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玉樹後庭花》

標籤: 暫無標籤

《玉樹後庭花》原是陳後主曾做的一首宮體詩。後來,後庭花成為著名詞牌名的一種,由於後庭花與亡國之君有許多典故,現代往往認為唱後庭花的是不詳之音。後人對《玉樹後庭花》的引用評論,也多為讓人警惕,不要沉溺於靡靡之音。杜牧的《泊秦淮》就是在用「隔江猶唱《後庭花》」詩句警示唐朝。

1 《玉樹後庭花》 -南朝陳後主所著宮體詩

《玉樹後庭花》為宮體詩,作者南朝陳後主陳叔寶,是南朝亡國的最後一個昏庸皇帝。傳說陳滅亡的時候,陳後主正在宮中與愛姬張麗華玩樂。王朝滅亡的過程也正是此詩在宮中盛行的過程。

原詩

玉樹後庭花
陳叔寶
麗宇芳林對高閣,新裝艷質本傾城。
映戶凝嬌乍不進,出帷含態笑相迎。
妖姬臉似花含露,玉樹流光照後庭。
花開花落不長久,落紅滿地歸寂中。
註:花開花落不長久,落紅滿地歸寂中。兩句在郭茂倩《樂府詩集》等著作中未有記錄。疑為後人臆加

詩歌背景

「後庭花」本是一種花的名,這種花生長在江南,因多是在庭院中栽培,故稱「後庭花」。後庭花花朵有紅白兩色,其中開白花的,盛開之時使樹冠如玉一樣美麗,故又有「玉樹後庭花」之稱。

《玉樹後庭花》陳後主迷戀的張麗華
《後庭花》又叫《玉樹後庭花》,以花為曲名,本來是樂府民歌中一種情歌的曲子。南北朝陳朝最後那個皇帝陳後主陳叔寶填上了新詞,詞為麗宇芳林對高閣,新妝艷質本傾城。映戶凝嬌乍不進,出帷含態笑相迎。妖姬臉似花含露,玉樹流光照後庭。

陳叔寶窮奢極欲,沉湎聲色,是一個典型的昏君。當時,北方強大的隋時時準備渡長江南下,陳這個江南小王朝已經面臨著滅頂之災,可是這個陳後主,卻整天與寵妾張貴妃、孔貴人飲酒嬉戲,作詩唱和。陳後主不是一個稱職的皇帝,但是他在辭賦上確實有很高的造詣,創作出了很多辭情並茂的好作品。從《玉樹後庭花》這首詩就可以看得出來。

南朝陳後主生活奢侈,不問政事,且喜愛艷詞。每日只在宮中與嬪妃近臣游宴,其有一妃子,名張麗華,髮長七尺,其光可鑒,深受後主喜愛。

他在後庭擺宴時,必喚上一些舞文弄墨的近臣,與張貴妃及宮女調情。然後讓文臣作詞,選其中特別艷麗的句子配曲,一組組分配給宮女,一輪輪地演唱。其中有「壁月夜夜滿,瓊樹朝朝新。」更有一首《玉樹後庭花》歌詞中云:「玉樹後庭花,花開不復久。」

陳後主的好日子就象這玉樹後庭花一樣短暫,前後不足七年(公元582年至589)589年,隋兵進入建康(今南京),陳後主被俘,后病死於洛陽。 《玉樹後庭花》遂被稱為「亡國之音」。後來就有了杜牧的《泊秦淮》:煙籠寒水月籠沙,夜泊秦淮近酒家。商女不知亡國恨,隔江猶唱《後庭花》。

詩句鑒賞

「麗宇芳林對高閣,新妝艷質本傾城。」詩的開頭概括了宮中環境,並化用漢朝李延年的「一顧傾人城,再顧傾人國」詩句,來映襯美人美麗。華麗的殿宇,花木繁盛的花園,沒人居住的高閣就在這殿宇的對面,在花叢的環繞之中。美人生就的美麗,在經刻意妝點,姿色更加艷麗無比。

「映戶凝嬌乍不進,出帷含態笑相應。」寫美人們應召見駕時的情態。儀態萬千,風情萬種。無論是應召時的「乍不進」,還是接駕時的「笑相迎」,都討得後主的無比歡欣。

「妖姬臉似花含露,玉樹流光照後庭。」詩的結尾處與開頭相呼應,重點描繪了宮中美人的「傾國傾城之貌」,也成了陳後主留戀後宮,貪戀美人的最好註腳。

評價及史料記載

「世言陳後主輕薄最甚者,莫如黃鸝留、玉樹後庭花、金釵兩鬢垂等曲,今曲不盡傳,惟見玉樹一篇寥落寡致,不堪男女唱和,即歌之亦未極哀也。」——《漢魏六朝百三家集·卷一百二》

「陳後主於清樂中造黃驪留及玉樹後庭花、金釵兩鬢垂等曲,與幸臣等制其歌詞,綺艷相髙,極於輕盪,男女唱和其音甚哀。」——《隋書樂志》

「後主每引賓客對貴妃等游宴,則使諸貴人及女學士與狎客共賦新詩,互相贈答。采其尤艷麗者以為曲詞,被以新聲。選宮女有容色者以千百數,令習而歌之,分部迭進持以相樂。其曲有玉樹後庭花臨春樂等。」——《陳書·卷七》「陳之將亡,作《玉樹後庭花》。」——《資治通鑒》

「太宗曰:不然,夫音聲感人自然之道也,故歡者聞之則悅,憂者聴之則悲。悅之情在於人心,非由樂也。將亡之政其民必苦,然苦心所感,故聞而悲耳,豈樂聲哀怨能使悅者悲乎?今玉樹後庭花、伴侶之曲其聲俱存,朕當為公奏之,知公必不悲矣。」——《唐會要·卷三十二》

2 《玉樹後庭花》 -宋朝曾極作品

《玉樹後庭花》是宋朝著名詞作家曾極的代表作品之一。

詩詞正文

結綺臨春成草莽,繁華都入暮煙中。

後庭玉樹迎秋色,猶帶張妃臉上紅。

上一篇[結綺閣]    下一篇 [嘉興博物館]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