起來,讓高力士去問玄禮,玄禮答道:「國忠既誅,貴妃不宜供奉,請皇上割恩正法。」

高力士說這恐怕做不到,軍士聽了,都嘩然道:「不殺貴妃,誓不扈駕。」一面說,一面要毆打高力士,高力士慌忙退回,向玄宗陳述。玄宗大驚失色說貴妃常年居住深宮,不聞外事,何罪當誅?高力士說貴妃原是無罪,但將士們已殺了楊國忠,如果貴妃留待左右,終不能使將士心安。將士安,陛下也就安了。唐玄宗沉吟不語,返入驛門,倚仗立著。這時,韋諤跪在地上,叩頭力請,頭破血流,玄宗頓足道:「罷了!罷了!」話沒說完,高力士跑進來說軍士已闖進來了,若不速決,他們要自己來殺貴妃了。玄宗不禁淚下,半晌才說:「我也顧不得貴妃了。你替朕傳旨,賜妃自盡罷!」高力士起身入內,引貴妃往佛堂自縊。韋諤亦起身出外,傳諭禁軍道:「皇上已賜貴妃自盡了。」眾人聽后齊呼萬歲。

再說楊貴妃聽到凶耗,心似刀割,已灑了無數恨淚。見到高力士來傳旨賜死,險些暈倒在地,高力士引貴妃來到玄宗面前,玄宗不忍相看,掩面流涕,玄宗與貴妃都痛不欲生。這時高力士聽到外面嘩聲未息,恐生不測,忙將貴妃牽至梨樹下,解了羅巾,系住樹枝。貴妃自知無救,北向拜道:「妾與聖上永訣了。」拜畢,即用頭套入巾中,兩腳懸空,霎時氣絕,年三十有八。高力士見貴妃已死,遂將屍首移置驛庭,令玄禮等入視。玄禮舉屍首示眾人,眾人歡呼說:「是了是了。」玄禮遂率軍士免胄解甲,頓首謝罪,三呼萬歲,出門斂兵。

不久,唐玄宗到了成都。唐肅宗在靈武登位。第二年,安祿山被殺,皇帝回到長安。唐玄宗被尊為太上皇。每到春日冬夜,荷花盛開,枯葉飄落之時,玄宗便黯然傷神,雖希望在夢中相見,也杳無音信。

一日,一道士來,說自己有漢朝李可君的召魂法術。唐玄宗一聽大喜,急命施展法術。道士於是上天入地尋找貴妃的靈魂,但沒有找到,又到四方去找,東到大海,登上蓬萊,看見仙山高聳,上面有許多樓台館舍,有一園門,門上寫著:玉妃太真院。道士拔下發簪敲門,丫環出來開門,道士說明來意,丫環說玉妃剛睡,請稍候。過了好久,道士見玉妃出來,頭戴金蓮花冠,身披紫紗衣,佩一塊紅色玉器,穿一雙鳳頭鞋,由七、八個丫環陪伴著。貴妃問起玄宗,又問起天寶十四年以來的事情,說罷,悲痛不已。把金釵玉盒,留下一半,讓道士把另一半交給玄宗,以表舊日恩愛。貴妃又提到初七夜設誓之事,說著黯然淚下,自言自語地說,以後還要與玄宗結下姻緣,或是在天上,或是在人間,堅決再相見,象過去那樣恩愛。又說,太上皇也不能在人間很久了,希望他多保重,不要自尋煩惱了。使者回來奏明太上皇,唐玄宗心裡特別悲哀,身體日漸衰弱,不久便死了。



上一篇[弗利沙]    下一篇 [金銀珠雲龍紋甲胄]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